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六十四
2020/11/15 9:53:09  点击率[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关于良心拒服兵役问题》
     
      ——1933年7月14日给比利时国王阿耳伯特的信
     
      “按:爱因斯坦同阿耳伯特本人及其妻子伊丽莎白王后,私人间有很好的友谊。”
     
      能够成为国王或者王后的朋友,一定不是等闲之辈。
     
      爱因斯坦的伟大,来自于他自己的超人智慧。
     
      阿耳伯特的尊贵,来自于他手中的至高权力。
     
      他们二人的本质,是相去甚远的。
     
      但愿,阿耳伯特仰慕智慧,而爱因斯坦则不屑权力。
     
      “在由德国的事变所造成的目前的险恶情况下,比利时的武装力量只能看作是防御手段,而不是侵略工具。而且现在,这种防御力量时刻都是迫切需要的。”
     
      谢天谢地!爱因斯坦居然在年过五旬之后也能够将武装力量区分为防御手段与侵略工具。而且,还进一步肯定:防御力量是“需要”的。
     
      也许,对爱因斯坦而言,这就是“由德国的事变所”产生的直接影响——把爱因斯坦从空想拉回到现实。
     
      毫无疑问:防御手段,也是武装力量。换言之:武装力量也是——“需要”的。
     
      爱因斯坦在此之前关于反对一切武装力量的观点,至此终于土崩瓦解、不攻自破。
     
      中国古训: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请允许我模仿造句:害人之力不可有,防人之力不可无。
     
      这就是、这才是——至理名言。
     
      爱因斯坦在社会生活方面,还是有许许多多的偏颇之见的。
     
      “但是我还是想冒昧地再讲几句。凡是因为宗教信仰和道义信念而不得不拒绝服兵役的人,都不应该当作罪犯来处理。至于他们这种拒服兵役,究竟是出于深挚的信念,还是并无那么高尚的动机,对于这个问题,也不应当允许任何人随便裁决。”
     
      我早已经清醒的意识到:我所讲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是相当冒昧的!但这却不是让我闭嘴的恰当理由。
     
      宗教信仰,应该是有或口口相传、或白纸黑字的教义、教规来体现的;而道义信念,其表现形式则是没有明确依凭的。此二者很难相提并论。
     
      认定犯罪和适用刑罚,这可是标准的法律问题。爱因斯坦的言外之意:“宗教信仰和道义信念”,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这样的结论显然不应该是来自于个人的高见。
     
      好一个“不得不”!难道因为宗教信仰和道义信念而拒绝服兵役的人还可以、还应该区分为“不得不”拒绝服兵役的人与极情愿拒绝服兵役的人吗?
     
      既然都已经是“不得不”了,那还怎么可能会是“出于深挚的信念”的“高尚的动机”呢?
     
      毫无疑问:“不得不”三个字,当属翻译之误。
     
      因为无法随便判断他人的主观想法,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去区别对待有着不同主观想法的人。
     
      对于这个问题,也当然不应该允许任何人随便自我宣示。
     
      “在我看来,有一个比较严肃和比较有效的办法,可用来考验和利用这些人。应当给他们有机会选择更加繁重和更加危险的工作来代替服兵役。如果他们的信仰是足够深挚的,他们就会选择这种行动;而这种人也许永远不会很多。我想到下面这些工作是可以代替服兵役的:矿山的某些劳动,船上给锅炉加煤工作,在医院的传染病房或者精神病院的某科病房里做护理,以及其他各种类似性质的服役。”
     
      在我看来,爱因斯坦所提出的只是一个比较滑稽和比较搞笑的办法。虽然完全可以达到“利用这些人”的目的,但却根本起不到“考验”这些人的作用。
     
      拒绝服兵役的人,到底是“因为宗教信仰和道义信念”,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例如:贪生怕死等),几乎是很难通过爱因斯坦所提出的“考验”方法而得以区别并确认的。
     
      毫无疑问:贪生怕死的人完全有可能会“选择更加繁重和更加危险的工作来代替服兵役”。谁也不傻:“更加繁重和更加危险的工作”与“服兵役”(战时而非平时)——当炮灰,到底孰轻孰重、孰利孰害,还是可以区分的清清爽爽的。
     
      其实,“更加繁重和更加危险的工作”与判罪服刑(需要劳动改造而非坐吃等死),在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差别。所以说:爱因斯坦的这一高见,并无创新意义。
     
      贪生怕死的人绝对不能算是信仰“足够深挚”的人,他们也一定会“选择这种行动”。而这种人也许永远都会很多。
     
      如果爱因斯坦所想到的那些工作(就是“矿山的某些劳动,船上给锅炉加煤工作,在医院的传染病房或者精神病院的某科病房里做护理,以及其他各种类似性质的服役”)是“可以代替服兵役”的话,那么那些工作的正常从业者将情何以堪——难道我们所从事的就是应该由那些拒绝服兵役的人去干的工作吗?
     
      “凡是自愿接受这种不给报酬的义务服役的人,总是具备出乎寻常的品德,确实应当受到重视,不仅是承认他是一个良心拒服兵役者。无疑地,他不应当被当作罪犯。如果比利时制定了这样一种法律,或者只要确立这样一种社会风尚,它就会成为走向真正人道主义的巨大进步。”
     
      拜托!哪里有什么“自愿接受”!这分明是被迫选择——两害相权取其轻:在服兵役与“不给报酬的义务服役”之间所作出的无奈选择。
     
      难道那些贪生怕死当然也是“具备出乎寻常的品德”吗?也“确实应当受到重视”吗?
     
      爱因斯坦所给出的方法,并不能起到试金石的作用,并不能识别出“良心拒服兵役者”。最多也就只能起到识别——拒服兵役者的作用。
     
      那些无奈“接受这种不给报酬的义务服役的人”,虽然有可能没有“被当作罪犯”,但是,他们的如此这般的待遇,却实在是与真正的罪犯相去不远。
     
      要想识别一个人到底是不是良心拒服兵役,爱因斯坦所给出的方法只是馊主意,而非好策略。但愿包括比利时在内的世界各国都不会制定“这样一种法律”或者“确立这样一种社会风尚”,因为它与“成为走向真正人道主义的巨大进步”根本就没有任何因果关系。
     
      在这个问题上,爱因斯坦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美其名曰——主观唯心主义者。
     
      2020-10-08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