对物业信托制标准(研究稿)的几点看法
2021/1/25 13:54:50  点击率[16]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信托、信贷法
    【出处】微信公众号:InlawweTrust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物业信托;标准
    【全文】

      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谈一点我对物业信托制的一些看法,这个文件我仔仔细细做了研究,前面各位专家的意见都非常好,对标准的宏观方面和细节方面都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我个人感觉这个标准本身从大的框架上和具体的细节方面已经比较完备了。个人只有一些小小的感想,给大家分享,请大家批评。
     
      第一个大的方面,作为一个标准,要注意其规范性。标准的制订必须吃透现行的法律法规规章,知道哪些是可以创新的地方,哪些是红线,应该严格的参照民法典、信托法,及物业管理规范。真正的标准要和法律达成高度和谐一致这是第一个感想。
     
      第二个大的方面,我们期待这个标准能成为未来行业的发展的指引和参照,但是如果这个标准过分狭窄,过分具体的话,可能难以实现这种功能。举一个例子,现在这个标准很明显是以物业服务企业作为受托人的信托为样本而制订的,但在未来,社会企业也有可能成为受托人,信托公司也可能会介入其中,从整个文本来看似乎没有把这些问题做整体的考量。这是第二个感想。
     
      第三个大的方面,关于信托制物业的信托财产问题。信托制度本身是财产管理制度,财产是其基础。但信托制物业管理中的信托财产是什么呢?首先,信托制物业中是存在信托财产的。如标准中规定的物业费、公共收益乃至公共维修基金的使用权和所有权。其次,这种信托中受托人,特别是物业公司受托人的主要职责不是财产管理,而是物业服务这样的事务管理。其实,信托制度从来就不是纯粹的财产管理制度,例如慈善信托中,财产管理只是其中不那么重要的一个功能,最重要的还是实施慈善事业。
     
      在物业管理的领域,我们借助信托法,主要是强调它是一种信义关系,在民法典上对此已经做出了明确的规范,这个应该是能达成共识的。至于他是不是一种狭义的信托关系,个人认为这个争论没有太大的必要。我们不应该怀疑用信托制来规范物业服务关系的可行性。
     
      第四个大的方面,对一些具体的规范的感想和建议。
     
      (1)在信托当中,强调的利他性基本上仅仅指受托人行为的利他性,即便是受托人的利他性,也在逐渐淡化道德的内涵——虽然不能完全剥离道德的内涵。很少有强调委托人的利他性的。建议标准中不要强调委托人的利他性。
     
      (2)标准中多次出现“专项基金的使用权”作为信托财产的表述。如果标准只是调整以物业公司作为受托人的信托,这个表述有一定道理;但是,未来如果由专业的金融机构担任物业信托的受托人、特别是公共维修基金信托的受托人,此时专项基金的财产权都要转到受托人名下,而不仅仅是使用权。
     
      (3)关于受托人资格。在标准的附件A中有两个小小的问题:
     
      第一个就是没有强调受托人的消极资格,对受托人应当有消极资格的要求,例如他不能是从事过欺诈、严重不诚信行为的人。
     
      第二个方面是受托人的报酬请求权,标准中要确定受托人的这种关键的权利,这是决定一个物业管理制度是否是信托制的一个重要的方面。我在多个场合表达过类似的观点:信托制物业服务,在受托人报酬获取方面一定要建立起一个起码的逻辑——受托人的报酬一定是一个固定的数额或者固定的比例,他不应该是剩余权益的所有者。受托人在达到一定基础标准的时候可以按照一般的市场化标准获取信托报酬;在满足更高的标准的时候还可以获得一定较高的激励报酬。如此看来,实践中采用的包干制是离信托制最远的,无法体现物业服务关系的本质。在之前的多次研讨当中,大家对这个逻辑基本上都能达到共识。
     
      所以,我还是建议在标准当中能有一些文字来明确一下这个基本逻辑,因为它太重要了。
     
      (4)标准附件B中对受托人的对外投资能行为作出了一些禁止性规定。如果只限于物业企业作为受托人的话,这个限制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如果受托人是信托公司的话,这个规定可能就变得不合理。
     
      (5)B1.5的规范对信托财产独立性的规定是不恰当的。其他专家也提到这个问题。信托财产的独立性特指对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之债权人的独立性而非其他。
     
      (6)B5规定的禁止性行为过于严厉。
     
      例如,“B.4.1 受托人不得从事任何与所服务的委托人、受益人有竞争的行为;B.4.2 受托人不得从事任何与所服务的委托人、受益人有益相冲突的行为。”在信托法上都允许有例外存在的(信托法第28条但书)。
     
      再如,“B.4.5 在合同终止后,不得继续以该小区受托人、代理人或物业服务人名义从事任何活动。”该规定和信托法上受托人在信托终止之后的善后义务(如第55条)、受托人辞任之后的继续履行义务(信托法第38、39、41条)等无法协调。
     
      这是我的几点不成熟的感想,谢谢。

    【作者简介】
    赵廉慧,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政法大学信托法研究中心主任。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