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解读之六:从继承法到继承编的十大亮点
2020/7/29 9:50:12  点击率[32]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继承法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摘要】民法典继承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简称“继承法”,1985年4月10日六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通过,自1985年10月1日起施行)的基础上,总结了三十多年来涉继承方面的民事实践,进一步调整了因继承产生的民事关系。民法典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届时继承法同时废止。
    【中文关键字】民法典;继承法;继承编
    【全文】

      2020年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简称“民法典”)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民法典继承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简称“继承法”,1985年4月10日六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通过,自1985年10月1日起施行)的基础上,总结了三十多年来涉继承方面的民事实践,进一步调整了因继承产生的民事关系。民法典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届时继承法同时废止。下面,笔者结合继承法,就民法典继承编主要亮点作一解读。
     
      (一)调整概括遗产即“合法财产”。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公民财产类型、财产形式日益丰富、增多,难以一一列举。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二条改变继承法第三条对遗产的列举,以“自然人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一言概之。这意味着只要是合法取得的财产,将来都属于遗产,网络财产、虚拟货币等新型财产都可纳入遗产范畴,扩大了遗产的范围,最大限度地保障了私有财产继承的需要。
     
      (二)新增丧失继承权情形。鉴于现实继承案例中不仅有伪造、篡改或销毁遗嘱,也有隐匿遗嘱的,还有妨碍立遗嘱的。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五条在继承法第七条所明确的丧失继承权四种情形基础上,在第四种情形中增加了“隐匿”二字;同时,增设第五种情形,即:“(五)以欺诈、胁迫手段迫使或者妨碍被继承人设立、变更或者撤回遗嘱,情节严重。”丧失继承权。
     
      (三)新增继承人宽宥制度。依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五条专列第二款之规定,继承人有“(三)遗弃被继承人,或者虐待被继承人情节严重;”“(四)伪造、篡改、隐匿或者销毁遗嘱,情节严重;”“(五)以欺诈、胁迫手段迫使或者妨碍被继承人设立、变更或者撤回遗嘱,情节严重。”行为,“确有悔改表现,被继承人表示宽恕或者事后在遗嘱中将其列为继承人的,该继承人不丧失继承权。”这一宽宥制度,规定特定情形下丧失继承权可“失而复得”,保障了遗嘱人的遗嘱自由,尊重了遗嘱人的个人意愿。
     
      (四)扩大代位继承人范围。为了财产更多流转在血亲家族中,而非收归国家。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八条明确:“被继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由被继承人的子女的直系晚辈血亲代位继承。”(第一款)“被继承人的兄弟姐妹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由被继承人的兄弟姐妹的子女代位继承。”(第二款)这一代位继承规定,使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等兄弟姐妹的子女及晚辈直系血亲获得了代位继承权,最大限度地防止遗产无人继承。
     
      (五)新增可以设立遗嘱信托。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三条新增第四款明确:“自然人可以依法设立遗嘱信托。”所谓遗嘱信托,是指通过遗嘱这种法律行为而设立的信托,也叫死后信托。委托人预先以立遗嘱方式,将财产的规划内容,包括交付信托后遗产的管理、分配、运用及给付等,详订于遗嘱中。遗嘱信托可以最大化实现遗嘱人的意愿预期。
     
      (六)增加打印、录像遗嘱新形式。为顺应时代发展和现实存在,民法典在继承法第十七条规定的公证、自书、录音、口头遗嘱的基础上,增加打印、录像遗嘱为法定遗嘱形式,予以规范。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六条增加了打印遗嘱的规定,即:“打印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遗嘱每一页签名,注明年、月、日。”第一千一百三十七条增加了录像遗嘱的规定,即:“以录音录像形式立的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录音录像中记录其姓名或者肖像,以及年、月、日。”
     
      (七)废除公证遗嘱效力优先规则。为尊重遗嘱人真实意愿和有改变遗嘱的自主权利,民法典修改了遗嘱效力规则。废除了继承法第二十条第三款所规定的“自书、代书、录音、口头遗嘱,不得撤销、变更公证遗嘱。”的效力优先规则,新增规定“立遗嘱后,遗嘱人实施与遗嘱内容相反的民事法律行为的,视为对遗嘱相关内容的撤回。”(第一千一百四十二条第二款)以更好地保护遗嘱人意思自治原则。
     
      (八)新增遗产管理人制度。为确保遗产得到妥善管理、顺利分割,更好地维护继承人、债权人利益。民法典继承编对遗产的处理(第四章)增加规定了遗产管理人制度,明确了遗产管理人的产生方式(第一千一百四十五条、第一千一百四十六条)、职责(第一千一百四十七条、第一千一百四十八条)和权利(第一千一百四十九条)等内容。这一制度规定,增强了遗产处理的可操作性。
     
      (九)新增规定保障继承人生活来源。虽然,“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是分割遗产的优先原则;但是,“应当为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保留必要的遗产。”(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五十九条)也是分割遗产必须遵循的原则。这一遗产分割原则,充分彰显了对困难群体的立法保障。
     
      (十)明确无人继承遗产用于公益事业。在继承法第三十二条规定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遗产“归国家所有”的基础上,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条进一步明确只能“用于公益事业”。这一规定,可以最大化的发挥无主遗产的公用价值。

    【作者简介】
    滕修福,系人大实践与理论研究者。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