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高中生谈谈如何选专业
2021/1/4 7:29:24  点击率[9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律教育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高中;专业;理想;法律
    【全文】

      首先,我要强调一点:专业没有好坏之分,只有适不适合自己。这跟找对象差不多。我们的高中喜欢找某个专业的知名人士来给同学们介绍专业。这样的缺陷在于:选专业的重点在“选”,要“选”必须进行比较。没有跨学科背景的人很难进行这种比较。
     
      现在的专家给学生介绍专业,还有一个普遍的问题:不说真话。我举个例子,同学们去参观法院庭审,听法官做报告,感受到法律的庄严。这只是表面现象。审判背后有很多故事,而这些故事决定了结果。专家能给同学们讲这些故事吗?
     
      我是最有资格讲选专业的人之一。也许没有“之一”。我是迄今为止我知道的学业跨学科最多的人。我是物理学学士和硕士、历史学博士、政治学博士后,具有律师资格。涉及4个一级学科(物理学、历史学、政治学、法学)和3大科学领域(自然科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
     
      我高中时,数学、物理、化学学得不错,最好的是语文。高考时语文考得很差,比预期成绩低了20分,估计是作文被判跑题。数理化中,数学和化学学得更好,在全省竞赛中得过奖,物理最差。那我为什么选物理呢?因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牛顿都是物理学家,我想当爱因斯坦、牛顿。
     
      大学一年级,我做了一个非常大的证明:用数学的方式去证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错误的。推翻相对论最主要的途径是从相对论外部。我投机取巧,试图从内部突破。最终,我失败了。相对论也许是不完美的,也许是错误的,但是内部自洽。
     
      物理和数学是最难的学科。数学的难在它本身。物理的难首先是数学,其次它需要想象力。没有想象力,很难理解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怪异。很多高中生认为数学难。其实,高中的数学很简单,大学的数学难,研究生的数学太难了。我最终放弃物理是因为数学,因为我成不了爱因斯坦、牛顿,尽管在大学混一个教授很容易。
     
      作为一个高中数学在全省竞赛中得过奖的人,作为一个大学学报的数学编辑,我对想学数学的同学说,数学很难,也很枯燥。数学类文章影响因子最低,很难出大的成果。学物理需要数学好,学化学需要物理好。“物理化学”属于化学的一个分支,用物理方法研究化学。我硕士学位论文涉及这个领域,经常去化学系查资料。物理化学是化学里最难的学科。相对于数理化,生物不难,基因领域是它的一个发展热点。
     
      哲学是最抽象、最玄虚的学科。物理学深刻影响了哲学。伟大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牛顿同时也是伟大的哲学家。我一直认为学哲学的人应当学些物理知识。由于难易程度不同,学理的容易改学文,学文的很难改学理。学理的可以改学哲学,该学科有科技哲学;可以改学历史,该学科有科技史。在文科中,条理性最强的是法学。很多理学出身的人改学法律,取得了不错的成就。例如,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张千帆教授原来是学物理的,在取得物理学博士学位后改学文科。
     
      总体而言,学理科的人逻辑思维强,学文科的人形象思维强。学理科的人改文科后有一些独特的优势。但是,逻辑思维强的不适合学文学,特别是写小说。逻辑思维的特点是严谨,每一步都有依据。小说是虚构的,没有严格的依据。我和方舟子这样的人写不了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
     
      选专业主要考虑三个因素:兴趣、特长和利益。兴趣、特长不用说了,说说利益。利益指的是挣钱多、好就业等现实的因素。很多人看重利益,而我是理想主义者,看前二者。年轻的时候不知道特长是什么,全凭兴趣。凭兴趣选了物理、法律、历史和政治。后来才知道自己最感兴趣的是历史、政治和法律的交叉领域,即古代政治制度,知道自己最大的特长是逻辑能力和写作能力相结合。
     
      我的辩论能力是一流的。跟陈有西这样的大律师辩论占上风,跟别人的笔仗、口水仗似乎也没有失败过。我从未后悔过大学选物理。通过物理学的专业学习,我强化了逻辑能力,学习了最高端的科学理论。它让我在文科事业中有高屋建瓴的感觉。
     
      我们那时候流行一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现在这句话也没错。理科知识全世界通用,哪个国家、哪个朝代都需要专业技术人员。文科则不一样,中国的文科讲“政治”。这个“政治”不是政治学的“政治”,而是共产党的“政治”。中国的文科拿到国外去,基本上要从头再来一遍。
     
      学理科的稳定;学文科的不保险,工作不好找,还有风险。但是,越是思想混乱的时代越需要有才华的、正直的人。在人文和社会科学领域,我们不能把阵地拱手相让,让那些投机钻营之辈大行其道。鲁迅先生弃医从文,因为写作比行医能拯救更多的人,现在依然如此。当然,你们要学会保护自己。汗水可以尽情挥洒,热血则要好好珍惜。
     
      文科的政治化这些年愈演愈烈。不过,有些地方还好。政治学里的国际政治,比如我研究的巴尔干地区,历史学里我研究的政治制度史,政治干扰较少,专业性较强。法学领域是政治泛滥化的重灾区。法学概念和原理来源于西方,法律人有天生的民主、人权、法治思想,被执政党视为洪水猛兽。法律界是被清理整顿的重点。
     
      我学习过法律,研究过法律,也有长时间的法律实践。我告诉同学们,表面上喊法治、依法治国,中国的实际状况是这样一个故事:法学老师告诉同学们,小案看关系,中案看影响,大案看政治。一个同学把书本扔到地上,说:“老师,那什么时候看法律?”老师说:“同学,你把书捡起来,我负责任地说,考试的时候看法律。”
     
      在法律圈子里,公安和检察机关很讲政治,警察和检察官自主性不高。法官有一定的独立性,但是判案要看领导的眼色。律师自主性很高,这些年是当局收拾的对象。广州检察院检察官杨斌因为受约束,辞职当律师,结果当律师也受到很多约束,没法干下去。在高校当法学教师是不错的选择,毕竟可以选择自己的研究方向。清华大学法学院劳东燕教授从就是从检察院辞职当老师。
     
      同学们在选择专业的时候,问问自己想干什么?比如,有同学说:“我想学物理。”那么,我要问一句:“你学物理干什么?”同学可能会说:“我想留在大学当物理老师。”我接着问:“你当大学老师的目的是什么?”
     
      这里面有两个选择。第一,当大学物理老师熬个教授职称,这是多数人的路。第二,当大学物理老师搞科研,真正搞出些有比较大价值的东西。对这两种人,我的建议是不一样的。对前者,我没什么建议,你慢慢熬、慢慢混就是;对后者,要有比较高的数学水平,坚持,努力,耐得住寂寞。如果你有第三个选择,说:“我为中华之崛起读书。”我这么回答你,对不起,你这么厉害,不需要我给你提供建议。
     
      选专业的三个因素——兴趣、特长和利益,根据自身情况确定它们的权重。选错了不要紧,可以调整,可以换。当然,在做出选择之前全面了解各专业情况,可以让自己少走弯路。希望这篇文章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作者简介】

    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