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五十六
2020/9/5 11:28:34  点击率[7]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经济抵制》
     
      (1932年2月27日)
     
      “以前几代的人给了我们高度发展的科学和技术,这是一份最宝贵的礼物,它使我们有可能生活得比以前无论哪一代人都要自由和美好。但是这份礼物也带来了从未有过的巨大危险,它威胁着我们的生存。”
     
      改变世界模样的根本有效的方法就是——科学和依赖科学而产生的技术。
     
      科学和技术,在爱因斯坦“以前几代的人”以前的人类有史以来的漫长岁月里,几乎是没有突飞猛进的发展的;只是从爱因斯坦“以前几代的人”开始(大约始自欧洲文艺复兴),才真正得到了日新月异的提升。
     
      至于“高度发展”,在爱因斯坦出生后的表现要远甚于在爱因斯坦出生前的表现。甚至还可以相当乐观的展望:在鄙人出生后的表现要远甚于在鄙人出生前的表现。
     
      唯有人类的智慧结晶——科学(也包括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和技术,才有资格被称为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也才有资格被称为人类世代相传、绵延不绝的“最宝贵的礼物”!在科学和技术的面前,被世俗庸人所追逐、所追捧的权力和金钱,不过就是粪土和浮云。
     
      科学和技术,确实可以使人们“有可能生活得比以前无论哪一代人都要”更加“美好”,但却未必会更加“自由”。这是因为:自由(肯定不包括纯粹的思想自由,而是指没有表达的思想以外的其他自由,至少要能够外化为某种行为,例如:言论自由)的本质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
     
      每一个人自由的尺度,都是由自己的综合实力所界定和丈量的。因此也就肯定不存在普遍的全员的——更加自由。就个体而言,财富(包括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可以有增量;自由,也可以有增量。就整体而言,财富(包括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可以有增量;而自由,却没有增量。
     
      一个皇帝、国王所享有的自由,足以超过全体臣民、国民的自由总和。
     
      请千万不要搞错!给人类带来危险进而威胁生存的原因,可不是科学和技术,而是兽性未泯、欲壑难填的人心。
     
      “文明人类的命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要依靠它所能产生的道义力量。因此,摆在我们这一代人面前的任务,肯定不比我们前几代所完成的任务容易。”
     
      人类,是文明的,但更是野蛮的。总的来说还尚是野蛮的,因为野蛮的成分远远大于文明的程度。
     
      请问:到底“依靠”什么(即爱因斯坦所谓的“它”)能够产生道义的力量?难道是“文明人类的命运”自身吗?
     
      人类的道义,应该源自于人类的自身进化,主要不是指物质的进化,而是指精神(主要是指世界观,而不是指科学和技术的水平)的进化。
     
      爱因斯坦写作该文的彼时与以此为基点的“以往任何时候”相比较,并没有显现出“更”的特殊性。
     
      相当遗憾的是:在过去所有的人类历史中,人类的精神进化,几乎一直都是停滞不前的。人类已经取得的突飞猛进、日新月异的成就,是科学和技术,而不是世界观。迄今为止,人类还远远没有能够跨越普遍满足物质欲求这个有可能会促使人类进化的门槛。
     
      人类的道义,几乎还没有任何力量。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所以说人类是愚昧和野蛮的,而不是理智和文明的。
     
      凭借人造卫星和核子武器去讹诈钱财、谋取利益,请问:这样的人,到底是文明,还是野蛮?但愿,在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公道的评判。
     
      在客观环境既定的前提下,人类的命运,死死的攥在人类自己的手中。借用爱因斯坦在《裁军没有渐进的道路》一文中的结束语:“我们将得到我们所应得的命运”。人类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人类的命运也就一定会是怎么回事儿。
     
      自己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难道心里就没个数吗?
     
      有没有搞错!人类从来都不是因为完成了什么“任务”而取得了进步。引导人类前进的动力,也绝对不是什么“任务”。
     
      唯有欲求,才是人类的行动指南。
     
      只有人类已经、正在、将要创造的成果、成就,才会涉及难易问题。
     
      世界观的进化就远远难于科学和技术的进步。
     
      “必需供应的食品和消费品,能在比以前少得多的工作时间内生产出来。可是劳动和产品的分配问题却已变得困难得多了。我们大家都感觉到,经济力量的自由表演,个人对财产和权力无节制的和无限度的追求,不再会自动导致一个比较好的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为了防止宝贵的生产能力的浪费,并且不使大部分人民贫困和道德败坏,生产、劳动和分配都必须根据确定的计划组织起来。”
     
      请问:何谓“必需供应”?到底是谁“必需供应”给谁?该不会是免费奉送吧?
     
      请问:在数量和质量上,爱因斯坦写作该文的彼时与以此为基点的“以前”相比较,“必需供应的食品和消费品”,到底是相同的还是不同的?如果这个问题不能明确的话,那么“少得多的工作时间”又是如何计算出来的呢?
     
      爱因斯坦的这一表述,明显是词不达意。似可改为:伴随着科学和技术的进步,生产效率不断提升。
     
      拜托!“产品”的确存在分配的问题,可是,“劳动”却肯定不存在分配的问题。
     
      有没有搞错!在过去所有的人类历史中,分配问题从来都是“困难”的,一直都没有“变得困难得多”。没有证据证明:在科学和技术取得巨大进步的情况下,分配问题会“变得困难得多”。分配,可能永远是人类面临的难题。
     
      但愿,终有一日——在物质财富极大丰富的情况下,分配问题会变得不再困难了。
     
      如果是各得其所,自然会平安无事。但是,有太多的人都会认为自己吃亏了。能够接受吃亏的人,往往会选择沉默;不能够接受吃亏的人,往往会占便宜没够。
     
      请千万不要搞错!我们大家都应该已经感觉到:在过去所有的人类历史中,即使是在经济力量不能“自由表演”而受到强大压抑的条件下,个人对财产和权力的追求始终都是“无节制的和无限度的”。而且,从来也没有“自动导致一个比较好的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的出现。
     
      分配不公的结果与“宝贵的生产能力的浪费”,在此二者之间没有必然关系。
     
      分配不公的结果与“大部分人民贫困”,可能存在某种程度的关系,但却肯定与“道德败坏”没有必然关系。
     
      好一个“根据确定的计划组织起来”!爱因斯坦这明显是要坚定不移的走计划经济的道路呀!
     
      这可真应了那句话:病急了——乱投医。
     
      “如果说无限制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利己主义在经济生活中导致了悲惨的后果,那末,在国际关系中以它来作指导就更糟糕了。要是人们在不久将来找不出防止战争的办法,那末机械化的作战方法的发展将使人类生活变得无法忍受。为达到这样重要的目标,迄今所作的努力是十分不够的。”
     
      须知:没有哪种主义、甚至也没有任何事物是“无限制的、神圣不可侵犯的”。
     
      利己,根本就不是什么“主义”,而完全就是人的本能。
     
      从古至今、从未改变的利己本能,难道真的“在经济生活中导致了悲惨的后果”的发生吗?对此问题,自有公论。
     
      难道在国际关系中不也是从古至今、从未改变的以利己本能“来作指导”的吗?难道情况真的是“更糟糕了”吗?
     
      相当遗憾:爱因斯坦对于人的自利本性,根本就是全无概念、毫无意识的!!!
     
      不要说“不久将来”了,并非是悲观论调而很可能是中肯观点:人类在灭绝之前,恐怕都“找不出防止战争的办法”了。
     
      又岂止是“机械化的作战方法”,未来的作战方法,令今人很难预测。终将无法忍受的,不是人类生活,而是人类自身。
     
      请问:“迄今所作的努力”,到底是指什么?该不会就是指在科学和技术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吧?
     
      如果人性未见进化的话,那么所有其他的努力和成就对于防止战争而言,也就统统都是扯淡。
     
      “人们寻求用限制军备和约束战争行为的规定来减轻危险。但战争不是一种文质彬彬的游戏,参加的人都会老老实实地遵守规则。在生死搏斗的关头,规则和义务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只有绝对否定一切战争,才会有点效用。创立一个国防仲裁法庭是不够的。必须有条约来保证这个法庭的裁决将由一切国家的一致行动来使它生效。要是没有这种保证,各国决不会有勇气认真地裁军。”
     
      基于其可以强制执行的效力,国内法律的规定,确实有可能会“减轻”某种危险。但是,基于其不可以强制执行的效力,国际法律的规定,则很可能不会“减轻”某种危险。
     
      把希望寄托在水中月、镜中花上,注定枉然。
     
      在国际法律的背景下,即便是“一种文质彬彬的游戏”,参加的人也未必“都会老老实实地遵守规则”,就更不要说“在生死搏斗的关头”了。某些国家之所以能够、可以将规则和义务抛到九霄云外,就是因为国际法律不具有可以强制执行的效力。
     
      敢问爱因斯坦:到底由谁来“绝对否定一切战争,才会有点效用”呀?该不会是您自己吧?
     
      如果创立一个法庭是不够的话,那么难道签署一堆条约就是足够的了吗?难道白纸黑字的条约就能够“保证这个法庭的裁决将由一切国家的一致行动来使它生效”了吗?
     
      请问爱因斯坦:到底由谁来作出这种“保证”呀?该不会是您自己吧?
     
      拜托!裁军,可绝对不仅仅只是由“勇气”来支撑的。也绝对不是靠“认真”来完成的。
     
      “比如,假定美国、英国、德国和法国政府坚决要求日本政府立即停止在中国的战争行动,否则就要对它进行全面的经济抵制,你们能设想有哪一个日本政府敢于承担责任使本国冒极大的风险去违抗这个命令吗?为什么每个人和每个国家想到他们的生存都有点不寒而栗呢?因为各自都在追逐自己可怜的眼前利益,而不肯使它服从整个集体的幸福和繁荣。”
     
      彼时的爱因斯坦居然能够将德国政府与美国、英国和法国政府置于并列地位。
     
      需要明确纠正的是:当时日本政府在中国进行的可不是“战争行动”(至少包括“九·一八事变”在内),而是——侵略战争行动。
     
      请问:“美国、英国、德国和法国政府”,到底根据什么可以或者应该“坚决要求日本政府立即停止在中国的战争行动”?又是到底根据什么可以或者应该“否则就要对它进行全面的经济抵制”?该不会是爱因斯坦的主观想象和一厢情愿吧?
     
      无需我们设想,可以肯定的是:没有哪一个日本政府敢于承担违反天皇旨意或者上天意志的责任。但是,相当遗憾的是:任何一个日本政府都绝对不会把一个纯粹由爱因斯坦空虚杜撰、主观“假定”的“命令”放在眼里。既然都无所谓“违抗”,那又何来什么“极大的风险”呢?
     
      我晕!难道每个个人和每个国家“各自都在追逐自己可怜的眼前利益”,就会产生一旦“想到他们的生存”就都会“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吗?换言之:每个个人和每个国家每时每刻、无时无刻不都处在“有点不寒而栗”的状态之下。这一结论,完全没有正常生活经验的支撑呀!
     
      请问爱因斯坦:您所谓的“集体”,到底是指什么呀?会不会就是指“地球村”或者“人类命运共同体”呀?
     
      是想让个体的“可怜的眼前利益”去“服从”集体的“幸福和繁荣”吗?那么先烦请您更改一下人类的基因密码。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开头就要告诉你们,人类的命运在今天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更依靠它的道义力量。通向愉快幸福生活的道路,无论在哪里都是要经过权利的放弃和自我克制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反反复复的告诉世人:人类的命运在任何时候都不是也没有依靠人类自身的“道义力量”而发展变化。道义,说起来不仅是连篇累牍、罄竹难书,而且还非常悦耳、十分动听,但却从来也没有真正普遍的实践过。
     
      依靠什么,都比依靠道义,更加靠谱儿!道义,不过就是人间的神话和传说。讲求道义之人,必然会被不讲求道义之人给碾压的粉身碎骨。
     
      迄今为止,人类,根本就不是道义动物。而且,也极有可能无法进化到道义动物的阶段。
     
      请千万不要搞错!实现“愉快幸福生活”,完全可以与道义毫无关系。
     
      有没有搞错!唯有以正当、合法的方式实现“愉快幸福生活”,才会“无论在哪里都是要经过权利的放弃和自我克制的”。
     
      爱因斯坦简直就是天真无邪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要做这样的事,力量从何而来?只能来自这样的一些人,他们在年轻的时候,有机会通过学习来加强他们的意志,扩大他们的眼界。因此,我们老一辈的人正瞧着你们,希望你们尽一切可能的努力去达到我们未能达到的目标。”
     
      请问:这到底是要做什么样子的事情呀?该不会是超凡入圣、得道升天吧?
     
      凡是能够实现如此宏伟目标的人,其力量必定是来自于上天的恩赐,而绝非自己的意愿。
     
      不论人们是否愿意承认:绝对不是爱因斯坦极其神奇,而是上天欲使爱因斯坦极其神奇!绝对不是左明极其伟大,而是上天欲使左明极其伟大!
     
      一切的神奇和伟大,其力量都是来自于自然。
     
      请问:到底什么是“学习”?难道只要、只有“在年轻的时候”,坐在教室里、拿起书本来,这就是、这才是学习吗?非也!且大错特错也!!!
     
      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以任何方式、任何方法,都可以进行学习。学习的本质,是思维。而绝对不是用某些器官去接收、接收各种各样的信息。
     
      扩大眼界,仅仅是学习的副产品,而绝非主收获。
     
      学习的根本,就是强化内心认同——排斥不想、不愿、不能接纳的,获得渴望、愿意、能够吸收的。
     
      民谚:强扭的瓜——不甜。同理,强行灌输的知识——无效。
     
      前浪自然可以对后浪寄予厚望。但是,请千万不要为后浪去设定违背人性和规律的目标。
     
      毫无疑问:爱因斯坦习惯于生活在真空这种物理学的理想状态之中。
     
      2020-08-09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