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自己挣一片似锦繁花
2020/12/3 14:50:50  点击率[470]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律教育
    【出处】微信公众号:劳燕东飞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摘要】本文是劳东燕教授在光石法学院的公益讲座《大学生活与职业选择:理想与现实之间》中的部分内容,主要谈女性成长的话题。本文在录音稿的基础上,做了较大的修改。
    【中文关键字】理想;现实;大学生活;职业选择
    【全文】

      关于现代女性:事业与家庭难以平衡
     
      在传统社会中,女性的角色就是贤妻良母。一个女性,她最重要的身份就是某人的妻子或者某人的母亲,不是作为独立的个体而存在。即便到了现代社会,社会伦理中对于女性也依然有这样的要求,相当地顽固。
     
      一般的家庭,夫妻双方如果工作都忙,在抚育孩子上面肯定要有一方做出牺牲,在中国基本上都是女性做出牺牲去照管家里。这样的牺牲经常号称是女性自愿,其实又有多少是出于真正的自愿呢?大多都有被迫或不得已的因素。
     
      所以,在现代社会中,像贤妻良母这样的要求,仍然是社会、家庭对女性首要的角色期待。这样的期待对女性会构成重大的压力。一旦无法达到这样的角色期待,女性就可能受到来自家庭与社会的谴责。
     
      长久浸染于这样的社会环境,基于外在期待内在化的缘故,女性内心也容易产生自责心理,只要在工作上投入较多,就会觉得自己不是好妈妈、好妻子。
     
      与此同时,受现代社会个人主义思潮的影响,无论是社会还是女性自己,又经常会认为,女性应该独立自主,应该自己养活自己,应该有自己的事业。
     
      所以,人们理想中的现代女性,既要能努力挣自己的事业,又要能守护好自己的家庭。套用流行的表达,那就是既要貌美如花,又要赚钱养家,还要会干活带娃。
     
      但是,对于一般女性而言,这根本就是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所以,即便身处现代社会,理想中的女性和现实中的女性,往往会有比较大的差距。身处底层社会的女性,处境自是更为艰难。
     
      当下,社会对于女性的要求是:一方面,你能努力地挣自己的事业,另一方面,你又得是贤妻良母,能够全心照顾孩子,将家庭经营得有声有色。这也是为什么,职业女性总是会不断地被追问: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这样的问题,何曾见过追问身处职场的男性。
     
      答案是平衡不了。你在事业上投入多了,在家庭上自然投入就少。如果两者都要兼顾,就会疲惫不堪,焦虑不堪。毕竟女性也不是铁人。所谓的“女子本弱,为母则钢”,主要就是用来在心理上绑架女性的。我很不喜欢类似的表达,看起来支持女性,张扬女性的无私与伟大,实际上是用来压制女性的,将压力全部转移到女性身上。
     
      说到底,事业和家庭之间根本没有办法平衡。时间与精力在事业上投入多了,在家庭上的投入自然就少了。很多家庭,选择让女方无条件地舍弃自我,放弃正常的社会交往,来换得家庭内部的平衡,这对女性来说很不公平。不是说不应该为家庭做投入,而是说,为什么做出牺牲的总是女性?
     
      女性的自我牺牲,为此承受代价的其实并不只有女性自身。人们经常忽视,女性生存状态的糟糕,对孩子、对家庭、对社会的反噬效果。
     
      全盘回归家庭,不只是会让女性的世界会变得越来越逼仄,丧偶式的育儿,对孩子的培养也相当不利。且不说父亲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缺席,一个在逼仄世界中生存的女性,可能培养出格局大视野宽的孩子吗?估计连确保孩子的身心健康都很难做到。
     
      一个被迫回归家庭的女性,一个独自承担家庭生计的男性,不可避免地会将巨大的焦虑与压力传递给孩子,更易于让孩子陷于内卷化的竞争而不可自拔。
     
      更何况,作用力往往是双向的,女性在受到控制的同时,为获得内心的平衡,往往也会下意识地去控制别人。而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孩子与丈夫。在这种情况下,要么是孩子,要么是丈夫,会受到她的控制,只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中国家庭亲子关系的紧张,虽然根源复杂,但很难说与此没有关系。
     
      在家庭生活中,夫妻双方都需要做让步或者有一些博弈。在某个阶段,一方投入家庭多一些,在另一阶段,另一方投入多一些,或者相互分担家庭性的事务。不应要求女性全力投入或者必须投入更多。
     
      关于婚姻关系:切不要做菟丝花
     
      年轻时候悉心寻觅的伴侣都是相见两欢,为什么进入婚姻之后,走着走着就会出现相看两厌的局面?这在中国是极为普遍的现象,原因自然很复杂,人性的善变、审美疲劳等因素都有影响。但其中,也与社会分配给女性的角色有关。
     
      女方在婚姻家庭中投入很多,做出很多让步与牺牲,就很希望对方能在其他地方对自己进行补偿。在劳累疲乏的同时,总会觉得对方对自己不够好,然后就会心生艾怨与嫌隙,很难保持年轻时的温柔体贴,也没有心情来收拾与打扮自己。
     
      男方也会觉得,他在外面那么辛苦,家里的钱主要是他挣的或者全部是他挣的,原本希望回到家里就有温暖可人的妻子嘘寒问暖,结果女方总是一副怨妇的心态,不修边幅越来越像黄脸婆。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就会把年轻时的温情都消磨殆尽,从相见两欢,最终走到相看两厌。
     
      我经常觉得,中国女性像花那般的年龄时段,特别地短,就像昙花,在短暂地自由绽放之后,就迅速地枯萎了。不是说没有例外,但通常是如此。包括我周围的很多女性,那种因长期辛劳而憔悴不堪的气色,经常给我一种花朵枯萎的感觉,让人不由地痛惜。
     
      女性在年龄渐长之后,如果既没有内在的强大自我作为支撑,又缺乏来自丈夫与家人的怜惜关爱,很容易丧失活力,丧失自我的生命力。
     
      这多少是由于社会与家庭对女性的角色期待与压力而造成。一旦结婚生育,妻子的角色,尤其是母亲的角色,会理所当然地被认为是女性首要的角色。她是某人的母亲,是某人的妻子,独独不是她自己。
     
      现在全职主妇越来越多,包括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也有不少选择当全职太太。我是不赞成女生做这样的选择的。如果全职太太是一份职业的话,那也绝对是高危职业。曾获“全国最美乡村教师”的张桂梅校长,最近被骂得很惨,因为她骂了一位选择当全职太太的女生,让对方滚出去。
     
      我很理解张校长为什么会骂那位女生,也认同她的立场。这真的是一个阅尽世事的过来人,以一种看似激烈的方式,对其他女性发出的用心良苦的警示。
     
      攻击张校长的一些女性,将自我放弃当作一种自由,为强制自己做出牺牲的不平等的社会结构背书,岂不糊涂至极?试问,有多少女性是真正发自内心地自愿选择做全职太太?又有多少父母会愿意将女儿培养成全职太太?
     
      在我看来,相比于其他女性,那位女生的确更不该做出这样的选择。作为一名经历艰难才走出底层困境的女性,她有自己往上走,并帮助后来者的义务。从道义上说,受人玫瑰,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理应承担将玫瑰传递给他人的义务。
     
      她却在自己摆脱困境之后,选择进入私人领域,选择为特定的一位男性服务。这样的选择至少是不值得称道的。好在,受到张校长的斥责之后,这位女生迅即改变了她的选择。
     
      所谓的有选择当全职太太的权利,其实有些可笑,更多的是一种借口。这种所谓的权利,会让女性的社会处境变得更为糟糕,也会让两性关系变得越加地不平等。宣扬女性有选择当全职太太的权利,类似于宠溺或是捧杀,看似充满善意,实则不仅贻误自身,也会让女性群体在社会上越来越难以立足。
     
      现实是,女性当上全职主妇之后,在家庭中往往就不太有地位,在社会评价中,大家也都会觉得女性没有工作,是靠丈夫养着。虽然也有个别女性在全职之后,不断地自我上进,包括找到不错的兼职工作,但这样的女性必定是少数。
     
      试想,如果回归家庭真有这么好,这么有利于自身的发展,为什么这样的福利男性竟不想共享呢?对普通女性而言,想要从琐碎而磨人的家务中,持久地找到乐趣,或是借以不断地提升自我,怕是痴心妄想。
     
      有一部美剧《傲骨贤妻》,给我印象很深。这个剧讲的是,一位学法律的女性,婚后一直做贤妻良母,她丈夫在州里是重要的政治人物。后来她丈夫出轨,两人就离婚了。这位女性在人到中年之后,重新走上职业化的道路成为一名律师,事业有成,感情上也有新的收获。
     
      我读到一篇针对该剧所写的精彩影评,其中点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任何时候都不要指望婚姻拯救一个没有进步的你。
     
      很多人都认为婚姻是女性的第二次投胎。对于女性而言,婚姻当然很重要,但如果指望婚姻来拯救你,指望婚姻实现个人的价值,让你的人生圆满,基本上都是会落空的。
     
      这是因为,“婚姻的最大意义不是忠诚,而是成人之间伟大的友谊,彼此不渗透,不求证,不表忠心,以专业收获尊重,以人格取得信任;伟大的友谊不是事无巨细地参与对方的生活,而是在惺惺相惜中保持和而不同。”
     
      因为是夫妻关系,很多人往往事无巨细,想要卷入到对方的生活中。尤其是女性,由于将关注重心放在家庭上,放在丈夫身上,更容易有这样的倾向。
     
      在我看来,比较理想的婚姻关系,夫妻之间应该像是两棵树。相互簇拥相互支持,但仍要彼此独立,按自己的意愿与方向不断成长。两棵树的成长,不见得同步,也不见得都长成同样大小,但每棵树都该有自身的生命力,不依靠对方而存活,
     
      然而,现实的婚姻中,两个人走着走着,往往一棵还是树,另一棵却变成菟丝花,紧紧地缠绕在树上。菟丝花的生命力,依赖于树的供养,需要靠树才能存活。
     
      从现实经验来说,成为菟丝花的,往往是女方。看起来是有了依靠,但指望另一个人而存活,该是多大的风险?这样的家庭结构既不平衡也很脆弱,因为要祈求对方无病无灾,职场发展顺利,还要祈求对方始终如一保持初心。
     
      扪心自问,你能确保自己不变吗?如果自己都难以保证不变,怎么就能对别人有这么大的信心?
     
      所以,中年以后一旦离婚或男方出轨,女性通常就会比较惨,为什么?因为女性在过程中变成菟丝花了,就生长在对方的枝干上,靠树的滋养而活。一旦对方离开或表达想要离开的意愿,就等于原来寄生的那棵树不让你寄居了,这时候女性的整个人生就容易垮掉。
     
      所以说,如果自己没有成长、没有进步,是根本不能指望婚姻来拯救的,婚姻没有办法拯救一个人。
     
      关于亲子关系:孩子不是附属品
     
      中国女性有了孩子之后,会觉得丈夫好像变得可有可无,但孩子是绝对不能放弃的,认为孩子就是自己生命的全部,或者至少是生命的主要组成部分。一旦孩子长大不再需要妈妈随时在侧之后,女性往往就会找不到自己的人生目标。
     
      很多时候女性觉得孩子离不开自己,认真一想,恰恰是女性自己在心理上依恋孩子。孩子离不开母亲的时间其实特别地短,主要是幼儿园和小学前几年。基本上,到了小学高年级,孩子就不那么需要妈妈了。只不过因为,当女性将主要精力放在孩子身上时,会觉得孩子特别需要自己,孩子完全离不开自己。
     
      就像纪伯伦的《你的孩子其实不是你的孩子》与龙应台的《目送》所描述的那样,父母和子女之间,最终父母是需要目送子女离开的,子女并不是父母身上的一部分,他/她也没有办法来承载父母的梦想。
     
      纪伯伦在那首诗中就讲,你的孩子其实不是你的孩子,他们虽然通过你来到这个世界上,但是并不属于你。作为妈妈可以庇护的是他们的身体,不是他们的灵魂,他们的灵魂是属于明天的。
     
      纪伯伦用弓和箭的关系,来比喻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关系,我是很赞同的。作为母亲,担任的就是弓的角色,而儿女就是从你那里射出的箭。女性当了妈妈以后,如果希望儿女成才,自己就应该成为有实力的弓箭手。因为只有弓箭手有实力,才可以用尽全力把弓拉开,将箭射得又快又远。
     
      我始终认为,无论如何,女性不应该将孩子捆绑在自己身上,也不应该把自己的后半生捆绑在孩子身上。如果自己有梦想,就努力地自己去实现。自己的梦想,要是让孩子去承担,对孩子来讲是不公平的。孩子凭什么承载你的梦想呢?这种捆绑式的爱,对于被爱的人来说,更多时候像是牢笼,是不可承受之重。
     
      前段时间,我看到一位妈妈写她如何帮助儿子学习的文章。为了让孩子能考上清华北大,这位妈妈在孩子上中学的六年中,每天都是中午下班就匆匆回家,傍晚也是这样,全力以赴将孩子需要学的各科知识都先自己学会弄通,之后再给孩子仔细讲解。
     
      她的孩子虽然也相当努力,但最终没有考上清华北大,考上的是武汉大学。武汉大学自然也挺好的,但是这位妈妈自述,她得知是武汉大学后,自己想着想着就突然哭了。因为她觉得孩子虽然考得不错,但是与她的巨大投入相比还是不相称,多少有些堵心与委屈。
     
      我看到留言中,绝大多数都是为这样的母爱点赞的。当然,也有个别持不同的看法,大意是如果你将这样的努力放在自己的工作上,自己的事业不知道会做得多好。我成为不了这样的妈妈,也不建议法学院的诸位女生成为那样的女性。
     
      我觉得没有必要,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命运。如果孩子完全要靠母亲这样带着才能做得还不错,我很担心他/她大学时会管不住自己,连基本的学业都难以完成,更不要说是今后的人生。
     
      更何况,这样的母爱就真的无私吗?其实同样是要有回报的,只不过是以孩子功成名就的方式。这样的回报,又有多少孩子能够承受呢?这样的母爱,让孩子的翅膀从一开始就变得相当沉重,难以按自己的意愿轻装翱翔。假如我是这位孩子,估计未必想要这样一份沉重的母爱。
     
      说到底,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关系,是一段缘分,更像人生旅途中的一次偶遇。相遇是缘,但孩子终究只是自己旅程中的过客。相伴一段,就只能目送他/她离开,他/她有自己的人生要走。
     
      女性要有自己的人生
     
      对于女性而言,无论是丈夫还是儿女,都是生命中的一部分,自然是很重要,但并不构成人生的主体。女性要有自己的人生。不能没有了丈夫或是儿女,迅速就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该怎么过了。
     
      女性可以没有事业,但无论如何需要有份工作,这份工作至少能够养活自己。走入婚姻之后,会遇到很现实的问题。如果女性甚至养活不了自己,在夫妻关系中慢慢就会成为弱势的一方。这是大概率事件。
     
      一旦婚姻不幸破裂,没有工作的话,不说其他,连孩子的抚养权也很可能要不到。法院会认为你甚至没有能力养活自己,有什么能力去养活孩子,给孩子好的前途呢?
     
      所以,从一开始走上工作岗位的时候,我希望你不要轻易放弃。对于很多女生来说,一直到大学毕业之前,父母、社会对你的期待和对男生都是一样的,就是表现出色成绩好,能够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这种外在期待无疑会构成一种重要的动力,推动女生不断努力。所以,从中小学一直到大学时期,女生的表现普遍都很出色,至少是能占得半壁江山,有时还不止。
     
      但是,为什么一到社会上,女性在职场上的表现普遍不尽人意呢?有人说,是因为现在的考试制度有利女生而不利男生。我觉得这种说法完全没有道理。我读大学时,法科生中完全是男多女少的格局。当时我所在的班级,女生只占四分之一,而男生占四分之三。
     
      莫不成是当年的高考设置更为科学?我对这种说法背后透露出来的性别歧视很反感。言外之意是,男生天生就比女生优秀,男生考得好是理所当然;如果是女生考得好,那肯定是考试制度出了问题。
     
      我以为,主要的原因是,我读大学的时代,学生大多都是出自多子女的家庭。一个家庭中,往往会将教育机会更多地分配给男孩而不是女孩。如今情形得以改观,女生在法科生中越来越多,不仅是受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也与独生子女的政策密切相关。
     
      从当下来看,独生子女政策本身有很多问题,但它客观上赋予女孩以平等的教育机会,父母因此而对女孩寄予相同的期望:望女成凤。因着这份期待,从小学开始,女生普遍比男生更为自律,在学习上也投入更多,学业表现自然更为出色。
     
      为什么一旦走上社会,女性在职业方面的表现就普遍不如男性呢?我认为主要是进入婚龄后,无论是社会还是家庭,对女性的角色期待无发生重大的变化。再加上生育带来的负担,使得女性在社会结构中处于非常不利的位置。
     
      根本上来说,还是社会结构有问题,不利于女性个人的成长与发展,障碍因素很多。基本上,如果希望获得同等的承认或是相同的职位,女性需要表现得更为出色才行。
     
      在社会结构没有得到根本改变之前,两性之间的社会平等不可能实现。在这种情况下,女性自己该做怎样的努力呢?我以为,一味地抱怨于事无补。
     
      在你没有能力让社会结构做出改变时,能够改变的就只有自己。如果你想要对社会结构施加影响,就得在不利的环境中学会如何成长,积蓄实力,等自己有实力时,再反过去对不平等的社会结构施加影响,逐渐推动社会结构的变化。
     
      从我的观察来看,很多女性在职场上做得不够出色的重要原因,一方面,当然是与社会的角色期待有关,与两性关系的不平等有关。家务与养育孩子之类的事务,占去女性太多的时间与精力。另一方面,也与女性自己太容易放弃有关系;但凡有点什么事情,遇到一些风波,女性就会迅速地放弃自己的职业追求,退守回归家庭。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特别地可惜。从小到大,女生往往比男生投入更多,更加努力,好不容易才站在相同的起跑线上。但在投入这么多之后,一旦结婚有孩子,慢慢就不再投入了或是投入很少。
     
      有时我就会想,早知道是这样,有什么必要把女孩从小到大的小学中学生活搞得这么悲催呢?上好的大学,最大的意义难道就是为了找一个有能力养家的丈夫?如果只是为了婚姻,为什么不干脆让女孩的精力主要花在打扮、美容与健身上,那样的话,也许更有利于找一个世俗意义上的好丈夫。
     
      前面很多年,这么努力这么辛苦,好容易才走下来,一旦结婚成家,就将自己放在附属地位,轻易地放弃自己的职业追求与梦想,真的是很可惜。因为不继续投入的话,你之前的投入就会成为沉淀成本,基本等于没有投入。
     
      你终究不可能一直是娇嫩的花儿,仰赖他人的关爱与呵护而存活。年龄渐长,你需要让自己成长,需要让自己强大,慢慢有能力为他人遮风挡雨,并体会不同年龄阶段的美好。没有成长,等待花儿的,必定是枯萎与衰败。
     
      在我们的社会中,由于习惯于让别人来照护自己,女性很容易养成讨好型的人格。觉得什么样的外形与性格讨男性喜欢,就将自己塑造成男性所喜欢的模样。可是,为什么非要以讨好的姿态,一味地按照异性的要求来塑造自己呢?
     
      我会觉得这是一种自我矮化,不是说要故意反其道而行之。但是,完全按异性的品味与偏好来塑造自己,总不由地会让我想起《病梅馆记》中的病梅。即便给人以某种美感,也是病态的、扭曲的,缺乏生机勃勃的活力。
     
      对于女性的成长来说,需要逐渐地培养内在的动力,由此而发展对自我的积极认知与期待。只有内在的成长动力,才能让女性不至于稍遇风浪,就很轻易地放弃自我。
     
      可能的话,要将工作当作事业来做,细水长流地持续投入,自会有所收获。这样的收获,还有自我的成就感,是家庭无法带给你的。外面天大地大,成长的滋养不能只来自家庭,那点营养根本不够成长所需。要相信,只要不自我放弃,你有能力让自己变得更加美好,也更为强大。
     
      有一篇文章写的是旅美作家严歌苓的个人生活,她早期经历坎坷,但之后的人生和事业都挺圆满。文中有句话是别人评价她的,我很喜欢,在此也送给法学院的诸位女生:
     
      路漫长,天微凉,愿你始终是那个不凑合的好姑娘;自己挣事业挣爱情,为自己挣一片似锦繁花。
     
      2020年11月1日
     
      改定于清华园

    【作者简介】
    劳东燕,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