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之三十一
2021/1/11 11:07:23  点击率[6]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之三十一
     
      左  明
     
      《〈爱因斯坦科学论文集〉日文版序言》
     
      (1922年12月27日)
     
      “日文版的这个文集是爱因斯坦的第一个论文集,分为四卷,于1922-1924年由日本改造出版社出版。”--编译者
     
      请看清楚:在全世界的范围内,这可“是爱因斯坦的第一个论文集”!
     
      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这就是日本人--日本出版人的所作所为。
     
      日本这个国家到底是什么成色,由此可见一斑。
     
      本书--中文版的《爱因斯坦文集》,成书于1976年1月。比日文版的《爱因斯坦科学论文集》晚了半个世纪有余。
     
      “为了我访问日本,改造出版社孜孜不倦的领导人准备出版我的迄今为止已发表的科学著作全集,由我的和蔼可亲的日本同事们和学生们以他们方便的形式完成了这项工作。”
     
      不妨假设: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如果中国出版了爱因斯坦的第一个论文集,那么爱因斯坦似乎就应该来访问中国。
     
      能够在全世界的范围内率先出版爱因斯坦的论文集,这就是一种价值观和方向感的具体体现。在虚心好学、博采众长方面,日本可能做到了天下第一。
     
      关于“全集”。在中国,在通常情况下,“全集”只能在作者去世之后才能、方可出版。因此,“科学著作全集”似应翻译为--科学著作文集。
     
      和蔼可亲、谦卑有礼,这些很可能只是日本人多重人格特征的局部表现。
     
      翻译爱因斯坦的作品(当然仅限于文字部分,而肯定不包括数字、符号部分),到底是不是一项“相当困难的工作”?恐怕只有那些能够同时读懂原文和读通译文的人才能够令人信服的回答这个问题。但愿,文字可以胜任科学表达的要求。
     
      “我们的科学进步得如此之快,以致原来的著作很快就会失去今天所赋予它的意义,而更好的新著作层出不穷。但是,根据原来的著作来彻底研究理论的形成过程本身却是吸引人的,而时常研究这种史料,比起我们在许多同时代人的著作中能找到对已完成的理论的现状所作的系统说明来,有可能更加深刻地理解事物的本质。正因为如此,我希望读者注意这部科学著作集中那些使专门文献丰富起来的东西。”
     
      在某一个历史时期里科学进步到底快不快,这是一个没有客观判断标准的问题。
     
      其中的“今天所赋予它的意义”,语义含糊不清,似应改为:在今天所具有的意义。
     
      请问:新生的科学成果与原来的科学成果,此二者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是丰富和发展的关系的话,那么原来的科学成果并不会失去意义;如果是否定和碾压的关系的话,那么原来的科学成果的确会失去意义。在科学进步的发展历程中,这两种情况是都会发生的并存关系。
     
      不难看出:爱因斯坦对于科学发展的历史进程颇感兴趣。但是,“理论的形成过程本身”却不是“研究”的目标,而只不过就是认知的对象罢了。并非历史学家的爱因斯坦肯定不会去“时常研究这种史料”。史料本身,那可是第一手资料;而对史料“所作的系统说明”,则是第二手甚至第N手资料了。
     
      拾人牙慧、嚼人剩馍,是真正学术活动的最大忌讳。
     
      添砖加瓦而非简单重复,恰恰就是“那些使专门文献丰富起来的东西”。
     
      在原始史料中,的的确确还有许许多多的东西尚未受到应有的关注。
     
      “现在的版本是我的科学论文集的第一个版本。它是用日文出版的,对我来说,它还是日本人民紧张的科学生活和对科学的强烈兴趣的一个证明,在这几个星期里,我不仅把日本高度评价为科学强国,而且,还要重要得多的是学会了朴实的人类之爱。”
     
      日文版的爱因斯坦的科学论文集,应该是--处女版、处子秀。因此,对于爱因斯坦而言,当然会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和特别深厚的情感。
     
      它居然不是用爱因斯坦的母语出版的!这怎能不令人动容!这怎能不令人伤感!
     
      专程造访日本的爱因斯坦,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感受到了“日本人民紧张的科学生活和对科学的强烈兴趣”。反观爱因斯坦在途经中国前往日本时对中国所留下的片段印象,实在是使人黯然神伤。
     
      如果不是投桃报李、相互吹捧的话,那么爱因斯坦“把日本高度评价为科学强国”,就很可能具有充分的合理性。
     
      日本,使爱因斯坦“学会了朴实的人类之爱”。如果此言不谬的话,那么就足以说明--日本曾经是一个货真价实、名至实归的伟大国家。
     
      我坚信:爱因斯坦在关键问题的表述上,绝对不是一个信口开河之人。
     
      2021.01.04.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