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姆斯伯格监狱人体试验案
2020/9/8 15:23:06  点击率[2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人身权
    【出处】人民法院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人体实验;监狱管理;人身权
    【全文】

      (一)

      一个名叫艾伦的作家,研究生毕业后去美国费城霍姆斯伯格监狱给囚犯教读写课程。他发现犯人脸上、胳膊上和后背沾满了医用胶带,当初他以为是犯人们打斗的伤痕,后来意识到这是发生在城市监狱里持续了23年的一场医疗试验。1998年,艾伦出版《皮肤试验田》一书,揭示了这个监狱人体和心理实验的真相。书籍的出版,催生了激烈的冲突和一宗诉讼。

      1998年,监狱受试者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医院门外抗议。2003年10月29日,试验主导者阿尔伯特·克利格曼接受医学杰出成就奖的时候,10位受试者在第22大街费城医师学院外面示威。

      2000年10月17日,298名霍姆斯伯格曾经的囚犯状告皮肤科医生克利格曼、宾夕法尼亚大学、药品生产商约翰森公司、道化学品公司和菲拉德菲亚市。原告声称他们受到虐待、剥削、试验未充分公开。他们所在的监狱未征得同意,在他们身上进行医学试验,其中有传染病、辐射、二恶英和精神类药物。

      2002年,联邦法院裁定,本案诉讼时效已过,撤销了案件。不过,1984年,抗议领袖琼斯从费城市政府获得4万美元赔偿金。

      (二)

      1965年前后,克利格曼是宾夕法尼亚大学医院的皮肤学专家和主任医生,被同行称为“高智商、创新力、反传统、高产的和有魅力”的人。他应邀去霍姆斯伯格监狱治疗脚癣。当他在监狱里看到众多的囚犯时,感叹“这里真是一个好的皮肤试验田啊,如同一个农场主发现了一块肥沃的田地”。此后,他开始在监狱里进行人体试验。20世纪50至60年代,美国并没有法律明确禁止人体实验,而且医生和药厂喜欢用人体做医疗试验。

      克利格曼医生与囚犯们达成协议,医生在他们身上试验,按照不同种类的试验和试验的长短,医生支付给囚犯费用,从10美元到300美元不等。当时监狱通常的工资是每天15分到25分。对于医生来说,囚犯是理想的试验对象,因为可以严格按照标准控制和观察囚犯服药后的状况;对于囚犯来说,能快捷地挣到试验费用,对改善生活乃至积攒保释金都有积极的意义。

      囚犯通常是穷人或者黑人,付费给他们做试验,医生并不内疚,在法律上和道德上都不承担特定的义务。2000年当曾经的囚犯提起诉讼的时候,克利格曼还说,“就我所知,这些试验的结果增进了我们对皮肤疾病的认识,而且,那些自愿参与研究项目的人,未见到任何长期的损害”。

      道化学品公司制造过杀虫剂,主要成分是二恶英。销售使用杀虫剂后,该公司受到社会的广泛批评,被指责污染环境危害人类健康。道化学品公司找到克利格曼,让他在霍姆斯伯格监狱囚犯身上做人体试验,测试他们的化学品是否对人体有伤害。道化学品公司支付克利格曼1万美元的试验费。事件曝光和引起争议后,道化学品公司承认在监狱做过此项试验,但是,克利格曼并未按照道化学品公司的试验手册和指南进行试验,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加大了试剂的剂量。至少10名囚犯被注入了7500微克的二恶英杀虫剂,这个计量让道化学品公司的工程师都大吃一惊,因为它高于推荐计量的468倍。

      约翰森公司也承认让克利格曼在囚犯身上做过皮肤试验,但是,他们称,起诉书上列举的那些成分从来都没有加入到他们生产的化妆品和药品之中。

      霍姆斯伯格监狱随后变成了美国最大的、非治疗性的人体研究工厂。艾伦在他的书中有交代,美国军方和中央情报局同样在霍姆斯伯格监狱里进行过化学武器试验和精神类药物试验。但是,大部分关于霍姆斯伯格监狱人体试验的新闻报道,并未列举军方化学武器试验和中央情报局迷幻药的试验。

      试验终结于1974年,一是由于公众的压力,二是由于阿拉巴马州的塔斯柯基黑人梅毒人体试验舆情的爆发。议会举行了听证会,讨论医学人体试验的伦理原则。两个事件联系在一起,构成美国人体试验伦理规则的历史性标记。

      2018年2月13日,费城《调查》报发表一篇纪念抗议领袖琼斯的文章。琼斯生于北费城,当年因为盗窃财产入狱,在监狱里接受过人体试验。出狱后,他组织了一个帮助囚犯的团体:控诉警察暴行、囚犯身心疾病的治疗和囚犯出狱后的就业机会等。

      1974年,琼斯是黑人社区反犯罪十字军六领袖之一,曾经被黑社会纳入了暗杀名单中。他一直致力于揭露霍姆斯伯格监狱的人体试验,是艾伦最早采访的当事人之一。他对艾伦说,“我的躯干就像小斑马”,“那个时候,我不在意。我需要钱”。有一次,他被注射了一种来自印度的罕见病菌,他拿到了10美元。当身上出现一个脓肿后,他又得到了5美元的奖励。他见证了20世纪中期人体试验抗争的历史,从霍姆斯伯格药品试验到塔斯柯基梅毒试验,再到人体实验禁止在囚犯身上进行。琼斯死于2018年1月21日,终年74岁。琼斯被誉称为开辟了一条从罪犯到社会活动家的道路。

      (三)

      历史地看,美国监狱人体试验起源于20世纪早期。到20世纪70年代初期,有数据表明,70%的药品试验都在监狱囚徒身上进行。药品类型各不相同,从细菌战药物到治头皮屑药品,应有尽有。

      1906年,斯特朗医生首开纪录,在马尼拉监狱囚犯身上做霍乱病毒试验,导致13人死亡。路易斯安那州健康委员会让黑人囚犯固定饮用5周的含硫酸的糖浆,测试糖浆中硫磺的效果。1919年到1922年间,加州几百个囚犯参与睾丸移植试验。1934年,2名科罗拉多囚犯在丹佛国家犹太医院参与结核药品试验。1938年,4个闹事的囚犯在模拟烤箱中烹烧而死。监狱被叫作“刑讯室”。1942年,美国军方实施了将牛血注入囚犯体内的试验。1944年,400名斯泰兹维尔监狱里的囚犯自愿参与疟疾试验。囚犯接受人体试验的方便之处在于,他们除了服从就别无选择。20世纪50年代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联邦监狱全力支持人体试验,许多监禁机构扮演了主要的角色。1956年到1957年间,俄亥俄州联邦监狱系统参与低成本口服小儿麻痹症疫苗的研究。20世纪60年代初期,科罗拉多州监狱对囚徒实施放射铁和磷试验,研究红细胞形成和铁缺失过程中红细胞的特征。到1973年,州与联邦监禁系统从事人体试验遭到了公众的批评:人体试验的出现导致“人比黑猩猩还廉价”的状况,称美国偏离了纽伦堡法典关于人体试验伦理准则的精神。

      值得提及的是,1946年,在公共卫生的旗号下,上百名危地马拉囚犯被故意地传染了梅毒。男性囚徒有的通过注射传染,有的嫖娼之后患病,这也是精心安排的,没有任何一个实验受体知情并同意。60年后,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给危地马拉总统科洛姆打电话,对美国政府主导的遭人痛恨的研究表达个人歉意。

      回到克利格曼医生案件中。那些曾经参与过霍姆斯伯格监狱人体试验的下属医生,不少作出了道歉。在议会听证会上,他们出具了一份悔过书,称自己参与的监狱人体实验违反了纽伦堡法典,未尽到一个医师对病人的告知义务,没有妥善区分“科学研究”和“商业开发”。

      曾经参加过克利格曼囚犯试验的医生阿克曼·伯纳德,在2000年第6卷第3期《皮肤学:实践和概念》上发文《霍姆斯伯格,费城,1966年9月—1967年6月:认可错误和悔恨》。他说,“这是在研究外衣下的巨大商业行为:郡监狱是工厂,常春藤大学是赞助人,药厂和化妆品公司以及中央情报局和美国军队是顾客,囚犯的皮肤是商品,未告知同意的囚犯被当作了造钱的工具。大量的金钱流入了阿尔伯特·克利格曼手中和宾西法里亚大学。”

      监狱囚徒人体试验曝光之后,英美国家对监狱囚犯的医学实验加强了防范和保护措施。

    【作者简介】
    徐爱国,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