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时代英国土地信托法的研究价值
2020/10/15 10:42:45  点击率[28]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民法典;土地法
    【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民法典;信托;双重所有权
    【全文】

      一定意义上来说,民法典是大陆法系典型特征的体现。英美法系则完全不同,信托制度是其典型代表。正如英国学者所说,正是因为信托制度的存在,使得英美法不需要引入大陆法系的某些民法技术。英国土地信托法是土地法与信托法的交叉领域,是英美法典型中的典型,但我国学术界对其缺少系统深入研究,甚至在概念上都存在较大的认识偏差。《民法典》的颁布,标志着我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进入了新时代,研究英国土地信托制度具有独特的理论和实践价值。

      满足人民对家族信托的需求

      家族信托具有继承法无法媲美的优势,一般指将家庭财产委托给受托人管理,以实现财富传承等目的。在财富传承方面,与继承法相比,家族信托特有的价值体现在:家族信托通过设立受托人,可以实现按照委托人生前的愿望管理财产、分配财产(含收益),因而可以防止继承人不按照被继承人的意志使用财产甚至是挥霍浪费财产;防止因继承人不善于管理财产而造成财产损失;防止子女分割财产而带来家庭财产的分散(如家庭企业、家庭经营的规模农场等,如果分割财产将无法正常盈利);可以按照被继承人的意志实现三代以上的财富传承(如被继承人委托受托人将受托财产的收益按时分配给其子女,且在满足一定条件下,将受托财产转让给其指定的孙辈继承人)。这些都是继承法所无法实现的,因为继承法是“一锤子买卖”,对继承完成之后的财富管理和分配无能为力。

      家族信托因其特有价值必将受到更多的青睐。我国内地第一例家族信托于2013年在深圳诞生,至今全国已经达数千例,其门槛也从最初的5000万元降低至1000万元,甚至有的信托机构开发了100万元起购的家族信托产品。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国中产阶层数量越来越庞大,对家庭财富传承的多样性需求也越来越多,继承法已经无法满足这一需求。

      《民法典》继承编与原继承法相比,新增设了“自然人可以依法设立遗嘱信托”的规定。遗嘱信托是家族信托的一种。这反映了《民法典》对社会主义新时代人民财富传承多样性需求的回应,具有重要意义。但《民法典》在这方面没有更多的规定。英国近代土地信托是现代家族信托的来源和原型,受托财产——土地(或地产权)被视为本金,不可分割和出售;土地的收益(一般为租金)被分配给受益人;在一定条件下,受托人将受托财产转让给特定的受益人。在受托财产是动产的情况下,仍然适用于这一模式。英国信托法对受托人的信义义务有着成熟的法律规范。因此,对其进行深入研究将为《民法典》遗嘱信托的具体应用提供重要借鉴。

      为民法典居住权的实施提供参考

      本着人民至上原则,《民法典》规定了居住权。其基本要义有:居住权是指对他人住宅的居住权;居住权应当登记,自登记时设立;居住权具有用益物权性质等。《民法典》规定的居住权,在我国民法中是一个新事物,还缺少相关的法律实践,在具体实施中可能会遇到不少问题,如:居住权与第三人权利如何协调(债权人、抵押权人等)?如何在地产交易安全和人民基本居住权之间进行权衡?父母出资买房,登记在子女名下,父母是否有居住权?如果是子女婚姻存续期间,父母出资买房登记在子女名下,在子女离婚时该房产是否作为婚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如何避免利用居住权欺诈第三人(债权人和抵押物权人等)?

      英国信托法经历了从否定居住权到认可居住权的过程,可从正反两方面为我们提供经验或教训。与大陆法系不同,现代英国土地信托法律制度,是解决地产共有关系的基本法:两人以上对地产的共有关系,即成立信托法律关系,在当事人没有明确设立信托的情况下,则法律拟制产生默示信托。按照英国1925年财产法(除部分修订外,现在仍然适用)的精神,信托受益权不包括占用权(在住宅的情况下主要是居住权,下文称为居住权),目的是保护地产自由流转、避免受益权对抗第三人而阻碍地产交易。20世纪末以来,随着欧洲人权公约在英国的生效,英国开始重视基本的居住权。以《土地信托和受托人法1996》为代表的当代系列立法改革,其中心任务之一就是从立法上认可受益人的居住权,并对判例法如何权衡受益人居住权与第三人权利(债权人、抵押权人等)做原则性规定。近年来判例法关于居住权保护的判例也得到蓬勃发展。无论成文法还是判例法,英国土地信托制度在处理居住权的法律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民法典》新增居住权的背景下,值得我们进行比较研究。

      解决“双重所有权”与“一物一权” 的融合问题

      我国学界一般认为,起源于英国的信托制度的基本法律结构是“双重所有权”,与我国继受的大陆法系“一物一权”的基本原则不相符合。有学者指出,我国信托法立法对此问题采取了回避的策略,即:模糊规定受托财产“委托”给受托人,而非明确规定“转让”给受托人。这种认识和做法给我国信托法的应用和发展带来障碍,也给信托业以及人民对信托的功能期待带来不利影响。至今,我国信托如何登记还没有完善的法律规定,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信托法对信托财产“委托”这一模糊规定,而信托登记是信托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在《民法典》新设遗嘱信托情况下,遗产中的房产、股票、债券等能否登记在受托人名下显然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我国《民法典》除上述遗嘱信托的规定之外,再无有关信托的条文,似乎也与二者相冲突的问题未解决有关。深入研究英国土地信托法,或可解决这一基本理论问题。

      双重所有权一般指英国法中的普通法所有权和衡平法所有权,在信托结构中对应的是受托人所有权和受益权。在1925年财产法改革前,二者分别被称为普通法地产权(legal estate)和衡平法地产权(equitable estate)。从名称上来看,它们二者是并列的。从性质上看,二者都具有类似大陆法系所有权的性质。普通法地产权是对世权,即可以对抗任何人。根据衡平法知情原则(doctrine of notice)及其扩大适用,衡平法地产权几乎受到与普通法地产权一样的保护,二者具有几乎相同效力的对世权性质。因而,实质意义上的“双重所有权”的确曾经存在。

      经过现代改革,信托受益权性质得到革命性变化。1925年财产法规定:衡平法地产权仅能称为权益(interest),地产权(estate)仅指普通法权利,即至少在法律术语上,所谓的衡平法所有权不再与普通法所有权具有同等的地位。1925年财产法改变了信托受益权的性质:根据转换原则(doctrine of conversion),土地信托受益权的客体从土地本身转换为出售土地所获得的收入;根据超越效力(overreaching)原则:只要受托地产的买受人符合法定支付条件(购地款支付给信托法人或者两个以上受托人),不论是否对信托知情,均不受信托受益权的约束,即使在登记的情况下也是如此。因此,信托受益权(衡平法所有权)的对物权性质得到根本性改变,不再具有与普通法地产权一样的对世权。由此可知,深入研究英国土地信托法,可为解决“双重所有权”与“一物一权”原则的融合问题提供理论依据,从而扫清民法典背景下信托法发展的障碍。

      针对同样性质的法律问题,两大法系从不同的逻辑起点出发有不同的解决方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应合理借鉴人类优秀法律文明成果,希望本文能促成法学界对英国土地法、信托法的更多关注,为我国《民法典》功能的充分发挥提供参考。

    【作者简介】
    作者单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