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员是否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受伤的认定及责任划分
2020/9/29 11:18:23  点击率[78]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民法总则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雇员;人身损害;责任划分
    【全文】

      案情介绍:陈某系王某近亲属,系某公司雇员,从事烧饭、清运垃圾等杂活工作,2019年3月,某公司经营者要求陈某找人将某公司的电动三轮车修好,用来清运垃圾,王某邓某遂找人到某公司处将电动三轮车里边的坏电瓶换掉。2019年3月30日中午,陈某为了熟悉驾驶电动三轮车,在某公司大院内学开电动三轮车,因电动三轮车撞到墙框上,陈某从车上跌倒在地面后死亡。事情发生后,某公司仅赔偿了王某60000元。王某认为,陈某在为某公司提供劳务过程中导致死亡,某公司作为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王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人民法院判决某公司赔偿王某损失373963元(审理中变更为547115元);2、某公司承担案件受理费。
     
      某公司辩称,1、陈某不是在雇佣活动中受害致死,其不负责运送垃圾,亦非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发生事故,其学习驾驶电动三轮车是出于公器私用的自益行为;2、事发时陈某已60多岁,年龄较大,自身健康状况、身体控制协调能力及心理素质自身应当清楚,其贸然学习使用速度很快的电动三轮车必然存在一定的风险,且在学习驾驶过程中未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其夫即邓某在其使用不熟练的情况下让其独自骑行,更是放纵风险的扩大,故应由王某邓某及死者陈某对该意外事故承担全部责任。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下半年起,四王某亲属陈某受雇于某公司从事烧饭和打扫工作。2019年3月30日6时许,王某邓某将某公司余阳经营部的一辆电动三轮车开回家拉树栽到自己田里,12时40分左右,王某邓某驾驶该电动三轮车,陈某驾驶电动自行车一起到某公司处,王某邓某提出教陈某学开电动三轮车,陈某即一人驾驶电动三轮车,后因车速太快,陈某撞到厂房卷帘门墙框,跌倒地面后当即死亡。另查明:1、发生事故当天,某公司余阳经营部其他人员均在上海参加展销会;2、事故发生后,某公司给付王某60000元。
     
      上述事实有原某公司的当庭陈述,证人证言,如皋市公安局磨头中心派出所接处警工作登记表、询问笔录(王某邓某),视频资料及相关书证等证据在卷佐证。
     
      笔者认为,民事主体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以及其他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犯。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某公司与王某亲属陈某存在雇佣关系原某公司双方均无争议,争议焦点为陈某是否是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受伤致死。王某主张陈某学开电动三轮车是为了运送垃圾以更好地为某公司提供服务,其系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受伤致死,故某公司应承担雇主责任;某公司余阳经营部则主张陈某的工作仅是烧饭和打扫卫生,运送垃圾另有其人,其并非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受伤致死,故不同意王某的主张。根据法律规定,“从事雇佣活动”,是指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本案中,王某亲属陈某系在王某邓某的指示下学开电动三轮车过程中受伤致死,其学开电动三轮车并非从事某公司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故王某主张陈某是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受伤致死要求某公司承担雇主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不予支持。
     
      事发后,某公司自愿给付王某60000元,我们不持异议。
     
      据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第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对邓某等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作者简介】
    孙陈鹏,单位为江苏省如皋市人民法院。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