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澳门《刑法典》与犯罪有关之物或权利之丧失制度的 理论初探及其与《联合国反腐败公约》有关概念的衔接
2020/11/2 14:24:08  点击率[116]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学;国际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刑法典;
    【全文】

      一、概述
     
      「任何人不得因自身的不法获得利益(commodum ex injuria sua nemo habere debet)」是一句古老而具广泛认受性的法谚。在刑事诉讼程序中,当司法机关发现存有与犯罪有关的物、权利或利益,且在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应当将其没收或充公。在澳门特别行政区(下称澳门特区)法律体系中,贯彻上述理念的法律制度主要由澳门《刑法典》总则第三编第八章规范的「与犯罪有关之物或权利之丧失(perda de coisas ou direitos relacionados com o crime)」和特别刑法[1]组成。按照法典的体系编排,可知其属于与犯罪有关的其中一个法律后果。凡有必要永久剥夺行为人或他人的与犯罪有关的物件、权利或利益,均适用上述的法律制度。
     
      《联合国反腐败公约》是我国签署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下称澳门《基本法》)第138条的规定,由中央人民政府根据情况和澳门特区的需要,在征询澳门特区政府的意见后决定适用于澳门特区的国际公约。缔约国或地区须审时度势,适时检视和革新本身的法律法规,及时回应国际或区际法律秩序的要求。腐败犯罪往往涉及大量赃款赃物,完善对赃款赃物的没收或充公的规定,很大程度上是落实《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相关要求。
     
      二、澳门《刑法典》与犯罪有关之物或权利之丧失制度的法律性质
     
      关于没收或充公制度的法律性质,主要存在刑罚说、保安处分说和非刑罚措施说。
     
      在澳门法律中,与犯罪有关的法律后果主要体现在刑罚和保安处分,两者均受罪刑法定原则(princípio da legalidade)[2]的拘束。按照刑罚和保安处分在性质上是否有根本的区别,存在一元论和二元论之分。一元论认为刑罚和保安处分都是刑事法律后果,两者具有相同的目的,且在内容上均表现为剥夺行为人的人身自由或者限制其行使特定权利,两者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因此,在刑事处理方法上完全可以通过单一的保安刑来实现,没有必要将两者进行区分;二元论则认为刑罚和保安处分虽然目的相同,且在内容上均表现为剥夺行为人的人身自由或者限制其行使特定权利,但两者在适用条件、物件和功能上仍有很大区别。从适用条件看,保安处分的适用取决于行为人所实施的符合罪状的不法行为的严重性以及行为人再次实施相关行为的人身危险性,其关注的是防范行为人将来可能再次实施该等行为,即预防未然的「犯罪」。而刑罚的适用则取决于行为人有罪过地实施了犯罪行为,其着重于对实施了犯罪行为的行为人进行处罚,即处罚已然的犯罪;从适用物件上看,保安处分主要适用于实施了符合罪状的不法行为的不可归责的人,但也部份适用于实施了特定犯罪行为的特定的可归责的人。而刑罚则只适用于实施了犯罪行为的可归责的人;从功能上看,保安处分旨在消除行为人再次实施符合罪状的不法行为的危险,本质上是一种预防措施。虽然刑罚也具有预防犯罪的功能,但这一功能主要是通过处罚行为人过往实施的犯罪行为来实现的,在此意义上,刑罚是一种处罚措施。总之,保安处分本质上倾向于预防,刑罚本质上则倾向于报应。
     
      在保安处分的概念方面,还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保安处分是指司法机关对实施了刑事不法行为的特定行为人基于其人身危险性而对其采用的刑事预防措施;广义的保安处分则指司法机关对前述行为人以及与犯罪相关联或可能用于犯罪的物,如犯罪工具、犯罪所得等采用的刑事预防措施[3]。
     
      在刑罚和保安处分的关系上,澳门立法者采纳了二元论,并将前者规范于澳门《刑法典》总则第三编第二章和第三章,将后者安排在同一法典总则第三编第六章;在保安处分的概念方面,澳门《刑法典》则引入了狭义的保安处分,并将与犯罪有关之物、权利或利益的处置制度另行规范在同一法典总则第三编第八章。
     
      综上所述,在二元论的角度下,保安处分独立于刑罚,而狭义的保安处分概念又排斥了没收或充公的规定。因此,实质上,澳门《刑法典》对没收或充公制度采用非刑罚措施说的立场,并予以单独对待。
     
      三、澳门《刑法典》与犯罪有关之物或权利之丧失制度
     
      (一) 第101条(物件之丧失)
     
      澳门《刑法典》第101条第1款规定︰「用于或预备用于作出一符合罪状之不法事实之物件,或该不法事实所产生之物件,如基于其性质或案件之情节,系对人身安全、公共道德或公共秩序构成危险,或极可能有用于再作出符合罪状之不法事实之危险者,须宣告丧失而归本地区所有。」第2款规定︰「即使无任何人可因该事实而受处罚,上款之规定,亦适用之。」第3款规定︰「对于依据以上两款之规定宣告丧失之物件,如法律未订明特别用途,法官得命令将之全部或部分毁灭,或使之不能融通。」
     
      Paulo Pinto de Albuquerque教授认为,物的丧失是一种类似于保安处分的惩罚性措施,因为它是建基于防止因该物引起的犯罪的危险的需要[4]。持相关立场的还有Figueiredo Dias教授,其认为犯罪工具及(或)犯罪所得的丧失,按照澳门《刑法典》第101条及第102条所规定的任一情况构成一种类同于保安处分性质的制裁措施。一方面,其构成前提 – 罪状不法事实 – 一样。另一方面,对于危险性的前提要求也一样,只不过这里所指的是物件而非行为人,以及制度的目的是考虑危险性的预防[5]。
     
      在本条规定的物的丧失,只能包括有体物(coisas corpóreas),不包括无体物(coisas incorpóreas),无体物本身不能被视为有犯罪危险性。如果由某特定人行使某些权利是被认为构成危险的,则必须求助于禁止从事活动的附加刑(pena acessória)或禁止性的保安处分(medida de segurança)[6]。
     
      本条第1款所指的用于或预备用于作出一符合罪状的不法事实之物件,就是指犯罪工具(instrumentos do crime)。而符合罪状的不法事实所产生之物件,就是指犯罪所得(produtos do crime)。犯罪工具是为犯罪行为服务或旨在为犯罪行为服务的物件,该等物件是行为人用于或可用于作出具刑事重要性事实的有形物件,而这些东西无法在实施犯罪时被消耗或摧毁,例如武器、车辆、仪器、工具、钥匙。只有当证明物件为作出不法性的必要者或将成为作出不法性的必要者时,才应确认为可被宣告丧失,换言之,如没有该物件则犯罪不会发生或较难发生。犯罪所得的其中一种表现形式就是由犯罪活动所创造或产生的有形物件,例如不法生产的货币、伪造文件等。
     
      物件的丧失的形式前提便是在一犯罪活动中使用或预备使用该等犯罪工具或犯罪所得,犯罪既遂或者嫌犯属不可归责的情况都不是要考虑的因素。而实质前提则为物件的危险性(perigosidade),凸显相关物件危险性的情况有二︰第一,可来自有关物件的本身所具有的危险,例如火器、爆炸品或利器及钝器,这些物件被公认为对人身构成危险,以及淫亵物品或某些刊物可对公众道德或公共秩序构成反感;第二,可来自于具体案件情节的危险,而非物件本身的性质。举例说明︰一枝左轮手枪本身就是一危险物件;但是,如果在实施罪状不法事实时曾作射击,之后齿轮毁损至无法维修地步的话,就不再是危险物件;相反,任何人都可以拥有的一枝合金铁枝,如某人懂得配方将之变成爆炸物质的话,该铁枝可成为危险物件[7]。
     
      只有同时符合上述的形式前提和实质前提,方可宣告物件丧失。而且,学说总强调物件的丧失须按照适度原则(princípio da proporcionalidade)为之,也就是说,只有当为避免危险性与作出符合罪状的不法事实的严重性显得适度时方得下令宣告丧失[8]。
     
      本条第2款规定,即使无任何人因相应的不法事实而受处罚,也可宣告物件的丧失。徐京辉助理检察长认为,情况主要有四︰第一,行为人为不可归责的人的情况。法律在规定宣告归澳门特区所有的事实前提时强调的是「符合罪状的不法事实」,而非「犯罪」,因此宣告归澳门特区所有对于由不可被归责者实施的不法行为同样适用;第二,行为人刑事责任消灭的情况,如追诉时效届满、行为人死亡或被赦免;第三,未能查明行为人的身份资料或证据不足而案件归档的情况;第四,行为人被法院宣告无罪[9]。此外,笔者认为,澳门《刑事诉讼法典》第262条规定的「属免除刑罚情况之归档」和同一法典第263条规定的「诉讼程序之暂时中止」都属于本条第2款所指的情况。
     
      按照本条第3款的规定,宣告物件的丧失的同时须明确相关用途,情况有三︰第一,全部或部份毁灭;第二,使之不能融通[10];第三,法律订明的特别用途[11]。
     
      (二) 第102条(属第三人之物件)
     
      澳门《刑法典》第102条第1款规定︰「在作出事实之日,或在作出物件丧失之命令时,如物件不属任何作出该事实之行为人或该事实之受益人,则不丧失该物件,但不影响以下两款之规定。」第2款规定︰「即使物件属第三人,如物件之权利人曾以可谴责之方式共同参与使用或产生该等物件,或曾自事实中获取利益,又或物件系在事实作出后以任何方式被取得,而取得者知悉其来源者,须作出丧失物件之命令。」第3款规定︰「如物件为载于属善意第三人之纸张、其他器具或视听表达工具内之登录、图样或纪录,则不丧失该物件,而在消除成为符合罪状之不法事实一部分之登录、图样或纪录后,将该等纸张、器具或工具返还;如此为不可能者,法院须命令将之毁灭,并依据民法之规定作出损害赔偿。」
     
      制定本条的目的是致力保障属第三人的物权。与犯罪活动无关的人,没收或充公的刑事预防措施不可影响属于他们的物件。在一般情况下,如物件在宣告丧失时非属任何不法行为人或其受益人所有,不能发生物件丧失的情况。受益人(beneficiário)的概念包括了物件以一切形式转移予接受物件的所有人,包括受赠的情况。如所有权人以任何名义得到一物件,而其知悉物件的来源或物件的不法性质,即便其没有因物件的取得而得益,也须被宣告丧失[12]。
     
      根据本条第2款的规定,物件属于第三人而须被宣告丧失的情况有三︰第一,物件的权利人曾以可谴责之方式共同参与使用或产生该等物件。在此情况下,行为人不是第三人,而可能是一名从犯[13];第二,曾自事实中获取利益。在此情况下,行为人可能是赃物罪(包括故意或过失)[14]的正犯;第三,物件系在事实作出后以任何方式被取得,而取得者知悉其来源者。
     
      本条第3款则对物件为载于属善意第三人之纸张、其他器具或视听表达工具内之登录、图样或纪录,法律特别规定在不丧失该物件的情况而尽量使有关标记作废后返还,或有关标记无法作废,则将该物件毁灭,但须根据民法的规定作出赔偿。应注意的是,如须作出赔偿,原则上有关赔偿应由有支付能力的行为人作出,如行为人无支付能力,则由澳门特区作出,因为在物件丧失后,澳门特区成为物件的新的所有权人[15]。
     
      本条仅对属善意第三人的物件作出保障。决定保障或不保障的前提是要清晰物件所有权的归属,否则不得适用本条的规定,而须根据澳门《刑法典》第101条将物件没收或充公[16]。
     
      (三) 第103条(物、权利或利益之丧失)
     
      澳门《刑法典》第103条第1款规定︰「给予或承诺给予作出一符合罪状之不法事实之行为人之酬劳,不论系行为人或他人收受,悉归本地区所有。」第2款规定︰「行为人透过符合罪状之不法事实直接取得之物、权利或利益,不论系为其本人或为他人取得,亦归本地区所有,但不影响被害人或善意第三人之权利。」第3款规定︰「以上两款之规定,适用于以透过符合罪状之不法事实直接得到之物或权利作交易或交换而获得之物或权利。」第4款规定︰「以上各款所指之酬劳、物、权利或利益不能作实物收归者,须向本地区支付有关价额以代替丧失。」
     
      物、权利或利益的丧失也是专门出于预防需要(necessidades de  prevenção)而设立的没收或充公制度。物、权利或利益的丧失的前提是符合罪状之不法事实的作出,即使事实的作出是不可归责于行为人亦然。不论有没有被害人,相关的丧失包含一切的、任何的财产利益(vantagem patrimonial)。在此,有别于澳门《刑法典》第101条和第102条的没收或充公局限于有体物的情况,本条所指的丧失包括有体物和无体物,还可以包含使用利益(benefício de uso)和所节省的开支(poupança de gastos),亦即,按本条被没收或充公的目的是一切可以物化的财产,包括广义的物 – 权利。
     
      给予或承诺给予作出一符合罪状的不法事实之行为人的酬劳,可以是任何可以金钱衡量的物、权利或利益,悉归澳门特区所有。然而,行为人透过符合罪状的不法事实取得的物、权利或利益,不论是为其本人或他人取得,只要以直接取得,方归澳门特区所有。上述两种情况亦适用于以透过符合罪状的不法事实直接得到的物或权利作交易或交换而获得的物或权利。
     
      所谓直接取得,是指透过一符合罪状的不法事实直接得到或使用不法方法透过交易或交换直接得到。Eduardo Correia教授认为,直接效果(efeitos diretos)的表述意在将犯罪所固有的那些非为犯罪动机的影响排除在宣告损失范围之外。举例说明,行为人利用从犯罪中获得的金钱对金融产品进行投资,并用在第一笔交易中的获得的金钱再投资,则第二笔和第三笔交易中获得的金钱不能将之宣告丧失[17]。
     
      最后,为贯彻「任何人不得因自身的不法获得利益」原则,本条第4款规定与犯罪有关的酬劳、物、权利或利益不能作实物收归澳门特区所有时,行为人须向澳门特区等价支付以代替丧失。
     
      (四) 第104条(迟延支付或分期支付及减轻)
     
      澳门《刑法典》第104条第1款规定︰「因适用上条之规定而导致实际须支付一金额时,第四十五条第三款及第四款之规定,相应适用之。」第2款规定︰「经考虑有关人士之社会经济状况,如显示上条第四款之适用为不合理或过重者,法院得衡平降低该规定所指之价额。」
     
      澳门《刑法典》第45条第3款规定法院可根据行为人的经济及财力状况证明为合理的前提下,许可在不超逾一年的期间内缴纳相关金额,或容许分期缴纳金额,但最后一期的缴纳必须在宣告丧失的确定之日后两年内为之。如嗣后另有原因证明更改原定的缴纳期间为合理的,可在上述限度内更改之。同条第4款则规定在分期缴纳金额的情况下,欠缴任何一期金额,导致其余各期金额同时到期。
     
      本条第2款授权法院经考虑有关人士的社会经济状况后,对其判处等价支付的金额是不合理或过重的,可根据衡平原则(equidade)[18]降低该等金额,使法院执行法律时不致显失公平。
     
      四、《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规定的财产和犯罪所得
     
      《反腐败公约》第71条第2款规定,公约的阿拉伯文、中文、英文、法文、俄文和西班牙文文本同为作准文本。《反腐败公约》序言提及本公约的缔约国决心更加有效地预防、查出和制止非法获得的资产的国际转移,并加强资产追回方面的国际合作。《反腐败公约》第1条(二)项明确规定本公约的其中一个宗旨为促进、便利和支持预防和打击腐败方面的国际合作和技术援助,包括在资产追回方面。同时,根据《反腐败公约》第31条第1款的规定,各缔约国均应当在本国法律制度的范围内尽最大可能采取必要的措施,以便能够没收:(一)来自根据本公约确立的犯罪的犯罪所得或者价值与这种所得相当的财产;(二)用于或者拟用于根据本公约确立的犯罪的财产、设备或者其他工具。
     
      《反腐败公约》第2条对某些术语在公约的适用范围内作出了界定。「财产」系指各种资产,不论是物质的还是非物质的、动产还是不动产、有形的还是无形的,以及证明对这种资产的产权或者权益的法律文件或者文书;「犯罪所得」系指通过实施犯罪而直接或间接产生或者获得的任何财产。《反腐败公约》第31条进一步阐明了「犯罪所得」的三种形态,即替代收益、混合收益和利益收益。
     
      五、《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在澳门特别行政区适用的效力
     
      《反腐败公约》属于我国签署并根据澳门《基本法》第138条的规定,由中央人民政府根据情况和澳门特区的需要,在征询澳门特区政府的意见后决定适用于澳门特区的国际公约[19]。
     
      一般来说,此类条约在澳门特区以至中国内地的法律体系中都不具有最高的法律位阶,其效力显然处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下称《中国宪法》)和澳门《基本法》之下。相关条约的生效或是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批准,或是经中央人民政府的核准,相关条约得以延伸适用于澳门特区,也是由中央人民政府决定的。相关条约在澳门特区法律中的地位,类似或相当于在澳门特区适用的全国性法律,其效力低于《中国宪法》和澳门《基本法》而高于作为地方政府的澳门特区本地制定的法律[20]。
     
      六、对澳门《刑法典》与国际公约衔接和完善的建议
     
      如上所述,澳门特区的没收或充公属刑法中的非刑罚措施。作为独立的没收或充公制度,其在国际或区际追回赃款赃物具有适用性[21]。
     
      经比较澳门《刑法典》和《反腐败公约》的相关规定,可知澳门《刑法典》第101条至第104条规定的没收或充公制度已基本落实《反腐败公约》第54条第1款(三)项「没收不取决于定罪」的要求。然而,在本丧失制度中,给予或承诺给予作出一符合罪状之不法事实的行为人之酬劳和透过符合罪状的不法事实取得的物、权利或利益的没收或充公(包括以透过符合罪状的不法事实得到的物或权利作交易或交换而获得的物或权利),仅限于透过符合罪状的不法事实直接地(diretamente)取得,不包括间接取得,相比《反腐败公约》对「犯罪所得」的定性,澳门法律相关定义似乎显得较为狭窄。
     
      虽然澳门特区适用国际条约持纳入说,且《反腐败公约》的法律位阶比澳门本地法律的为高,因此,《反腐败公约》的没收或充公的规定有条件作为上位法继续适用。但不应忽略的是,澳门《刑法典》总则在刑法体系中有着最高的指导意义[22],加上国际社会因打击国际犯罪或严重犯罪的需要而对财产或犯罪所得等采取较宽广的概念以强化没收赃款赃物的能力,笔者建议可适时修订澳门《刑法典》第103条,以便扩大犯罪所得的丧失制度所针对的目标范围,使之不仅限于直接取得。因而在遵守适度原则的前提下,间接取得的目标也可被宣告丧失。
     
      为落实2014年4月3日欧洲议会和理事会关于欧洲联盟对犯罪工具和所得的冻结及丧失的第2014/42/EU号指令以及使国内法与国际标准一致,葡萄牙透过第30/2017号法律,修订了《刑法典》第110条(对应澳门《刑法典》第103条)。现时,葡萄牙现行法律已允许司法机关对以任何方式得到的与符合罪状的不法行为有关的利益作出没收。
     
      第110条第1款规定︰「下列的物、权利或利益宣告归国家所有︰a)行为人透过实施符合罪状的不法行为产生的所有物件;及b)行为人透过符合罪状的不法事实直接或间接取得的所有构成经济利益的物、权利或利益,不论系为行为人本人或他人取得[23]。」第2款规定︰「上款b)项的规定包括对给予或承诺给予作出一符合不法事实的行为人的酬劳,不论系已作出或将作出,亦不论系为行为人本人或他人取得[24]。」第3款规定︰「以上数款所指的物件和利益的丧失,即使其已进行了任何续后的转化或再投资,包括由此引致的任何可量化的收益[25]。」第4款规定︰「如以上数款所指的物件或利益不能以实物收归,须向国家支付有关价额以代替丧失,相关的替代可在任何时间进行,即使在运行时间亦然,但须遵守第122-A条的限制[26]。」第5款规定︰「即使无任何人可因该事实而受处罚,包括行为人死亡或当行为人被宣告缺席(contumaz)[27]的情况,以上数款的规定亦适用之[28]。」第6款规定︰「本条的规定不影响被害人的权利[29]。」
     
      笔者建议日后修改澳门《刑法典》第103条的规定时,可以考虑︰第一,放宽宣告丧失的物、权利或利益的前提条件,使其不再限于直接取得,使间接获得的物、权利或利益亦可被宣告丧失;第二,明确规定适度原则,使司法机关作出的决定与私人利益出现冲突时,须严格按照适当性和适度性的考量,平衡有关的利益,尤其须注意避免过度损害私人利益。

    【作者简介】
    霍嘉诚,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海关,二等高级技术员(法律范畴)。
    【注释】
    [1]「特别刑法,指的是刑法典以外,立法者针对特定的行为制定的刑法规范。如前所述,特别刑法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特别刑法,是指刑法典以外专门规定刑事不法行为及其法律后果的法律、法令,以及非刑事法律、法令中的刑事条款的总称。根据表现形式的不同,广义的特别刑法又区分为单行刑事法和附属刑法。(…)狭义的特别刑法,指的就是单行刑法,即刑法典以外专门规定刑事不法行为及其法律后果的法律或法令。」徐京辉︰《澳门刑法总论》,澳门基金会、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澳门,2017年,第48页。
    [2]澳门《刑法典》第1条第1款和第2款。
    [3]徐京辉︰《澳门刑法总论》,澳门基金会、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澳门,2017年,第568页至第570页。
    [4]Paulo Pinto de Albuquerque:«Comentário do Código Penal», 2a edição atualizada, Universidade Católica Editora, Lisboa, 2010, p.355.
    [5]Manuel Leal-Henriques︰《澳门刑法典注释及评述》第二册(第三十九条至第一百二十七条),卢映霞、陈晓畴译,法律及司法培训中心,澳门,2019年,第430页。
    [6]Paulo Pinto de Albuquerque:«Comentário do Código Penal», 2a edição atualizada, Universidade Católica Editora, Lisboa, 2010, p.355.
    [7]Manuel Leal-Henriques︰《澳门刑法典注释及评述》第二册(第三十九条至第一百二十七条),卢映霞、陈晓畴译,法律及司法培训中心,澳门,2019年,第431页至第432页。
    [8]Paulo Pinto de Albuquerque:«Comentário do Código Penal», 2a edição atualizada, Universidade Católica Editora, Lisboa, 2010, p.357.
    [9]徐京辉︰《澳门刑法总论》,澳门基金会、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澳门,2017年,第502页。
    [10]如将物件送给犯罪学团体或博物馆。
    [11]如按照现行第6/96/M号法律第41条的规定出售被扣押的财货。
    [12]Paulo Pinto de Albuquerque:«Comentário do Código Penal», 2a edição atualizada, Universidade Católica Editora, Lisboa, 2010, p.359.
    [13]澳门《刑法典》第26条。
    [14]澳门《刑法典》第227条。
    [15]Manuel Leal-Henriques︰《澳门刑法典注释及评述》第二册(第三十九条至第一百二十七条),卢映霞、陈晓畴译,法律及司法培训中心,澳门,2019年,第452页。
    [16]Paulo Pinto de Albuquerque:«Comentário do Código Penal», 2a edição atualizada, Universidade Católica Editora, Lisboa, 2010, p.360.
    [17]Paulo Pinto de Albuquerque:«Comentário do Código Penal», 2a edição atualizada, Universidade Católica Editora, Lisboa, 2010, p.361.
    [18]澳门《民法典》第3条a)项。
    [19]http://www.chinacommercialoffice.org/web/ziliao_674904/tytj_674911/tyfg_674913/t422565.shtml,最后访问日期︰2020年9月3日。
    [20]饶戈平︰《国际条约在澳门的适用问题研究》,澳门理工学院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澳门,2011年,第24页至第25页。
    [21]宋英辉、何挺︰《区际追赃合作中的独立财产没收制度探析》,载于赵秉志、赵国强主编︰《赃款赃物跨境移交、私营贿赂及毒品犯罪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澳门基金会,澳门,2011年,第62页。
    [22]赵国强︰《澳门刑法概说(犯罪通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澳门基金会,澳门,2012年,第43页。
    [23]葡萄牙《刑法典》第110条第1款,原文为︰
    1.São declarados perdidos a favor do Estado:
    a)Os produtos de facto ilícito típico, considerando-se como tal todos os objetos que tiverem sido produzidos pela sua prática; e
    b)As vantagens de facto ilícito típico, considerando-se como tal todas as coisas, direitos ou vantagens que constituam vantagem económica, direta ou indiretamente resultante desse facto, para o agente ou para outrem.
    [24]葡萄牙《刑法典》第110条第2款,原文为︰
    2.O disposto na alínea b) do número anterior abrange a recompensa dada ou prometida aos agentes de um facto ilícito típico, já cometido ou a cometer, para eles ou para outrem.
    [25]葡萄牙《刑法典》第110条第3款,原文为︰
    3.A perda dos produtos e das vantagens referidos nos números anteriores tem lugar ainda que os mesmos tenham sido objeto de eventual transformação ou reinvestimento posterior, abrangendo igualmente quaisquer ganhos quantificáveis que daí tenham resultado.
    [26]葡萄牙《刑法典》第110条第4款,原文为︰
    4.Se os produtos ou vantagens referidos nos números anteriores não puderem ser apropriados em espécie, a perda é substituída pelo pagamento ao Estado do respetivo valor, podendo essa substituição operar a todo o tempo, mesmo em fase executiva, com os limites previstos no artigo 112.º-A.
    [27]按照第63/99/M号法令核准的《法院诉讼费用制度》第100条第1款的规定,葡文法律术语“contumaz”直译而成的中文法律术语为「缺席」,但应注意“contumaz”可包含拒绝到庭或没被法院找到的意思。 “Aquele que se recusa a comparecer em juízo ou que não foi encontrado pelo tribunal.” Ana Prata, Catarina Veiga, José Manuel Vilalonga:«Dicionário Jurídico», 2a edição, vol.II (Direito Penal, Direito Processual Penal), Almedina, Coimbra, 2012, p.119.
    [28]葡萄牙《刑法典》第110条第5款,原文为︰
    5.O disposto nos números anteriores tem lugar ainda que nenhuma pessoa determinada possa ser punida pelo facto, incluindo em caso de morte do agente ou quando o agente tenha sido declarado contumaz.
    [29]葡萄牙《刑法典》第110条第6款,原文为︰
    6.O disposto no presente artigo não prejudica os direitos do ofendido.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