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中遗赠由物权效力向债权效力的转变
2020/12/28 10:39:41  点击率[15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民法典》中遗赠;物权效力;债权效力;转变
    【全文】

      案情:张某系某供电公司的职工,2005年单位住房制度改革,取得住房3套,其中一套为某市白兰苑5-1幢房屋,但张某未取得该房屋产权证书,2011年10月5日,该房屋登记为某供电公司名下。
     
      张某生前有3个子女,2006年5月8日其立下遗嘱:案涉房屋由小女儿张某燕及小女婿薛某华继承,张某于2010年8月25日去世。张某燕与薛某华于2012年11月8日协议离婚。离婚协议约定案涉房屋由双方共同所有,2013年7月5日,张某三个子女共同签订协议约定:张某等2个子女放弃对案涉房屋的继承权,由张某二儿子张某华一人继承,2014年8月23日,经张某华申请,涉案房屋的产权人由某供电公司变更为张某华。
     
      2019年8月30日,原告张某燕与薛某华起诉被告张某华,请求确认二人对案涉房屋享有的所有权,被告张某华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协助办理所有权变更登记。
     
      法院认为:张某将其个人财产以立遗嘱的方式指定由其小女儿张某燕及小女婿薛某华继承,因小女婿薛某华不是其法定继承人,故遗嘱中关于薛某华的继承应是遗赠。根据《物权法》第29条之规定,二原告自继承或者接受了遗赠开始时发生法律效力。原告张某燕放弃自己的继承份额,应属有效,但原告薛某华未放弃遗赠,其对涉案房屋享有50%的份额。遂判决:原告薛某华享有案涉房屋50%的所有权。
     
      评析:根据《物权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因继承或者受遗赠取得物权的,自继承或者受遗赠开始时发生效力。上述案件中,薛某华自受遗赠开始时取得物权,虽然未办理产权变更登记手续,但已取得案涉房屋的所有权,其可随时主张办理产权登记手续,并不受时效的限制。但根据《民法典》230条规定,薛某华自受遗赠开始后并未取得涉案房屋的所有权,其取得是向某供电公司变更登记的请求权,属于债权请求权。张某死亡时间为2010年8月25日,某供电公司取得涉案房屋不动产登记证书为2011年10月5日,张某华办理案涉房屋产权登记时间为2014年8月23日。根据《民法典》诉讼时效的规定,本案中,薛某华自遗赠开始后一直未向某供电公司主张办理产权登记手续,已过诉讼时效三年,其于2019年8月30日起诉张某华主张办理产权变更登记手续,因其请求权已过诉讼时效,该案应驳回诉讼请求。
     
      现实中,自然人立遗嘱将其名下的财产指定给儿子和儿媳、女儿和女婿的的情况比较普遍。法律上,儿媳和女婿并非法定继承人,其取得财产非基于继承而是受遗赠。《物权法》将继承和受遗赠均规定为事实行为取得物权方式,即继承和受遗赠发生法律效力的时间和法律效果相同。但是,《民法典》第230条将《物权法》第29条 “受遗赠”直接取得物权规定予以删除,笔者认为删除原因是立法机关认为遗赠本质上是赠与,属于债权请求权更为妥当,可以保持法律统一性和内在体系性。我国《继承法》第34条规定:执行遗赠不得妨碍清偿遗赠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民法典》继承编第1162条继承这一条精神。如按照《物权法》29条规定关于遗赠导致物权变动规定,用遗赠物清偿遗赠人的债务、缴纳所欠税款,就等于用受遗赠人的财产清偿遗赠债务,显然与我国法律所规定的遗赠性质不符,也会出现“用受遗赠人财产清偿遗产债务”和“遗赠继承人的债权优先于受遗赠人的物权”的怪象,导致对法律内在统一性的破坏。在今后相关的案件中,儿子和女儿基于相关规定系继承开始时取得物权,但儿媳和女婿自受遗赠开始时不能直接取得债权。故而,各方取得物权的时间存在差异,处理类似案件,需加以区分不同的权利性质。同时,由于《民法典》新规定,受遗赠属于法律行为引起的物权变动,受遗赠人应注意诉讼时效规定,及时行使权利。

    【作者简介】
    李云、汪军,作者单位:江苏扬州邗江区人民法院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