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之十五
2020/11/16 10:09:41  点击率[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理论同经验的关系》
     
      ——1918年8月28日给M·贝索的信
     
      “我在重读你最近的一封信时,发现一件使我生气的事:那个思辨竟证明它自己比经验论高超。你在这里所考虑的是相对论的发展。然而,我发现这个发展所启示我们的却是另一回事,实际上同你所说的正相反,一个希望受到应有的信任的理论,必须建立在有普遍意义的事实之上。”
     
      能够“重读”的信,那得是具有多么大的吸引力呀!
     
      不难发现:爱因斯坦在这里所提及的书信(应该远远不限于此),其内容应该均与科学或者学术有密切关系,而绝对不是一般的家长里短或者情感宣泄。
     
      爱因斯坦这到底是在生谁的气呢?
     
      到底是谁证明了思辨“比经验论高超”?该不会是——“那个思辨”——它自己吧?
     
      某个理论的发展与理论发展的启示,这原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儿。
     
      爱因斯坦坚定的认为:“一个希望受到应有的信任的理论,必须建立在有普遍意义的事实之上。”
     
      对此观点,我深表赞同。
     
      愚以为:所谓的理论,其本质就是对事实的以某种样态存在的主观反映。如果是脱离了事实,便不可能会有理论。
     
      至于M·贝索到底在信中是怎么说的,鄙人不得而知。
     
      “从来没有一个真正有用的和深入的理论果真是由纯粹的思辨去发现的。”
     
      理论,有可能来自于思辨,但却绝对不可能来自于——“纯粹的思辨”。
     
      逻辑和思辨,仅仅是思维方式,而不是思维内容。
     
      要想发现那些并非显现的理论,非有一定的、相应的实践和经验(基于对客观事实的主观认知)不可能。
     
      让我们第无数次的重温中国古训: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如果没有食材的话,那么就是再顶尖高超的烹饪大师,也必定会一筹莫展、无计可施。
     
      2020.07.10.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