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罪在“套路贷”犯罪中的法律适用 ——以R法院案例为基础的实证分析
2020/12/11 9:39:07  点击率[68]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摘要】“套路贷”是一种披着民间借贷“外衣”的新型犯罪,其本身不是刑法确立的一个罪名,其行为常常涉及到诈骗、抢劫、敲诈勒索、虚假诉讼、寻衅滋事等罪名,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刑事案件”、“套路贷”为关键词,搜索到588件案件,江苏地区共有59件。该类案件呈现多个罪名交织、刑民交错、相关罪名法律适用较为复杂等难点,本文就“套路贷”犯罪中涉诈骗罪的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罪名间的竞合、罪数问题进行实证分析。
    【中文关键字】“套路贷”;诈骗罪;法律适用;实证分析
    【全文】

      引  言
     
      随着资本金融市场的不断发展,经营者对信贷资金的需求量不断增大,催生了民间借贷这种民间融资方式的蓬勃发展,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经营者、企业资金链紧张的困窘,但也因缺乏对民间借贷行为的有效规制和管理,衍生出高利贷、借贷陷阱和骗局等诸多问题,为滋生违法犯罪提供土壤,与“套路贷”相关的违法犯罪案件也呈现逐年上升态势。鉴于“套路贷”违法犯罪案件已严重侵害了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和人身安全,严重扰乱社会经济制度、社会管理秩序,严重危害司法威严和公信力,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于 2019年4月9日出台了《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为惩治“套路贷”违法犯罪行为提供指导性、原则性规定。但“套路贷”案件本身的行为模式较为复杂、多个罪名交织、刑民交错,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罪名间的竞合、罪数问题,这些都是审理“套路贷”案件中需要解决的法律适用问题。笔者将以R法院近两年审理的“套路贷”案件为基础,对涉“套路贷”的诈骗罪法律适用进行实证分析,以期对今后“套路贷”案件的审理提供一些思路。
     
      一、“套路贷”违法犯罪概述
     
      “套路贷”案件并非是一个新出现的刑法罪名,而是各类犯罪事实和行为的罪名“集合体”,其本质上是一系列以借贷为名,骗人钱财的违法犯罪活动[1]。
     
      《意见》第一条就对其内涵进行阐释:“‘套路贷’,是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诱使或迫使被害人签订‘借贷’或变相‘借贷’‘抵押’‘担保’等相关协议,通过虚增借贷金额、恶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毁匿还款证据等方式形成虚假债权债务,并借助诉讼、仲裁、公证或者采用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的相关违法犯罪活动的概括性称谓。”可以说该条对“套路贷”违法犯罪行为作了较为全面的阐释。首先,将“套路贷”与高利放贷相互区别,“套路贷”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欺诈、威胁、恐吓、非法拘禁等一系列犯罪行为,迫使被害人违背真实意愿处分自身财产,涉案的本金、利息等均不受法律保护;而高利放贷以获取高额利息为目的,是双方自愿协商达成合意的民事行为,且借款本金及一定范围内的利息受到法律保护。当然,根据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精神,将符合条件的高利放贷行为可依照非法经营罪进行定罪处罚。[2]其次,根据侵犯客体的不同,可将“套路贷”犯罪划分为侵犯公民财产权的“套路贷”犯罪、侵犯公民人身权的“套路贷”犯罪以及破坏司法秩序的“套路贷”犯罪三大类,这与刑法各章节对罪名的分类也是相呼应的,有利于对“套路贷”案件具体行为的准确定性,明确此罪与彼罪之间的界限。侵财类“套路贷”犯罪是“套路贷”犯罪的一般模式,主要包括诈骗罪、敲诈勒索罪、抢劫罪等;侵犯人身权“套路贷”犯罪包括了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等。如R法院一审审理的周某等人套路贷犯罪集团案中,被告人周某等人组成固定的犯罪集团,依托其成立的网络科技公司发放贷款,实施违法犯罪行为。在放贷过程中,周某等人通过微信搜索、给付中介费等手段寻找借款人,利用借款人迫切需要资金的心理,以“零用贷”、“空放”、“车贷”为名与借款人签订虚高借款协议,制造资金走帐流水,设定不得向他人借款等苛刻的违约条件,并故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恶意垒高债务,通过殴打、诱骗、非法拘禁等方式催款索债。这个“套路贷”犯罪中即侵害了被害人的财产权益也侵害了被害人的人身权益,构成敲诈勒索罪、抢劫罪、诈骗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数个罪名。破坏司法秩序的“套路贷”犯罪指的就是虚假诉讼罪,如R法院一审审理的邢某等人敲诈勒索罪、虚假诉讼罪一案中,被告人邢某等人隐瞒借条并无实际借款的事实,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被害人偿还借款。法院经审理判决被害人承担给付义务,并执行完毕,造成了被害人财产损失。
     
      当然,上述分类仅是从宏观层面上对具体罪名的划分,但具体案件的犯罪手法、当时现场状况等都会影响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认定。因此,具体罪名的法律适用还是值得探究的,对于不同案件,应当根据具体案件事实,区分不同情况,依照刑法及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确定罪名和罪数。下文,笔者主要就“套路贷”犯罪中诈骗罪的法律适用问题结合具体案例进行分析。
     
      二、“套路贷”犯罪中诈骗罪的认定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3]。简言之,诈骗罪的行为发展过程为:实施欺骗行为——对方陷入错误认识——对方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行为人取得财产——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失[4]。因此,“套路贷”犯罪中主要靠“诱骗”等平和手段取得被害人财物的行为,应当认定为诈骗罪。
     
      案例1:被害人马某经介绍至被告人周某公司借款5000元,按照周某等人要求出具8000元虚高借据,将8000元汇至被害人账户后形成走账流水,扣除保证金、利息、手续费等,实际借得3000元。期间,被害人马某再次向被告人周某等人借款,出具10000元虚高借据,实际借得4700元。后因被害人马某未及时还款,被告人周某等人共谋,诱骗被害人将借条改成分期还款的零用贷,将债务垒高至12000元,之后为了让被害人长久、持续地还钱,被告人能非法获利更多,以他人名义帮其平账方式,最终将被害人马某的债务再次垒高至人民币65000元。期间,被害人马某先后给付被告人周某等人共计人民币25652元。
     
      此案例中,被告人以如果正常还款仅需还本金为由,诱骗被害人陷入错误认识,从而签下虚高借据,但实际到手的仅是虚高借据金额一小部分。之后通过更换借据、变换借款方式、以他人名义为其平账、隐瞒债务结清的事实、肆意认定违约等方式恶意垒高债务,使得被害人再次陷入错误认识而处分财产,以此达到非法占有目的,该类行为应当认定为诈骗罪。认定犯罪既未遂及犯罪金额时要把握其本质,以行为人是否实际处分被骗财物为区分既未遂的标准,犯罪金额包括“虚高债务”、“利息”、“保证金”、“介绍费”、“违约金”等实际获取的金额,仅扣除被害人实际取得的金额。具体而言,在既遂状态下,被告人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应当以被害人实际损失的财物价值确定犯罪金额;在未遂状态下,在犯罪未遂的情形中,被害人并未实际转移自己对财物的占有,犯罪金额应以行为人主观上希望得到的财物数额为限。因此,案例中,被告人周某等人诈骗罪(既遂)金额为17952元。
     
      同时,关于被害人多次向被告人周某等人借款,若出现被害人在还清前笔款项后(即除偿还本金外,额外支付高息及各类费用),继续借款,此时是否可以其明知“套路”而否定其陷入错误认识?根据《意见》精神,应当对“套路贷”犯罪整体上予以否定性评价。笔者认为对同一受害人多次向被告人借款的,均应当认定为诈骗罪。被告人均是基于非法占有的目的诱骗被害人,使其陷入错误认识而处分财物。被害人第一次受骗并不意味着其对之后的“套路”是明知的,一方面是被告人“套路”层出不穷,另一方面也是被害人在融通资金上的迫切需求和无奈之举,因此对这种情形的认定应当结合全案进行认定,一般宜对后续行为也认定为诈骗罪。
     
      三、诈骗罪与其他罪名之间的罪数问题
     
      1、诸罪名之间的罪数认定标准
     
      实践中,被告人实施“套路贷”的手段是多变的,这就产生了诈骗罪与其他多种罪名之间的罪数问题。《意见》中对判断一个行为或数个行为是否存在竞合、牵连关系,提出了总体思路:对于不同案件,应当根据具体案件事实,区分不同情况,依照刑法及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确定罪名和适用择一重处罚或者数罪并罚原则。那么,具体以何标准区分并合理选择适用这两种情形,就成为涉“套路贷”法律适用中的一个关键点。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一个概念——何为牵连关系?刑法学上有一对应的概念叫牵连犯,是指行为人基于一个主导犯罪意图的支配,实施作为主旨支配的本罪行为触犯本罪罪名,而其方法准备行为或者后续结果行为又成立他罪行为触犯他罪罪名的犯罪形态[5]。“套路贷”诸罪名之间是否存在牵连关系,在罪数问题主要有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认为“套路贷”整个过程中实施的行为均是出于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此罪与彼罪之间均是牵连关系,应择一重罪处罚。另一种则认为虽然“套路贷”犯罪追求的终极目的是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但从实际出发,手段行为、目的行为之间不必然存在牵连关系,应当将各行为认定为数个独立行为进行数罪并罚。笔者认为,罪数问题要综合考虑诸行为之间牵连关系、危害后果及所侵害现实法益。“套路贷”犯罪按照行为模式可区分为两个阶段:“诈骗”和“取财”,两阶段间的行为是相互有牵连的[6]。如果两个阶段所产生的危害后果、侵犯的法益具有一致性,前后行为之间具有明显的牵连关系,那么应当按照所触犯的罪名择一重处罚;如果两阶段侵犯了两种以上不同法益,应当按照所触犯的罪名进行数罪并罚。
     
      案例2:2013年5月至年底,被害人邓某向多次被告人侯某借款,均被要求出具虚高借据。期间,因被害人邓某未能按时付息,被告人侯某纠集鞠某等人采取辱骂、殴打等方式对被害人进行逼债;后被告人侯某在为实际借款情况下以保证还款为由,采取辱骂、殴打等方式强迫被害人邓某出具18000元借据,后有被害人妻子代为偿还18000元。
     
      在整个过程中,被告人前期暴力逼债的行为已侵犯了被害人的人身权益,构成寻衅滋事罪;后期又以暴力方式强迫被害人出具借据,并给付相关款项的行为侵犯了被害人的财产权益,构成敲诈勒索罪。“套路贷”犯罪行为之间存在牵连关系,但侵犯了两种不同的法益,危害后果存在差异,因此,应当以寻衅滋事罪与敲诈勒索罪进行数罪并罚。
     
      2、诈骗罪与敲诈勒索罪
     
      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侵犯的法益均是财产权益,首先需要区分的是两个罪之间的界限:产生处分行为的基础不同。诈骗罪中的处分行为是受害人基于认识错误将财产转移给行为人或者第三者占有的行为。[7]敲诈勒索罪的处分行为是受害人出于恐惧心理处分财产的行为。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套路贷”犯罪中各种行为相交织,往往存在被害人同时陷入认识错误与产生恐惧心理而进行处分的,这就成立诈。应择一重处罚。同时,存在前期诈骗行为未能使被害人陷入错误认识,被告人转而使用暴力催收手段取得被害人财产,这就成立了诈骗的未遂和敲诈勒索罪的竞合,笔者认为整个过程中被告人主观上的犯意是一致的,均是为了非法占有被害人的财产,仅是在前行为未达到预期后转换了行为方式,因此,不宜对诈骗罪的未遂部分单独定罪,应当将两罪择一重处罚,即认定构成敲诈勒索罪。
     
      案例3:被害人李某于2017年2月26日通过被告人韩某的介绍至周某公司借款,按被告人周某等人要求出具11000元的借据,扣除首尾两期利息、手续费等,实际借得3100元,约定债务分期25周,每周还款人民币440元。被害人李某按约定还款至债务结清,后被告人周某、韩某经共谋,隐瞒债务结清的事实并诱骗被害人李某继续还款人民币5490元。2017年10月22日,被告人周某、韩某明知被害人债务已结清仍拒不归还借据,以公司新规定为名,采用凭借据上门闹事相要挟,敲诈被害人李某人民币5000元。
     
      该案中被告人周某等人在被害人还清债务基础上诱骗被害人继续还款,被害人基于此错误认识向被告人还款5490元应认定为诈骗罪的既遂金额;后被告人周某携借据上门闹事相要挟,迫使被害人继续转账5000元应认定为敲诈勒索罪既遂金额。
     
      3、诈骗罪与虚假诉讼罪
     
      “套路贷”犯罪案件中,有相当数量的被告人前期诱骗被害人出具虚高借据,制作虚假走账流水,凭借这些“证据”向法院起诉,这是一种典型的虚假诉讼行为,但是该行为是构成诈骗罪还是虚假诉讼罪,一直是存在争议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虚假诉讼罪仅限于捏造实际不存在的民事法律关系提起的诉讼,即“无中生有型”。如果双方之间确实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仅因被告人采用伪造证据等方式篡改了部分民事法律事实提起诉讼的,不应当认定为虚假诉讼罪。当然,如果双方存在真实借贷关系,但被害人已经履行完毕相关债务,被告人以虚高借条提起诉讼,该种情况应当认定虚假诉讼罪。另外,如果提起诉讼是逼迫被害人处分财产的手段,在此基础上被害人处分了财产,该行为应当认定为敲诈勒索罪;如果被告人提起诉讼且经审判或已执行完毕,被害人因此遭受实际财产损失,应当认定为诈骗罪。
     
      四、结语
     
      被告人在实施“套路贷”违法犯罪行为过程中,很可能触犯诈骗、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拘禁等诸多罪,在法律适用上要遵循下列原则:在罪与非罪认定上要严格遵循罪刑法定原则,分析行为主客观要件与犯罪构成之间的契合度。慎重对待罪数问题,具体案件具体分析,从行为间的牵连、竞合关系、行为所侵犯的现实法益及造成的社会危害多方面进行综合评判。

    【作者简介】
    李燕杰,如皋市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员额法官;
    姚婷婷,如皋市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法官助理。
    【注释】
    [1] 孙丽娟、孟庆华:《“套路贷”相关罪名及法律适用解析》,《犯罪研究》,2018 年第1期,第 97页。
    [2] 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中认定构罪的高利放贷行为系“2年内向不特定人(包括单位和个人)以借款或者其他名义出借资金10次以上”。
    [3] 周道鸾、张军主编 :《刑法罪名精释》(第4版),人民法院出版社2013年版,第646页。
    [4] 张明楷:《诈骗罪与金融诈骗罪研究》,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8页。
    [5] 张小虎:《论牵连犯的典型界标》,《中国刑事法杂志》,2013年第 05期,第27页。
    [6] 李岳:《“套路贷”刑法规制的回应与展望》,《延安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8年第3期,第21页。
    [7] 张明楷:《刑法学》,法律出版社2016年版,第1003页。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