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七十一
2021/1/1 9:19:19  点击率[12]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七十一
     
      左  明
     
      《纪念摩西·迈蒙尼第》
     
      (1935年4月)
     
      “人们以一种和谐精神聚集一堂,隆重纪念一位生活和工作在七个世纪以前的人物,这种场面多少是有点庄严的。在一个激情和冲突比平常更容易掩盖住合理思维和公平正义的影响的时代,这种感觉就更加鲜明了。在日常生活的忙乱中,我们的眼界被欲望和激情蒙蔽起来了,在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斗争喧嚣声中,几乎听不到理性和正义的声音。可是过去那个时代的动乱早已平息了,它所留下来的几乎就只是对于少数几个人的怀念,他们对于他们的同时代人,因而也对于后代人产生过决定性的和有良好效果的影响。迈蒙尼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和谐,不应该是人为营造的结果,而应该是自然生成的产物。
     
      为了和谐而和谐,那可就已经不和谐了。
     
      民间俗语: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很正常,不过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具体表现罢了。
     
      进了一家门,便说和谐话。似乎也就只能如此、理所当然了。否则的话,就是搅局、就是砸锅、就是不通情理、就是不懂人事了。
     
      所以,按照我的为人风格、价值追求,我实在是不宜与他人“聚集一堂”。
     
      我相当忧虑的是:漫长的岁月是否会淡化、模糊,甚至扭曲、变型了历史原貌。即便是所谓的传世之作,会不会也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模样了。
     
      庄严,其本质就是刻意郑重、有意肃穆。但愿,庄严不是装模作样、装神弄鬼。
     
      切记:激情和冲突一直、始终都在掩盖、冲击着合理思维和公平正义。很难说清楚到底是不是有一个时代会比其他的时代表现的更加突出、明显。
     
      毋庸讳言:日常生活、世俗琐事,足以耗尽平庸之人的全部时间和精力。那些醉心于权力、迷恋于金钱之人,不过就是平庸之人的升级版、加强版罢了。
     
      与其说“我们的眼界被欲望和激情蒙蔽起来了”,不如说——人们的眼光被欲望和激情吸引过来了。
     
      在利益争夺的嘈杂喧嚣中,又怎么可能会听到理性和正义的声音呢。
     
      十七世纪英国著名哲学家霍布斯所说的“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斗争”,这明显就是一个伪命题。人们并非酷爱反对和斗争。反对和斗争,只不过就是手段;唯有利益,才是几乎所有人的人生最高目的、生命终极目标。相比较而言,有一句至理名言则振聋发聩: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已经平息的只是“那个时代的动乱”,而不是现在时代和未来时代的动乱。还一定会有更多、更大的动乱将要爆发,但愿,还会都被平息。
     
      人类似乎是患上了健忘症、失忆症,所以才会导致性质完全相同的灾难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上演。
     
      少数几个令人怀念的人,注定也就只能引起少数几个肯于怀念的人去怀念,而断不可能“对于他们的同时代人,因而也对于后代人产生过决定性的和有良好效果的影响”。
     
      迈蒙尼第姑且可以算是一个令人怀念的人。而原本就人数相当有限的聚集一堂、隆重纪念迈蒙尼第诞辰八百周年的与会人员,可未必都在内心深处真正怀念迈蒙尼第。就更不要说同代、后代的其他无数人了。
     
      “当条顿族的野蛮人破坏了欧洲古代文化以后,一种新的比较优秀的文化生活开始从两个源泉逐渐发展起来,这两个源泉就是犹太人的《圣经》和希腊人的哲学和艺术。不知什么缘故,它们没有在普遍的浩劫中被埋葬掉。把这两个彼此那么不同的源泉汇合起来,标志着我们目前这个文化新时代的开始,而且这种汇合,直接或间接地产生了构成我们今天生活的真正准则的一切内容。”
     
      请看:野蛮人完全可以破坏文化。换言之:文化并不能使野蛮人得以进化。
     
      未被赶尽杀绝的文化不仅具有再生、复活的功能,而且具备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属性。
     
      哲学和艺术,其价值毋庸置疑;然而宗教,其本性恐怕还会多有争论。
     
      世事变迁、结果难测。某些东西之所以没有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除了罕见的偶然性之外,通常都是有某种必然性的——这可能就是充分的合理性和顽强的生命力吧。
     
      我相当困惑:“这两个彼此那么不同的源泉”能够自然而然的“汇合起来”吗?
     
      请问:“条顿族的野蛮人破坏了欧洲古代文化”,这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一种新的比较优秀的文化生活开始从两个源泉逐渐发展起来”,这到底又是在什么时候?而“普遍的浩劫”,又到底经历了多长时间?“我们目前这个文化新时代的开始”,这到底又是在什么时候?“产生了构成我们今天生活的真正准则的一切内容”,这到底又是在什么时候?
     
      实在抱歉!我对欧洲思想史,完全是一无所知。
     
      “迈蒙尼第就是这样的坚强人物之一,他们以自己的著作和本人的努力促成这种综合,从而为以后的发展铺平了道路。今天晚上我们的一些朋友将向我们讲这究竟是怎样发生的,他们的研究比起我要更加接近迈蒙尼第毕生事业和欧洲思想史的核心。”
     
      那些“以自己的著作和本人的努力促成这种综合”的伟大人物,既是欧洲文明的铺路人,也是欧洲思想的清道夫。
     
      既然已经经历了七个世纪的发展,难道还需要在“今天晚上我们的一些朋友将向我们讲这究竟是怎样发生的”吗?
     
      真正的影响及力度,到底是在现实的世界中,还是在学者的研究里?
     
      “祝愿这个令人愉快的回忆时刻,会增强我们内心中对于我们所拥有的宝贵文化财富的热爱和尊重,它们是经过那么艰苦的斗争才得到的。那末,我们为保护这些宝贵财富而同当前的黑暗野蛮势力所进行的斗争必将取得胜利。”
     
      在理论上,“宝贵文化财富”是公开的,是共有的。可是,在现实中,除了各种各样的客观制约因素之外,未必每个人在内心深处都会去热爱和尊重它们。它们的诞生和存续,倒不一定是“经过那么艰苦的斗争”,但却肯定是经历了巨大的磨难。
     
      后人对于先人的“宝贵文化财富”,除了通过斗争进行“保护”之外,更加重要的使命则是发扬光大。
     
      文明与野蛮的长期较量、持续角逐,到底会鹿死谁手,恐怕不宜妄下结论。
     
      2020-12-20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