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经济(进阶篇)——《经济学》读书笔记(第二十八章)
2020/11/23 18:21:35  点击率[13]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经济学》;萨缪尔森
    【全文】

      第二十八章  投入的生产要素的定价:地租和其他资源
     
      “生猪的价格
     
      有点高昂;
     
      你会理解其原因在于喂猪的玉米的
     
      价格也有点高昂;
     
      而玉米的价格高昂又在于玉米
     
      种植在价格高昂的土地上。
     
      如果你想知道为何
     
      土地的价格高昂,
     
      请这样想想:其所以价格高昂
     
      原因在于值得
     
      在其上喂养和种植
     
      高价的玉米和猪只。”
     
      ——H·J·达文波特
     
      这可能就是典型的有话不好好说——偏偏要把正常的表述生生的给强行分行来写,看上去好像诗歌一样。
     
      这首“诗歌”所表达的意境,其实很简单:成本提高会导致商品价格上升。
     
      有趣的是:该“诗人”所给出的是因果循环的互为成本关系的几种商品。
     
      这当然只是一个玩笑。
     
      导致商品价格上升的真正原因,不外乎就是:供不应求或者通货膨胀。
     
      一、对生产要素的需求是引致需求
     
      “消费者为什么需求杂志或大衣等制成品?因为他们希望能从产品的使用中得到满足。”
     
      得到满足,这很有可能是人的终极需求。满足,似乎可以区分为生理满足、心理满足、物质满足、精神满足……
     
      能够使人得到满足的对象,绝对不限于产品或者商品,而有可能是一切客观存在,甚至是主观想象。
     
      “定义:引致需求所指的是以下事实,当追求利润的厂商需求生产要素时,它们如此做的原因在于生产要素可以使它们生产出消费者现在或将来都愿意为之而支付代价的物品。因此,消费者对最终产品的欲望和需求最终引致厂商对生产要素的需求。”
     
      好一个“引致”!看这小词儿整的,可是真带劲儿呀。其实,就是引出和导致的意思。
     
      引致需求的表述确实是比间接需求、转折需求、反射需求等等的表述更加精确,进而也更加合理。
     
      作为中间产品而非终端产品的生产要素,未必不是制成品。换言之:制成品也当然可以成为生产要素。制成品,是指消费者可以直接消费的产品。
     
      同一产品,既有可能是消费者的消费品,也有可能成为生产者的生产要素。
     
      对制成品的再生产,可以产生新的制成品。
     
      在某种意义上,生产与消费的界限,已经变得有点儿模糊了。试举一例:某位男士购买了一挂价值不菲的项链,然后,转手就送给了自己的女友。您说:这位男士的购买行为,到底是不是消费?这一行为也许不宜被定性为生产,但是,却似乎具有狭义消费以外的行为属性。
     
      不难推论:对权力、金钱、地位、头衔等等的需求,其实,都可以算是——引致需求。
     
      人的真正的终端、直接的需求,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显然是难以尽列的,但是,请务必要小心、细致的剔除掉、剥离开那些非终端、非直接的需求。
     
      著名的马斯洛先生曾经提出了“需求层次理论”,也许可以对人们产生一些启发。
     
      二、供求关系决定生产要素的价格
     
      “虽然如此,我们仍然可以把供给量的固定不变当作土地的特点。根据传说,我们可以把我们的论述限于‘大自然所赋予的原始的和不能消失的恩赐’,这种恩赐的总供给量的弹性是完全不足的。上一世纪的古典经济学家称之为‘地租’的便是这种生产要素的价格或收益。”
     
      土地,显著特点之一就是:是自然产物而非人为产品。这根本不是“传说”,而是事实。而“供给量的固定不变”,则显然不是“土地的特点”。
     
      土地,也许“不能消失”,但却完全有可能会退化,进而贬损价值。
     
      在一个特定的区域之内,特定品质的土地的总供给量具有相对且相当的稳定性。
     
      俄罗斯的国土面积位居世界第一,加拿大的国土面积位居世界第二。众所周知:这两个国家的绝大部分土地均处于高纬度地区,因而不便开发利用。
     
      面积,显然不是衡量土地价值的唯一尺度。
     
      南极洲的面积可是着实不小,但却没有常住人口,而且也无法建立国家。如果不采取特殊手段的话,人们甚至都无法直接接触到那里的土地。
     
      与所有其他商品一样,数量和质量,共同决定土地的价值。
     
      人类,也是自然的产物、自然的恩赐。特定的人,也完全可以成为生产要素。毫无疑问:与所有其他商品一样,数量和质量,共同决定作为生产要素的人的价值。
     
      每个人的价值,主要来自于先天禀赋,次要来自于后天修炼。
     
      “应该注意,为了收取地租,土地所有者并不一定是一位特别值得接受报酬的人。通过竞争,一位穷而有德的地主并不比一位富而不仁的地主多得到分毫的地租。获得报酬的是土地的生产能力,而不是土地所有者个人的值得奖励之处。”
     
      人所共知:土地与土地所有者,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
     
      请问:“特别值得接受报酬的人”,如何定义?如何判断?这是一个经济学的概念吗?这是一个有意义的说法吗?
     
      请问:穷而有德的人,又怎么会成为地主呢?地主又怎么可能是穷人呢?
     
      地租与土地所有者的人品,通常没有关系。但也不尽然,如果土地所有者的人品已经成为达成交易的障碍了,那么地租也就彻底泡汤了。
     
      在《韩非子》中(我的记忆来自于儿时的一本小人儿书),有这样一则寓言故事——狗恶酒酸(搜索一下,您就知道)。看家护院的恶狗尚能坏了主人的生意(品质再好的酒,因无人购买也会变酸),刁蛮无理的地主就更有可能直接把生意给搞砸了。
     
      地租,是土地自身的收益,而不是土地所有者人品的回报。尽管最终会落入土地所有者的腰包。
     
      “即使土地的生产能力也不是什么纯对的东西。”
     
      我和诸位一样,对“纯对”一词,也是相当困惑。会不会就是纯粹一词的打字错误呢?
     
      自身品质再好的东西,如果是无人问津的话,那么也就价值有限了。
     
      价值,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
     
      “1815年,亚当·斯密在英国的伟大的追随者大卫·李嘉图指出,这种供给弹性不足的生产要素的情况可以叙述如下:
     
      玉米的价格高昂,原因在于玉米地的价格高昂,这种说法并不正确。实际上,较为正确的说法恰恰相反。玉米地之所以具有高价原因在于玉米具有高价!土地的总供给是弹性不足的,不论竞争支付给它的报酬有多大,土地的供给弹性总是不足。因此,土地的价值完全是由它的产品的价值所引致的,而不是相反的顺序。”
     
      这到底是什么?能够算是伟大的经济学家的精辟见解吗?
     
      请问:玉米的价格与土地的价格,此二者到底是什么关系?
     
      基本事实:在玉米的价格里,肯定包含土地的价格,因为没有土地,就肯定种不出来玉米;而在土地的价格里,则明显不包含玉米的价格,因为土地完全可以不用来种玉米。
     
      除非!“当下列情况存在时,象玉米地那样的生产要素被认为取得了‘纯粹经济地租’:(1)生产要素的总供给量被认为是弹性完全不足,(2)我们能够假设,该土地没有其他用途,如生产食糖和黑麦的土地。”
     
      但相当遗憾的是:这样的“假设”情况,在现实中,几乎是不存在的——“没有其他用途”的土地是极其罕见的。
     
      下面,让我也来进行一番假设:
     
      在城市的核心区域里,“土地的总供给是弹性不足的”。我能够假设,“该土地没有其他用途”,只能用于建筑楼房。
     
      那么其结果会是什么呢?难道会是(请允许我套用大卫?李嘉图先生的原话)——楼房的价格高昂,原因在于土地的价格高昂,这种说法并不正确。实际上,较为正确的说法恰恰相反。土地之所以具有高价原因在于楼房具有高价吗?????????
     
      面对这一“真知灼见”,至少几乎所有的当代中国城市居民都会哄堂大笑!楼房(被形象的比喻为面包)价格与土地(被形象的比喻为面粉)价格的关系,已经是尽人皆知的常识了:当然是高地价决定了高房价,而绝对不是高房价决定了高地价。
     
      但愿,声名显赫的经济学家和权威霸气的经济学理论,不会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吧?
     
      在“土地的供给弹性总是不足”的情况下,并不能因此而得出“土地的价值完全是由它的产品的价值所引致”的结论。在讨论土地价格的时候,怎么能够“不论竞争支付给它(即土地——笔者注)的报酬有多大”呢?
     
      三、地租与成本
     
      1. 内在和外在的收益
     
      “即使你是一个拥有土地的农民,不把地租算入生产成本之中也是一个错误。”
     
      此言差矣!
     
      利用自有房屋开饭馆与租用他人房屋开饭馆,在经济学和会计学上的结果均大相径庭。利用自有房屋开饭馆,房屋租金并未发生、实际支付,因此当然不能将其“算入生产成本之中”,因此而产生的利润就是作为投资的生产要素——自有房屋的价值回报。
     
      “有的时候,经济学者把一人支付给自己的地租称为‘内在地租’,以区别于‘外在地租’。很清楚,内在地租和其他成本一样,均应被算作长时期竞争条件下的成本。这也适用于可能出售给别人而不自己使用的生产要素所得到的内在工资和内在利息。”
     
      请问:在现实中,会不会有人自己支付给自己一笔费用?通常应该不会。
     
      最为经典的例证:全职家庭主妇。请问:她们工作——实实在在的付出劳动了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请问:她们获得真金白银的工资回报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如果聘请家政服务人员(还未必能够达到相同的效果)的话,那可是一笔可大可小的开支。
     
      请问:与情人或者配偶发生性关系,是否会出现“内在地租”问题呢?如果与性交易服务者发生性关系(可能会有制度约束),那可是一笔可大可小的开支。
     
      当得到什么(当然是指某种利益而非损失)而没有(至少是没有直接)失去什么(即对价给付)的时候,是否会出现“内在地租”问题呢?
     
      不难看出:所谓的内在地租,其实就是外在地租在结果意义上的替代表现。只有在外在地租可以成立的情况下,所谓的内在地租才是在表象意义上说得过去的一种说法。
     
      不可否认:所谓的内在地租的的确确、实实在在没有客观发生、实际支付。而且,在实际发生额上,所谓的内在地租与外在地租(在经济效果、客观结果完全相同的情况下)很可能也是不一样的。更何况,还有太多的所谓的内在地租的实际价格是根本就难以甚至无法明确计算的。
     
      应该树立强烈的成本意识(愚以为: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毫无代价而白来的),特别是所谓的内在成本、潜在成本意识。但是,也要清醒的意识到:所谓的内在成本、潜在成本,毕竟不是严格、严谨意义上的成本。
     
      请问:“出售”生产要素所得到的怎么可能会是“工资”和“利息”呢?这个问题应该与内在与外在的区别无关。
     
      2. 观点的相对性
     
      “结论:地租是不是决定价格的成本,取决于人们从哪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是从小厂商、小行业的角度,或者从使用某种土地的唯一的大行业的角度,还是从整个经济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在整个社会占统治地位的行业看来是供给弹性不足的由价格决定的生产要素的地租收益,对可能使用土地的每家厂商或每一个小行业而言,却可能是决定价格的成本。”
     
      我不认为这个“相对性”的观点是可以成立的。
     
      愚以为:地租,当然是决定产品价格的重要成本之一。这应该是唯一正确的结论。
     
      看待厂商经营成本这个问题,有且只有一个角度:厂商的角度。而断然没有其他的角度。
     
      即使是“从使用某种土地的唯一的大行业的角度”来看待厂商经营成本这个问题,我的结论也是成立的。
     
      拜托!“从整个经济的角度”,根本就无法看待厂商经营成本这个问题。因为根本就看不到这个问题、不存在这个问题。
     
      姑且承认:在宏观意义上、在特定行业里,土地“是供给弹性不足的”(其含义就是:土地的供给数量不因其价格波动而相应变动)。即便如此,地租收益也绝对不是由与土地密切相关的产品的价格所决定的。
     
      地租收益,当然也是由供求关系所决定的。尽管供方的数量(即土地的数量)可能是不变的,但是,需方的欲求却完全有可能是变化的。需求旺盛,地租上涨;需求冷淡,地租下降。
     
      对可能使用土地的每家厂商而言,地租必定是决定其产品价格的重要成本之一。
     
      四、亨利·乔治的单一税运动:对土地的剩余征税
     
      “这就给那些幸运的或有远见的很早购买田产的人提供了丰厚的利润。用威尔·罗杰斯的话来说:‘土地是良好的投资。人们不再制造它了。’”
     
      为什么要说那些“很早购买田产的人”是“幸运的或有远见的”呢?就是因为他们得到了“丰厚的利润”。
     
      为什么会说“土地是良好的投资”呢?就是因为——因为供不应求而导致价格上涨。
     
      请看清楚:在某种意义上、在特定区域内,土地的数量是不会增加的、是没有变化的,因为“人们不再制造它了”。但是,这却丝毫也不会阻碍地租、妨碍地价节节攀升。
     
      人们的旺盛需求,创造了土地价值。不论土地的数量是否会有变化。
     
      相当遗憾的是:左明所从事的工作及其作品,注定永远都不会产生旺盛的需求。因此,其物质价值、物理价值也就必然相当有限了。我曾经说过:左明的思维及其产物,是非卖品!全部无偿奉献给这个世界。
     
      左明的人生,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人生。
     
      至于左明的作品的精神价值、灵魂价值,那就任人评说了,那就让时间去评判吧。
     
      “这一事实并不仅存在于农业。在美国的中西部,仍然有活着的老人能够记得,那里的城市是何时出现的。他们会告诉你,如果他们的父辈在100年以前能够觉察到哪一块地皮将处于城市的中心地带,从而由于城市人口的大幅度增长而大大增值,那末,他们很可能已经成为了富翁。处于有利位置的城市地皮正象肥沃土地一样地收取地租。但许多人却不理解,为什么让那些幸运的地主们得到这些所谓‘土地的自然增值’呢。”
     
      特别提示:鄙人正在阅读的这部《经济学》的中译本,是在1981年8月由伟大的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第一版。也就是说:该书最早的中国读者,在距今近四十年前就应该可以读到这段话了。
     
      敢问: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也就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到底有多少中国人认真、仔细的阅读过该书?
     
      如果那些阅读者能够真正理解这段话的意思的话,那么后来“他们很可能已经成为了富翁”。
     
      就是这么容易!不!!就是这么——不容易!!!
     
      开个玩笑:该书的中文译者——尊敬的高鸿业先生,想必早已经是富翁了。不开玩笑:尊敬的高鸿业先生,原本就应该早已经是富翁了。
     
      时至今日,即使是从来也没有阅读过该书的人,其中也有一定比例(仍然不能过分乐观的高估这个数字)的人从各种其他途径知道了这段话的内容。
     
      就在此时此刻,我依旧有话要说:在很多事情上,不必非要去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让我来告诉各位:革命,不分先后;上车,不论早晚。
     
      百年历史已经反反复复的充分证明:根本就无需“在100年以前”觉醒(那个时候还没有我们呢),只要能够看准某种发展趋势并在其中的任何一个时点下手,从长期来看,就都一定会有相应的不菲甚至丰厚的回报。
     
      地段,决定房产价值;地力,决定农田价值。这就是最简单、最朴素的道理。
     
      人口增长(包括定居移民。其本质就是——需求增长),地价增值。这就是一种发展趋势。
     
      我知道这段话所表达的意思、意境、意蕴,既不是来自于我的父辈,也不是来自于该书,而是来自于置身其中的火热、沸腾的现实生活。
     
      现实,就是最好的教科书。
     
      当然,实在是不好意思,鄙人也“不幸”早就已经因成为“地主”而堪称富翁(明显超过了高净值人士的入门标准)了。
     
      城市房产的增值,显然不能算是“土地的自然增值”,分明应该算是——土地的社会增值。
     
      1. 对土地的自然剩余征税
     
      “纯粹的地租具有‘剩余的’性质,即使对这种剩余征收重税,也不会破坏生产的积极性或效率。”
     
      很遗憾:萨氏没有对“‘剩余的’性质”这一表述进行必要的解释说明。
     
      有没有搞错!生产者是租用土地的人,而纳税者则是出租土地的人。对地租征税(即对土地所有者征税),当然“不会破坏生产的积极性或效率”了。
     
      2. 伦理问题
     
      “许多选民也许会认为,土地所有者并不比把其金钱投资于其他物品上的人更不配领取报酬。”
     
      把金钱投资于任何正当、合法的方向或者领域,都应该是被允许、被保护的,而不论是否会另有他人因此而不高兴、不舒畅。在这样的投资获得报酬、收益方面,当然也不应该出现在道德或者伦理上的差别对待。
     
      “许多人也许会认为,谁也没有权利从大自然所恩赐的石油、矿产或土地的肥力等财富中得到好处。”
     
      果真如此吗?
     
      所有权,是一个好东西。它极有可能是人类社会最伟大的制度文明!
     
      试想:没有所有权的社会,将会怎样?????????
     
      人们可以去质疑某个人的某项所有权的来源是否正当、合法,但却绝对不能去挑战所有权本身。
     
      毋庸置疑:大自然的恩赐,是所有权最为正当、最为合理的来源(没有之一)。
     
      敢问天下:“闪电”博尔特没有权利从大自然恩赐的卓越体能中得到好处吗?“超人”爱因斯坦没有权利从大自然恩赐的卓绝智能中得到好处吗?
     
      对任何合法财产是否应该征税、到底应该征税几何,那已经是经济和经济学以外的话题了。
     
      五、生产要素的供给和需求
     
      “在生产要素的引致需求曲线与供给曲线的交点,可以决定生产要素的最终均衡价格。如果生产要素的需求曲线向上移动,那末,生产要素的市场价格趋于上升。另一方面,如果生产要素的供给增加,从而该曲线向右方移动,那末,生产要素的价格趋于下降。”
     
      一言以蔽之:供求关系决定市场价格。
     
      其具体表现可以凝练概括如下:
     
      扩大需求、供给不变,则价格上升;扩大供给、需求不变,则价格下降。
     
      缩小需求、供给不变,则价格下降;缩小供给、需求不变,则价格上升。
     
      这是最简单、最机械的一般结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存在于现实中的供求作用使得稀缺的生产要素得到优厚的报酬,如果这种稀缺的生产要素在生产具有购买力的人们所需要的物品上是很有用的话。”
     
      稀缺本身,并不代表、并不等于、并不意味具有价值甚至较高价值。但稀缺却确实是代表、等于、意味具有价值甚至较高价值的必要条件。
     
      能吃屎的人,足够稀缺。但却毫无价值。
     
      稀缺的方向远比稀缺本身更重要。
     
      “竞争给予奖励,竞争也施加惩罚。”
     
      这就是竞争的魅力和魔力之所在。
     
      公平竞争就是生命力之所系。
     
      六、生产要素的价格决定和效率:利用地租和生产要素的价格来分配稀缺的资源
     
      “市场的价格起了调解作用,从而有效地解决了如何生产的问题。在美国,土地必须以较低的价格才能在竞争中被租出去;而劳动在竞争的市场上则具有较高的价格。”
     
      稀缺,既有绝对的,也有相对的。
     
      在美国,土地之所以会相对廉价,是因为土地相对于劳动而言是充裕的;劳动之所以会相对昂贵,是因为劳动相对于土地而言是稀缺的。
     
      此处的“如何生产”,似乎应该被理解为:如何更有效率的综合利用各种生产要素进行生产。
     
      “在美国,寻求最低成本配合的农民用土地来代替劳动,否则,他便要破产。与此相反,在国外,廉价的劳动却用来代替土地。”
     
      前文已述,萨氏在此处所使用的“代替”一词(也许是翻译出了问题),明显不当。在农业生产中,土地与劳动,明显是组合或者“配合”关系,而万万不是“代替”关系。换言之:在此二者之间是此消彼长的关系,而不是取而代之的关系。
     
      “在劳动稀缺的美国,我们可以看到:难于伺候的蔬菜,由于要求很多的田间管理,比适合于广种薄收是作物具有相对高的价格。因此,由此而造成的商品的高价趋于使我们在饮食中用较便宜的土地密集的物品来代替较为昂贵的劳动密集的物品。在国外,会出现相反的商品代替过程。因此,价格制度能提供最优的商品代替以及最优的生产要素的代替!”
     
      有没有搞错!又岂止是“在劳动稀缺的美国”,在任何国家里,精耕细作的作物都一定会比广种薄收的作物“具有相对高的价格”。只有在进行跨国贸易的时候,此国广种薄收的作物才有可能会比彼国精耕细作的作物“具有相对高的价格”。
     
      拜托!人们在饮食中,能够、可以用廉价的物品(与土地是否密集没有必然关系)“代替”高价的物品(与劳动是否密集没有必然关系)吗?青菜能够、可以“代替”龙虾吗?按照这一奇葩的思维逻辑来看,所有的高价物品可就都没有销路了,因为早都已经被相同种类的廉价物品所“代替”了。
     
      我严重怀疑——“商品代替”和“生产要素的代替”之中的“代替”一词是否准确。是否都应该被组合一词所——代替呢?
     
      “收取地租具有一个功能——即使你在收取后用赋税把地租的一部分或全部征收掉的话。”
     
      由此观之:地租不同于赋税。
     
      萨氏的这一表述,明显没有把话说完,这个“功能”,到底是什么呀?后文的表述也没有对此进行交代。
     
      “海洋是大家都能自由使用的。因此,大家都在其中捕鱼,直到所有的鱼都被捕光或毁灭时为止。如果社会能以某种方式对捕鱼执照收取地租,我们大家从长远看来都会得益——包括捕鱼业在内!”
     
      此处的“海洋”,到底是指领海、还是指公海?在不同的国家,领海的所有权制度可能是不同的,恰如领土的所有权制度可能是不同的一样。
     
      可以“自由使用”的海洋,似乎应该是指公海。
     
      请问:此处的“社会”,到底是指谁?它凭借什么、根据什么可以针对公海“收取地租”?“收取地租”的前提条件当然是——拥有所有权。请问:“社会”针对公海拥有所有权吗?
     
      倒要请教:针对在公海里捕鱼的活动收取地租,其目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据此就可以认为“大家从长远看来都会得益——包括捕鱼业在内”?完全没有道理呀!
     
      “国际上相互竞争地捕鱼不及统一的——一国或国际的——控制来得具有效率。”
     
      请问:“国际”之间的竞争,“一国”能够控制吗?
     
      倒要请教:为什么“相互竞争”就会“不及”——“控制”呢?凭借什么、根据什么就认为“控制”比“相互竞争”更“具有效率”呢?
     
      “我们的道路,在周末和上下班时间非常拥挤。我们通常不能对道路的使用抽取路捐或租金。如果能够的话,我们会诱使那些什么时间上街都可以的人在较不拥挤的时间上街。”
     
      如果道路是公益事业的结果的话,那么就不能对道路的使用收取租金;如果道路是营利事业的结果的话,那么就可以对道路的使用收取租金。
     
      所谓的“路捐”,应该是税收的范畴,与租金的性质截然不同,不宜相提并论。
     
      拜托!难道“那些什么时间上街都可以的人”真的非常愿意在非常拥挤的时间上街吗?难道“拥挤”本身还不能“诱使那些什么时间上街都可以的人在较不拥挤的时间上街”吗?难道还需要在“拥挤”这一条件之上再去添加收取租金(当然是针对那些不得不在非常拥挤的时间上街的人。他们已经相当悲惨了,就请不要再雪上加霜了)这样的方法才能、才会达到“诱使那些什么时间上街都可以的人在较不拥挤的时间上街”的目的吗?
     
      除了价格因素,人的状态(生理的和心理的)也可以产生“调解作用”。只要是条件允许,没有谁愿意给自己找麻烦、找烦恼、找苦吃、找罪受、找不自在。
     
      人的主观愿意,是无法客观定价的。这已经远远的超出了经济和经济学的范畴。
     
      “即使交通警察管理停车计时器的费用是微不足道的,对社会而言也有必要把计时器的收费标准提高到一定的程度,以便使宽度有限的马路得到合理的利用。”
     
      相当抱歉!我实在是不知道“管理停车计时器的费用”,到底是什么意思?也真是不明白“计时器的收费标准”,到底是几个意思?我晕!难道萨氏在此处想表达的不就应该是——停车的费用及其收费标准吗?当然,停车的位置就是“宽度有限的马路”。
     
      “收取地租可以给如何生产的问题导致出有效率的解决方案。然而,并不能据此而认为:现有的税收制度和不平等的土地所有制是有道理的。”
     
      收取地租,这是问题吗?这是一个有或没有、该与不该的问题吗?
     
      前文已述:地租与税收,根本就是两码事儿,完全就是不搭界。
     
      倒要请教:所有制——所有权制度,何来“不平等”?请问:在这个世界上,一共有多少种所有权类型?所有权的类型存在是否“平等”的问题吗?“平等”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呀?
     
      七、水土保持和土地租赁期限
     
      “在出售明尼苏达州的铁矿时,租金的一部分即是为了补偿这种可以消耗掉的资源的资本。”
     
      我晕!与“出售”相对应的,难道可以是“租金”吗?难道不应该是——售价吗?
     
      请问:明尼苏达州的铁矿的所有人(即出售者),到底是谁呀?难道是买受者要向出售者进行“补偿”吗?既然是所有权都已经发生转移了,那又何来“补偿”呢?
     
      “对使用资源收取租金可以延缓资源的枯竭,帮助分配可以耗尽的稀缺资源。但是,在自由竞争的制度中,资源所有者的自私自利很可能导致自然资源被迅速耗尽。所造成的枯竭不仅使资源所有者无物可卖和无物可出租,而且还形成许多有碍观瞻和妨害卫生的矿渣堆,造成人们的短期和长期的区域性失业。所有这一切‘外部负经济效果’都会引起社会的关注并且为政府的管理和协调创造条件。”
     
      资源,可以分为消耗型和存续型,前者如石油,后者如土地。对于前者,不可能出租(也就不可能收取租金),而只能出卖。对于后者,既可以出租,也可以出卖。
     
      对于石油这一类消耗型资源而言,提高售价(肯定不可能是“收取租金”),确实“可以延缓资源的枯竭”。但是,提高售价,却肯定不是市场行为,至少不是正常的市场行为。因为售价肯定不是由卖方单方所决定的。而且,提高售价,也与“帮助分配”(这一表达方式本身,就令人匪夷所思)没有必然关系。
     
      自由竞争,没有问题!自私自利,也没有问题!!基于自由竞争和自私自利而“很可能导致自然资源被迅速耗尽”,更没有问题!!!
     
      一个没有为他人着想的人,无可厚非。
     
      某人的父母,留给某人一亿元遗产。某人把这笔财产用于个人享乐而全部消费净尽,没有给自己的子女留下一分钱。请问:如何评价某人的行为?答案当然应该是:无可厚非。
     
      请问:“自然资源被迅速耗尽”,这是问题吗?这成其为一个问题吗?如果相反——自然资源被缓慢耗尽,这是问题吗?这成其为一个问题吗?
     
      敢问天下:爱因斯坦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运用上天所恩赐给自己的神奇大脑,这是问题吗?这成其为一个问题吗?
     
      请问:“资源所有者无物可卖和无物可出租”,这是问题吗?这成其为一个问题吗?
     
      毫无疑问:“形成许多有碍观瞻和妨害卫生的矿渣堆”,这肯定是问题,而且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这绝对是“外部负经济效果”所导致的问题。
     
      毫无疑问:“造成人们的短期和长期的区域性失业”,这肯定是问题,而且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但是,这个由于资源枯竭或者过快枯竭而产生的问题,却肯定不是“外部负经济效果”所导致的问题,而且其性质应该是非经济的社会问题。
     
      不论是自由竞争的市场不能自行解决的经济问题,还是形形色色的社会问题,它们的出现和存在都为权力管制这只“看得见的手”的介入创造了条件。
     
      “文明的到来污染了空气、河流、湖泊甚至海洋。”
     
      这是怎样的文明?都已经污染了,那还能被称为文明吗?
     
      文明,应该被重新定义!至少也要把正面效果与负面效果合并起来一起看。
     
      “选择的余地并不在理想的完全竞争和政府的硬性规定之间,而是在不完全的自由放任和不完全的政府协调之间,在缺乏效率的政府法规和合理的民主规划之间。”
     
      在这个世界上,确实有“政府的硬性规定”,但却根本就没有“理想的完全竞争”。理想,永远在天国;现实,才会在人间。
     
      既有适当的自由放任,又有适度的政府协调,这确实是比较合理的制度设计方案。但这却不是什么“选择的余地”。
     
      对于政府法规而言,似乎不宜以“缺乏效率”来修饰限定。对于合理的规划而言,似乎也不宜以“民主”来修饰限定。
     
      “英国、意大利、法国、瑞典和其他国家,对于不劳而获的资本收益施加限制,因为能够得到这种收益的是那些幸而拥有城市扩建土地的人,是那些能成功地投资于未来事业的精明的投机商。”
     
      拜托!何谓“不劳而获”?难道“资本收益”就意味着不劳而获吗?
     
      请问:如何“幸而拥有城市扩建土地”?难道是坐等天上掉馅儿饼、手接大风刮钞票吗?难道不需要为此而奔波劳碌、殚精竭虑吗?难道“成功地投资”不恰恰就是最好、最佳的——脑力劳动吗?难道上天恩赐的“精明”,不应该得到应有的价值回报吗?
     
      为什么要对通过先天的禀赋和后天的努力而获得的“资本收益施加限制”呢?
     
      还有没有天理呀?还有没有王法呀?
     
      八、结论
     
      “工资也是一种租金,是为了在一天、一星期或一年中使用某一人的个人劳务而支付的租金。”
     
      租赁关系的本质特征就是:租赁对象的使用权而非所有权发生了转移。工资的本质就是:劳动者使用权的对价给付。
     
      “在我们社会中,劳动是几种不能合法购买其所有权的生产要素之一。”
     
      在劳动所依附、所依赖的劳动者不能合法买卖的社会中,劳动自然也就不能合法买卖了。
     
      毋庸讳言:与此同时,不合法的买卖或者变相买卖,还是会大量存在的。
     
      有这样一种非常刺耳的说法:婚姻不过就是对象特定、次数不限且无需即时清结的卖淫与嫖娼罢了。
     
      总结和复习
     
      “在许多情况下,不收取地租会造成缺乏效率的过分拥挤以及不适当的使用方法。”
     
      我就纳闷儿了:为什么会出现“不收取地租”的想法呢?怎么可能会出现“不收取地租”的做法呢?是否收取地租会是随心所欲决定的事情吗?
     
      2020.09.11.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相关文章: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