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刑事责任年龄调整必须正视的五个问题
2020/10/21 8:26:39  点击率[102]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学
    【出处】上海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刑事责任年龄;调整
    【全文】

      《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二审稿)》规定:“已满12周岁不满14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情节恶劣的,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应当负刑事责任。”在此之前,关于刑事责任年龄的争论呈现两极化现象:一是法学界虽然有争论,但大多数人支持维持现状,不做调整;二是在网络平台上,网民几乎一边倒支持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刑事责任年龄始终是一个科学问题而不是表态问题,无论该条款最终是否能够通过,以下五个方面的问题都值得学界、舆论界、立法者重视。
     
      一、正视低龄少年犯罪的主要矛盾
     
      当前低龄少年犯罪的主要矛盾是:日益受到关注的、缺乏刑罚适应性的低龄罪错少年与落后的矫正体系之间的矛盾。不可否认,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以将部分低龄罪错少年纳入刑罚体系内,系一种最为便捷的应对矛盾的方法,但该方法在本质上并未直面主要矛盾,而是以刑罚替代专门的罪错少年矫正措施,实为下策。其看似可以“暴力破解”“大连13岁男孩杀人案”之困局,但仍然对“重庆10岁女孩摔打男婴案”束手无策。
     
      这是因为,根据刑事责任年龄的设计逻辑,只要存在刑事责任年龄标准,则未达刑事责任年龄者是被认为不具备刑罚适应性的。而客观上,只要该标准存在,就一定会存在未达刑事责任年龄实施犯罪的可能性。因此,通过刑事责任年龄的升降永远都无法解决矛盾的主要方面:缺乏刑罚适应性的未达刑事责任年龄人无法受到有效矫正。化解该矛盾的关键当然是在刑罚之外,建立专门的、有效的罪错少年矫正体系,而非调整刑事责任年龄不断改变刑罚适应性的标准。
     
      因此,试图通过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以解决低龄少年犯罪之矛盾,无异于削足适履。
     
      二、正视刑事责任年龄制度之机能
     
      刑事责任年龄制度的主要机能在于程序分流,即将符合刑事责任年龄规定的犯罪人筛选进入定罪量刑的程序内,将不符合者“淘汰”并引入专门的程序中。显然,该制度的机能并不包括犯罪预防。因此,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并不符合减少低龄少年犯罪的公众期待,相反,在一段时间内,由于犯罪圈的扩大,被纳入刑罚体系的少年将会有所增加,必然提升低龄少年犯罪率。
     
      事实上,如果不存在未满14周岁的少年犯罪,那刑事责任年龄制度也就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该制度存在的基本逻辑是:以“存在未满14周岁的少年犯罪”为大前提,以“未满14周岁的少年不具有刑罚适应性,对其处以刑罚不是最佳选择”为小前提,以“设立刑事责任年龄制度,将未满14周岁的罪错少年分流至专门的少年罪错矫正体系”为结论。从刑事责任年龄制度产生的逻辑来看,并不存在抑制犯罪的机能。
     
      有论者认为,降低刑事责任年龄,足以对已满12周岁不满14周岁的少年产生威慑力,可以作用于低龄少年犯罪的预防。何为威慑力?威慑力是指因害怕实施犯罪带来的不利后果而产生畏惧之心,进而不敢犯罪的一种法律机能。上述论者认为法律具有威慑力,其理论前提是“人人都是理性的经济人”,而将低龄少年视为趋利避害的理性经济人恰恰是对该群体最大的误解!从犯罪动机来看,成年人的杀人犯罪动机往往是明确的报复、妒忌、恐惧等心理,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过去引发社会关注的大部分低龄少年犯罪案件,行为人的动机动机显得随意、不符合逻辑,甚至无法理解其实施犯罪行为的心理倾向或内部驱力。此外,作案手法残忍却简单、犯罪后的言行幼稚等特征都表明他们绝非上述论者所假设的“理性经济人”。因此,所谓的“威慑力”并不具有普遍性。
     
      大前提:刑事责任年龄制度并不具有预防和减犯罪之机能;
     
      小前提:降低刑事责任年龄;
     
      结论: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以达抑制犯罪之功效无异于缘木求鱼,是不可能之任务。
     
      三、正视国家之义务
     
      《联合国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准则》规定:“应努力在每个国家司法管辖权范围内制订一套专门适用于少年犯的法律、规则和规定,并建立授权实施少年司法的机构和机关。”毫无疑问,建立专门的少年司法机关、专门矫正体系是国家之义务。在未真正努力建立专门的少年矫正体系并验证该体系对低龄罪错少年无效之前,便贸然通过立法将该类少年投入刑罚体系中,是鲁莽、未尽职的表现。因为前者是国家的义务,而后者国家的权力,在未尽到义务之前,便挥起刑罚大棒,以权力替代义务,其正义性是缺失的。
     
      尽管草案强调,将“两条腿走路”,但这种“以罚代教”的刑事政策倾向实际上已经使得两条腿长短不一。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无非是简单地将低龄少年纳入刑罚体系内,并非是一种“努力”,而是对建立专门矫正体系的一种“放弃”。可以预见的是,刑事责任年龄下调后,刑罚对少年司法的僭越,必定会挤压其的空间,让原本就不发达的罪错少年矫正体系雪上加霜!
     
      《联合国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准则》还规定:“在承认少年负刑事责任的年龄这一概念的法律制度中,该年龄的起点不应规定得太低……”按此规定,坚守刑事责任年龄制度是国家之义务——至少确保该制度的存在。然而,按照当前的修法思路,因为存在部分12、13周岁罪错少年,就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来应对,这种思路是危险的,其极端便是一而再再而三降低年龄标准,直至彻底取消刑事责任年龄制度。
     
      因此,试图通过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来控制低龄罪错少年,有规避义务之嫌。
     
      四、正视少年司法基础理论研究之缺失
     
      此次刑事责任年龄的调整,令大部分少年司法学者感到遗憾与失望——少年司法创业未半,尚未完全从传统刑法中剥离出来,就已面临被传统刑法侵蚀的现实。早在上个世纪,林纪东先生曾言:“少年法之理论,与传统之刑事法理论,虽多距离,然对旧日之刑法,正有推陈出新之作用, 刑事法之改正,将于少年法始肇其端。”曾被林纪东先生寄予厚望的少年司法如今何以如此孱弱?曾有引领传统刑事法学之功能的少年司法何以裹足不前、论证乏力、甚至在重大立法争论中失去应有的话语权?
     
      原因必然是多样的,但其中最根本的是少年司法基础理论研究的缺失。一方面,少年司法的基本范畴“少年”“罪错”等缺乏深入的论证,以至于大多数少年司法学者在论证某个问题时常常还需要用大量的笔墨解释少年的特殊性;另一方面,在法理已成为法学的共同关注的大背景下,域外“儿童最佳利益原则”“国家亲权理论”等基本法理在我国尚未生根发芽,而我国传统法律中的“恤幼”“仁”等本土少年法之理并也未得到少年司法学界应有的关注与研究。
     
      张文显教授认为:“要推进法学的科学性必须深化范畴研究;要推进法学的先进性必须加强法理研究;要实现法学的现代化必须促进法学范畴研究与法理研究的深度对接。”我们应当认识到:没有范畴概念体系,就不可能有少年司法的知识体系和思想体系,更不可能成为一门独立学科;没有法理根基和基本法理,少年司法必然缺乏正当性和公信力。
     
      因此,加强少年司法哲学的研究,是此次刑事责任年龄调整事件的启示。
     
      五、正视舆论对立法之影响
     
      此次修法过程中,尽管大多数法学学者反对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但它仍然被提上议程、写入草案并极大可能为全国人大通过而成为我国刑法的成文规定。这其中,有一股不可忽视、但常常为法学研究者所“不屑一顾”的力量——舆论。
     
      舆论误将“低龄少年犯罪曝光率”等同于“低龄少年犯罪率”,错将“个案的严重性”等同于“类案的普遍性”。然而,真正影响立法的正是这种基于错误认识而凝聚起的汹涌舆论。而基于科学研究的、有充分学理论证的专家意见却未在修法过程中受到应有的重视。舆论胜过专家意见,是因为基于统计学的事实,舆论代表更广大人民的意见,而采用统计学意义上的多数人意见恰恰是民主的形式要求——尽管这种“民主路径”并不一定能走向真理,但其结果可以极大地缓解国家的舆论负担。
     
      这对少年司法学者的启示至少有三:一是承认、重视舆论对立法的重大影响;二是学术与舆论并非不可沟通,二者的共同之处的是对公平正义的价值目标,不同的只是认知水平、研究方法、表达方式等;三是放下偏见,给出有说服力的实证调查数据、以通俗化的、白话化的少年司法基本理念证成自己的观点,引导舆论脱离无序、片面之现状。
     
      结语
     
      本文并非反对对低龄罪错少年进行强制干预,而是旨在主张以专门的、更有效的、合目的性的矫正措施(保护处分)对少年进行教育与惩罚;旨在将目光引向问题的本质,超越报应,回归理性,以期社会各界认真对待少年刑事责任年龄问题——让成人的归成人,少年的归少年。

    【作者简介】
    王江淮,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博士、上海政法学院全国青少年犯罪与司法研究及服务中心兼职研究员。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