刨子和物权法定
2020/10/23 10:44:06  点击率[29]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物权
    【出处】微信公众号: InlawweTrust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物权法定;用益物权
    【全文】

      有学者讲过这样一个小故事:他的一位老师曾经访问过德国的一家博物馆,那里收藏有木匠用的刨子。令人惊奇的是,刨子的种类竟有二百多种!木匠要刨出什么样的花样,只需选用相应的刨子即可。这不像在中国,木匠就只有几把刨子,刨出什么花样,可就全凭经验了。不止是刨子,据说德国人的各种工具都是成套的,遇到多大尺寸的问题就用多大尺寸的工具来解决,来不得一丝马虎,有时甚至近乎刻板(韩连庆:《现象学与刨子》,《读书》,2001年第11期,第43页)。以这个故事来臆断德国人可能不妥,但是我们可以做这样一个比喻:在很多人看来,民法学的众多概念和术语就像德国木匠的刨子,说明什么样的问题就只能用什么样的概念和术语来解决。如果你想用一个刨子来解决多个问题(我的爷爷是木匠,他就是这样解决问题的),你就是不严谨。
     
      按照一种很多人认为不太严谨的表述,所谓“物权法定”问题就可以转化为一个合同效力的问题。
     
      例如,如果要在价值比较低的动产上设置用益物权(权利分割),应当考虑下面几个问题:
     
      第一,设置新的权利类型有没有必要。这是一个成本和收益比较的问题。若权利分割所得到的收益低于因此而支出的成本,那还不如进行一个完全的权利转让(完全转让的成本比较低)。实际上,很少有人在一个普通的圆珠笔上设置这种用益权。
     
      第二,在价值低廉的动产上设置新的权利类型,其公示方法不能采用法定的、适用于不动产和昂贵动产的登记方法,而应当采取通知这种成本相对低廉的、当事人可以选择的公示手段,通知的公示效力是个案产生的、对抗的效力。其效力的产生应当由通知的人负举证责任。
     
      很少有学者在合同的效力问题上考虑到财产权的规则。我们虽然坚持物权法定的原理,但是,在当事人设置了与“圆珠笔上的用益权”类似权利的时候,我们很少从物权法定的意义上判断该设置的后果。更多的情形是,当A把附有负担的手表卖给不知情的C的时候,我们以承认C取得了手表的完全所有权,A和B之间的设定对C没有约束力,这样,在事实上否定了新的用益权的设定。但是,若C对A和B之间的约定是知情的——比如,A或者B能够证明对C进行了通知,C 就只能取得一种附有负担的所有权。
     
      我们的法学家通常不把这种对C产生的效力称为是一种狭义的财产权效力,而只是把它当作是合同约定对第三人的(对抗)效力。而事实上,当合同产生一种普遍的对抗第三人效力的时候,这就相当于A和B在它们之间设置了一种新的财产权类型(物权或者类物权)。
     
      必须承认,通过合同所设定的权利是渐进的或者连续的,这种权利或者是物权、或者是债权,更多的时候是介于二者之间。
     
      (摘编自赵廉慧:《财产权的概念——从契约的视角分析》,知识产权出版社,2005年版。)

    【作者简介】
    赵廉慧,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政法大学信托法研究中心主任。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