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秋季的师生交流(七)
2020/12/14 17:58:52  点击率[10]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行政法学;行政诉讼法学;师生交流
    【全文】

      2020年秋季的师生交流(七)
     
      左  明
     
      SQ同学:
     
      你好!
     
      来信收悉。
     
      现就你所提出的问题答复如下:
     
      1. 书上所说关于不能申请复议的范围分为三类,分别为:
     
      (1)人事行政行为
     
      (2)行政仲裁
     
      (3)民事调解或处理。
     
      其中人事行政行为这一分类有关对公务员的处分、辞退、录用等范围,需要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行政仲裁这一分类又包括劳动争议仲裁和人事争议仲裁。
     
      我的问题:为什么本书的作者不将人事行政行为和行政仲裁归为一类?难道人事行政行为不算行政仲裁中的这两种情况吗?二者到底有什么区别?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同劳动争议仲裁以及人事争议仲裁有何不同?
     
      左氏观点:
     
      (一)人事行政行为
     
      请问:所谓的“人事行政行为”是行政行为吗?是具体行政行为吗?
     
      行政机关的内部管理问题浮出水面。实话实说,内部行政与外部行政,不可同日而语、不可等量齐观。单纯的行政法学,其实研究对象仅限于外部行政。内部行政可以成为更加广泛的行政法学的研究对象。但是,无可置疑的是:内部行政与外部行政的内在机理、运作规律是各不相同的。显然不能把外部行政的那一整套理论体系照搬到内部行政中去运用。
     
      同样毋庸置疑的是:内部行政也不应该成为法治的蛮荒之地,也应该逐步实现规则之治。
     
      内部行政,目前主要还是人治的领地。人事相关行为,主要依据长官意志,而不是成文规则。因人事相关行为产生的纠纷,也缺乏规范化的解决机制。把所谓的人事行政行为排斥在行政复议之外,并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根本就没有健全的规范体系去解决因人事相关行为产生的纠纷。
     
      人,总要日趋成熟理智。国家,总要走向规则之治。
     
      (二)行政仲裁
     
      “仲裁决定并非运用行政权所做的行为,而是运用准司法权所做的行为”,这可就奇怪了,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还要称为“行政仲裁”呢?这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这样设计制度(即“不能以仲裁机关为被申请人申请复议”——笔者注)的原因是,即使当事人申请复议、提起行政诉讼,最后要解决的还是劳动争议和人事争议本身。”
     
      此言不无道理。可是,对与所谓的行政仲裁性质相同的行政裁决(该书第十章将行政裁决、行政仲裁和行政调解三者并称行政司法)而言,为什么却不是同样对待——“这样设计制度”呢?为什么可以对行政裁决申请行政复议和提起行政诉讼呢?这算不算是自相矛盾(发生在该书的不同作者之间)呢?
     
      左氏曰:对裁决不可再裁决。换言之:裁决的结果不是裁决的对象。
     
      需要明确的是:人事行政行为与行政仲裁,是发生在不同阶段的性质不同的两种行为,人事行政行为(例如:对公务员的处分、辞退、录用等)发生在前,因此(即不服人事行政行为)而发生的行政仲裁在后。因此,无法将此二者“归为一类”。尽管它们都有人事争议的内容。
     
      行政仲裁的两种情况是:劳动争议仲裁和人事争议仲裁。人事行政行为只是人事争议仲裁的对象、客体,这就是此二者的区别。
     
      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只不过就是劳动争议仲裁与人事争议仲裁的合并称谓罢了。
     
      2. 书中所说,若对劳动争议和人事争议仲裁有不服的,依法只能以双方当事人为原、被告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而不能以仲裁机关为被申请人申请复议。为此,书中给出的答案是最后要解决的还是劳动争议和人事争议本身,因此要以当事人为原被告。但我感到疑问的一点是,被申请人是代表仲裁机关做出的仲裁,如果仅仅为了诉讼的便利性而却不以做出仲裁者为仲裁,会不会不符合诉讼中所说的当事人原则?
     
      左氏观点:
     
      你的直觉确实相当厉害!但是,你的理由并不充分。
     
      书中所给出的理由——“最后要解决的还是劳动争议和人事争议本身,因此要以当事人为原被告”,即基于“诉讼的便利性”的原因,明显是不能成立的。
     
      举一个反例:行政裁决(其名词解释自己去查)。行政相对人就可以对行政裁决申请行政复议。而行政裁决所处置的恰恰就是发生在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争议。换言之:不能因为对行政裁决申请行政复议最后要解决的是民事争议,所以就不能对行政裁决申请行政复议而只能以当事人为原告、被告去提起民事诉讼。
     
      因此,真正正确的不能对人事争议仲裁申请行政复议的理由是:人事争议仲裁根本就不是行政主体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
     
      如果可以对人事争议仲裁申请行政复议的话,那么被申请人就肯定是仲裁机关自己,因此不能说“被申请人是代表仲裁机关做出的仲裁”。
     
      你所说的“不以做出仲裁者为仲裁”,表述欠妥,似可改为:不以作出仲裁者为行政复议的被申请人,或者:不以仲裁为行政复议的对象。
     
      这个问题应该与诉讼的当事人原则没有必然的关系。
     
      3.书中所说,对于国务院的具体行政行为不作评论。是仅仅因为对于此,一般的行政复议机关管辖不了吗?还是说这些机关不敢负责国务院所产生的争议呢?
     
      左氏观点:
     
      这是一个稍显政治敏感的话题。所以该书作者“不作评论”。
     
      请想一想: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呀?哪一个行政机关敢去作国务院的复议机关呀?还真不是敢与不敢的问题,而是有没有权力、有没有资格的问题。
     
      真正的问题有二:国务院是否可以成为行政复议的被申请人?国务院是否可以成为行政复议机关?
     
      在理论上,国务院当然可以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按照法理:所有的具体行政行为均可被申请复议。在现实中,国务院极有可能并不直接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从而也就自然而然的避免了国务院成为行政复议被申请人的尴尬情况的出现。
     
      《行政复议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当国务院成为行政复议被申请人时的复议机关。
     
      但是,从被申请人如果是省部级行政机关那么其复议机关就是自己的规定中可以推论:如果国务院是被申请人那么复议机关恐怕也就只能是它自己了。
     
      不过,问题又随之而来:国务院都没有成为省部级行政机关的复议机关,那么它又怎么可能会成为自己的复议机关呢?
     
      就此打住。
     
      以上内容,仅供参考。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