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能否直接扣划被执行人配偶名下存款
2020/10/27 20:37:36  点击率[66]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诉讼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法院;直接扣划;被执行人配偶;存款
    【全文】

      案情介绍
     
      申请人:Z银行
     
      被执行人:王某
     
      协助执行义务人:G银行
     
      被告王某与李某于2010年8月10日登记结婚。2014年1月6日,被告王某向原告Z银行借款5万元,期限半年。借款到期后,被告王某外出躲债,原告Z银行不得已,遂于2014年8月13日将被告王某诉至H法院。经缺席审理,法院判决支持了原告Z银行的诉讼请求。判决确定的履行期届满后,Z银行立即申请强制执行。执行中H法院查询得知,被执行人王某名下无财产可执行,但其配偶李某在G银行有一年期存款3万元。于是,H法院工作人员到G银行,出具工作证、执行公务证、《协助扣划存款通知书》、《民事裁定书》、《民事判决书》,要求扣划王某配偶李某名下定期存款3万元。G银行经办人员审查后认为,虽然《协助扣划存款通知书》记载要扣划李某存款,但是《民事裁定书》、《民事判决书》记载的被告、被执行人仅是王某,因而李某不是被执行人,H法院不能直接扣划李某定期存款3万元,于是便拒绝了法院的扣划要求。双方遂发生争议。
     
      案例评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法院未先将王某配偶李某追加为被执行人,能否直接扣划其名下存款?对此,我国尚无明确规定。笔者试结合相关规定,就本案作如下分析:
     
      第一,王某配偶李某不是本案当事人。所谓当事人,是指民事诉讼中以自己的名义要求法院保护民事权利或者法律关系、受法院裁判约束的起诉方和被诉方,起诉方被称为原告,被诉方被称为被告。在法定的上诉期限满后,或终审判决作出后,被告如拒不履行裁判,原告作为申请人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后,就变为被执行人。本案中,原告Z银行仅起诉被告王某,而其配偶李某未被起诉,因而不是本案被告;既然不是被告,当然李某就不能变为被执行人。
     
      第二,5万元借款应为夫妻共同债务,王某配偶李某要承担连带偿还责任。本案中,被告王某与李某未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财产归各自所有,而被告王某以个人名义向原告Z银行借款5万元时,并未明确约定该借款为王某个人债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的规定,5万元借款应为夫妻共同债务,王某配偶李某要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第三,王某配偶李某名下定期存款3万元应为夫妻共同财产。依照《婚姻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本案中,王某配偶李某名下3万元定期存款的期限为一年,从时间上分析应是李某在一年前取得,取得时间在他们登记结婚后或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此,这3万元定期存款归他们夫妻共同所有,亦即为他们夫妻共同财产。
     
      第四,因未追加王某配偶李某为被执行人,所以H法院不能直接扣划其名下存款。虽然个人合伙人对合伙组织的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但是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77条“被执行人为个人合伙组织或合伙型联营企业,无能力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追加该合伙组织的合伙人或参加该联营企业的法人为被执行人”的规定,法院未经追加是不能直接扣划个人合伙人的存款。本案王某配偶李某对5万元借款承担连带偿还责任,与个人合伙人对合伙组织的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在性质上是相似的,因此,未将王某配偶李某追加为被执行人,H法院是不能直接扣划其存款。否则,将会剥夺李某的诉权,也有悖程序正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变更和追加执行当事人的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第四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除法律文书确定其为个人债务外,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可以执行夫妻共同财产。共同财产由债务人一方的配偶占有时,可以追加其配偶为被执行人。”虽然《若干规定》并未生效,但是从该条规定可以看出最高人民法院也是持此意见。
     
      第五,G银行审查《协助扣划存款通知书》的义务人与《民事裁定书》或《民事判决书》的义务人是否相同,是有充分法律依据的。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机构协助执行查询、冻结、扣划工作管理规定》第十一条规定:“金融机构在协助、扣划单位或个人存款时,应当审查以下内容:…(二)协助冻结或扣划存款通知书上的义务人应与所依据的法律文书上的义务人相同。”这里的“义务人”就是指被执行人。依该条规定,G银行应审查《协助扣划存款通知书》的义务人与《民事裁定书》或《民事判决书》的义务人是否相同。因此,G银行的作法是有充分法律依据的。
     
      案例启示
     
      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尽快发布《关于变更和追加执行当事人的若干规定》,明确规定法院扣划被执行人配偶名下存款,应先将其追加为被执行人,以便从根本上杜绝此类争议的发生。遇有此类情况,银行要尽可能说服法院先将配偶追加为被执行人,再行予以扣划。

    【作者简介】

    陈福录,男,西北政法大学毕业,硕士,高级经济师,中国银行业协会法律专家库成员,工商银行宁夏分行法律部主要负责人。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