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幅度,职权&合意
2020/7/30 11:10:43  点击率[17]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事诉讼法
    【出处】微信公众号:言志说法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认罪认罚;量刑建议;检察机关
    【全文】

      对认罪认罚案件,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应当是确定还是幅度的,一直有不同的认识和看法。在不同的认识和看法中,核心的要旨是司法建议权和司法裁判权之间的关系和冲突,而很少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一方考虑问题。
     
      其重要的原因是把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认罪认罚后,司法机关在具体刑罚上的让减视为依职权进行的让渡,是严厉的父亲在宽宥犯错后知错就改的孩子,而不是国家与被追诉者之间相互形成的合意,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证其罪及让渡应受保护和尊重的程序性权利后,在量刑上获得的优惠。
     
      单纯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以及代表其利益律师的立场,之所以选择认罪认罚,在程序上配合司法机关的追诉和审判行为,除了以此得到更轻的处罚外,还在于及早锁定结果,获得结果的预期性和确定性。
     
      但幅度量刑建议和确定量刑建议相比,在这两个方面幅度量刑建议都不如确定量刑建议。检察机关的幅度量刑建议不仅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没有因为认罪认罚得到确定的利益,前景依旧扑朔迷离,最终还需法官说了算,而且法官在幅度量刑建议范围的选择也会直接影响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最终认为是否是被从宽的实际感受。
     
      这是因为既然是幅度量刑建议,就会有量刑幅度内的上线、下线以及中线之分。对于和最终结果毫无关联的旁观者而言,几个月甚至是一两年的差异不是多大回事,但对于有切身利益的人,会有山中七日世上已千年的感受。自由的弥足珍贵会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锱铢必较,以每天来计算,更何况实践中的幅度量刑建议上线、中线和下线之间,差异大都是以月甚至是年来计算。
     
      法院若是选择下线还好,但只要法院选择的是中线甚至是上线,被告人都很难对法院的判决感到满意。其原因并不是在于判重了,而是因为检察机关的幅度量刑建议给予了他更为美好的预期望,在内心都希望是量刑建议的下线而不是中线、上线。上线甚至是中线的判决都会给被告人心理带来巨大的落差,虽实际已经是从宽但被告人的主观感受还是会认为判重了,最初的满怀希望最后变成有失望甚至是抱怨的结局。
     
      在我代理的一起认罪认罚案件,虽经努力争取,但检察机关依旧坚持要提幅度量刑建议。检察机关所提量刑幅度为4到5年有期徒刑,法院选择的是判处4年6个月有期徒刑。
     
      实事求是的讲,不论是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还是法院的判决,整体还算合理也实际体现了对被告人的从宽。但法院宣判后,不仅被告人明显感到失望,而且庭后被告人家属一直追问我,为什么不判4年,而是4年6个月,检察机关既然都提可以判四年,法院为什么要选在4年6个月。对此,我只能解释已经可以了,其他均无言以对。
     
      究竟是4年还是4年半才算量刑适当,其实这涉及到尽管有量刑的一般原则、有具体的量刑指导意见以及先前判决形成的惯例,但由于案件之间的千差万别,以及量刑指导意见的原则性和幅度性,在具体案件中是否做到了量刑适当以及是否体现了从宽永远都是一个相对模糊的概念,不会有精确确定的标准。
     
      只要是在幅度范围内,具体的判决结果适当还是不适当以及体现了多大程度的从宽在本质上是谁有决定权,谁说了算的问题,而不是真的判4年就没有做到量刑适当,而4年6个月才适当。所谓以检察机关确定量刑建议会影响到刑罚适当性问题其实就是个伪命题,实质是检察机关与法院之间在刑罚权上的争夺。
     
      诚然,幅度量刑建议会让在刑罚决定权的一亩三分地上,检察机关和法院各占半边,不仅符合法院拥有最终裁判权的基本法理,也避免检法之间发生直接冲突,但带来最大的问题没有考虑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感受。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接受了检察机关的幅度量刑建议,不仅没有得到可预期的确定结果,反而因此受到了约束,即便不满意法院在幅度量刑建议内的选择,也不好和不能以此为理由提出上诉。
     
      因此,个人认为不能仅基于检察机关的确定量刑建议会侵犯法院的裁判权的角度就对确定量刑建议持反对意见,必须考虑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认罪认罚程序中重要的一方,尊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认罪认罚程序中的主体地位,而不是沦落为认罪认罚程序的客体,只有服从而无协商和合意。
     
      什么事都要先说断,后不乱,这不仅关系到认罪认罚程序是具有持久生命力而不只是昙花一现,而且也涉及到司法公信力的问题。幅度量刑建议表面上是理顺了检察机关司法建议权和法院裁判权之间的关系,但会慢慢地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认罪认罚程序逐步失望而丧失参与的积极性。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检察机关必会强力推进,依职权压迫犯罪嫌疑人接受认罪认罚,我对认罪认罚程序的未来并不看好。

    【作者简介】
    袁志,北京炜衡(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