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之二十九
2021/1/4 12:12:35  点击率[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之二十九
     
      左  明
     
      《对康德哲学和马赫哲学的看法(报道)》
     
      (1922年4月6日)
     
      “我不认为我的理论是合乎康德的思想的,即不合乎我所了解的康德的思想的。依我看来,康德哲学中最重要的东西,是他所说的构成科学的先验概念。现在有两个相反的观点:一个是康德的先验论,依照它,某些概念是预先存在于我们的意识中的;另一个是彭加勒的约定论。两者在这一点上是一致的,即都认为要构成科学,我们需要任意的概念;至于这些概念究竟是先验地给定的,还是任意的约定,我却不能说什么。”
     
      实在抱歉,孤陋寡闻、井底之蛙的鄙人对鼎鼎大名、享誉世界的哲学家康德的理论完全是一无所知的。因此,我既不知道康德思想的具体内容到底是什么,也无从判断爱因斯坦到底是否忠实的转述了康德的观点。
     
      但是尽管如此,我依旧完全可以抛开思想到底归属于谁和思想表述到底是否走样等问题而单就摆在眼前的观点本身进行讨论。
     
      单刀直入、直奔主题:到底是否存在“构成科学的先验概念”?对于这个具体问题的答案,我的观点旗帜鲜明:当然不存在。人类的一切认识,都来自于经验,而不来自于也不可能来自于先验。
     
      所谓的先验,不过就是人们对于那些无法或者不能被已有的经验所验证的认识的虚妄的命名。
     
      所谓的先验,必定是虚假、虚幻的。更进一步:就连所谓的先验的具体内容,其实也是来自于不易察觉、不被承认的经验的。
     
      在纯粹哲学的意义上,在绝对的无中,不可能产生有。经验(自然包括直接经验和间接经验)是人类认识的唯一来源。换言之:无经验,便无认识。
     
      经验的本质,就是主观对客观的感知。
     
      人类的大脑,可不是话费储值卡,是不可能预先存储话费的。任何概念都不可能“预先存在于我们的意识中”。
     
      我晕!忽而是“有两个相反的观点”,忽而又是“两者在这一点上是一致的”,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呀?此二者的相反之处,到底是什么呀?
     
      我的天呐!由“任意的概念”去“构成科学”,这至少已经把我给侃晕了!
     
      科学概念,不论是“先验地给定”,还是“任意的约定”,都是对科学的亵渎。这就是我所能说的。
     
      “从逻辑的观点来看,相对论同马赫的理论之间似乎没有很大的关系。在马赫看来,要把两个方面的东西加以区别:一方面是经验的直接材料,这是我们不能触犯的;另一方面是概念,这却是我们能加以改变的。马赫的体系所研究的是经验材料之间存在着的关系;在马赫看来,科学就是这些关系的总和。这种观点是错误的,事实上,马赫所做的是在编目录,而不是建立体系。马赫可算是一位高明的力学家,但却是一位拙劣的哲学家。他认为科学所处理的是直接材料,这种科学观使他不承认原子的存在。要是他还同我们在一起的话,他或许也会改变他的看法。但是我要说,对于另外一点,即概念是可改变的这一观点,我倒是完全同意马赫的。”
     
      仅仅是“从逻辑的观点来看”,马赫的理论“似乎”不是相对论的直接来源。
     
      关于“经验的直接材料”,只有在真实且如实的情况下,才是“不能触犯”的。
     
      概念,肯定是主观的。其实,经验,也一定是主观的。只有真实且如实的“经验的直接材料”,才是客观的。但是,究竟应该如何去判断到底是否真实且如实,这就又回到了主观。
     
      所有不真实且不如实的主观,就都应该“加以改变”,向着尊重和符合客观的方向去改变。
     
      重要结论:能够改变的,只是主观,而不是客观(是规律而不是现象)。
     
      在真实且如实的“经验材料之间存在着的关系”,就是在客观现象之间存在着的关系。
     
      科学的研究对象就是各种各样的客观现象及其相互之间存在着的关系的总和。
     
      不论是编撰目录,还是建立体系,尽管可能有高低贵贱之分,但却都是科学工作的具体表现。
     
      试问天下:能够将高明的科学家与卓越的哲学家集于一身者,世间能有几人?
     
      请问:马赫所说的“直接材料”与原子,到底是什么关系?也许马赫并不认为也只是“经验的直接材料”。
     
      概念当然是可以改变的。这一观点虽然可以成立,但却没有什么价值。
     
      真正的问题在于:到底应该如何改变概念?
     
      2020.12.23.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