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给法律职业增加了机遇,还是减少了职位?
2020/10/28 8:30:27  点击率[39]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律师;人工智能
    【出处】《法学教育研究》第二十八卷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人工智能;法律职业
    【全文】

      现代社会的发展是以社会分工为基础的。纵观人类历史,每一次技术革命都会带来不同程度的人类社会分工和职业的兴衰变迁。究其本质,人工智能革命是一场以算法和算力为内核的技术革命,其所带来的影响是全面而深刻的。其中,影响最甚者莫过于人们所从事的职业的变迁。“虽然人们在讨论职业的消逝时,总是带着一种凄惨和绝望的情绪,但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件坏事”。目前,从就业的角度观之,人们对以大数据算法为基础的人工智能的态度可谓喜忧参半,立场各异。在乐观者看来,人工智能将使人们从那些危险的、重复性工作中解放出来,人们将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更具创造性的工作之中去,并拥有更多休闲时光。而且,人工智能会创造出新的职业岗位。美国学者皮埃罗·斯加鲁菲便指出:“所有形式的自动化都会带来负面影响,但失业并不能算负面影响之一。自动化所创造的工作要远远多于并且优于所摧毁的工作。”因此,在他们看来,人类不用担心人工智能会替代抢走我们的工作。而在悲观者看来,伴随着人工智能对人力的替代,会导致大量的“结构性失业”,乃至“全面性失业”,出现所谓的“无用阶级”。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便指出:“人工智能目前绝无法做到与人类匹敌。但对大多数的现代工作来说,99%的人类特性及能力都是多余的,人工智能要把人类挤出就业市场,只要在特定行业需要的特定能力上超越人类,就已足够。”总体而言,人工智能革命将引发就业市场的深刻复杂变革,可谓机遇与挑战并存。法律职业亦不例外。下面,笔者将分析人工智能给法律职业共同体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法律职业所面临的机遇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迅猛发展,大数据驱动的人工智能已经被逐渐运用于法律职业活动之中,不论是法官还是律师,都在日常的法律职业工作中不同程度地运用了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
     
      从法官职业方面观之,人工智能给法官的司法审判带来深刻影响。目前,各地法院正在加强法院信息化建设,建设“智慧法院”,运用人工智能技术辅助审判工作。2017年6月28日,智慧海事法院(上海)实践基地正式挂牌成立,并致力于打造人工智能时代“智慧法院”的样板。2018年,江西省法院开展了以“收转发e中心”为基础、以减负赋能为目的的“法官e助理”试点工作。据媒体报道,江西省法院系统推行的“法官e助理”是以网上办案、电子卷宗同步生成等为前提,在案件信息、卷宗数据电子化、网络化的基础上,借助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为法官在阅卷、开庭、文书撰写、裁判等核心审判环节提供智能化、一体化辅助服务,是具有江西特色的智能辅助办案应用体系平台。“法官e助理”是一个开放的、模块化应用体系,各种智能辅助办案手段可以自由搭载融合,现阶段建设应用的重点为“四个自动”:即自动归目、自动关联、自动生成、自动类推。自推行以来,“法官e助理”试点工作取得了良好效果。虽然对于人工智能裁判,目前理论界和实务部门尚有争论,但是智慧法院建设将深刻影响法官职业却是不争的事实。从优势方面看,一方面,人工智能技术在司法审判活动中的运用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减轻法官的审判重负,从而纾解长期以来困扰基层法院的“案多人少”的现实难题,提高司法效率。另一方面,借助于人工智能技术,法官也得以从日常繁重的司法审判中解脱出来,能够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司法案件的研究之中,从而提高司法裁判的质量。
     
      从律师职业的角度观之,人工智能对律师职业和法律服务的供给亦产生结构性影响。一直以来,传统律师行业是一个颇费心力的职业。律师常常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从卷帙浩繁的法律文本和司法判例中搜寻到可兹运用的资料。证据开示是律师职业的一项基础性工作,也花费了律师的大量时间精力。通常来说,这项基础性的工作是由初级律师或律师助理来完成的。而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律师事务所逐渐开始将人工智能技术运用到法律业务之中,以提高法律服务的质量和效率。国外很多律师所为了节约雇佣成本,开始购买科技公司所开发的法律人工智能产品,以替代传统律师助理的工作。一些科技公司瞄准商机,逐渐将业务拓展至法律科技产品研发,而法律科技公司在人工智能的助推下也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出来。根据腾讯研究院数据显示,全球法律科技初创公司的数量呈爆发式增长,从2009年的15家增长到了2016年的1164家,主要集中于在线法律服务、电子取证、从业管理软件、知识产权服务、人工智能法律科技、诉讼金融、法律检索、律师推荐、公证工具等九大领域。基于大数据的人工智能法律产品给律师行业带来机遇,不仅降低了律所运用的成本,提高了服务效率,还改善了客户的体验。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将使得建立一种“以客户为中心”的法律服务商业模式真正成为可能。以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学生基于IBM公司的沃森平台研发的世界首位人工智能律师ROSS为例,基于Waston平台的支撑,法律机器人ROSS可以理解自然语言,并提供特定的、分析性的回答,这接近于和人类律师一起工作的体验。而且,ROSS可以不断地发展,它可以记录法律系统的变化,如果对某一案例法院有新的判决,ROSS能够及时提醒同事。Legal Zoom、Rocket Lawyer和其他营利企业也正在开发基于Web的自动化流程,以提供定制的法律文档和指导,但其成本仅为聘请律师的成本的一小部分。借助于人工智能技术,一方面,律师得以为人们提供更加高效的服务;另一方面,律师也得以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对具体案情的研究之中,为客户提供更高质量的法律服务。
     
      法律职业所面临的挑战
     
      在充分肯定人工智能给法律职业带来机遇的同时,我们也需要正视其给法律职业所带来的严重挑战。
     
      首先,人工智能将导致法律职业岗位绝对数量的减少。传统观点认为,律师职业是一项古老而精深,难以被替代的高贵职业。但是,伴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在法律实践中的运用,这一传统认知正面临着严峻挑战,萦绕在法官、律师等法律职业上的光环在人工智能技术的渗透下正在逐渐褪去。就法院系统而言,虽然目前人工智能更多承担司法审判的辅助角色和任务,并不会取代法官进行断案,但是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势必会较大幅度地减少法院系统司法辅助岗位的数量。同时,目前正在大力推行的在线纠纷解决机制对传统的司法裁判方式产生了很大的冲击。以e-Bay研发的在线仲裁平台“Modria”为例,“Modria”是一项每年用于解决超过6000万交易争端的在线纠纷解决技术之一,其解决的案件数量是美国法院系统受理的案件总数的三倍多。另一个在线解决方案是Cybersettle,它处理过超过20万起个人伤害保险理赔,理赔金额接近20亿美元。这势必会对法官群体的数量及其内部构成产生深刻影响,从事简单的、重复性司法辅助工作的法官助理和书记员岗位的需求量未来将明显减少。
     
      就律师行业而言,随着人工智能技术日渐广泛地运用于律师业务之中,律师助理岗位数量亦将大量减少。英国牛津大学卡尔·本尼迪克·弗雷和迈克尔·奥斯本根据可自动化可能性对人类702种职业进行排序,其中法律助理和律师助理的职位自动化可能性高达94%,属于高风险行业,而那些依靠法律助理的劳动投入的律师职业则属于低风险类别。无怪乎美国学者迈克斯·泰格马克在给未来就业者的择业建议中指出,“如果你想进入法律行业,不要成为那些为了证据开示而审阅成堆文件的法务助理,因为他们的工作很容易被自动化,而要成为那些为客户提供咨询服务并在法庭上陈情激辩的律师。”有学者甚至在研究中预言随着机器人律师的增多,在2030年律师职业将面临“结构性坍塌”。
     
      其次,人工智能促进了法律职业的变革。美国法律学者达纳·莱姆斯和弗兰克·列维认为,我们不应仅仅关注人工智能对律师职业的替代,而应该更关注人工智能给律师职业带来的改变。伴随着人工智能在法律职业中的广泛运用,会在较大程度上降低法律咨询和诉讼的成本。同时,当事人在寻求法律意见时具有了更多的选择性。“所有人都能更便利地获得法律咨询。……未来将不仅仅只有富人能玩转法律了。”此时,横亘在律师与当事人之间基于信息和知识的不对称现象将随着人工智能的运用而有所缓和。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实际上,相较于那些初级律师职业岗位数量的减少,人工智能给法律职业更深层次的挑战是,包括法官、律师在内的法律职业共同体的成员,都需要为当事人和整个社会提供一种比基于机器学习算法的人工智能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更优质的法律服务,而不能满足于提供简单的、重复性的法律咨询工作。因为人工智能律师能够以更低廉的费用,更短的时间为客服提供简单的法律咨询服务。例如,2018年5月20日,司法部中国法律服务网正式上线,这套智能咨询系统能够模拟律师与当事人进行对话,并能够基于对话内容马上免费自动生成上万字的智能法律意见书,还附有类似案例判决书、相关法律法规,行动建议等。
     
      总体而言,对于接受法律服务的客户而言,人工智能技术导致了AI机器人律师的出现,将形成机器人律师与传统人类律师相互竞争的格局,这一竞争将有助于形成一种“以客户为中心”的法律服务供给模式,也使得那些原本没有足够的金钱聘请律师,接受法律服务的人们享有了更多接近正义,寻求法律保护的机会。但是,从作为法律服务提供者的人类律师角度而言,伴随着人工智能在法律职业中日渐广泛的运用,正在对法律职业共同体形成一种倒逼压力,对于那些初入职场的初级律师和刚毕业的法科学生来说,人工智能带来的压力将更为明显。面对以人工智能技术为基础的法律科技的迅猛发展,有学者甚至做出惊人预测,在20年后,机器人律师将取代人类律师,法律职业将会迎来一个没有人类律师的时代。我们认为,这一预测未免有些骇人听闻,言过其实了。但是,人工智能势必会抢夺那些律师助理和初级律师的“饭碗”,却是我们正在面对并且将要长期面对的一个挑战。在人工智能时代,伴随着机器人律师逐渐进入到律师职业之中,“初级员工失去了在更基层从事法律工作的机会,也失去了积累经验和制度知识的机会。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这甚至像是在一扇被光上的机会之窗”。后者欲立于不败之地,必须在创新精神、职业理念和知识结构方面都做出相应的变革。

    【作者简介】
    张恩典,南昌大学法学院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