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之二十六
2020/12/22 17:43:26  点击率[6]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之二十六
     
      左  明
     
      《〈相对论的意义〉中的两个片断》
     
      (1921年5月)
     
      相对论以前物理学中的空间和时间
     
      “相对论同空间和时间理论有密切关系。”
     
      这就是窥视相对论的门径。
     
      尽管,不同的人对空间和时间的认知、理解可能是不相同的。
     
      “一切科学,不论是自然科学还是心理学,其目的都在于使我们的经验相互协调,并且把它们纳入一个逻辑体系。”
     
      我晕!自然科学与心理学怎么能够比肩而立、相提并论呢?
     
      愚以为:科学的目的不在于——“使我们的经验相互协调”,而在于——使经验与理论相互协调,并且把理论而非经验纳入一个逻辑体系。
     
      “对于个人,存在着一种我的时间,即主观时间。这种时间的本身是不可量度的。”
     
      对于一个具有感知功能的人而言,确实是存在着可以感知的基于先后顺序而形成的被称之为时间的概念和意识。
     
      只要是存在计量时间的工具或者方法,所谓的主观时间也是可以量度的。
     
      “借助于语言,各人能在一定程度上比较彼此的经验。由此得知,各人的某些感官知觉是彼此相互对应的,而对于另一些感官知觉却不能建立起这种对应。那些对于各个人都是共同的感官知觉,因而多少也是非个人所特有的感官知觉,我们在习惯上把它们当作是实在的。自然科学,特别是其中最基本的物理学,所研究的就是这种感官知觉。物理物体的概念,特别是刚体的概念,就是这类感官知觉的一种比较固定的复合。时钟在同样意义上也是一种物体或者体系,它还另有这样一种性质,即它所计数的一系列事件,是由一些全都可以当作相等的元素组成的。”
     
      通过语言,似乎不应该是——“比较彼此的经验”,而应该是交流彼此的经验。除非,不同的人的经验所针对的对象是相同或者近似的。
     
      爱因斯坦所使用的是“感官知觉”这一词汇;而我一直以来都习惯于使用——感悟这一词汇。其实,感悟的层次要远远在感官知觉之上。
     
      不同的人的感官知觉,似乎不宜与是否“对应”相搭配,而应该与是否相同或者近似相搭配。因为随后爱因斯坦就使用了“共同的感官知觉”这一表述方式。
     
      这恐怕又是翻译出了问题。
     
      那些“共同的感官知觉”而“非个人所特有的感官知觉”,确实是经常被人们“当作是实在的”。其实,这也只是在普遍、一般意义上的共识,并不必然意味着这种感官知觉所对应的就一定是实在的,而那些非“共同的感官知觉”但却是“个人所特有的感官知觉”所对应的就一定不是实在的。
     
      经典例证:伽利略在比萨斜塔上所做的颠覆常人“共同的感官知觉”的那次关于一大一小两个铁球何者先落地的实验。
     
      拜托!物理学可不是心理学,怎么可能去研究感官知觉呢!当然是去研究感官知觉所对应的客观实在了。
     
      物体的概念,就是感官知觉的一种比较稳定的反映或者写照。
     
      时钟肯定是一种物体(不明白为什么也可能是一种“体系”),一种可以计时的物体。只有时钟的概念与物体的概念才会“在同样意义上”进行比较说明。
     
      怪哉!“一系列事件”,怎么可能会“是由一些全都可以当作相等的元素组成的”呢?事件的构成元素到底是什么呢?
     
      时钟这一物体的性质,只不过就是以相等的单元作为计时的手段罢了。
     
      “我们的概念和概念体系所以能够成立,只是因为它们可用来表示我们经验的复合;除此以外,它们就别无根据。我深信,哲学家对科学思想的进步起过有害的影响,他们把某些基本概念从经验的领域里——在那里,它们是受我们支配的——排除出去,而放到虚无缥缈的先验的顶峰上去。因为,即使看起来观念世界是不能用逻辑的工具从经验推导出来的,而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人类头脑的创造,要是没有这种创造,就不可能有科学;但尽管如此,这个观念世界还是一点也离不开我们的经验本性而独立,正象衣服之不能离开人体的形状而独立一样。对于我们的时间和空间概念,尤其是这样,为了调节这些概念使之能合乎可适用的条件,物理学家在事实上不得不把它们从先验的奥林帕斯山上拉下来。”
     
      与“概念和概念体系”相对应的,自然应该是——经验和经验集合。
     
      所谓经验,必然来自于感官知觉——“除此以外,它们就别无根据”。
     
      我怀疑,“哲学家对科学思想的进步起过有害的影响”。除非:哲学可以凌驾于科学之上、科学家的思想受制于哲学家的思想。
     
      哲学家的看家本领、拿手好戏不过就是——不好好说话!!!如果他们不“把某些基本概念从经验的领域里……排除出去,而放到虚无缥缈的先验的顶峰上去”,如果他们不把清水搅浑,那么他们恐怕也就不能被戴上哲学家的桂冠了。
     
      在某种意义上、在相当程度上,我鄙视所谓的哲学家。
     
      至少那些所谓的哲学家对我的“有害的影响”,是十分有限的。如果爱因斯坦不算是哲学家的话。
     
      观念当然可能、可以从逻辑推导出来。但是,经验却不可能、不可以从逻辑推导出来。
     
      与其说——观念“是人类头脑的创造”,反倒不如说——观念由人类头脑来生成。
     
      科学,显然也是由人类头脑来生成的。在科学这个意义上,人类并没有创造出什么,而只是发现了什么。
     
      不要说观念了,即使是做梦、是梦境,也是“一点也离不开我们的经验本性而独立”的。
     
      衣服当然能够“离开人体的形状而独立”,爱因斯坦的这个比喻明显不妥。
     
      人们朴素的关于时间和空间的观念或者意识,自然是来自于各自的经验,而不是来自于理论或者学说。
     
      也许,哲学家们早就已经将时间和空间的概念置于“先验的奥林帕斯山上”,但肯定是不能让物理学家们可以适用的。
     
      下略。
     
      广义相对论
     
      实在抱歉!完全不能理解。
     
      2020.12.15.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