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五十七
2020/9/12 9:20:33  点击率[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商业利益和战争》
     
      (1932年)
     
      “你在信中讲的这一点是头等重要的。军火工业确实是威胁人类的最大危险之一。它是那个到处泛滥的国家主义背后潜在的邪恶势力。……”
     
      尽人皆知:既可以用刀杀人,也可以用枪杀人。不论是刀也好、还是枪也罢,不过都是杀人工具罢了。在借助工具杀人这件事情上,杀人工具显然是次要因素,而杀人之心才是主要因素。
     
      因此,不难看出:“头等重要”或者“最大危险”的,绝对不是军火工业,而恰恰是国家主义。
     
      爱因斯坦正好说反了,正确的表述应该是:那个到处泛滥的国家主义是军火工业背后潜在的邪恶势力。
     
      到底什么是表象、什么是实质?到底什么是手段、什么是目的?爱因斯坦完全没有搞清楚。
     
      “也许国有化会有某些好处。但是要准确规定国有化应当包括哪些工业是极其困难的。航空工业该不该包括在内?冶金工业和化学工业又该包括进多少?”
     
      但愿,爱因斯坦清楚的知道“国有化”这三个字的真正含义。针对企业而非财产的国有化,绝对不可轻言,更加需要格外慎之又慎。感兴趣者,请参阅拙作《国有企业的荒谬本质》(发表于北大法律信息网)。
     
      国有化的必要性和可行性,绝对不是体现在企业或者行业的类型或者数量上的。
     
      国有企业存在的正当理由和空间:私有企业不愿、不能、不宜进入的领域。而且,利润必须等于或者小于——零!如果需要扩大再生产的话,那么就要从国库中追加投资。
     
      “关于军火工业和战争物资的出口问题,国际联盟曾忙了多年,想把这种可恶的贸易控制起来——但没有收到什么成效。这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去年我问一个着名的美国外交家:为什么不用贸易抵制的办法迫使日本停止其武力政策?他的回答是:‘这关系到我们的商业利益太大了。’对于仍然满足于这种说法的人,能有什么办法呢?”
     
      军火工业,也许还是可以大致说清楚的。但是,战争物资,其内涵和外延可能就相当模糊了。至少,限制菜刀的买卖,并不是遏制伤人或者杀人犯罪的恰当方法。
     
      难道军火工业和战争物资不出口,就不是问题了吗?就没有问题了吗?
     
      在某些国家里,枪支交易是合法的,这到底算不算是“可恶的贸易”呢?
     
      各个国家有各个国家的《刑法》——就在那里。请问:犯罪会因此而明显下降吗?
     
      犯罪数量似乎与犯罪受到法律追究的比例成负相关关系。
     
      没有有力手段和措施的国际联盟,就是再忙很多年,也不可能会“收到什么成效”。
     
      犯罪或者战争的决定性因素,是人,而不是物。真正可怕的,肯定不是数量和质量都一直在不断提升的武器和军火,而是肮脏、丑恶的人心。
     
      真正可恶的,不是生产什么或者销售什么,而是人们想的到底是什么?人们要的到底是什么?人们到底会以什么方式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些,可未必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
     
      请看清楚:高度发达国家的非常着名人物,其层次和境界也只不过仅仅就是——利益。能够让他们获得满足的,可不是“说法”,而是——利益。
     
      其实,爱因斯坦也绝对没有高明多少,他的想法不过就是:用利益去制衡战争。如此貌似有理的方法,最多也就只能算是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计。
     
      “你认为让我出来讲几句话,在这方面就会得出什么结果吗?这是何等的幻想!在我不妨碍别人时,人们吹捧我。但当我朝着为他们所不喜欢的目标努力时,他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就立刻翻过脸来对我辱骂和诽谤。至于那些袖手旁观的人,多半不敢出头露面。这是些胆小鬼!你有没有试验过你们同胞的政治勇气?大家默认的座右铭是‘闲事莫管,闲话莫说’。你可以相信,我将尽力按照你所指的路线去做各种工作,但是不会象你所想象的那样能直接得到什么结果。”
     
      请看:爱因斯坦根本就不傻、就不缺心眼儿!在战争与和平这个方面,不要说让他出来“讲几句话”,就是让他出来讲上几千句话、几万句话,也注定都是徒劳无益的!
     
      我就纳闷儿了!既然爱因斯坦明明知道这一结果,那为什么还要不遗余力、不厌其烦的大声疾呼、奔走相告呢?这到底是什么思维逻辑呀?????????
     
      难道爱因斯坦所有关于战争与和平的文字,不就都是纸上谈兵进而毫无意义的“幻想”吗?
     
      其实,鄙人根本就无意去触碰他人的蛋糕——燕雀之心远非鸿鹄之志——我的全部工作和事业均与利益无关。我就是置身于人间的传说中的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人。但是,即便如此,我的文字可能依然会使某些人很不高兴、很难接受。虽然我没有去动他们的奶酪,但也没有对他们高唱赞歌。仅仅是发出不同的声音(其实,这就是我工作和事业的全部),这本身就有可能会“妨碍别人”——触及某些人的利益。
     
      我绝不去奢望“人们吹捧我”,只要是人们不将我置于死地、赶尽杀绝,我就谢天谢地了!
     
      与众不同,这就是我的必然会不为人们所喜欢的唯一的不可更改的努力目标。
     
      请允许我以自我感觉极其良好的心态进行猜测:在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人因不喜欢我的文字而“对我辱骂和诽谤”!这至少比无人理睬我的文字还是要好一些。
     
      只要是没有付诸行动的言辞,我绝对不会认为他们侵害了我的利益。
     
      对于“那些袖手旁观的人”(旁观的对象当然是我与这个世界主流声音出现分歧的局面,而肯定不是我的文字),我无话可说,更无意指摘。他们在任何事情上可能都没有抛头露面的勇气,但是,我却不认为他们是“胆小鬼”。因为,这就是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基本特征。
     
      我倒是很想请教一下爱因斯坦:何谓“政治勇气”?到底什么人会拥有、能拥有、该拥有“政治勇气”?答案会是作为普通国民的“同胞”吗?
     
      阿Q就曾经振臂高呼:革命啦!同去!!同去!!!
     
      请问:这到底算不算是我们“同胞的政治勇气”??????
     
      我肯定是没有试验过我的同胞的政治勇气,但却依稀看到了爱因斯坦在政治方面以天真和无邪的方式所表现出来的傲慢与偏见。
     
      作为普通、平凡的社会成员,他们的座右铭除了是“闲事莫管,闲话莫说”之外,还能是什么呢?这已经是他们利益最大化的明智选择了。
     
      我绝对相信:爱因斯坦尽力所做的各种有关战争与和平的工作,肯定不会“直接得到什么结果”。
     
      2020-08-15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