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益物权的剩余索取权属性
2020/11/25 13:14:11  点击率[6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物权
    【出处】微信公众号: InlawweTrust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所有权;剩余权利;用益物权;剩余索取权
    【全文】

      所有权本身是剩余权利。所有权确定了这样的逻辑:没有经过所有人同意出让给你的,都是所有人的。在处理所有权和债权的关系问题上,所有权具有绝对性和优先性,债权人除了根据约定取得固定的利益,取得所有人明确的授权和利益转让,除此之外的一切利益都归属于所有人。但是,在所有权分离出用益物权的时候,所有权和用益物权之间的关系如何,值得探讨。
     
      用益物权为物权,这在《物权法》中明确确定下来。但是,传统民法上存在所谓用益债权的概念(例如承租权),如何证明《物权法》上的用益物权为物权,并非仅仅冠之于“物权”就解决的问题,同样需要一系列的条文去贯彻其物权属性。《物权法》第120条规定,所有权人不得干涉用益物权人行使权利,这强调了用益物权的独立性,但是仍然不能证明其物权性——即使是合同债权,也具有不得被干涉和侵害的属性[1]。下面我们对《物权法》相关的条文进行分析。
     
      1. 农村土地上的用益物权的剩余索取权属性
     
      始于70年代末的农村改革使中国农业的生产组织形式回复到以家庭为单位的传统模式,每个农户逐渐成为农业生产中各项扣除以后的剩余索取人。《物权法》颁布之后,更逐渐强化了农民的剩余索取权人的地位。《物权法》在以下几个方面保障农民的权利,使其脱离原来的单纯债权属性。
     
      第一,征收农民的土地以后补偿应该给农民,即,补给集体的成员而不是集体组织。《物权法》明确规定:如果国家征收农民土地,则土地的承包经营人有权获得补偿,这样就真正保护了成员的权利[2]。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若补偿的对象是所有人的话,这样承包人就什么利益也得不到。
     
      第二,在征地问题上,物权法除了确定三种补偿外,还要补偿被征土地的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这也说明土地对农民不仅仅是一种债权性质的权利。
     
      第三,物权法对于集体成员的重大决策权、收益分配权、财务知情权乃至于诉权都做了规定——只要集体组织或者其管理机构负责人给成员造成了侵害,成员就有权向法院提起诉讼(第63条)。[3]
     
      2. 城市建设用地使用权的剩余索取权属性
     
      “不动产”应包括“房产”和“地产”两个方面。就房产而言,由于房主持有房屋所有权证,房主对房屋的所有权一般没有什么争议。而地产的所有权属于国家,私人所拥有的是“建设用地使用权”(《物权法》第12章),该权利作为他物权的一种,自然属于私人的财产权。我国的特殊性在于,基于国家的公有制性质,国家拥有对最基本财富的控制,国家不允许土地私有。但是,用益物权制度正是力图解决土地的公有和使用的私有之间矛盾的制度,这是利用现有的民法制度来解决中国的重大权利分配问题的充满政治智慧的做法。通过这一制度,国家在保留所有权的基础上,把所有权中的重要的部分授权私人所有,在这个转让的过程中,国家取得部分土地收益,而让私人取得对土地的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能。这样的权利虽然不如所有权完美,但是绝对不能理解为租赁或者租借,不能把土地使用权人理解为土地的承租人这样的债权人。
     
      认清土地出让金的法律性质,有助于理解用益物权的属性。《物权法》第148条规定:“建设用地使用权期间届满前,因公共利益需要提前收回该土地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对该土地上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给予补偿,并退还相应的出让金”。由于土地出让金制度借鉴自香港的批租制度,其中的“租”字容易给人带来误解。批租制使人误以为土地使用权人取得的只是根据租赁合同产生的债权,正因为此,现实中很多学者主张土地出让金属于地租范畴,而不具有房产税的税收属性。笼统地说土地出让金属于地租并无大错(很多人是在政治经济学意义上使用“地租”的概念,但这并非法律术语),这揭示了土地所有人是国家这一属性;但是由此说国家和土地的私人使用者之间是租赁关系是错误的。城市的土地归国家所有,土地的私人利用者和国家之间能构建的关系除了租赁关系之外,还有用益物权关系[4]。如前面所论述的,物权法确定了房主对房屋之下土地的用益物权人的身份,也就是说,虽然不是所有权人,但对土地也有财产权,这种权利是超越合同债权的。如果房主的土地使用权仅仅是一种债权性质的租赁权的话,那么,根据《合同法》第214条,这种权利不得超过20年,这就无法解释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的期限为什么能是70年。而且,作为用益物权的建设用地使用权和作为合同债权的租赁权相比还有两个不同:(1)土地使用权的转让不需要得到所有权人的同意,而租赁权的转让则需要得到出租人的同意;(2)土地使用权作为一种物权,权利人拥有一定的剩余权利。比如土地的增值收益,征收补偿,其对象都包括用益物权人,而承租人不具有这种权利。虽然约定俗成说土地出让金是一种地租,但是不能由此认为土地使用权人所享有的只是一种债权,否则《物权法》单章规定建设用地使用权就失去了意义。
     
      物权性的财产权属于剩余权,物权人是剩余权索取人,也就意味着财产权人有取得财产增值收益的权利和资格。
     
      3. 用益物权人和所有人在孳息归属方面的规则
     
      《物权法》第116条是一个常被忽视的条文,该条规定:“天然孳息,由所有权人取得;既有所有权人又有用益物权人的,由用益物权人取得。当事人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该条文实际上揭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规则:用益物权人对孳息的权利优越于所有人的权利,也即,用益物权具有一定的剩余索取权属性。
     
      《物权法》规定用益物权的主要目的是要解决资源的公有和利用的私有问题[5]。国家作为所有权人是最终的剩余索取权人。但是,国家保留过多的剩余索取权违背物权法为授权法和“放权法”的属性,国家控制这么多的财产并无意义。最终仍然确立用益物权的私权属性。用剩余索取权理论去解释用益物权的时候,并不是要把用益物权人解释为像所有人那样的完全的剩余权索取人,而只是承认其有分享财产价值增值的法律地位就够了。

    【作者简介】
    赵廉慧,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政法大学信托法研究中心主任。
    【注释】
    [1]第三人侵害债权的禁止是其例。另外,例如农村土地经营权,在物权法颁行之前,土地承包经营权受到合同法的保护,虽然这是一种比较弱的保护。
    [2]《物权法》第132条规定,承包地被征收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人有权依照本法第42条第2款的规定获得相应补偿。
    [3]江平:“《物权法》的矛盾与冲突”,《读书》,2008年第7期。
    [4]杨振山,《从劳动论到民法本体论和立法思想》,载《中国民事与社会权利现状》,刘俊海等编,昆仑出版社,2001年,第83页。
    [5]杨振山,《从劳动论到民法本体论和立法思想》,载《中国民事与社会权利现状》,刘俊海等编,昆仑出版社,2001年,第83页。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