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纠纷中的“哥德巴赫猜想”
2020/8/17 17:05:05  点击率[43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婚姻、家庭法;民法典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摘要】婚姻登记纠纷中出现的“有婚离不了,无婚摆不脱”等“一卡二慢三乱”和“八大怪像”已成常态。这一困扰立法与司法的难题,犹如法学领域的“哥德巴赫猜想”,长期以来找不到破解方案。究其原因,主要是对婚姻登记纠纷的执法权力配置错误缺乏认识,以致对关闭民事程序、启用行政程序的错误规定无法纠正。随着民法典的颁布,当务之急是修改婚姻法解释三和其它不合理规定,开通民事程序解决婚姻效力之门,堵截行政程序处理婚姻效力之路,改革民政机关以撤销婚姻登记代替换证纠错之法,根据婚姻登记纠纷的不同性质和不同执法机构的不同职能配置相应的执法权力与手段。即婚姻登记中的违法侵权行政案件通过行政程序解决;婚姻登记中的信息错误纠纷由民政机关通过换证纠错途径解决;婚姻登记引起的婚姻成立与不成立、有效与无效民事争议案件由民事程序解决。只要三条路径畅通无阻,各个机构职责相配,各司其职,婚姻登记纠纷中的任何难题都会迎刃而解。
    【中文关键字】婚姻登记纠纷;三种性质;三种救济手段
    【全文】

      结婚和离婚是一个事关民生的重大问题。试想:人民群众连结婚离婚这种最基本的民生权利则无法实现,岂不是“天大问题”!因而,破解婚姻登记纠纷的“难”与“乱”是“立法为民”与“司法为民”必须解决的重大课题。为此,笔者长期呼吁废除民政机关撤销婚姻制度和行政诉讼审理婚姻登记效力纠纷。民法典删除了民政机关撤销胁迫结婚的规定,可谓发出了一叶知秋的强烈信号,她必将将牵动整个婚姻登记纠纷处理机制的改革。那么,如何改革现行婚姻登记纠纷处理机制,从根本上解决婚姻登记纠纷处理“难”与“乱”现象?笔者将自己多年研究所发现的婚姻登记纠纷处理“难”与“乱”之原因及对策分享给大家,以期对解决婚姻登记纠纷之困境有所裨益。
     
      一、婚姻登记纠纷处理“难”与“乱”现象举要
     
      婚姻纠纷,是指因婚姻登记引起的各类纠纷。目前主要适用行政程序解决婚姻登记纠纷,由此造成的处理“难”与“乱”现象十分严重。诸如民政机关成为空前未有的“冤大头被告”,为当事人或其他机关的过错被告后疲于应诉,花钱聘请代理律师,承担“被过错”与“被败诉”的诉讼费用,浪费大量人力资源和巨额财产资源;滋生“一卡二慢三乱”和“八大怪像”;当事人“有婚离不了,无婚摆不脱”成为常态。
     
      (一)婚姻登记纠纷中的“一卡二慢三乱”举要
     
      1.“卡”,就是民事程序不受理婚姻登记效力纠纷,行政程序超过起诉期限,卡住了当事人救济路径,当事人“有婚离不了,无婚摆不脱”。
     
      “有婚离不了”,是指当事人办理结婚登记后,不能通过民事程序解决程序瑕疵婚姻效力或离婚,而通过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解决时,又往往因超过起诉期限不予受理或者受理后驳回起诉,当事人无法解决婚姻是否有效以及如何解除婚姻关系。
     
      如原告小丽与刘军(化名)于2001年5月31日在要塞镇政府登记结婚。2003年7月31日小丽的姐姐小娟使用了妹妹小丽的名字(小娟自己的照片,小娟称办理的过程都是母亲弄的)与王强办理了结婚登记。2019年7月王强欲与小娟因子女上学遇到困难,双方想离婚后再重新办理结婚。因无法离婚,便由原告小丽出面于2019年10月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小娟以小丽名义办理的结婚登记。2020年1月2日,江阴市人民法院(2019)苏0281行初146号判决以明显超过起诉期限为由裁定驳回原告小丽的起诉。[1]小丽因此丧失救济路径。
     
      类似案例很多,大量婚姻登记案件因民事程序不受理,行政程序超过受理期限不能受理,当事人四处奔波,无法解决。诸如20年前用假身份结婚现想离婚一二审败诉 金湾一妇女违反结婚登记程序处境尴尬;[2]南宁七星区男子9年前借同名同姓身份证去登记 如今难离婚;[3]结婚证上老公是别人 女子不知如何摆脱荒唐婚姻;[4]一男子被陌生女子假结婚骗财 想离婚还离不成;[5]结婚身份证号是假的,离婚犯难。[6]有的当事人无赖时,通过新闻媒体呼吁寻找办法。如温岭箬横的金某与女子登记结婚并生子。因女子出走8年金某诉讼离婚时因女子身份有问题无法离婚,金某被迫在《台州日报》发信息,期待好心人帮助想办法,使其能早日离婚。[7]
     
      “无婚摆不脱”,是指当事人身份被他人冒用结婚(通常所说的“被结婚”),本来与他人不存在婚姻关系的无婚当事人,也因行政程序功能限制,难以摆脱无婚关系。
     
      如温州苍南县的90后姑娘王芳“2011年在温州市区丢过身份证,第二天就回苍南挂失、补办。2019年12月12日,她与未婚夫去后者户籍所在的温州瑞安市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却被告知查询发现她在”2012年与江西修水县黄港镇郭某某结婚,2017年因感情不和离婚,离婚时有个女儿。如再婚须提供离婚证。“她和未婚夫驱车赶往修水县,第二天在婚姻登记处调取了自己的”登记信息“,在场工作人员肉眼就能分辨出我的相貌与结婚证、离婚证上‘王芳’的照片差别较大,但我要求撤销登记被拒绝了。” 王芳又前往修水县法院起诉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请求判令撤销婚姻登记记录,被告知行政官司要到临近的永修县异地受理,随即在永修县法院起诉。
     
      2020年6月9日,王芳诉修水县婚姻登记处案一审开庭。澎湃新闻24日从法院获悉,法院正在比对婚姻登记中的指纹、笔迹与王芳本人的,判断其身份是否被冒用。
     
      “我已怀孕五六个月,如果案子拖下去,结婚证办不出来,可能影响孩子办准生证。”2020年6月24日,王芳告诉澎湃新闻,“冒用我身份的女子也一直没能确认,我怕还有隐患。”[8]
     
      又如2020年4月1日广西27的李女士和男朋友一起到博白县民政局登记结婚时被告知,他们不能登记结婚,原因是2015年6月3日李女士在河北省邯郸市磁县民政局和一位叫史某某的男子已经办理了结婚登记。李女士回忆自己身份证曾丢失。李女士将自己没有与史某某结婚的情况向河北省磁县民政局电话反映,要求其处理。4月7日华商报记者采访了邯郸市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相关人员。该工作人员介绍,当事人遇到这种情况,可以拿自己的身份证,到户籍所在地法院出具一份司法建议书,证明本人没有到过婚姻登记地,没有办理过婚姻登记,之后到婚姻登记地所在的民政部门寻求帮助。婚姻登记地所在的民政部门会依据司法建议书为当事人在婚姻登记系统里做备注,这样,已登记的信息就是无效的,当事人就可以重新进行登记。也有律师建议走行政诉讼程序解决。[9]这类纠纷法院没有出具司法建议书的权力和义务,行政诉讼也不适用此类纠纷。这两种方法显然难以有效解决李女士的结婚问题。
     
      此类案件还有:当阳市一女子身份证被人冒领结婚证,奔波4年不能结婚,[10]河南驻马店的尚俊俊5次被结婚多年奔波无法解决,[11]贵州代女士被结婚无法解决,引起多家媒体关注与呼吁。[12]福建陈女士无法登记结婚,为了不耽误事前选定结婚佳期,先举行婚礼,但婚后怀孕8个月仍然无法结婚;[13]等等。
     
      2.“乱”,就是实体处理乱。由于行政程序的功能不适用婚姻效力纠纷,行政执法人员的素质不胜任民事婚姻效力案件,导致适用法律和实体处理混乱。诸如跨地区登记结婚、代理婚姻登记、使用他人身份登记结婚、姓名登记错误、一代与二代身份证不一致等等,一般都以登记不合法撤销。更有“女儿出嫁了,父母被判未到婚龄结婚无效”;[14]甚至还有非法定上班期间办理的婚姻登记,也险被撤销,辛亏超过了起诉期限。男方是某市统战部处级干部,1992年登记结婚,2016年双方感情破裂,男方想解脱婚姻关系,女方也同意协议离婚。但男方却不想承认这段婚姻,他查找到当年的结婚档案,并翻日历知晓这天是非工作日,于是以这个理由申请撤销婚姻。因为《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国务院174号)第6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延长职工工作时间。第7条: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实行统一的工作时间,星期六和星期日为周休息日。如遇特殊情况,按照国家的有关规定执行。调整工作日的权限在国务院。民政部门没有职权调整(从法律角度看有乱作为之嫌),没有更好的理由反驳。民政部门最后以其超过诉讼时效为理由抗辩才没有输官司。试想:如果不是超过起诉期限,以登记行为违法作为判断标准,上述婚姻则难逃撤销厄运。
     
      3.“慢”,是指案件处理进程慢。从离婚诉讼中驳回起诉或动员撤诉,然后到民政机关申请撤销婚姻登记、再到行政诉讼,最后又回到民事离婚或解决财产分割、子女抚养,案件在民事与行政诉讼之间、民政机关与法院之间来回推磨,经过九道十八弯,一个简单的婚姻纠纷往往需要三五年。如达州女子梁兰因婚姻登记引起的梁兰与梁祝身份差异所导致的婚姻效力及其丈夫重婚认定,在民事诉讼、民政机关、行政诉讼之间来回奔波,从2011年到2017年,打了9次官司,尚无结果。[15]黑龙江省田女士的一起简单的登记婚姻效力案件,在民政机关与法院来回推磨,行政机关先后答复和决定17次、行政诉讼4次,从2013年到2018年历时五年才审结。
     
      (二)婚姻登记纠纷“八大怪像”举要
     
      1.个人受骗怪民政。即婚姻当事人自己草率从事,被骗婚或没有弄清对方的真实姓名或地址,结婚后一方出走,甚至结婚几年乃至十几年后一方出走,一旦因对方身份虚假或不真实不能离婚时,就责怪民政机关在办理婚姻登记时审查不严,以行政诉讼起诉民政机关,请求撤销婚姻。
     
      【典型案例】2002年11月,23岁的鄞州小伙方某经人介绍与一自称“林某”的女子相识。同年11月13日,方某与“林某”向鄞州区某镇政府申请结婚登记,婚后双方共同生活了4年。2006年下半年,林某离家出走,方某多处寻找无果后于2011年请求派出所寻找妻子下落。2012年12月2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2013年2月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撤销被告宁波市鄞州区高桥镇人民政府于2002年11月13日作出的浙高字第332号结婚登记行政行为。[16]
     
      这岂不是说自己和谁结婚,自己没有必要弄清楚,是民政机关的义务;自己草率结婚受骗,不是自己的责任,而是民政机关则责任。试想:自己和女方生活了4年,连身份就没有弄清楚,那民政机关登记时需要几年才能弄清楚?难道民政机关在办理婚姻登记时,都要对每个当事人的身份进行实质审查,去公安机关核实户口,到户籍地或住所地核实是否真有此人?
     
      2.自己造假告民政。即自己为了结婚伪造假身份或假证件结婚,夫妻感情破裂后无法离婚,或者出现生活不方便问题后,则起诉民政机关审查不严,要求撤销婚姻登记。
     
      【典型案例】自己找人顶替,自己起诉民政机关要求撤销婚姻。1999年石柱县女青年马桂兰与李友贵在忠县务工时,经人介绍相识并同居并生育一女,后两人均外出务工。2002年9月,马桂兰从杭州务工回来,欲与李友贵办理结婚证。但因李没在家,无法办理相关手续。期间,马发现李的内弟杨万华与李友贵长相酷似,遂说服杨一同到婚姻登记机关照相办证。然而在办理结婚证后,双方因为种种原因,马又起诉与李友贵离婚。受理法官知晓其内幕后,告知其提起行政诉讼。原告马桂兰遂以被告民政局未尽到审查义务、登记行为不合法为由,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被告颁发的结婚证书。忠县法院认为,被告未尽到认真审查义务,其登记程序严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登记行为不合法,遂判决撤销骗领的结婚证。[17]又如唐丽因不达法定结婚年龄托人伪造户口登记卡和身份证件结婚后,近年来因《结婚证》与真实身份证及户口登记内容不符,不能办理出国、户口迁移手续,并影响子女就学、银行理财等。唐丽多次到金寨县民政局申请撤销该婚姻登记,但遭到拒绝。故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该婚姻登记。[18]
     
      这类案件行政诉讼不仅使当事人将自己的过错或违法行为转嫁给民政机关,而且容易助长当事人违法,因为“我违法我可以告民政机关,且不承担责任”。就本案来说,还涉及有很多问题,仅就起诉期限而言,如何规范行政诉讼的起诉期限则是一个问题,即自己造假是否受行政起诉期限限制?当事人起诉是否超过了行政起诉期限?
     
      3.公安错误诉民政。即因公安机关的户籍登记错误导致的婚姻登记错误,也要起诉民政机关。比如通过与公安干警存在特殊关系办理的虚假户口或身份证;通过基层组织提供虚假信息在公安办理虚假户口或身份证;公安人员因疏忽填写身份信息错误或贴错照片;当事人通过涂改户口等手段办理虚假户口或身份证;一代身份证登记婚姻后二代身份证修改身份证信息;等等;举不胜举。这些身份信息错误引起婚姻争议或生活不便时,均以民政机关为被告提起行政诉讼。
     
      【典型案例】张兰和张凤是安徽凤阳老家的邻居,张兰年长张凤几岁,两个人从小一直要好,像亲姐妹一般。2007年3月,因张凤初中毕业后,想到外地打工赚钱,但由于当时未成年,且考虑到企业不招收未成年工人,于是就让张兰帮忙,借了她家的户口本到当地派出所办理了第一代身份证。2007年6月张凤来到太仓打工,凭借张兰信息的身份证很顺利的找到一份工作。在工作期间,张凤又用张兰的身份证与夏文办了结婚证。张兰知道这一切后,以婚姻登记机关未尽到审查义务为由提起行政诉讼。2013年3月江苏省太仓市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查明了事情的真相,依法撤销了该结婚登记。[19]这样的案件很多,笔者收集的这类案例有上百件。民政机关凭公安机关颁发的身份身份证登记结婚,民政机关不存在任何过错,怎么要成为被告?
     
      4.姓名侵权诉撤婚。即自己的姓名被他人冒用结婚,不是打姓名侵权官司或者要求纠正登记错误信息,而是起诉撤销他人婚姻。
     
      【典型案例】上海虹口区一男子为私生子报户口冒弟弟身份结婚又离婚,弟弟诉诸法律以还清白。
     
      2012年5月,为私生子报户口,陈哥在家中拿了陈弟的身份证及户口簿,冒用陈弟身份在虹口区民政局与朱某办理了结婚登记,之后,顺利为自己与朱某的孩子报得了上海户口。3个月后,陈哥又用以上相同证件与朱某办理了离婚登记。陈弟为自己的婚史“洗白”,将为亲哥哥办理结婚、离婚登记的虹口区民政局告上了法庭,要求撤销登记。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2)虹行初字第75号判决撤销。[20]
     
      应当指出的是,撤销婚姻登记只能表明原来的结婚无效,并不等于没有结婚,根本无法“洗白”婚史。比如宣告重婚无效,并不等于原来没有重婚。身份被他人冒用结婚,正确的解决途径有两条:一是民事诉讼确认弟弟与相对人婚姻不存在或不成立。二是本案不存在婚姻关系或效力争议,只需要在民政机关档案中更正信息,注明系陈哥冒用陈弟身份结婚与离婚即可。两种方法都比行政诉讼更科学更简单。此案采取第二种方式处理即可。
     
      5.未婚判决已结婚。即在“被结婚”(身份被他人冒用结婚)案件中,未婚者被认定已婚者,已婚者被认定重婚者。这种错误的理论根据是:结婚证的效力“针对的对象是特定的,只对结婚证上载明的主体有约束力,而不应及于他人。”[21]。这是一种错误观点。所谓“被结婚”,只是自己的身份信息被他人冒名结婚,自己并非结婚当事人,将其认定为婚姻当事人既不符合法律,更与客观事实不符。[22]但在上述错误观点影响下,普遍都把身份被冒用者认定为婚姻当事人。
     
      【典型案例】葛某艳与葛某娟是姐妹俩。2008年初,妹妹葛某娟与男友商议结婚,因葛某娟未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她便偷偷拿走姐姐的身份证,与男友一起到怀远民政部门登记结婚。怀远县民政局为葛某娟和纪某办理了结婚登记,并颁发了皖蚌怀远结字第010800206号结婚证。2011年5月17日,姐姐葛某艳与男友准备去民政部门登记结婚时,却被告知她结婚已经三年了。气不打一处来的葛某娟向怀远县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该婚姻登记。怀远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妹妹葛某娟以姐姐葛某艳名字办理的结婚证既不是原告的真实意思,也不是原告的委托行为。被告怀远县民政局在不是葛某艳本人到场的情况下办理结婚登记,颁发了结婚证,违反《婚姻登记条例》第四条第一款的规定“登记结婚的男女双方应当共同到婚姻登记机关提出申请,办理结婚登记”,民政局的行政行为违反了法定程序,依法应予撤销。[23]
     
      从此案法院的判决理由看,显然是把未婚姐作为婚姻当事人,以姐姐“葛某艳本人未到场”婚姻登记违法为由撤销婚姻。这种判决岂不是说姐姐葛某艳已经结婚,只是因为结婚违法而撤销。实际上,姐姐并没有结婚,只是身份被妹妹冒用结婚,只需要通过民政机关纠正错误信息,或者通过民事诉讼确认与纪某的婚姻不成立或不存在,就可以解决了,而且更科学。
     
      6.离婚不能诉撤婚。很多当事人因结婚身份登记错误民事程序不能离婚时,则以婚姻登记存在瑕疵为由起诉撤销,以此代替离婚;还有的遇到法定离婚诉讼程序障碍或者离婚理由不充足时,便以婚姻登记违法或存在瑕疵为由,提起行政诉讼,以撤销婚姻登记实现解除婚姻关系的离婚目的。
     
      【典型案例】原告饶某称,这桩婚姻不是出于自愿,自己是酒后一时糊涂被胡某拉去办理的手续,民政部门不仅越权异地办证,而且结婚证上所写的日期与进行登记的实际时间也不符。因为结婚证不合法,如果走民事诉讼,法院根本无法立案。而且,孩子不到一岁,就算立了案,法院也会判决不离。所以,他先找到民政部门要求撤销婚姻关系。遭到拒绝后,才选择行政诉讼,将民政部门告上法庭。[24]
     
      如果没有行政程序处理婚姻效力纠纷制度,则不会产生这种现象。至于婚姻登记存在瑕疵无法离婚时起诉撤销婚姻的很多。如前述吴某请求撤销他人代理结婚登记即是如此。如果在民事离婚中直接审理婚姻效力,当事人则不需要另行通过行政所属撤销婚姻。
     
      7.省级政府断婚姻。是指由省级人民政府判断婚姻是否有效。因各级民政机关或政府都有通过行政复议程序撤销婚姻登记的权力,由此导致了一个普通的婚姻效力案件甚至由省级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判断婚姻是否有效。
     
      【典型案例】黑龙江省撤销田女士的婚姻登记案件,从基层民政局到省民政厅、省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导致在上下级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与法院行政诉讼之间来回推磨,历时5年于2018年才审结。
     
      海南省万宁市的黄莉雅、黄朗源与罗秀芳的婚姻效力案,民政机关和政府行政机关作出七次处理决定,法院判决六次。其中海南省人民政府作出两次行政复议决定,海南省高级人民法作出两次判决,历时七个年度案件才了解。
     
      民政机关或行政机关撤销婚姻制度值得反思。一个普通婚姻效力案件,不仅导致当事人在民政机关与法院之间来回推磨数年之久,竟然还要省人民政府处理,并由此成为行政诉讼的被告,其社会成本之大,与案件之普通,形成巨大反差。
     
      8.亲子鉴定辨婚姻。是指有的当事人使用虚假身份登记结婚后无法确认婚姻关系和效力时,则采用亲子鉴定这种奇葩笨拙的办法辨别是否存在婚姻关系和有效。
     
      【典型案例】浙江宁波余姚大岚镇民孙某与贵州人夏某举行婚礼五年后, 2000年补办登记结婚时因夏某回老家错拿了其妹妹的身份证,夏某便用妹妹的身份证与孙某办理结婚登记,后来的户口本、女儿的出生证明等相关材料都显示夏某的妹妹和孙某的女儿是名义上的母女关系。两人一直没有在意,直到2019年孙某查出身患重疾,自知时日不多,考虑到身故以后财产继承和女儿抚养等问题,就想把妻子的身份信息更改过来,便到民政部门去说明情况,却被告知不能随意变更。于是,孙某就一纸诉状把民政部门告上了法庭。因超过了行政诉讼5年的诉讼时效,法院无法受理。于是法官建议夏某做亲子鉴定,然后凭亲子鉴定结论再向民政部门申请撤销了原有结婚登记。[25]
     
      本案双方并非亲子关系之争,不应采取亲子鉴定方法解决。亲子鉴定主要解决血缘关系,用于辨别婚姻关系是否存在或是否有效,不仅浪费鉴定费和时间,而且根本不能解决问题。同时,假如婚后没有子女或子女属于婚外生育,又该如何认定双方是否存在婚姻关系或是否有效?能否以此认定双方不存在婚姻关系或婚姻无效?因而,采取亲子鉴定这种奇葩笨拙的方式并不能解决婚姻关系及其效力。
     
      所谓“八大怪象”,只是概括在处理婚姻登记纠纷中的一些主要情形或典型形态而已,实际上何止八大怪,十大怪也不止。还有诸如“一字之错毁婚姻”(姓名中一个字错误婚姻被撤销);“嫂子叔子闹离婚”(哥哥使用弟弟身份结婚嫂子不能离婚时与叔子离婚);妹妹离婚姐起诉(妹妹使用姐姐身份结婚不能离婚时,姐姐为了帮助妹妹起诉撤销婚姻)等怪象,可谓千奇百怪,限于篇幅,不一一列举。
     
      二、婚姻登记纠纷“难”与“乱”原因分析
     
      婚姻登记纠纷处理“难”与“乱”的主要原因在于立法、执法和法学理论研究存在三大错误:
     
      (一)法律制度错误:执法权力配置不当
     
      从立法层面考察,赋予行政机关和行政诉讼程序处理婚姻效力纠纷的权力配置错误。如婚姻法第11条规定民政机关撤销胁迫结婚(民法典已经废除);婚姻法解释三第1条规定婚姻登记信息错误等程序瑕疵婚姻效力需要通过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解决。
     
      自1986年婚姻登记条例规定婚姻登记机关撤销婚姻后,民政机关即有权撤销婚姻登记。[26]尽管2003年国务院新的《婚姻登记条例》取消了民政机关撤销婚姻制度,但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的婚姻法解释三却规定除法定无效婚姻外,当事人在民事诉讼中以结婚登记程序存在瑕疵为由申请宣告婚姻无效或撤销结婚登记的,应当驳回,告知其通过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解决。[27]由于《婚姻登记条例》与司法解释之间存在冲突,导致民政机关是否撤销婚姻登记因各地理解和执行不同而存在差异,即有的民政机关不再受理撤销婚姻登记的行政复议案件,有的民政机关则仍然适用行政复议程序撤销婚姻登记。就当事人而言,除直接选择行政诉讼程序外,要求民政机关机关撤销婚姻登记被拒绝或者不服民政机关机关撤销婚姻登记决定的,也要提起行政诉讼。此外,还有部分因程序瑕疵无法离婚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的案件。即司法解释规定民事程序不处理法定无效婚姻之外的婚姻效力案件,在当事人离婚诉讼中法院发现婚姻登记存在瑕疵时,则驳回离婚起诉,要求当事人通过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解决。
     
      (二)执法手段错误:没有根据不同纠纷性质采取相应的执法手段
     
      从执法层面考察,处理登记婚姻纠纷的路径和手段缺乏科学性,具体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1.适用行政复议与行政诉讼程序处理登记婚姻效力纠纷。由于姻登记纠纷中当事人的主要争议是民事婚姻效力(婚姻是否成立有效),[28]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功能与民事婚姻效力不匹配,行政程序难以解决婚姻效力纠纷。[29]同时,在行政程序中,由于行政执法人员与行政审判人员的专业亦不适用民事婚姻关系的认定,无法正确区分有效婚姻和无效婚姻的界限。由此导致了三乱现象严重:一是因起诉期限限制不能受理,当事人救济无门;二是不顾起诉期限限制或曲解起诉期限违法受理;三是以登记程序违法作为判断婚姻效力标准,导致实体处理存在严重错误。
     
      2.民政机关对婚姻登记纠纷的处理方法或手段错误。民政机关没有正当履行职责,一是错误地将可以通过换证纠错解决的程序瑕疵婚姻认定为无效婚姻,采取撤销婚姻登记的方式处理。二是把撤销婚姻登记作为解决婚姻登记纠纷的唯一手段,一旦认为自己无权撤销婚姻登记时,不善于采用换证纠错手段解决,而是一推了事。
     
      3.民事审判没有履行审理程序瑕疵婚姻效力纠纷的职责。一是不受理程序瑕疵婚姻效力纠纷;二是不善于在离婚中将离婚与婚姻效力纠纷合并审理。
     
      由于上述原因,造成了畸形的婚姻纠纷处理机制:民事程序不予处理;行政程序无法处理;民政机关不当处理(要么撤销婚姻、要么推诿不管)。
     
      (三)法学研究方法错误:无法发现现行制度错误并提出有效解决方案
     
         从法学理论研究层面考察,婚姻登记纠纷“难”与“乱”之所以无法破解,主要是研究方法错误。长期以来,理论上探索婚姻登记纠纷解困的文章很多,但其视角一直聚焦在“婚姻登记行政诉讼”领域,局限于在行政诉讼范围内想办法,找出路。诸如如何在行政诉讼中审查和认定登记婚姻效力,采取什么形式判决等。[30]这种研究方法至少存在三大缺陷:
     
      一是没有考虑行政诉讼的功能与民事婚姻效力的基本属性是否匹配。殊不知,行政诉讼的功能与婚姻效力的基本属性不匹配,行政程序根本不适用婚姻效力,脱离行政诉讼程序功能去讨论实体上的裁判标准、裁判方法和判决形式,如同“沙滩建房”或“陆地行船”,必然会得不偿失。实践证明,这种探索犹如央视节目中的“挑战不可能”(成功者甚微)一样,收效甚微。
     
      二是对婚姻登记纠纷的具体性质缺乏科学研判。婚姻登记纠纷中大多都是民事婚姻效力纠纷和民政机关可以通过换证纠错解决的纠纷,并非都是行政案件。不区分具体纠纷性质,在行政诉讼中“一锅煮”,显然不能解决问题。
     
      三是没有对行政诉讼与民事诉讼不同功能的优劣进行比较研究。婚姻登记中的婚姻效力纠纷属于民事纠纷,民事程序的功能解决婚姻效力纠纷具有科学性与优越性。放弃民事程序去探索行政程序不仅是舍本逐末,舍易求难的南辕北辙,更是如同探索“开水养鱼”,[31]浪费资源。行政程序的功能根本无法解决婚姻效力,适用行政程序解决婚姻效力是“牝鸡司晨”,无法完成其诉讼使命。
     
      由于法学理论的研究方法不对,[32]无法发现现行制度和司法之错误,始终没有找到也根本无法找到破解婚姻登记纠纷困境的正确方案。比如行政案件起诉期限不适用婚姻效力,案件无法进入行政诉讼程序,行政诉讼怎么审理?怎么判决?又如婚姻登记中民政机关大多没有过错,这些案件怎么能够成为行政诉讼案件?民政机关怎么能成为被告?更为重要的是行政诉讼的审查对象、判断标准与婚姻效力的基本属性不匹配,犹如“方枘圆凿”,行政诉讼规则难有适用条件。至于主张在行政诉讼中适用民事规则判决,不仅会造成程序与实体“两张皮”(行政程序与民事规则)的分离现象,而且按照民事规则判决,大部分程序违法婚姻有效,可以在离婚诉讼中直接确认,没有必要将一个案件变为两个案件,使当事人在行政与民事之间来回推磨。
     
      总之,在没有弄清行政程序的功能是否适用婚姻效力的前提下,在没有对婚姻登记纠纷的性质进行具体考察时,去研究行政程序如何处理婚姻效力纠纷,则是管中窥豹。但由于学者们并没有察觉这一问题,主张适用行政程序解决婚姻登记效力纠纷的观点一直占据统治地位,并直接影响立法与司法,目前适用行政程序解决登记婚姻效力纠纷成为常态。但行政程序不适用婚姻效力纠纷的本质不会改变,探讨适用行政程序解决解决婚姻效力的方案根本行不通,婚姻登记纠纷处理“难”与“乱”的现象无法扭转,这种客观现实已充分证明在行政诉讼中无法找到解决婚姻登记效力纠纷的出路,任何自圆其说的理论都是纸上谈兵。
     
      三、破解婚姻登记纠纷“难”与“乱”之方略
     
      治理婚姻登记纠纷“难”与“乱”如同治病,只有看准病,才能用对药。目前之所无法找到解决婚姻登记纠纷的有效方法,主要在于法学理论研究方法错误,没有发现真正“病”之所在,不能“对症下药”。婚姻登记纠纷的“难”与“乱”之“病因”在于行政程序的功能与婚姻效力不匹配,行政程序的功能不适用婚姻效力。“病根”则在于没有弄清婚姻登记纠纷存在三种不同性质的纠纷,错误地将婚姻效力纠纷与换证纠错纠纷都作为行政案件处理。因而,要解决婚姻登记纠纷的“难”与“乱”需要标本兼治。治标则需要废除登记婚姻效力纠纷适用行政程序解决的相关规定,截断婚姻效力行政程序之路。治本就是根据婚姻登记中三种不同纠纷性质,建立与之相匹配的科学处理机制。
     
      婚姻登记纠纷按其性质可以分为三类:1.婚姻登记信息错误引起的换证纠错纠纷;2.婚姻登记信息错误引起的民事婚姻效力争议案件;3.婚姻登记机关在登记过程中的违法侵权行为引起的行政案件。在这三类婚姻登记纠纷中,主要是换证纠错与婚姻效力两类。实践中最多的也是这两类纠纷。至于婚姻登记机关行政违法侵权行政案件(行政赔偿等行政责任)极为少见,而且容易解决。在一定意义上说,解决好婚姻登记信息错误引起的换证纠错与婚姻效力认定两类案件也就解决了困扰司法的难题。
     
      目前行政程序中审理的所谓婚姻登记行政案件,主要是婚姻效力案件,并将换证纠错纠纷也上升为婚姻效力行政案件,采取撤销婚姻登记的方法处理。民法典删除了民政机关撤销胁迫结婚的规定,目前当务之急是修改婚姻法解释三第1条和行政程序处理婚姻效力的其它不合理规定,根据三种不同性质纠纷合理配置执法权力与手段,即行政程序专门审理婚姻登记中的违法侵权行政案件;民事程序审理婚姻登记引起的婚姻成立与不成立、有效与无效民事案件;民政机关处理婚姻登记中的信息错误换证纠错纠纷。其重点是纠正目前行政诉讼“一锅煮”的错误做法,将换证纠错与婚姻效力从行政案件中分离出去。只要根据三种不同性质纠纷配置相适应的执法权力与手段,各个职能部门各司其职,任何婚姻登记纠纷都可以得到有效解决。
     
      下面就行政程序、民事程序和民政机关处理婚姻登记纠纷的具体范围及其相关问题加以说明。
     
      (一)行政诉讼审理婚姻登记纠纷的范围
     
      1.行政诉讼程序不适用婚姻登记效力纠纷且不可能通过修改法律治愈
     
      行政诉讼不适用婚姻登记效力纠纷主要是存在法律障碍与功能性障碍,我曾发表多篇文章介绍和阐述,并列举了“十大缺陷”,[33]此不赘述。这里主要就能否通过修改法律消除行政诉讼的缺陷稍加补充说明。也许有人认为,可以通过修改行政诉讼法的办法解决行政诉讼的法律障碍,保留行政程序处理婚姻效力机制。笔者认为,行政诉讼不适用婚姻效力是“癌症性”的,不可能通过修改法律治愈。
     
      婚姻效力纠纷属于民事性质,判断婚姻有效与无效、成立与不成立,只有一个标准,即民事标准。在行政程序中建立审理民事案件的规则,需要彻底颠覆现行行政诉讼法的基本规则,按照婚姻效力的基本特质制定一部专门审理婚姻效力的《民事婚姻效力行政程序法》(或者在行政诉讼法设立专章或专节)。但问题在于这种修法不仅立法成本高技术难,而且即使制定一部专门审理婚姻效力的程序法,也无法克服行政程序功能上的缺陷。而且在民事程序可以解决婚姻效力纠纷的条件下,修改行政程序法以便“长臂管辖”民事案件,至少面临十大疑问需要回答或思考:
     
      (1)在有民事程序可以解决婚姻效力纠纷的条件下,有无必要制定一部《民事婚姻效力行政程序法》?
     
      (2)仅有一部行政程序法并不能解决问题,还需要专业学者和执法人员。那么,是否需要在行政法学领域和行政审判领域中建立婚姻法学家队伍与婚姻审判法官队伍?
     
      (3)民事程序也有相应的家事审判程序与家事法庭(法官),是否需要在民事程序与行政程序中建立两套程序、两套审判机构和两班人马?婚姻关系效力到底属于民法范畴还是属于行政法范畴?
     
      (4)婚姻效力与其他家事案件具有特殊性,域外国家和地区都在民事实体法与程序法中设有独立的规则,我国理论与实务界建议设立以婚姻案件为核心的家事审判机构的呼吁日渐高涨,在家事案件逐渐走向专业化的新时代,婚姻效力案件到底是在民事程序中集中审判好,还是民行分散审理好?如果实行民行分离,如何解决执法标准不统一,判决结果不统一现象?
     
      (5)能否设立不以行政违法侵权为受案条件的行政程序法?因为婚姻登记错误主要是当事人弄虚作假所致,至少95%以上的案件婚姻登记机关不存在违法侵权或过错。而且无论是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还是从现行判例中找,婚姻登记行政诉讼案件除了解决婚姻效力外,判决婚姻登记机关承担赔偿或其他行政责任的案件十分罕见。
     
      (6)能否设立以民事婚姻关系和民事行为为审查对象的行政程序法?因为婚姻效力案件的审理对象是民事婚姻关系效力,重点审查当事人的婚姻登记民事行为的效力(如是否自愿或违反意志、有无欺诈等)。
     
      (7)解决民事婚姻关系为什么一定要绑架民政机关当被告?能否设立没有行政被告的行政诉讼法?婚姻效力不需要行政机关充当被告同样可以审理,而且更为科学简洁顺畅。
     
      (8)如果行政诉讼必须有行政被告,由无过错的行政机关充当被告无非是为了搭建解决当事人民事婚姻效力的行政诉讼平台或桥梁。这样的行政诉讼除了使行政机关疲于应诉,雇请律师并支付代理费以及承担因判决“被过错”的“败诉”诉讼费之外,还有什么意义?解决当事人的民事婚姻效力,为什么一定要浪费大量行政人力资源和巨额财产资源?
     
      (9)行政诉讼的判断标准不适用婚姻效力案件,尤其在婚姻登记中存在违法但需要认定婚姻有效时(如他人代理婚姻登记但不违反结婚意愿等),必须抛弃行政诉讼裁判规则,适用民事规则作为裁判标准。那么,是否需要这种“穿行政判决外衣的民事判决”?这种扭曲的判决是否比直接适用民事程序判决更好?
     
      (10)民事程序解决登记婚姻效力纠纷是其基本属性的内在要求,为什么不适用既科学又简便的民事程序解决婚姻效力纠纷?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婚姻效力行政诉讼,甚至不惜彻底颠覆行政诉讼的基本规则,使行政诉讼的性质变味走调,这样做的立法价值、司法价值、社会价值何在?
     
      上述疑问无需回答便知,在民事程序解决可以婚姻效力的情况下,修改行政诉讼法不仅没有必要,而且这种修改如同无法通过“变性手术”实现男女性别的彻底转换一样,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民事婚姻效力的基本属性与行政程序功能不匹配问题。因而,行政诉讼解决婚姻登记纠纷还是要回归行政诉讼的本质及其职能上来,即行政诉讼只能解决因婚姻登记引起的违法侵权行政案件。
     
      2.行政诉讼审理婚姻登记纠纷的范围
     
      婚姻登记行政案件与民事案件是两种不同性质的案件。婚姻登记行政案件与民事案件的划分标准主要看当事人所争议的法律关系性质。对此,可以从争议对象和诉讼请求两个方面判断。当事人所争议的对象是婚姻登记中的婚姻关系,其诉讼请求是确认婚姻是否成立有效,其性质为民事婚姻关系争议,属于民事案件。当事人所争议的对象是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其诉讼请求是解决行政机关行政行为是否合法及其相应的行政责任,其性质是行政法律关系争议,属于行政案件。据此,对婚姻登记行政案件可以这样界定:所谓婚姻登记行政案件,是指不涉及婚姻关系效力争议的行政违法侵权案件。其具体范围包括:(1)婚姻登记机关撤销婚姻登记案件(因为其无权撤销);(2)婚姻登记机关无正当理由拒绝婚姻登记案件;(3)婚姻登记机关无正当理由拒不换证纠错案件;(4)婚姻登记机关在婚姻登记中未尽法定职责给当事人造成损害的赔偿案件;(5)婚姻登记机关在婚姻登记中滥收费、滥罚款案件;(6)婚姻登记机关在婚姻登记中要求当事人附加其它义务的案件;(7)婚姻登记机关出具虚假婚姻证明或毁损、丢失婚姻登记档案等违法侵权行为损害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案件。凡涉及当事人之间关于婚姻是否成立或有效的争议案件,都是民事案件,不应当作为行政案件处理。
     
      3.处理婚姻登记行政案件应当注意的问题
     
      第一,不应把婚姻登记机关的过错作为认定行政案件的标准。凡是当事人要求解决双方民事婚姻关系效力,无论行政机关有无过错,均不能作为行政案件处理。其主要理由有二:一是当事人要求解决婚姻关系效力属于民事性质,解决民事性质案件只能由双方当事人作为原被告。这就如同法院判决错误案件一样,当事人不是要求法院承担国家赔偿责任,而是上诉或申请再审要求改判错误民事判决,当然还是民事案件,只能由民事关系当事人作为诉讼当事人。二是判断民事婚姻是否有效不能以行政机关是否有过错为标准,婚姻登记机关的过错并不能决定婚姻是否有效或是否撤销。婚姻是否成立有效主要根据当事人婚姻登记中的民事行为和民事婚姻法律判断。
     
      第二,当事人请求撤销婚姻登记行为或确认登记行为无效的行政诉讼,不应作为行政案件处理。因为撤销婚姻登记行为或确认其无效,实质上是对民事婚姻关系的否定,直接产生婚姻关系消灭或无效的法律效果。同时,能否撤销婚姻登记行为或确认其无效,本质上还是由婚姻是否有效决定,即民事婚姻效力决定登记行为效力。这实际上还是对婚姻效力的审查,婚姻是否有效期的判断标准还是民事标准,因而,此类案件作为民事案件处理才能做出正确判断。
     
      第三,婚姻效力纠纷不适用行政附带民事程序解决。行政附带民事诉讼必须以行政案件构成为前提。婚姻效力本身就是民事纠纷,不存在行政案件的前提,皮质不在,毛将焉附?不属于行政案件自然不存在行政附带民事诉讼问题。
     
      第四,婚姻效力纠纷不存在行政诉讼与民事诉讼之间的请求权竞合选择问题。婚姻登记是民事登记,民事登记引起的民事婚姻效力争议适用民事程序解决,没有选择适用行政程序的余地。首先,婚姻登记中95%以上的错误或违法都是当事人弄虚作假的民事行为所致,不存在行政机关行政违法问题,不构成违法上的竞合选择。其二,即使在少量案件中登记机关对当事人弄虚作假存在疏于审查的过错,也不适用采取行政诉讼撤销婚姻登记行为的方式解决。因为婚姻登记行为是否撤销必须以民事婚姻是否有效为要件,即民事婚姻效力决定登记行为效力。因而,民事诉讼才是正确选择。
     
      (二)民事程序处理婚姻登记纠纷的范围
     
      民事诉讼程序不仅可以解决登记婚姻瑕疵纠纷,而且缺其不可。民事程序解决登记婚姻瑕疵纠纷具有正当性与优越性,[34]毋容置疑,此不赘述。
     
      民事程序主要审理因婚姻登记引起民事法律关系争议纠纷,其范围包括婚姻无效之诉,撤销婚姻之诉,确认婚姻成立与不成立之诉(或确认婚姻存在与不存在之诉),离婚之诉(包括解除婚姻关系引起的附随之诉)、离婚无效之诉(他人冒名离婚等)等。登记程序瑕疵婚姻所涉及的婚姻有效与无效、婚姻成立与不成立争议属于民事案件,可谓大道至简,无需赘述。[35]这里主要补充强调一下,民事程序审理婚姻效力案件时应当重点注意如下几个问题。
     
      1.要善于适用婚姻成立与不成立之诉解决程序瑕疵婚姻中婚姻是否成立或婚姻关系存在之诉案件。“确认婚姻成立与不成立之诉”,就是请求确认婚姻成立或不成立(或者存在与不存在)之诉。婚姻登记程序违法引起的纠纷首先涉及的是婚姻成立与不成立问题,然后才是也已成立的婚姻是否有效。因而,积极推行和大胆适用婚姻成立与不成立之诉,是解决程序瑕疵婚姻的有效手段。实践中也有这样的判例,如《人民法院报》刊载的宜昌市法院审理的刘红玲与赵光武离婚一案,因刘红玲使用姐姐身份证与赵光武结婚,通过法官释明,原告将单纯的离婚诉讼变更为离婚与确认与被告赵光武婚姻成立之诉合并提起,法院合并审理后判决:一、原告刘红玲与被告赵光武的婚姻成立有效;刘路英与赵光武的婚姻关系不成立。二、原告刘红玲与被告赵光武离婚。三、子女赵某某由原告刘红玲负责监护。[36]
     
      2.要善于适用合并审理。一是在离婚诉讼中发生婚姻效力争议时,不能拒绝对离婚或婚姻效力的审理,要善于适用合并审理解决。即先审理婚姻效力,婚姻成立有效者继续审理离婚案件,婚姻不成立或无效者,直接宣告婚姻不成立或无效。二是要善于将各种情形的婚姻效力争议合并审理解决。包括本诉与反诉合并审理,诉讼中的变更、追加诉讼请求的合并审理。如“被结婚者”被他人起诉离婚或提起婚姻无效之诉时,“被结婚者”可以反诉婚姻不成立或不存在。法院则应合并审理,一并判决。
     
      (三)民政机关处理婚姻登记纠纷的范围与手段
     
      1.民政机关处理婚姻登记纠纷存在的问题
     
      长期以来,一些人总以为撤销婚姻登记是民政机关处理婚姻登记纠纷的唯一手段和“神丹妙药”,舍此则无能为力。有的甚至把《婚姻登记条例》取消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视为无法处理婚姻登记纠纷的“肠梗阻”,建议恢复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制度。民政机关由于受到错误理论影响,没有正当履行职责,对单纯的婚姻登记信息错误纠纷,不是采取换证纠错的办法解决,而是以撤销婚姻登记代替换证纠错的方法解决,或者以无权撤销婚姻登记为由拒绝对婚姻登记信息错误换证纠错。民政机关处理婚姻登记纠纷的认识错误和方法错误,不仅增加当事人解决纠纷的难度,也往往将自己推上行政诉讼的被告席。因而,彻底纠正民政机关以撤销婚姻登记代替换证纠错的传统做法具有重要意义。
     
      2.民政机关处理婚姻登记纠纷的职能转变——以换证纠错取代撤销婚姻登记
     
      民政机关不具有撤销婚姻登记的职权和能力,[37]婚姻登记纠纷也不宜采取撤销婚姻登记处理,这就决定了民政机关必须转变职能。在婚姻登记纠纷中,除了部分当事人要求否定婚姻效力外,多数都是因婚姻登记信息错误致使当事人无法结婚与离婚,或者因买卖房屋、贷款、生育、子女读书等生活不便而引起的,这类纠纷当事人并不需要撤销婚姻登记,只要纠正错误信息即可。采取撤销婚姻登记的方法处理既不符合婚姻登记纠纷的实际情况,也不符合人民群众的真正需求。
     
      如前述江阴市小丽帮助姐姐“离婚”案、浙江亲子鉴定辨别婚姻、广西李女士被结婚案都可以都可以直接通过换证纠错解决。如在小丽帮助姐姐“离婚”案中,小丽姐姐小娟使用小丽身份结婚后,小娟本想通过离婚后重新办理结婚登记的办法更正原来的婚姻登记信息错误,因无法离婚才由小丽出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婚姻登记。但因超过起诉期限被驳回而丧失救济路径。在浙江的亲子鉴定辨别婚姻案例中,孙某主要是担心因身份登记错误影响继承,要求更正信息未果时,便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婚姻登记。因超过起诉期限而采取亲子鉴定方法解决。广西李女士被她人冒用结婚(被结婚)自己无法结婚,民政人员和律师分别建议法院出具司法建议书和行政诉讼解决。实际上,此类纠纷法院没有出具司法建议书的权力和义务,行政诉讼也不适用此类纠纷。
     
      这些案件都不需要通过行政诉讼撤销婚姻登记的方法解决,都可以直接通过换证纠错解决。但由于没有换证纠错机制,逼迫当事人走行政诉讼撤销婚姻登记的途径,甚至采取亲子鉴定等扭曲的方法解决。这不仅没有必要,而且并不能解决问题,完全是走冤枉路。如果采取换证纠错的办法解决,不仅简单快捷,又能满足当事人实际需求。因而,民政机关应当转变职能,完善手段,变撤销婚姻登记为换证纠错
     
      所谓换证,就是对原来颁发信息错误的结婚证或离婚证进行更正,换发信息正确的证件。目前包括公安机关颁发的居民身份证信息错误都可以换发,而结婚证错误与离婚证错误却不能换发,只能采取撤销婚姻登记的方法处理,这个误区必须打破。建立和完善换发结婚证与离婚证制度,对解决婚姻登记纠纷具有重要意义。
     
      所谓纠错,就是对婚姻登记档案信息错误予以纠正或补正。在婚姻登记中,有的结婚证或离婚证与婚姻档案信息错误相同,对此则需要换发证件与信息补正同时进行。有的婚姻档案信息正确,但结婚证或离婚证信息错误,这种情况只需要换发证件。还有的结婚证信息正确,但婚姻档案信息错误。这就只需要补正档案信息错误即可。对于“被结婚”情形,如果只有“被结婚”者提出纠正错误信息,婚姻登记机关也只需要纠正错误信息即可。至于冒用者是否换证纠错,待冒用者提出后再处理。[38]
     
      3.民政机关采取换证纠错处理婚姻登记纠纷的适用条件
     
      换证纠错主要适用当事人因婚姻登记信息错误影响正常生活请求换发证件和更正错误信息的情形。民政机关是否受理和办理换证纠错需要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和所提供的证明材料决定。具体说,换证纠错应当具备两个条件:
     
      一是当事人只是单纯要求换发证件和更正错误信息,不对婚姻效力存在争议。如果当事人因登记身份信息错误主张婚姻无效,要求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民政机关则不予受理和处理,当告知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民庭诉讼解决。
     
      二是当事人提供充足有效的证据,证明婚姻登记信息属于错误登记。“充足有效的证据”,就是当事人所提供的证明原先婚姻登记错误的事实证据既要充分又要有效。“充足”就是要有足够的证据。“有效”则是强调证据材料要有证明力。“有效”是对证据效力的要求,如公安机关出具的有关户籍证明,即属于证明身份关系的有效证据,具有证明力。证据是否“充足有效”,应当根据所要证明的具体对象的不同情形确定。
     
      4.如何对待换证纠错后存在的“历史问题”
     
      民政机关对任何婚姻登记信息错误,只要当事人提供了有效证据,不对婚姻效力争议,都可以按照换证纠错的方法处理。但换证纠错并不能抹去原先登记信息错误的历史事实,曾经发生的错误问题依然存在。比如原来使用他人身份结婚,虽然通过换证纠错更正为本人身份,但原来使用他人身份结婚的历史事实还是存在。
     
      那么,如何对待和处理换证纠错存在“历史问题”的婚姻现象?则可能是人们十分关心的问题。
     
      由于换证纠错只是纠正了原来婚姻登记中的错误信息,所解决的是事实层面的错误问题,至于法律层面的问题即事实错误导致什么法律后果,并没有解决。对此,可以根据不同情形采取不同方法处理。
     
      (1)对换证纠错后存在“历史问题”的婚姻,无论当事人什么时候发生婚姻效力之争,都可以另行寻求合法的民事途径解决,换证纠错不影响婚姻效力认定。比如虽然换证纠错后更正了错误信息,一方还是认为原来使用虚假身份信息登记的婚姻无效,仍然可以通过民事途径请求确认婚姻无效。至于使用虚假身份信息登记结婚是否影响婚姻效力以及是否超过了法定诉讼期间,则由法院判决确认。
     
      (2)如果当事人没有发生婚姻效力之争,双方相安无事,则让其自然存在,没有必要干预。
     
      如广东湛江市雷州市的吴妃长1993年杀人后外逃27年,并改名换姓,娶妻生子(两个孩子分别19岁,15岁)。妻子称,二十多年前,她和朋友去玩的时候认识了吴妃长,吴妃长身份证的名字是苏雄,出生于1977年。她和苏雄恋爱了两三年才结婚。2020年2月19日吴妃长被抓捕时,妻子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和犯罪。但妻子认为他为人很好,直到现在,她还不敢相信丈夫曾经行凶。妻子从未见过吴妃长的家人。从警方得知了丈夫老家的地址,今年清明,她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丈夫的老家,让两个孩子认祖归宗。妻子表示,“不管他怎么样,我都等他。”[39]如果吴妃长的妻子或吴妃长本人因虚假身份结婚给生活带来不便要求民政机关更正婚姻登记错误信息,而不是要求撤销婚姻婚姻,民政机关应当更改。因为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更改。民政机关或其他机关依职权撤销该婚姻更是缺乏法律根据与理论根据。如果吴妃长妻子与吴妃长既不要求更正登记姓名错误信息,也不要求确认婚姻效力,则由其自生自灭。
     
      又如常见的习惯上称之为“被结婚”现象,[40]即甲女的身份被乙女冒用与丙男结婚。甲女如果有证据证明自己只是身份被乙女冒用与丙男结婚,自己没有与丙男登记结婚和共同生活的事实,要求民政机关纠正错误信息,民政机关则应当为甲女更正信息。至于乙女与丙男的婚姻是否成立有效,则在所不问,由乙女与丙男自行解决。如果乙女与丙男双方对婚姻是否成立有效不生争议,只是要求更正由乙女的身份信息,民政机关亦应当为其更正身份信息。如果有朝一日丙男以乙女使用甲女身份登记结婚为由,主张与乙女婚姻无效,则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解决。如果乙女与丙男既不存在要求更正登记姓名错误信息,也不要求确认婚姻效力,则让其自然存在。前述案例三即可以采取此种方法处理。
     
      因为除了法定无效婚姻之外的信息错误等程序瑕疵婚姻,大多不影响婚姻效力,只有极少数属于可撤销婚姻或婚姻不成立(有关程序瑕疵婚姻的效力认定,笔者另文论述)。即使极少数可撤销婚姻或婚姻不成立,也主要影响当事人的私权利,不侵害公益,不会对社会公共利益产生危害,不属于国家强制干预范畴,应留待当事人自行解决。对于当事人能够维持既有婚姻关系的,就没有必要去破坏他,国家机关和他人没有必要也没有权力去干预。
     
      现实生活中该有多少在一起生活没有婚姻登记的同居关系和事实婚姻呀,法律有必要干预吗?使用虚假信息登记的当事人起码还有一个登记的法律意识。民政机关没有必要也没有权力对本无争议的婚姻进行干预或否定。我们可以想想:有多少夫妻身份信息错误甚至虚假身份结婚,但只要夫妻感情没有破裂或者没有因结婚身份错误遇到麻烦或造成生活不便,他们还不是照样终生在一起生活得很好嘛?
     
      5.改革民政机关对婚姻登记违法行为的管理和监督手段
     
      民政机关不应当把撤销婚姻登记作为惩罚婚姻登记违法的手段。因为民政机关不仅缺乏判断婚姻是否应当撤销的职能与能力,而且撤销婚姻登记并不能起到惩罚婚姻登记违法行为的效果,有时则是惩罚受欺骗一方,使违法者受益。因而,应当废除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的传统做法,建立与其职能相匹配的管理监督手段。
     
      一是建立对婚姻登记弄虚作假等违法行为罚款等行政处罚制度。对于使用虚假身份信息结婚还可以移送公安机关治安处罚,对婚姻登记弄虚作假的当事人建立失信人公示制度。,
     
      二是对法定无效婚姻,民政机关可以以公益诉讼的原告身份提起民事诉讼或建议检察院以原告身份提起民事诉讼,由法院宣告婚姻无效。
     
      结束语
     
      如果把破解婚姻登记纠纷困境比作“哥德巴赫猜想”,无数学者探索其解决方案则是一种猜想。那么,本文所揭示的行政程序功能不适用婚姻效力以及婚姻登记纠纷存在三种不同性质,则为解开(婚姻登记纠纷中的)“哥德巴赫猜想”之谜找到了钥匙。根据三种不同性质纠纷配置相适应的执法权力与手段,则是揭开“哥德巴赫猜想”的谜底。
     
      当然,这种猜想是否正确,还需要在实践中进一步验证。在此,笔者呼吁理论界和实务界有更多的人参与验证或提出新的猜想,以便早日解决这一长期困扰司法和人们生活的难题。

    【作者简介】
    王礼仁,担任婚姻家庭合议庭审判长十余年,中国法学会婚姻法学研究会理事。
    【注释】
    *此文写于民法典颁布前,民法典颁布后经修改发表于2020年第3期《湖北警官学院学报》,本文保留了修改前基本内容,与《湖北警官学院学报》上的《民法典实施后婚姻登记纠纷救济路径之思考》内容有部分交叉。,
    [1]姐姐用妹妹的名字登记结婚现在想离婚离不了,都是母亲惹的祸,https://mp.weixin.qq.com/s/Q0meKoTirtl9wEsXjd1OkA
    [2]http://www.zh5156.com/article/article_2699.html
    [3]男子9年前借同名同姓身份证去登记如今难离婚[3]
    2010-8-2 7:45:45 来源: 南宁新闻网—南宁晚报
    http://www.nnnews.net/News/10/08/02/NNNEWSQ187719T20100802NOVHP3FBB.htm
    [4] http://news.sina.com.cn/o/2006-03-13/14158431697s.shtml
    [5]中国离婚网www.lhabc.com;2005年11月3日《信息时报》。
    [6]http://news.sina.com.cn/c/2010-02-06/120817057037s.shtml
    [7]林远锦“丈夫想离婚 妻子却说没跟他结过婚”,2008年3月19日《台州日报》;中国离婚网http://www.lhabc.com/news2000/news2/shehun/20080319092125.htm
    [8]再现“被结婚”:温州姑娘领证时发现已“结婚、离异、有孩”
    2020-06-24 18:39澎湃新闻
    https://3w.huanqiu.com/a/0c789f/3ymgQpVjoRG?agt=20&tt_group_id=6841863652061118990 
    [9]广西27岁女子登记结婚时被告知5年前“已在河北结婚”,邯郸市民政局:可向户籍地法院求助  原创华商连线 2020-04-07 19:39:44
    https://www.toutiao.com/a6812923012187161095/
    (王礼仁:确认婚姻登记行为无效,是确认冒名者与史某某婚姻登记行为无效?还是确认被冒用者李女士与史某某婚姻登记行为无效?)
    [10]奔波4年为何拿不到结婚证楚天都市报  2007年09月06日17版,http://ctdsb.cnhubei.com/html/ctdsb/20070906/ctdsb96197.html
    [11]女子被结婚5次是怎么回事?终于真相了,原来是这样!
    东方财富网2019-12-2007:59:27 来源: 南方财富网责任编辑:高原
    http://news.e23.cn/wanxiang/2019-12-20/2019C2000065.html?pc
    2019-12-19 20:21
    http://www.sohu.com/a/361504498_100232997 
    [12]女子贷款未获批发现被"重婚":3年内结2次婚 很震惊 女子“被结婚”最新进展:民政局撤销了记录,2019年12月25日华商报http://news.sina.com.cn/s/2019-12-25/doc-iihnzhfz8305091.shtml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3970696085550670&wfr=spider&for=pc
    [13]《今日说法》 20171118 我就是“梁祝”_CCTV节目官网-CCTV-1_央视网(cctv.com)  http://tv.cctv.com/2017/11/18/VIDET63ln1admfit5NqHScPT171118.shtml
    达州女子填错结婚证信息 “婚姻不受保护”丈夫再婚_移动腾讯网 http://xw.qq.com/cd/20170719006978/CDC2017071900697800
    [14]http://www.shaduren.com/knowledge/detailed-62997.html
    http://china.findlaw.cn/info/hy/wuxiaohunyin/hunyinwuxiaojiufen/408456.html
    http://www.076912348.com/lvshizixun/11303.html
    [15]今日说法》 20171118 我就是“梁祝”_CCTV节目官网-CCTV-1_央视网(cctv.com)  http://tv.cctv.com/2017/11/18/VIDET63ln1admfit5NqHScPT171118.shtml
    达州女子填错结婚证信息 “婚姻不受保护”丈夫再婚_移动腾讯网  http://xw.qq.com/cd/20170719006978/CDC2017071900697800
    见十本书中登记婚姻效力《1 达州女子填错结婚证信息 “婚姻不受保护”丈夫再婚》
    [16]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2013)甬鄞行初字第2号http://www.nbyzfy.gov.cn/html/caipanwenshu/xingzheng/20130408/848059.html
    [17]找人客串未婚夫 法院:撤销结婚证
    http://www.sxcm.net/sh/2006-06/11/content_93084.htm
    [18]伪造证件骗取结婚证 自酿“苦酒”难下咽
    作者:长弓 杨萍 编辑:姜明   发布时间:2013-3-19 10:05:02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网http://www.ahcourt.gov.cn/sitecn/xzsp/52398.html
    [19]未婚女子"被结婚" 查明真相登记被撤销来源:中国法院网2013-3-14 
    http://www.edu1488.com/article/2013-3/31490555.shtml
    [20]上海一男子为私生子报户口冒弟弟身份假结婚2012-11-2118:39:00来源:文汇报
    http://www.chinadaily.com.cn/hqcj/zxqxb/2012-11-21/content_7565045.htm
    [21]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主编的《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理解与适用》一书第46页。原文:“结婚证的效力是具体行政行为的结果。针对的对象是特定的,只对结婚证上载明的主体有约束力,而不应及于他人。我国对婚姻关系确立形式只有一种,即采取的是登记主义模式,记载于结婚证上的申请人才是行政机关许可缔结婚姻并承认婚姻关系的当事人。行政机关颁发的结婚证,实际确立的是被借用身份证件之人与持有真实身份证件之人夫妻关系的有效法律文件,具有公示公信的效力,是形式合法的婚姻关系,在未经法定机关通过法律程序撤销前,不能直接否认其效力。基于行政行为的相对性,该结婚证的效力不应及于实际共同生活的当事人,当事人之间不存在法律所承认的婚姻关系”。
    [22]见王礼仁《使用虚假身份登记结婚的三大问题》中http://www.law-lib.com/lw/lw_view.asp?no=22641
    [23]姐姐莫名其妙“被结婚” 法院判决撤销该登记,2011-12-23,http://bz.ahhouse.com/html/111223/YM49Y111223093350.html
    [24]做手脚领到结婚证想分手先告民政局?法律教育网,http://www.chinalawedu.com/news/21604/3500/39/2006/4/xi3967984912460021161-0.htm
    [25]男子结婚多年的“妻子”竟然是小姨子!于是去做了个亲子鉴定…
    2020-01-1909:18
    https://news.china.com/socialgd/10000169/20200119/37720753.html
    [26]尽管新的婚姻登记条例有限制,但实践中民政机关仍然存在撤销婚姻登记的现象。
    婚姻法解释三第一条 当事人以婚姻法第十条规定以外的情形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当事人的申请。
    当事人以结婚登记程序存在瑕疵为由提起民事诉讼,主张撤销结婚登记的,告知其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
    [28]从目前婚姻登记引起的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行政案件看,无论是当事人的请求还是处理结果,几乎都没有涉及民政机关承担行政责任或行政赔偿责任,都是解决当事人之间的婚姻效力之争。可以说,真正的行政案件几乎没有或者不到千分之一。
    [29]行政程序的起诉期限、审查对象、判断标准、举证责任等均不适用婚姻效力。见王礼仁聚焦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婚姻登记效力纠纷行政诉讼的十大缺陷/王礼仁
    http://www.law-lib.com/lw/lw_view.asp?no=12654;王礼仁“天大问题”的法律制度应当废除 - - 法学在线 - 北大法律信息网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FullText.aspx?ArticleId=10989
    王礼仁超期服役的民政机关撤销婚姻制度应当“退休”不得“返聘”
    http://www.law-lib.com/lw/lw_view.asp?no=32757
    王春晖 王礼仁《婚姻效力纠纷管辖权再分配》《人民司法》(应用)2015年第3期;
    王礼仁.反婚姻诉讼分裂法(上)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Space/SpaceArticleDetail.aspx?AuthorId=105878&&AID=79336&&Type=1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Html/Article_79336.shtml
    王礼仁.反婚姻诉讼分裂法(中)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Html/Article_79337.shtml
    王礼仁.反婚姻诉讼分裂法 (下)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Html/Article_79338.shtml
    [30]如近期文章有:田韶华《论婚姻登记行政诉讼的判决方式》,载《行政法研究》2020年第1期;薛峰 王素南《从行政审判角度对我国婚姻制度的考察》,载2019年《家事法研究》总第15卷,都是主张从形式审查到实质审查的转变和转,在行政诉讼中如何认定婚姻效力。另外,还有稍早类似文章十几篇,见王礼仁《登记婚姻效力行政诉讼主要观点评述》,http://www.law-lib.com/lw/lw_view.asp?no=25433 
    [31]探索开水养鱼与探索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的价值比较——评浙江省民政厅“撤销非真实身结婚登记指导意见”http://www.law-lib.com/lw/lw_view.asp?no=32584
    [32]正确的研究方法见王礼仁《“婚姻诉讼分裂法”产生之三大原因》http://www.law-lib.com/lw/lw_view.asp?no=25038
    [33]行政程序的起诉期限、审查对象、判断标准、举证责任等均不适用婚姻效力。见王礼仁聚焦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婚姻登记效力纠纷行政诉讼的十大缺陷/王礼仁
    http://www.law-lib.com/lw/lw_view.asp?no=12654;王礼仁“天大问题”的法律制度应当废除 - - 法学在线 - 北大法律信息网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FullText.aspx?ArticleId=10989
    王礼仁超期服役的民政机关撤销婚姻制度应当“退休”不得“返聘”
    http://www.law-lib.com/lw/lw_view.asp?no=32757
    王春晖 王礼仁《婚姻效力纠纷管辖权再分配》《人民司法》(应用)2015年第3期;
    王礼仁.反婚姻诉讼分裂法(上)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Space/SpaceArticleDetail.aspx?AuthorId=105878&&AID=79336&&Type=1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Html/Article_79336.shtml
    王礼仁.反婚姻诉讼分裂法(中)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Html/Article_79337.shtml
    王礼仁.反婚姻诉讼分裂法 (下)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Html/Article_79338.shtml
    [34]王礼仁《解决婚姻行政诉讼与民事诉讼“打架”之路径》载《法律适用》2011年第2期;王礼仁《对孙若军教授“民事不能审理程序瑕疵婚姻效力”观点之质疑》,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9353af0102wdzs.html
    王礼仁:婚姻登记效力纠纷行政诉讼的十大缺陷
    http://www.mzyfz.com/cms/lvshijulebu/falvdongtai/jinritoutiao/html/804/2011-08-25/content-141705-4.html
    [35]王礼仁.《解决婚姻行政诉讼与民事诉讼“打架”之路径》,在《法律适用》,2011,(2)
    王礼仁.“一卡二乱三慢”的登记婚姻效力行政诉讼还要坚持多久? - - 法学在线 - 北大法律信息网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Space/SpaceArticleDetail.aspx?AuthorId=105878&&AID=84445&&Type=1
    [36]王礼仁《使用虚假身份登记结婚的诉讼路径与效力判断——全国首例运用婚姻成立与不成立之诉解决假身份证结婚案的法理浅析》.最新行政审判与行政执法文件解读(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庭主编),2010(12);王礼仁等《借用他人登记结婚的诉讼路径与效力判断》,载《人民法院报》2010-11-11(7)。
    [37]王礼仁废除婚姻登记效力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具有必要性和可能性http://www.law-lib.com/lw/lw_view.asp?no=24975;
    王礼仁婚姻登记效力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的司法解释根据不足http://www.law-lib.com/lw/lw_view.asp?no=25243
    [38]也许有人担心冒用者使用他人身份的结婚证购买房屋或行骗,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只有待事情发生后才能处理。因为即使撤销婚姻登记或宣告无效,没有收缴结婚证或当事人拒不交出,也可能发生同样的事情。因而撤销婚姻并不能完全杜绝此类事情发生。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根据使用具体情况,由使用者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39]杀死一人砍伤一人,广东湛江男子隐姓埋名27年,在邻县娶妻生子,其妻:直到他被捕才知道,https://www.toutiao.com/a6816643009363313164/
    [40]“被结婚”主要指身份被他人用于结婚,自己不知情。它与主动将身份证借与他人结婚在性质上是一样的,只是主观意愿不同而已。使用他人身份结婚,涉及三角婚姻关系的认定,即甲(被用者)、乙(冒用者)丙(与婚者)。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