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六十二
2020/10/24 10:10:48  点击率[11]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给巴伐利亚科学院的信》
     
      (1933年4月21日)
     
      “我曾说明过我向普鲁士科学院辞职的理由是:在目前情况下,我既不愿做一个德国公民,也不愿保留任何从属于普鲁士教育部的职位。”
     
      爱因斯坦是为人讲原则、做事有底线的人。他坚决拒绝去作违背原则之人、去做突破底线之事。
     
      老舍先生之所以会在那个峥嵘岁月里自沉太平湖,就是因为他无处可逃,不可能象爱因斯坦那样——既可以放弃公民身份、又可以远走他乡。不过,老舍先生最终还是选择了——奔向光明——纵身投入到没有假、恶、丑的天国。
     
      “这些理由本身不会引起我同巴伐利亚科学院断绝关系。但是如果我请求把我的名字从院士名单中除去,那是另有理由的。”
     
      果真是“另有理由”吗?
     
      如果不幸——普鲁士科学院与巴伐利亚科学院是同流合污、沆瀣一气的话,那么爱因斯坦与前者断绝关系就必然意味着也会与后者断绝关系。
     
      “科学院的首要责任是推进和保护一个国家的科学生活。可是就我所知,当并非很小的一部分德国学者、学生,以及一部分受过高等教育的专门人材,在德国被剥夺了一切就业和谋生机会的时候,德国的学术团体却袖手旁观,默不作声。我不愿意属于任何一个这样行事的团体,即使它是在外界的压力之下才这样做的。”
     
      为什么是“一个国家”呢?难道科学是属于“一个国家”的吗?
     
      科学或者科学工作的主要内容是推进和维护没有国别、地域、种族、民族、阶级、阶层差异的普遍适用的科学的发展。
     
      可以推测:此处的“剥夺”,应该是非法或者无理的。
     
      对于德国官方粗暴、野蛮的行径,选择了袖手旁观、默不作声的“德国的学术团体”,就包括普鲁士科学院,而且也肯定包括巴伐利亚科学院。
     
      科学,与利益无涉、与政治无关。同理,科学工作者,也应该不计利益、不问政治。但是,科学工作者却完全有正当理由对介入、影响科学的政治发出自己的声音、作出自己的选择。
     
      爱因斯坦当然不去强求别人,但会要求自己。
     
      只要是真理在手,爱因斯坦就可以酣畅淋漓的表现出无所畏惧的霸气、藐视一切的豪气!
     
      左某人,跪拜了!
     
      子曰: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能够说出这句话的人,一定是神明的代言人!!!
     
      能够做到这句话的人,一定是神明的特派员!!!
     
      2020-09-12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