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氏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
2020/7/26 10:28:22  点击率[1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立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解读;预算法
    【全文】

      左氏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
     
      左  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
     
      (1994年3月22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根据2014年8月3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的决定》修正)
     
      目  录
     
      第一章 总则
     
      第二章 预算管理职权
     
      第三章 预算收支范围
     
      第四章 预算编制
     
      第五章 预算审查和批准
     
      第六章 预算执行
     
      第七章 预算调整
     
      第八章 决算
     
      第九章 监督
     
      第十章 法律责任
     
      第十一章 附则
     
      锚点第一章 总  则
     
      锚点第一条 为了规范政府收支行为,强化预算约束,加强对预算的管理和监督,建立健全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预算制度,保障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根据宪法,制定本法。
     
      解读:
     
      请看:预算与“政府收支”,密切相关。
     
      预算是涉及政府为什么(即方向)和如何(即方式)收钱和花钱的工作,事关重大、事比天大!
     
      请问:政府,到底是一个什么存在?按照中国现行《宪法》的规定来看:政府是七种国家机构之一。另外六种国家机构分别是:人民代表大会、国家主席、中央军事委员会、监察委员会、法院和检察院。
     
      不能不问:本法所称的预算与其他六种国家机构的收支是否有关?从本法的表述来看,应该无关。
     
      本法所称的预算,仅指政府预算。因此,本法应该更名为《政府预算法》。
     
      不能不问:其他六种国家机构是否还需要另行制定相应的《预算法》呢?
     
      还是,应该将本法改造为——《国家预算法》呢?
     
      除此之外,政府肯定不包括:1、政党(包括执政党和非执政党);2、政治协商会议;3、各种由国家组建的社会团体(例如:工会、共青团、妇联等);4、各种由国家组建的事业单位(例如:中国科学院、证监会、北京大学等);5、各种国有独资企业或者国资控股企业。
     
      注意:以上这些组织、单位,很有可能会花国库里的钱,那就应该制定相应的法律(例如:《国库收支法》或者《国有资产管理法》)明确规范:谁、为什么可以花国库里的钱?如何花国库里的钱?
     
      预算,到底约束谁?
     
      预算,是管理和监督的对象。
     
      对预算制度进行全面和透明的规范,是对本法的要求。
     
      请问:到底什么是“经济社会”?难道不应该同时包括政治社会或者文化社会吗?难道不应该直接改为社会吗?
     
      本法是国家的基本法律,断然不应该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来修改。
     
      锚点第二条 预算、决算的编制、审查、批准、监督,以及预算的执行和调整,依照本法规定执行。
     
      解读:
     
      相当尴尬:本法到底是否也应该规范决算呢?
     
      是否应该将本法更名为《预算和决算法》?或者另行制定《决算法》?
     
      锚点第三条 国家实行一级政府一级预算,设立中央,省、自治区、直辖市,设区的市、自治州,县、自治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乡、民族乡、镇五级预算。
     
      全国预算由中央预算和地方预算组成。地方预算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总预算组成。
     
      地方各级总预算由本级预算和汇总的下一级总预算组成;下一级只有本级预算的,下一级总预算即指下一级的本级预算。没有下一级预算的,总预算即指本级预算。
     
      解读:
     
      可见,政府等级对应预算等级。
     
      倒要请问:政府能不能把其他国家机构或者社会组织的预算也囊括在自己的名下呢?这可不是一个是否便捷操作的问题,而是一个事关体统和法统的问题。至少,人民代表大会和执政党的地位就明显在政府之上,它们能否屈尊低就呢?它们能否让地位低下的政府代为做主呢?
     
      “全国”,应该是指全国所有政府;“中央”,应该是指中央政府;“地方”,应该是指地方所有政府。
     
      请注意:“全国预算”,可不等于“中央预算”。“全国预算”等于“中央预算”与“地方预算”之和。
     
      相当遗憾的是:本法对“全国预算”不感兴趣、无暇顾及。除了此处之外,就再也不见踪影了。
     
      有趣的问题出现了:为什么中央预算不表述为中央总预算呢?为什么中央预算不是“由本级预算和汇总的下一级总预算组成”(形象的比喻就是——套娃)的呢?这是为什么呢?地方预算为什么要突出地方各级总预算而不是单纯的本级预算呢?为什么没有全国总预算呢?为什么不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而却是——非管他人瓦上霜呢?
     
      “地方预算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总预算组成。”表述欠妥,似应改为:地方预算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总预算汇总组成。
     
      请注意:“地方预算”可是地方各级的汇总预算,而“中央预算”则只是本级预算。
     
      汇总各级预算与本级预算,完全可以——区分开来,而大可不必——纠缠不清。
     
      “下一级只有本级预算的,下一级总预算即指下一级的本级预算”与“没有下一级预算的,总预算即指本级预算”,这两句话完全就是在同义反复,多此一嘴。精确、精准、精炼的表述:下一级只有本级预算而没有再下一级预算的,下一级总预算即指下一级的本级预算。
     
      锚点第四条 预算由预算收入和预算支出组成。
     
      政府的全部收入和支出都应当纳入预算。
     
      解读:
     
      预算支出,合情合理;预算收入,悖天逆理。难道罚没款项也能预算吗?
     
      政府收入,肯定不能违法;政府支出,也一定不能违法。
     
      但愿本法能够同时规范政府收入和政府支出。
     
      锚点第五条 预算包括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社会保险基金预算。
     
      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社会保险基金预算应当保持完整、独立。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社会保险基金预算应当与一般公共预算相衔接。
     
      解读:
     
      预算,同时包括预算收入和预算支出吗?
     
      请问:“完整、独立”与“衔接”,到底是何关系?难道只需要其他三种预算与一般公共预算相衔接吗?难道不需要每一种预算都与其他预算相衔接吗?
     
      锚点第六条 一般公共预算是对以税收为主体的财政收入,安排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维护国家安全、维持国家机构正常运转等方面的收支预算。
     
      中央一般公共预算包括中央各部门(含直属单位,下同)的预算和中央对地方的税收返还、转移支付预算。
     
      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包括中央本级收入和地方向中央的上解收入。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包括中央本级支出、中央对地方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
     
      解读:
     
      “财政收入”,这明显已经是既成事实了,这是预算支出的前提条件。
     
      “安排用于”,这明显仅限于支出,而不包括收入呀。
     
      “税收返还、转移支付”,这肯定是支出,而不是收入呀。
     
      锚点第七条 地方各级一般公共预算包括本级各部门(含直属单位,下同)的预算和税收返还、转移支付预算。
     
      地方各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包括地方本级收入、上级政府对本级政府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下级政府的上解收入。地方各级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包括地方本级支出、对上级政府的上解支出、对下级政府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
     
      解读:
     
      地方各级,肯定包括乡镇一级。
     
      请问:乡镇一级一般公共预算还包括本级各部门(含直属单位)的预算和税收返还、转移支付预算吗?
     
      一个重要的问题浮出水面:乡镇一级政府有独立的“以税收为主体的财政收入”吗?
     
      锚点第八条 各部门预算由本部门及其所属各单位预算组成。
     
      解读:
     
      在政府预算之外,又冒出来了部门预算。
     
      奇怪!为什么没有单位预算呢?
     
      本法应该明示预算主体的种类。
     
      此处的“各部门” ,为什么没有“含直属单位”的附注?
     
      “其所属各单位”,应该名词解释。到底是何属性?是否具有法人资格?
     
      锚点一级政府(县级以上),可以依法征税,独立生存。而政府所属部门则不能自己“造血”,也就不能独立生存,必须仰赖其“父母”——政府。因此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有各级政府(乡镇一级政府存疑)才真正具备了法人的资格,而政府所属部门(即政府以外的行政机关)则根本就不应该具有法人资格(就更不要说什么“部门所属单位”了)!
     
      中国的衙门多如牛毛,圈起一个大院儿,刻上一枚公章,就可以开门“营业”了。权力,就是商品,就是交易对象。权力经济(当属第三产业、绝对低碳环保)十分发达、活跃,衙门比米铺、粮店多的多。哪里有衙门,哪里就兴旺发达。衙门是最大的买家、最大的“消费者”;官吏是最大的敛财者,是富豪的基本、基干组成部分。衙门买的是各种商品和服务,花的是国库里的钱,大手大脚、随心所欲(一举两得、一箭双雕:既满足了自己吃喝玩乐的私欲,又可大拿回扣);官吏卖的是国家赋予的已经被私有化了的权力,挣的是黑心钱、昧心钱,大把大把、不计其数。就在这一买一卖之间——官吏坑了国家、害了国民、肥了自己、便宜了行贿人——一个国家的面貌便越来越清晰起来了。基本结论:作官或者作与官吏勾结的商人,就是致富的不二法门!当然,没有行贿者,仅仅是吃国库,官吏也可以自肥。官吏和商人的钱,都来自于百姓原本就很干瘪的腰包。权力的实质是支配的力量,不要说金钱,就连人的身体(让你脱衣服,你就得脱衣服)和思想(让你想什么、说什么,你就得想什么、说什么)都逃脱不了权力的魔爪。
     
      权力的横行无忌,是社会成员之间的巨大差异这一客观事实的结果。人与人之间差异越大,权力的行使空间也就越大;反之,权力就要收敛的多。差异巨大的社会,肯定没有民主存在的可能。民主的基本前提:社会成员之间综合实力大体相当。真实的有意义的社会变革是绝大多数普通公众的生存状况的改善,而不是天才的字面和谐的制度设计。
     
      一个落魄者是可以被轻松拯救的,而所有的不幸者的命运的改变是不能依靠别人的,只能依靠自己。我不想激化矛盾,更不想挑起事端,因为所有的过激行为,得到的只是情感的宣泄和片刻的满足,而根本于事无补。暴力革命之后的改朝换代,更换的只是皇帝和大臣,百姓还是百姓,命运依旧。暴力革命的本质,就是私欲膨胀后的爆发。
     
      第九条 政府性基金预算是对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在一定期限内向特定对象征收、收取或者以其他方式筹集的资金,专项用于特定公共事业发展的收支预算。
     
      政府性基金预算应当根据基金项目收入情况和实际支出需要,按基金项目编制,做到以收定支。
     
      解读:
     
      政府性基金预算,说白了就是:将专门的收入,用于专门的支出。
     
      政府性基金收入应该不属于“以税收为主体的财政收入”,而是行政收费的产物。该收入的“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显得至关重要。
     
      “以其他方式筹集”,似乎也应该“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而开展。请问:此处的“筹集”,到底是不是公法行为?到底是不是权力行为?
     
      怪哉!难道所有类型的政府预算,不都应该“做到以收定支”吗?难道“以收定支”不应该是预算的基本原则吗?
     
      锚点第十条 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是对国有资本收益作出支出安排的收支预算。
     
      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应当按照收支平衡的原则编制,不列赤字,并安排资金调入一般公共预算。
     
      解读:
     
      既然是对收益作出支出安排,那还怎么能够说是“收支预算”呢?
     
      难道“收支平衡”原则不是建立在“以收定支”基本原则之上的从属原则吗?
     
      难道“不列赤字”就没有赤字了吗?
     
      既然都已经“收支平衡”了,那还何来“安排资金调入一般公共预算”呢?
     
      锚点第十一条 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是对社会保险缴款、一般公共预算安排和其他方式筹集的资金,专项用于社会保险的收支预算。
     
      社会保险基金预算应当按照统筹层次和社会保险项目分别编制,做到收支平衡。
     
      解读:
     
      “社会保险缴款”,谁是缴款主体?缴款,到底是什么性质的行为?
     
      以“其他方式筹集”,此处的“筹集”,到底是不是公法行为?到底是不是权力行为?
     
      请问:政府是否应该有权对社会保险缴款和非以管理者或者所有者的身份产生而以其他方式筹集的资金作出预算?
     
      锚点第十二条 各级预算应当遵循统筹兼顾、勤俭节约、量力而行、讲求绩效和收支平衡的原则。
     
      各级政府应当建立跨年度预算平衡机制。
     
      解读:
     
      “以收定支”作为基本原则,统领“统筹兼顾、勤俭节约、量力而行、讲求绩效和收支平衡”各原则。
     
      不难看出:包括“以收定支”在内,“统筹兼顾、勤俭节约、量力而行、讲求绩效和收支平衡”各原则,其实均是针对支出而非收入而言的。
     
      预算平衡,肯定是一个伪概念,什么与什么平衡呀?收支平衡,这才是真命题。
     
      锚点第十三条 经人民代表大会批准的预算,非经法定程序,不得调整。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的支出必须以经批准的预算为依据,未列入预算的不得支出。
     
      解读:
     
      请看清楚:批准预算的主体是——人民代表大会。
     
      “非经法定程序”,明显疏漏,应改为:非由法定主体、非因法定事由、非经法定程序。
     
      请看清楚:在此处,仅指“支出”,而不包括收入。
     
      “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均可以成为——支出主体。
     
      如果出现了未列入预算的支出,该当如何?
     
      锚点第十四条 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或者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的预算、预算调整、决算、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及报表,应当在批准后二十日内由本级政府财政部门向社会公开,并对本级政府财政转移支付安排、执行的情况以及举借债务的情况等重要事项作出说明。
     
      经本级政府财政部门批复的部门预算、决算及报表,应当在批复后二十日内由各部门向社会公开,并对部门预算、决算中机关运行经费的安排、使用情况等重要事项作出说明。
     
      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应当将政府采购的情况及时向社会公开。
     
      本条前三款规定的公开事项,涉及国家秘密的除外。
     
      解读:
     
      我晕!
     
      批准预算的主体到底是人民代表大会呀?还是人民代表大会或者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呀?
     
      结合上一条,能否认为——经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的预算,非经法定程序,可以调整呢?这不是扯淡呢嘛!
     
      难道“财政转移支付安排”和“举借债务的情况等重要事项”会不在预算之中吗?难道还需要在预算之外再单独作出说明吗?那为什么不对“预算、预算调整、决算、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及报表”本身也都作出详尽、细致的说明呢?
     
      “执行的情况”,这到底是什么事项的“执行的情况”呀?如果是“财政转移支付安排”的“执行的情况”的话,那么“财政转移支付安排、执行的情况”,就应该改为:财政转移支付安排及其执行的情况。
     
      公开,到底会到什么程度、什么层级?是否包括公款吃喝?是否包括吃喝什么?……
     
      实不相瞒、实话实说:像我这样的预算问题门外汉,即使是看到了“预算、预算调整、决算、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及报表”及其扼要说明,也一定是什么都不懂、两眼一抹黑!!!!!!!!!
     
      其中的机巧、暗道、窍门儿、猫腻儿,多了去了!
     
      公开,肯定没错。可是,公开的效果,针对不同的人,可能会大有不同。
     
      民谚:瞎子点灯——白费蜡。在文盲面前展示文章、在法盲目前宣扬法律,其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像左明解读法律一样,这些公开的材料,应该有、应该由德才兼备的专业技术人员去进行深入的解读,并试图从中发现某些不尽人意、有待改进的问题。
     
      请问:部门有收入吗?有作为公法主体的职权收入吗?罚没款项能够进入部门自己的账户吗?
     
      “政府采购的情况”,是否应该纳入预算?是否已经纳入预算?是否有必要单独公开?
     
      “及时”,到底是几时呀?怎么也没有一个准谱儿呀。
     
      锚点第十五条 国家实行中央和地方分税制。
     
      解读:
     
      本条内容与本法宗旨,没有直接关系。
     
      锚点第十六条 国家实行财政转移支付制度。财政转移支付应当规范、公平、公开,以推进地区间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主要目标。
     
      财政转移支付包括中央对地方的转移支付和地方上级政府对下级政府的转移支付,以为均衡地区间基本财力、由下级政府统筹安排使用的一般性转移支付为主体。
     
      按照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的规定可以设立专项转移支付,用于办理特定事项。建立健全专项转移支付定期评估和退出机制。市场竞争机制能够有效调节的事项不得设立专项转移支付。
     
      上级政府在安排专项转移支付时,不得要求下级政府承担配套资金。但是,按照国务院的规定应当由上下级政府共同承担的事项除外。
     
      解读:
     
      既然财政转移支付的主要目标是“推进地区间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那么就应该明示这一均等化的标准、指标。否则的话,根本就无法实际操作,只能沦为口号。
     
      “中央对地方”与“地方上级政府对下级政府”,这两个表述,明显不协调一致。到底是否应该出现“政府”二字?
     
      “地区间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与“均衡地区间基本财力”,此二者到底是什么关系?
     
      在行政法学理论上,“国务院的规定”,其属性是其他规范性文件,其地位在行政立法之下,那又怎么能够与“法律、行政法规”相提并论呢?
     
      请问:是否需要建立、健全一般转移支付的定期评估和退出机制呢?
     
      请问:市场竞争机制能够有效调节的事项能否设立一般转移支付呢?
     
      请问:上级政府在安排一般转移支付时,是否可以要求下级政府承担配套资金呢?
     
      锚点第十七条 各级预算的编制、执行应当建立健全相互制约、相互协调的机制。
     
      解读:
     
      好一个“相互制约、相互协调”!
     
      倒要请教:乡镇政府的预算又如何制约、协调中央政府的预算呢?
     
      锚点第十八条 预算年度自公历一月一日起,至十二月三十一日止。
     
      解读:
     
      如此表述,略有不妥,似可改为:预算年度采用公历,自一月一日起,至十二月三十一日止。
     
      锚点第十九条 预算收入和预算支出以人民币元为计算单位。
     
      解读:
     
      如此表述,略有不妥,似可改为:预算的金额以人民币元为计量单位。
     
      锚点第二章 预算管理职权
     
      锚点第二十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查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及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批准中央预算和中央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改变或者撤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预算、决算的不适当的决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中央和地方预算的执行;审查和批准中央预算的调整方案;审查和批准中央决算;撤销国务院制定的同宪法、法律相抵触的关于预算、决算的行政法规、决定和命令;撤销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制定的同宪法、法律和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关于预算、决算的地方性法规和决议。
     
      解读:
     
      预算草案,似乎应该是下一年度的;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似乎应该是上一年度的。
     
      众所周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年一次的例会通常都是在春暖花开的三月召开。
     
      请问:在这个时间里,适宜“审查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及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批准中央预算和中央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吗?
     
      本法第十八条明确规定:“预算年度自公历一月一日起,至十二月三十一日止。”
     
      请问:这审查和批准的到底是哪一个年度的预算和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呀?
     
      请看清楚:审查的对象与批准的对象,明显不一致。
     
      请问:如果不拥有批准权的话,那么拥有审查权岂不是相当尴尬吗?
     
      该管的,一定要管;不该管的,请不要瞎管。
     
      预算草案,如何审查?审查标准是什么?什么情况可以批准?什么情况不可以批准?但愿不是:曹操(即政府)写完诏书,顺手拿过来汉献帝(即人民代表大会)的玉玺,往上一盖,齐活——圣旨新鲜出炉了。
     
      “改变或者撤销”,其中的“改变”,明显不当,应改为:责令改变。
     
      非常设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又怎么可能随时去完成“改变或者撤销”的工作呢?
     
      地方预算草案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为什么要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来审查?地方预算的执行为什么要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来监督?这明显是驴唇不对马嘴呀!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审查、批准和监督,都应该限于本级,而不应该跨级——长臂管辖。
     
      不难看出:决算与预算,根本就不在同一个档次上。倒也不无道理。
     
      明显的不和谐:既然1.“撤销国务院制定的同宪法、法律相抵触的关于预算、决算的行政法规、决定和命令”,其中包括“行政法规”;2.“撤销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制定的同宪法、法律和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关于预算、决算的地方性法规和决议”,其中也包括“地方性法规”;那么3.“改变或者撤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预算、决算的不适当的决议”,其中却为什么不包括法律呢?
     
      值得充分肯定的是:在前两项中,只有“撤销”,而没有——“改变”。
     
      “同宪法、法律相抵触”,当然不能允许,这一点自然不在话下。如果是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预算和决算的决议相抵触呢?那可怎么办呀?
     
      出现了感人的一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居然亲自撤销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制定的与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关于预算、决算的地方性法规和决议。
     
      这明显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节奏呀。是否与行政法规相抵触,原本应该由国务院自己来判断,进而由国务院自己来处理,根本就无须烦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大驾。
     
      在今日之中国,行政法规历来被看做是“二法律”(即仅次于法律的“法律”),在根本上与法律是不作本质区分的。因此,地方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对行政法规也是万万不能冒犯的。在中国,级别决定一切,而不论主体自身的属性。
     
      公权一家(各种公权的行使者都是一家人),不分彼此。
     
      锚点第二十一条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查本级总预算草案及本级总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批准本级预算和本级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改变或者撤销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预算、决算的不适当的决议;撤销本级政府关于预算、决算的不适当的决定和命令。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本级总预算的执行;审查和批准本级预算的调整方案;审查和批准本级决算;撤销本级政府和下一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关于预算、决算的不适当的决定、命令和决议。
     
      乡、民族乡、镇的人民代表大会审查和批准本级预算和本级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监督本级预算的执行;审查和批准本级预算的调整方案;审查和批准本级决算;撤销本级政府关于预算、决算的不适当的决定和命令。
     
      解读:
     
      上一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查地方预算草案及地方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而本条又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查本级总预算草案及本级总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
     
      至少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这一级,发生了双重审查的情况。如果分别进行的审查的结果不一致,那该怎么收场呀?这不是公然制造撞车、蓄意产生混乱呢吗?
     
      同样尴尬的是:至少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这一级,也发生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省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双重监督的情况。
     
      请将如下二者进行比较:1.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可以“撤销本级政府关于预算、决算的不适当的决定和命令”;2.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可以“撤销本级政府和下一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关于预算、决算的不适当的决定、命令和决议”。
     
      由此观之:明显出现了权力的交叉重叠——此二者均可以“撤销本级政府关于预算、决算的不适当的决定和命令”。
     
      这明显与上一条规定不协调一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就不可以撤销国务院制定的与宪法、法律相抵触的关于预算、决算的行政法规、决定和命令。
     
      不怕跟别人打架,就怕跟自己打架。
     
      倒要请教:乡镇一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查的对象为什么是“本级预算”,而不是本级预算草案呢?
     
      乡镇一级人民代表大会,一年召开一次会议,审查和批准的工作还是可以顺利完成的。但是,作为日常运行的监督工作,可怎么开展呢?
     
      没有常设机关的乡镇一级人民代表大会又怎么可能随时去完成“撤销”的工作呢?
     
      有没有搞错!乡镇一级人民代表大会一年也就是在开“年会”(但愿还不至于是——春节联欢会)的时候“开张”十来天,怎么有可能——有时间、有人员去监督预算的执行、审查和批准预算的调整方案和撤销本级政府关于预算、决算的不适当的决定和命令呢(这些工作都需要不定期的或者持续的进行)?这不是在说梦话吗!如果说绝大多数普通中国国民不知道这一情况,完全情有可原。可是制定本法的主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同时也是《宪法》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的制定者)却是心知肚明的呀,怎么可能写出这样的条款来呢?怎么下的了手呢?显然不是疏忽大意、心不在焉。
     
      有太多、太多的法律条文,不仅没有能够活在国民的心里,甚至就连最起码的自圆其说都是做不到的。它们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
     
      乡镇一级政府的预算相关工作,除了执行(也包括作出关于预算、决算的决定和命令),都应该交由上一级政府和上一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来完成。
     
      锚点第二十二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对中央预算草案初步方案及上一年预算执行情况、中央预算调整初步方案和中央决算草案进行初步审查,提出初步审查意见。
     
      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对本级预算草案初步方案及上一年预算执行情况、本级预算调整初步方案和本级决算草案进行初步审查,提出初步审查意见。
     
      设区的市、自治州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对本级预算草案初步方案及上一年预算执行情况、本级预算调整初步方案和本级决算草案进行初步审查,提出初步审查意见,未设立专门委员会的,由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研究提出意见。
     
      县、自治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本级预算草案初步方案及上一年预算执行情况进行初步审查,提出初步审查意见。县、自治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对本级预算调整初步方案和本级决算草案研究提出意见。
     
      设区的市、自治州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研究提出意见时,应当邀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参加。
     
      对依照本条第一款至第四款规定提出的意见,本级政府财政部门应当将处理情况及时反馈。
     
      依照本条第一款至第四款规定提出的意见以及本级政府财政部门反馈的处理情况报告,应当印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省、自治区、直辖市、设区的市、自治州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依照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协助本级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或者有关专门委员会承担审查预算草案、预算调整方案、决算草案和监督预算执行等方面的具体工作。
     
      解读:
     
      容易理解的是:与“初步审查”相对应的,是“预算草案初步方案”和“预算调整初步方案”;令人费解的是:为什么会有“决算草案”呢?恰如根本就不会有、也不可能有上一年预算执行情况草案一样。
     
      在本条中,为什么不再提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查地方预算草案及地方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的内容了呢?为什么不再提及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查本级总预算草案及本级总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的内容了呢?怎么能够公然遗漏重要的审查对象呢?这明显是前言不搭后语的节奏呀!
     
      “未设立专门委员会的,由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研究提出意见。”
     
      这一规定,明显不妥。
     
      本法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审查预算草案的主体是人民代表大会,而不是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专门委员会,隶属于人民代表大会;而工作机构,则隶属于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这一重大职权,显然不能找人代劳。专门委员会也要以本级人民代表大会的名义而不能以自己的名义进行初步审查。
     
      况且,“提出意见”与“提出初步审查意见”,也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语。
     
      客观现实:县级人民代表大会不设专门委员会。
     
      本条第四款规定明显与本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相抵牾。县、自治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本级预算草案及上一年预算执行情况根本就没有进行审查的权力。由此就可以推论:县、自治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本级预算草案初步方案及上一年预算执行情况也没有进行初步审查的权力。
     
      请问:乡镇一级预算的初步审查工作,怎么就黑不提、白不提了呢?
     
      在第五款中,与“进行初步审查”相对应的,显然应该是“研究”,而不应该是“研究提出意见”。
     
      有没有搞错!设区的市、自治州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的成员,其身份本身就是“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的工作人员,应该不是“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好一个“及时反馈”!请问:“及时”,到底是几时呀?
     
      请问:“处理情况”,到底需要多长时间呀?到底处理什么情况呀?“本级预算草案初步方案”和“本级预算调整初步方案”的情况,也许可以立即处理。难道“上一年预算执行情况”和“本级决算”的情况,也可以马上处理吗?
     
      为什么要“印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什么时候“印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这是意欲何为呀?该不会是相当于散发小广告吧?此时此刻的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正在身处何地?有何贵干?
     
      好一个“协助”!这一措辞能够被认为是——授权吗?能够被认为是授予审查权吗?愚以为:当然不能!承担具体工作与行使某种职权,可不是一回事儿。
     
      有没有搞错!根据本法第二十条和第二十一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省、自治区、直辖市、设区的市、自治州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其本身就专属拥有监督预算执行的权力——这恰恰就是其法定的本职工作,那又何来“协助”本级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或者有关专门委员会承担“监督预算执行”的具体工作呢?
     
      这不是在说梦话呢嘛!
     
      完全就是乱成一锅粥!
     
      本条规定所出现的“初步审查”,纯属画蛇添足——自找麻烦、自取其祸、自乱阵脚、自毁长城。
     
      锚点第二十三条 国务院编制中央预算、决算草案;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关于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将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报送备案的预算汇总后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组织中央和地方预算的执行;决定中央预算预备费的动用;编制中央预算调整方案;监督中央各部门和地方政府的预算执行;改变或者撤销中央各部门和地方政府关于预算、决算的不适当的决定、命令;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中央和地方预算的执行情况。
     
      解读:
     
      在正常情况下,国务院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关于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只能是在每年一次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开会期间(通常不会超过两周),而不可能是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闭会期间(大约五十周)。
     
      请问:国务院为什么要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关于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地方预算草案,应该不是由国务院编制的。那么到底是由谁编制的呢?到底是何时编制的呢?
     
      是不是应该考虑设置——全国总预算这一名词?
     
      请问:“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报送备案的预算”与“地方预算草案”,此二者到底是什么关系?地方报送的,到底是预算,还是预算草案?地方预算草案,到底应该由谁(自己——本级人民代表大会,还是“婆婆”——上级甚至最高级人民代表大会)来审查和批准?
     
      将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报送备案的预算“汇总”,是一件仅仅涉及加法(最多还有减法)运算的事情,为什么要经过国务院之手之后,再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难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自己不会加法和减法吗?
     
      请问:难道中央预算不需要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吗?
     
      请问:“备案”,是否就意味着——审查?怪哉!到底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查地方预算,还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地方预算?
     
      “组织中央和地方预算的执行”,这是从何说起呢?当然应该是自己执行自己的预算,如何能够被组织呢?
     
      “中央预算预备费的动用”,应该属于预算执行的范畴,因此国务院自己就能决定,而无需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批准。
     
      本法第十二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中央和地方预算的执行”。为什么本条又规定——国务院“监督中央各部门和地方政府的预算执行”呢?虽然在文字表述上略有出入(很可能是故意为之),但意思却是一样的呀!难道“中央”不恰恰就是由“中央各部门”所构成的吗?难道“地方预算”与“地方政府的预算”不就是同义反复吗?这是啥意思呀?这算怎么回事儿呀?
     
      “中央各部门和地方政府”,如此表述合适吗?和谐吗?“中央各部门”,可是堂堂的部级高衙,而“地方政府”的级别则是三六九等,最低只有乡科级。将此二者置于并列地位,不觉得很刺眼吗?
     
      民谚:杀鸡焉用宰牛刀。难道改变(其实应该是——责令改正)或者撤销乡镇一级政府关于预算、决算的不适当的决定、命令还需要烦劳总理大人亲自出马吗?
     
      本法第二十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查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及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批准中央预算和中央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
     
      为什么本条又规定——国务院“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中央和地方预算的执行情况”呢?这到底算不算是前言不搭后语呢?
     
      这明显是一仆二主、一女两嫁的节奏呀!
     
      锚点第二十四条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编制本级预算、决算草案;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作关于本级总预算草案的报告;将下一级政府报送备案的预算汇总后报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组织本级总预算的执行;决定本级预算预备费的动用;编制本级预算的调整方案;监督本级各部门和下级政府的预算执行;改变或者撤销本级各部门和下级政府关于预算、决算的不适当的决定、命令;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本级总预算的执行情况。
     
      乡、民族乡、镇政府编制本级预算、决算草案;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作关于本级预算草案的报告;组织本级预算的执行;决定本级预算预备费的动用;编制本级预算的调整方案;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报告本级预算的执行情况。
     
      经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批准,乡、民族乡、镇本级预算草案、预算调整方案、决算草案,可以由上一级政府代编,并依照本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报乡、民族乡、镇的人民代表大会审查和批准。
     
      锚点解读:
     
      请问:作为不设所属部门的乡镇一级政府,“组织”谁去执行预算呀?难道自己还要“组织”自己吗?
     
      好一个“代编”!应该是代为编制的意思。其中的“代”字,应该是代理的意思。此处的代理,应该不是委托代理,而是批准代理、规定代理、决定代理、法定代理,是不以被代理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代理。
     
      婆婆给儿媳编制预算,难道还需要经过儿子的“审查和批准”吗?
     
      没有独立税收收入的乡镇一级政府,其预算编制还要仰赖为其输血的上一级政府。
     
      第二十五条 国务院财政部门具体编制中央预算、决算草案;具体组织中央和地方预算的执行;提出中央预算预备费动用方案;具体编制中央预算的调整方案;定期向国务院报告中央和地方预算的执行情况。
     
      地方各级政府财政部门具体编制本级预算、决算草案;具体组织本级总预算的执行;提出本级预算预备费动用方案;具体编制本级预算的调整方案;定期向本级政府和上一级政府财政部门报告本级总预算的执行情况。
     
      解读:
     
      “具体编制”,应该问题不大,关起门来好好干活儿就行了。
     
      而“具体组织”,这问题可就大了去了!请问:到底是以谁的名义进行“组织”呢?是国务院,还是国务院财政部门?如果是前者的话,虽然足够权威,但却说不过去——儿子怎么能够以老子的名义对外行使权力呢?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国务院的其他部门未必会服气——都是兄弟,我们为什么要服从你的“组织”呢?
     
      好一个“定期”!暂且不问如何“定期”,请问:为什么国务院不也“定期”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报告中央和地方预算的执行情况呢?
     
      好一个“地方各级政府财政部门”!请问:乡镇一级政府有财政部门吗?
     
      财政部门向本级政府报告本级总预算的执行情况,这可以算是一种内部作业。
     
      但是,一级政府财政部门向上一级政府财政部门报告本级总预算的执行情况,则是标准的外部作业。这在道理上是讲不通的:一级总预算的执行情况的法律责任主体是一级政府,而不是一级政府的财政部门。一级政府断然没有理由向上一级政府财政部门报告本级总预算的执行情况。
     
      锚点第二十六条 各部门编制本部门预算、决算草案;组织和监督本部门预算的执行;定期向本级政府财政部门报告预算的执行情况。
     
      各单位编制本单位预算、决算草案;按照国家规定上缴预算收入,安排预算支出,并接受国家有关部门的监督。
     
      解读:
     
      需要仰赖政府输血才能够维持生存的政府所属部门,有什么资格、条件自己去编制预算?
     
      “各部门”,根本就不具有预算主体资格。
     
      编制完成之后呢?难道就完事儿了吗?难道也不需要被审查和被批准吗?
     
      自己“组织”自己,自己“监督”自己,这得是多么奇葩的大脑才能够设计出来的奇思妙想呀!这明显是在侮辱中国百姓的智商呀!
     
      同级部门之间,能够适用、使用“报告”一词吗?
     
      请问:财政部门自己的预算执行情况,难道也应该向自己报告吗?
     
      单位预算与政府预算,已经是性质相去甚远的两码事儿了。
     
      “国家有关部门”,由此观之:作为“监督”者的婆婆,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呢。
     
      锚点第三章 预算收支范围
     
      锚点第二十七条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包括各项税收收入、行政事业性收费收入、国有资源(资产)有偿使用收入、转移性收入和其他收入。
     
      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按照其功能分类,包括一般公共服务支出,外交、公共安全、国防支出,农业、环境保护支出,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体育支出,社会保障及就业支出和其他支出。
     
      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按照其经济性质分类,包括工资福利支出、商品和服务支出、资本性支出和其他支出。
     
      解读:
     
      预算与收入,完全可以、也完全应该相互分离,而不应该纠缠不清。
     
      预算,应该仅限于支出。
     
      此处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似乎应该是指——国库的经常性收入。“税收收入、行政事业性收费收入、国有资源(资产)有偿使用收入、转移性收入和其他收入”,这几大类收入的性质,具有明显差异——有的运用国家权力、有的利用国有资产,应该分门别类进行立法规范。
     
      应该尽快制定《国库收入法》或者《国家收入法》。力争减少、杜绝国家肆意、胡乱收入。
     
      “一般公共服务支出,外交、公共安全、国防支出,农业、环境保护支出,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体育支出,社会保障及就业支出和其他支出”,以如此方式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进行分类,明显杂乱无章。作为分类标准的“功能”,缺乏统一尺度,明显混乱不清。如果将之称为——按照领域分类或者按照部门分类,也完全说得通。
     
      “工资福利支出、商品和服务支出、资本性支出和其他支出”,这怎么能够被认为是按照“其经济性质”进行分类的结果呢?倒要请教:它们分别都是什么“经济性质”呀?
     
      国家机器(具体表现为各种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运转的开支(可简称——公权开支)应该有一个合理的标准,与国民的财富程度成正相关关系。在公权开支中,相对稳定的部分当属公职人员的劳务报酬。定编是关键,总员额必须明确控制,每个部门、层级、岗位,也应该精确控制。人数既定,下面就是工资标准问题了。很显然,应该以社会平均工资作为参照对象进行核定,并确定合理的极差,并伴随国民财富的变化态势上下浮动。人数法定,标准法定,工资总额就一清二楚了。
     
      其他经费开支,可区分为常规开支和非常规开支。所有的常规开支都应该做到数量法定和标准法定。所有的非常规开支,必须经代议机关审查通过,方可实施。也就是说,绝大多数公权开支都是法定的;其余部分,由代议机关单独审核。
     
      所有的开支(包括每一个公职人员的工资、固定资产、日常消耗、吃喝招待、外出考察、公车座驾等等等等),都必须公示天下(国家秘密除外)!
     
      依法开支,这就是基本要求。各级各类机关的首长,是断然没有擅自花钱的资格的!道理很简单:其不是其所花的钱财的合法所有人。只有代议机关才有资格成为国库(地方代议机关与地方财库相对应)的真正所有人——全体国民的合法代理人。
     
      国有资产收益(可简称——国家收益),是以国家作为财产所有人而得到的收益。此项收益与公权无关,并非无偿取得,而是遵循市场规则而产生的。国家收益,是国家资产的保值增值的体现,不仅归于全体国民,而且一定要用于全体国民,是根本不能纳入公权预算的。
     
      公权开支,是专门针对国家机器的开支。应该基于税收,而不是基于国家收益。
     
      税收的基本使命,就是维持恰当规模的国家机器的正常运转。至于调节收入分配,已经是相当次要的目的了。
     
      必须明确:公权收入法定!而国家收益则以不违法为原则,尊重当事人意愿,信守当事人之间的合同。
     
      还有一条原则必须明确:国家应该尽最大可能不以财产所有人的身份进行市场交易行为。很多国有资产应该是限制流通或者禁止流通的。最大限度退出企业领域(有关内容,可参阅拙作《国有企业的荒谬本质》,发表于北大法律信息网),更多的扮演国有资产的守护者的角色。例如:故宫博物院(绝对是国有资产)是非卖品,而且也不能随意出租。至于门票收入,可以算作国家收益,应该以不盈利(维持故宫的正常运转)为定价原则(永远要以不损害故宫作为使用故宫的基本前提)。
     
      锚点第二十八条 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和社会保险基金预算的收支范围,按照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的规定执行。
     
      解读:
     
      这些种类的预算,根本就不是本法所调整的政府预算的主要内容。
     
      锚点第二十九条 中央预算与地方预算有关收入和支出项目的划分、地方向中央上解收入、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或者转移支付的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解读:
     
      中央预算与地方预算之间需要划分的难道是“有关收入和支出项目”吗?
     
      国务院对此作出规定的具体办法,当然应该以行政法规的形式存在。
     
      锚点第三十条 上级政府不得在预算之外调用下级政府预算的资金。下级政府不得挤占或者截留属于上级政府预算的资金。
     
      解读:
     
      由此规定,不难推论:1. 上级政府可以在预算之内调用下级政府预算的资金;2. 上级政府可以在预算之外调用下级政府非预算的资金。
     
      难道下级政府还能够有机会、有条件、有胆量、有魄力“挤占或者截留属于上级政府预算的资金”吗?
     
      锚点第四章 预算编制
     
      锚点第三十一条 国务院应当及时下达关于编制下一年预算草案的通知。编制预算草案的具体事项由国务院财政部门部署。
     
      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应当按照国务院规定的时间编制预算草案。
     
      解读:
     
      “及时”,到底是几时?
     
      “下一年”,难道不应该是——下一年度吗?本法第十八条表述的可是“预算年度”,而不是——预算年。
     
      预算,作为规范化的常规工作,难道每年都需要下达通知吗?难道每年都需要部署具体事项吗?难道每年下达通知和部署具体事项的时间都是不一样的吗?
     
      “各级政府”,是否包括中央政府?自己给自己规定时间,当属自律。
     
      “规定的时间”,这到底是起始的时间,还是截止的时间呀?这到底是统一的时间,还是分别的时间呀?
     
      锚点第三十二条 各级预算应当根据年度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国家宏观调控总体要求和跨年度预算平衡的需要,参考上一年预算执行情况、有关支出绩效评价结果和本年度收支预测,按照规定程序征求各方面意见后,进行编制。
     
      各级政府依据法定权限作出决定或者制定行政措施,凡涉及增加或者减少财政收入或者支出的,应当在预算批准前提出并在预算草案中作出相应安排。
     
      各部门、各单位应当按照国务院财政部门制定的政府收支分类科目、预算支出标准和要求,以及绩效目标管理等预算编制规定,根据其依法履行职能和事业发展的需要以及存量资产情况,编制本部门、本单位预算草案。
     
      前款所称政府收支分类科目,收入分为类、款、项、目;支出按其功能分类分为类、款、项,按其经济性质分类分为类、款。
     
      解读:
     
      “各级预算”,除了包括各级政府的预算之外,是否也包括各部门和各单位的预算?
     
      “年度”,这到底是指哪一个年度?
     
      “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国家宏观调控总体要求”,难道不都是模糊不清的吗?难道不都是无法操作的吗?
     
      预算都是一年一度的,之所以需要跨年度平衡,是因为会出现超支或者结余的情况。
     
      “上一年”,难道不应该是——上一年度吗?
     
      “支出绩效评价”,需要名词解释。
     
      “本年度收支预测”,难道不就是本年度的预算执行情况预测吗?
     
      “规定程序”,难道不应该在本法中进行规定吗?
     
      “作出决定或者制定行政措施”,似乎是指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和抽象行政行为。
     
      请问:各级政府应该拥有“增加或者减少财政收入或者支出”的法定权限吗?
     
      “预算批准”,难道不应该是——预算草案批准吗?
     
      好一个“提出”!“提出”什么?是请求吗?向谁“提出”?是“人大”吗?
     
      好一个“作出相应安排”!难道是“作出决定或者制定行政措施”的配套举措吗?
     
      “作出决定或者制定行政措施”,当然应该都是即时生效的法律行为。那又何来“在预算批准前提出并在预算草案中作出相应安排”呢?
     
      请问:“各部门、各单位”与“政府收支分类科目”,如何进行无缝链接、和谐搭配?
     
      请问:“预算编制规定”,难道不应该是——预算草案编制规定吗?
     
      请问:国务院财政部门制定的“预算编制规定”,到底在哪里?长啥样儿?
     
      本条前三款规定,从主体来看是平行关系,互不相交。但是,从内容来看,却似乎应该是交叉关系,相互融合。如此表述,当属人为制造混乱。
     
      从第四款规定可见:收入的分类科目细化到“目”,而支出的分类科目则仅细化到“项”(更有甚者,只细化到“款”)。收入与支出的细化程度差了一个层级(甚至两个层级)。此二者的细化程度根本就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并非开玩笑:看收入的时候,瞪大眼睛;看支出的时候,眯起眼睛。
     
      这个不起眼的条款,却暗含着很深刻的问题。
     
      锚点第三十三条 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应当按照国务院规定的时间,将本级总预算草案报国务院审核汇总。
     
      解读:
     
      请问: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的本级总预算草案,难道不应该经过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查、批准之后成为预算定案,再报国务院进行汇总吗?国务院有什么资格去“审核”呢?
     
      锚点第三十四条 中央一般公共预算中必需的部分资金,可以通过举借国内和国外债务等方式筹措,举借债务应当控制适当的规模,保持合理的结构。
     
      对中央一般公共预算中举借的债务实行余额管理,余额的规模不得超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的限额。
     
      国务院财政部门具体负责对中央政府债务的统一管理。
     
      解读:
     
      “预算中必需的部分资金”,这到底是指收入的资金呢?还是指支出的资金呢?还是都包括呢?
     
      国家举借债务,当然应该另行制定《国家债务法》,予以专门规范。
     
      国家举借债务的本质,就是寅吃卯粮、延期偿付。如果是持续不断的举借债务(就是用后借的钱去偿还先借的钱),其实就是借钱不还。
     
      如果中央政府举借债务的余额的规模超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的限额,那可怎么办呀?难道区区国务院财政部门还能够“管理”中央政府的债务吗?
     
      真是开法律玩笑!
     
      锚点第三十五条 地方各级预算按照量入为出、收支平衡的原则编制,除本法另有规定外,不列赤字。
     
      经国务院批准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预算中必需的建设投资的部分资金,可以在国务院确定的限额内,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举借债务的方式筹措。举借债务的规模,由国务院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省、自治区、直辖市依照国务院下达的限额举借的债务,列入本级预算调整方案,报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举借的债务应当有偿还计划和稳定的偿还资金来源,只能用于公益性资本支出,不得用于经常性支出。
     
      除前款规定外,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以任何方式举借债务。
     
      除法律另有规定外,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为任何单位和个人的债务以任何方式提供担保。
     
      国务院建立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评估和预警机制、应急处置机制以及责任追究制度。国务院财政部门对地方政府债务实施监督。
     
      解读:
     
      到底应该是有多少钱花多少钱呢?还是想花多少钱就得去搞到多少钱呢?
     
      如果收入没谱的话,那么就完全有可能会支出无数。
     
      老百姓不怕国家胡花钱,就怕国家乱收钱。
     
      唯有收入法定,才有可能会支出法定。
     
      请问:中央预算,是否会列赤字呢?
     
      本法第二十一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查本级总预算草案及本级总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批准本级预算和本级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由此可知: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预算应该由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那又何来“经国务院批准”呢?
     
      请看清楚:在中国政府的预算中,居然会有“建设投资”的内容!
     
      倒要请教:“建设投资”,这到底是公法行为呀?还是私法行为呀?难道不应该专门制定《国家建设投资法》吗?
     
      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举借的债务,为什么要“列入本级预算调整方案”之中,而不列入本级预算方案之中呢?
     
      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举借债务的目的分明是筹措“必需的建设投资”,那为什么还要明示“只能用于公益性资本支出,不得用于经常性支出”呢?
     
      在第二款和第三款规定中的主体,除了“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之外,难道不应该也包括“单位”吗?
     
      请问:国务院建立的针对地方政府债务的“风险评估和预警机制、应急处置机制以及责任追究制度”,在哪儿呢?长啥样儿?国务院财政部门根据什么对地方政府债务实施监督?
     
      真心求教:中央政府是否对地方政府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锚点第三十六条 各级预算收入的编制,应当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与财政政策相衔接。
     
      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应当依照本法规定,将所有政府收入全部列入预算,不得隐瞒、少列。
     
      解读:
     
      我晕!
     
      难道收入还需要“编制”吗?难道我打算挣多少钱就能够挣多少钱吗?我可以费尽心机、绞尽脑汁去安排支出,难道我还可以计划收入吗?
     
      预先打算的对象,只能是支出,而不可能是收入。
     
      预算支出,是干人事;预算收入,是说鬼话。
     
      国家收入,必须法定!
     
      依法收入,无需“编制”。
     
      “政府收入”,必须名词解释。
     
      请问:是否还有非“政府收入”?为什么是“所有政府收入”,而不是——所有收入?
     
      将收入列入预算,仅仅只是如实记录的事情,根本就无需审查和批准。至于“隐瞒、少列”,不过就是事后监督的事由,而不是事前审批的理由。
     
      锚点第三十七条 各级预算支出应当依照本法规定,按其功能和经济性质分类编制。
     
      各级预算支出的编制,应当贯彻勤俭节约的原则,严格控制各部门、各单位的机关运行经费和楼堂馆所等基本建设支出。
     
      各级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编制,应当统筹兼顾,在保证基本公共服务合理需要的前提下,优先安排国家确定的重点支出。
     
      解读:
     
      好一个“勤俭节约”!这一措辞,足以令全体国人倍感温暖、热泪盈眶!!!但是,客观现实是否也能够使无数国民肃然起敬、心悦诚服呢???
     
      请问:“严格控制”,标准何在?该不会是逗你玩儿吧?该不会是信口扯淡吧?
     
      除了“各部门、各单位”之外,难道不应该还包括“各级政府”吗?
     
      请问:“机关运行经费”和“基本建设支出”,到底属于什么“功能和经济性质”?
     
      请问:“合理需要”,标准何在?什么档次的国宴可以算是“合理需要”?
     
      在基本公共服务支出之外,“国家确定的重点支出”,到底是指什么?“国家”,到底是指谁呀?
     
      锚点第三十八条 一般性转移支付应当按照国务院规定的基本标准和计算方法编制。专项转移支付应当分地区、分项目编制。
     
      县级以上各级政府应当将对下级政府的转移支付预计数提前下达下级政府。
     
      地方各级政府应当将上级政府提前下达的转移支付预计数编入本级预算。
     
      解读:
     
      锚点在细化本法的行政立法活动中,国务院与国务院财政部门,此起彼伏、轮番登场,令人眼花缭乱、无所适从。
     
      县级以上各级政府是否应该将提前下达的对下级政府的转移支付预计数编入本级预算呢?在同一个条款之内,就更不应该顾此失彼了。
     
      好一个“提前下达”!其中的“前”,肯定应该是在下级政府编制预算之前。进一步追问:到底是在本级预算批准之前,还是在本级预算批准之后?
     
      第三十九条 中央预算和有关地方预算中应当安排必要的资金,用于扶助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发展经济社会建设事业。
     
      解读:
     
      安排扶助资金,也许是必要的,但更应该是规范的。
     
      本条规定属于不折不扣的口号式立法。
     
      锚点第四十条 各级一般公共预算应当按照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支出额的百分之一至百分之三设置预备费,用于当年预算执行中的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处理增加的支出及其他难以预见的开支。
     
      解读:
     
      “百分之一至百分之三”,其中的幅度空间十分巨大!后者是前者是百分之三百。
     
      预备费,是可能发生的支出,而不是必然发生的支出,既有可能没花完,也有可能不够花。
     
      “其他难以预见的开支”,这里面可以玩儿的猫腻儿可就大了去了。
     
      预备费与其他经费,是此消彼长的关系。预备费并不是凭空多出来的经费。
     
      锚点第四十一条 各级一般公共预算按照国务院的规定可以设置预算周转金,用于本级政府调剂预算年度内季节性收支差额。
     
      各级一般公共预算按照国务院的规定可以设置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用于弥补以后年度预算资金的不足。
     
      解读:
     
      本条的“预算周转金”与上一条的“预备费”,为了协调一致,要么将前者改为——周转金锚点,要么将后者改为——预算预备费。
     
      本条的“预算年度”与上一条的“当年”,此二者的表述也应该协调一致。
     
      如果“季节性收支差额”是可以预见的话,那么根本就无需进行“调剂”,直接作出相应预算即可。
     
      “周转”与“调剂”,性质并不相同。前者是产生增量部分,而后者则是发生在存量之间。只有在“预算年度内季节性收支差额”不能自我平衡的情况下,才需要设置“预算周转金”。
     
      本条第二款,明显应该单列一条。
     
      以后年度的预算资金是否充足,没有人知道。俗语:有多少水,和多少泥。不够花,这很好办、这太好办了,那就少花、甚至别花。为什么还要去事先准备弥补不足呢?到底准备多少资金、准备多长时间算是够了呀?
     
      分别、单独设置的“预备费”、“预算周转金”和“预算稳定调节基金”,只不过就是用途特殊的经费开支罢了。
     
      第四十二条 各级政府上一年预算的结转资金,应当在下一年用于结转项目的支出;连续两年未用完的结转资金,应当作为结余资金管理。
     
      各部门、各单位上一年预算的结转、结余资金按照国务院财政部门的规定办理。
     
      解读:
     
      会不会有预算的亏欠资金呢?
     
      “结转资金”,易于理解;而“结转项目”,则着实令人费解。
     
      “结转资金”与“结余资金”,用途会有不同吗?
     
      难道“结余资金”也可以对应“上一年预算”吗?难道不应该是来自于“连续两年未用完的结转资金”吗?
     
      锚点第五章 预算审查和批准
     
      锚点第四十三条 中央预算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查和批准。
     
      地方各级预算由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查和批准。
     
      解读:
     
      请问:本法所谓的各级“总预算”,是否还需要“审查和批准”呢?
     
      “审查和批准”,是密切相连的,既没有无审查的批准,也没有无批准的审查。
     
      但愿,人民代表大会的审查不是必然批准的前戏。
     
      但愿,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不只会热烈拥护、积极赞成。
     
      本条规定的两款内容应该合并表达:各级政府预算由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查和批准。
     
      锚点第四十四条 国务院财政部门应当在每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的四十五日前,将中央预算草案的初步方案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
     
      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财政部门应当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的三十日前,将本级预算草案的初步方案提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
     
      设区的市、自治州政府财政部门应当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的三十日前,将本级预算草案的初步方案提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或者送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征求意见。
     
      县、自治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政府应当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的三十日前,将本级预算草案的初步方案提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
     
      解读:
     
      真心请教:每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的日期,到底在何时确定(需要每年分别确定)?肯定应该“在每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的四十五日前”确定。否则的话,本条第一款的规定将会十分尴尬、实在窘迫。
     
      好一个“前”字!请问:到底“前”多长时间呢?是一天、一周、一月、一季吗?肯定不会是一年。
     
      预算执行开始的时间,似乎应该在预算批准之后而不应该在批准之前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中央预算的时间,肯定不是每个预算年度的开始之时。换言之:实际执行的预算肯定与年度预算不合拍。
     
      拜托!“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的三十日前”,是不是遗漏了“每年”二字呀?问题是:这两个字能够遗漏吗?
     
      下同之处,恕不重复。
     
      “提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与“送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征求意见”,此二者的行为性质天差地别、截然不同,怎么能够用“或者”二字进行连接呢?
     
      人民代表大会的专门委员会与人民代表大会的常务委员会,此二者的主体性质天差地别、截然不同,它们各自专属的职责、职权怎么能够相互混同、彼此替代呢?
     
      制定法律不能总是瞎将就、穷凑合,至少在法理上也要说得过去呀!
     
      乡镇一级政府的预算草案的初步方案的初步审查,怎么就黑不提、白不提了呢?
     
      锚点第四十五条 县、自治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乡、民族乡、镇的人民代表大会举行会议审查预算草案前,应当采用多种形式,组织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听取选民和社会各界的意见。
     
      解读:
     
      在此处,怎么又将“县、自治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与“乡、民族乡、镇”这两个不同等级的相关预算工作,一体对待、一视同仁了呢?
     
      至少在上一条,此二者在“初步审查”方面的待遇可是迥然不同的:县级预算草案的初步方案能够进行初步审查,而乡镇一级预算草案的初步方案能否进行初步审查本法对此根本就只字未提。
     
      相邻两条规定的内容,也太不和谐了吧?
     
      “组织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说的可是真轻巧!请问:由谁来组织呀?
     
      针对预算草案(似乎应该对全社会公开),“听取选民和社会各界的意见”,这与对预算草案的初步方案的初步审查,可是八竿子也打不着呀。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呀!
     
      锚点第四十六条 报送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查和批准的预算草案应当细化。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按其功能分类应当编列到项;按其经济性质分类,基本支出应当编列到款。本级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支出,按其功能分类应当编列到项。
     
      解读:
     
      应该细化的,难道仅仅是“预算草案”吗?难道不也应该包括“预算草案的初步方案”在内吗?
     
      “基本支出”,难道还有非基本支出吗?
     
      本法第二十七条第三款规定:“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按照其经济性质分类,包括工资福利支出、商品和服务支出、资本性支出和其他支出。”
     
      请问:在这里面,哪个或者哪些支出是“基本支出”?
     
      本条规定出现了三次“支出”,请问:为什么不涉及收入呢?难道收入不需要细化吗?
     
      锚点第四十七条 国务院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举行会议时,向大会作关于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以及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
     
      地方各级政府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举行会议时,向大会作关于总预算草案和总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
     
      解读:
     
      这两款规定的内容可以合并为一款。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只是审查和批准本级预算和预算执行情况,没有道理在政府报告时还要包括下级预算和预算执行情况。
     
      锚点难道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举行会议审查中央预算草案时,地方预算还是处于草案阶段而不是定案状态吗?
     
      倒要请教:地方人民代表大会每年例会的开会时间,到底是早于还是晚于抑或同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年例会的开会时间?
     
      第四十八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对预算草案及其报告、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重点审查下列内容:
     
      (一)上一年预算执行情况是否符合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预算决议的要求;
     
      (二)预算安排是否符合本法的规定;
     
      (三)预算安排是否贯彻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方针政策,收支政策是否切实可行;
     
      (四)重点支出和重大投资项目的预算安排是否适当;
     
      (五)预算的编制是否完整,是否符合本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
     
      (六)对下级政府的转移性支出预算是否规范、适当;
     
      (七)预算安排举借的债务是否合法、合理,是否有偿还计划和稳定的偿还资金来源;
     
      (八)与预算有关重要事项的说明是否清晰。
     
      解读:
     
      预算草案的报告,应该算是预算草案的附件。或者相反:预算草案,应该算是预算草案报告的附件。一言以蔽之:此二者断然没有相提并论的可能。
     
      按照逻辑,第一项,应该置于最后一项。
     
      预算安排要想违反本法极其粗疏的规定,恐怕是一件具有相当挑战难度的事情。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方针政策”,恐怕也很难被冒犯。
     
      分明是在审查预算,怎么突然之间又冒出了一个“收支政策”呢?
     
      有挣不到的钱,但却没有花不出去的钱。恐怕所有的花钱方案都是“切实可行”的。
     
      “重点支出”和“重大投资项目”,均需名词解释。
     
      “是否适当”,这一表述本身,就很不适当。
     
      “是否完整”,需要标准。
     
      “是否规范、适当”,需要标准。
     
      是否“合理”,需要标准。
     
      “是否清晰”,需要标准。
     
      如果没有客观标准,那就都是随意扯淡。
     
      锚点第四十九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提出关于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及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的审查结果报告。
     
      省、自治区、直辖市、设区的市、自治州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县、自治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提出关于总预算草案及上一年总预算执行情况的审查结果报告。
     
      审查结果报告应当包括下列内容:
     
      (一)对上一年预算执行和落实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预算决议的情况作出评价;
     
      (二)对本年度预算草案是否符合本法的规定,是否可行作出评价;
     
      (三)对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预算草案和预算报告提出建议;
     
      (四)对执行年度预算、改进预算管理、提高预算绩效、加强预算监督等提出意见和建议。
     
      解读:
     
      有没有搞错!本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对中央预算草案初步方案及上一年预算执行情况、中央预算调整初步方案和中央决算草案进行初步审查,提出初步审查意见。”
     
      请看清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的对象仅仅是“中央预算草案初步方案及上一年预算执行情况、中央预算调整初步方案和中央决算草案”,其结果仅仅是“提出初步审查意见”。请问:那又怎么能够“提出关于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及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的审查结果报告”呢?
     
      这不是明摆着前言不搭后语嘛!
     
      我晕!预算执行的情况,不恰恰也是、不恰恰就是落实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预算决议的情况嘛!
     
      好一个“评价”!依据是什么?结果又是什么?
     
      忽而是“上一年”,忽而又是“本年度”,这表述也太不和谐了吧。
     
      求教方家!预算,到底是针对“本年度”,还是针对下一年度呀?
     
      请问:如此操作,算不算是——双重审查呀?更进一步的追问:到底是谁在审查呀?
     
      中国民谚:不怕县官、就怕现管;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批准”,难道不应该是——是否批准吗?
     
      “预算报告”,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呀?是“预算草案及其报告”的报告吗?还是“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
     
      第四项所列内容,应该写入所谓的“审查结果报告”之中吗?具有一般性、规律性的内容,不应该写入一事一议的工作报告之中。恰如不能将“司法建议”的内容写入裁判文书一样。
     
      锚点第五十条 乡、民族乡、镇政府应当及时将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的本级预算报上一级政府备案。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应当及时将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的本级预算及下一级政府报送备案的预算汇总,报上一级政府备案。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将下一级政府依照前款规定报送备案的预算汇总后,报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国务院将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依照前款规定报送备案的预算汇总后,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解读:
     
      我的天呐!乡镇一级预算的审查工作,怎么就黑不提、白不提了呢?怎么直接就“批准”了呢?
     
      “及时”,到底是几时?
     
      请问:接受“备案”的上一级政府,是否应该进行审查?如果不审查的话,那可就不能算是“备案”了,最多也就只能算是——留存档案。
     
      为什么是“下一级政府”?难道不应该是——下级(即所有下级)政府吗?
     
      本法第三条第三款规定:“地方各级总预算由本级预算和汇总的下一级总预算组成;下一级只有本级预算的,下一级总预算即指下一级的本级预算。没有下一级预算的,总预算即指本级预算。”
     
      “本级预算及下一级政府报送备案的预算汇总”与“本级预算和汇总的下一级总预算”,应该不是一回事儿吧?
     
      本法的立法者到底是在玩文字和数字游戏呢?还是头脑不清、算错了账呀?
     
      第二款中的“汇总”,似乎应该是下一级政府与本级政府进行合并计算。
     
      第二款中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似乎也是有名无实。
     
      第二款中的“备案”的对象,难道就是相邻两级政府的预算之和吗?
     
      锚点第五十一条 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对下一级政府依照本法第五十条规定报送备案的预算,认为有同法律、行政法规相抵触或者有其他不适当之处,需要撤销批准预算的决议的,应当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决定。
     
      解读:
     
      “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如此表达,十分幽默!难道不应该是——县级以上各级政府吗?
     
      我就纳闷儿了:到底是纸张富余呀,还是油墨过剩呀?难道就不能节约立法吗?
     
      备案的目的,当然应该是审查。
     
      “撤销”,难道不也应该包括修改(其实应该是——责令修改。针对预算的局部而非全部、形式而非实质)吗?
     
      换言之: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可以“撤销”经过下一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的预算决议。
     
      在“认为”之后,还需要“提请”。也就是说:上一级政府无权“撤销”下一级政府获得批准的预算。这就足以说明将下一级政府预算向上一级政府“报送备案”的规定,大有“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之嫌。
     
      锚点第五十二条 各级预算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后,本级政府财政部门应当在二十日内向本级各部门批复预算。各部门应当在接到本级政府财政部门批复的本部门预算后十五日内向所属各单位批复预算。
     
      中央对地方的一般性转移支付应当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预算后三十日内正式下达。中央对地方的专项转移支付应当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预算后九十日内正式下达。
     
      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接到中央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后,应当在三十日内正式下达到本行政区域县级以上各级政府。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预算安排对下级政府的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应当分别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预算后的三十日和六十日内正式下达。
     
      对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处理的转移支付,应当及时下达预算;对据实结算等特殊项目的转移支付,可以分期下达预算,或者先预付后结算。
     
      县级以上各级政府财政部门应当将批复本级各部门的预算和批复下级政府的转移支付预算,抄送本级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有关专门委员会和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
     
      解读:
     
      “各级预算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后,本级政府财政部门应当在二十日内向本级各部门批复预算。”
     
      这一表述,明显失当!
     
      请问:乡镇一级政府设有“本级政府财政部门”吗?“各级预算”与“本级政府财政部门”,能够和谐搭配吗?
     
      请问:政府预算与部门预算,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县级以上“政府财政部门”就可以“批复”本级政府部门预算吗?在平级机关之间,可以使用“批复”一词吗?难道不应该是由本级政府进行“批复”吗?难道县级以上“政府财政部门”也可以“批复”自己(也是政府的一个部门)的预算吗?
     
      “下达”,显然不应该是向下传达的意思,该不会就是资金就位、钱款到账的意思吧。
     
      “本行政区域县级以上各级政府”,仅有县级和设区的市级这两级(其实还包含“较大的市”——副省级这一级)。
     
      请问:难道“中央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不能直接“下达”到乡镇一级政府吗?
     
      “中央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需要由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中转接力。
     
      请问:“县级以上地方各级预算安排对下级政府的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是否也需要地方政府——中转接力呢?
     
      难道“下达”的对象是“预算”吗?难道不应该是“支付”、甚至是资金吗?
     
      “据实结算”的本质就是——先花钱后买单——“先预付后结算”。
     
      难道“下级政府的转移支付预算”应该由“县级以上各级政府财政部门”来“批复”吗?难道“转移支付预算”不就是政府预算的一个组成部分吗?难道“县级以上各级政府财政部门”还可以对下级政府指手画脚吗?
     
      好一个“抄送”!请问:这一行为具有什么法律效力呀?
     
      到底是应该使用“备案”一词,还是应该使用“抄送”一词,立法者应该根据不同情况准确拿捏。
     
      锚点第六章 预算执行
     
      锚点第五十三条 各级预算由本级政府组织执行,具体工作由本级政府财政部门负责。
     
      各部门、各单位是本部门、本单位的预算执行主体,负责本部门、本单位的预算执行,并对执行结果负责。
     
      解读:
     
      拜托!“各级”,肯定包括乡镇一级。但是,乡镇一级政府可是不设置“财政部门”的。
     
      请问:到底谁是“各级预算”的“执行主体”呢?是各级政府呢?还是“本级政府财政部门”呢?还要请问:到底谁对“各级预算”的执行结果负责呢?是各级政府呢?还是“本级政府财政部门”呢?
     
      锚点第五十四条 预算年度开始后,各级预算草案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前,可以安排下列支出:
     
      (一)上一年度结转的支出;
     
      (二)参照上一年同期的预算支出数额安排必须支付的本年度部门基本支出、项目支出,以及对下级政府的转移性支出;
     
      (三)法律规定必须履行支付义务的支出,以及用于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处理的支出。
     
      根据前款规定安排支出的情况,应当在预算草案的报告中作出说明。
     
      预算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后,按照批准的预算执行。
     
      解读:
     
      “预算年度开始”的时间与预算开始执行的时间,应该并不一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预算年度开始”的时间好像是每年的元旦,而预算开始执行的时间则应该是在人民代表大会批准预算草案之后。
     
      请问:“预算年度开始后”与“各级预算草案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前”,在这段时间里执行的到底算是哪一年或者哪一“年度”的预算呀?
     
      请问:“结转的支出”,就可以安排“支出”吗?
     
      怎么忽而是“上一年度”,忽而又是“上一年”呀?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呀?
     
      请问:“部门基本支出”,这到底应该算是谁的支出?是政府自己?还是政府部门?
     
      除了“必须支付”和“必须履行”的支出之外,其余的就都是不“必须支付”和不“必须履行”的支出吗?
     
      难道“用于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处理的支出”不算是“法律规定必须履行支付义务的支出”吗?
     
      如此操作,算不算是寅吃卯粮?算不算是事后追认?
     
      批准的对象,到底是“预算”,还是预算草案?
     
      在“预算年度开始后”与“各级预算草案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前”之间执行的,不也应该是上一年度“批准的预算”吗?
     
      “预算年度开始”的时间与预算开始执行的时间的不一致,必然导致后患无穷!
     
      锚点第五十五条 预算收入征收部门和单位,必须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及时、足额征收应征的预算收入。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多征、提前征收或者减征、免征、缓征应征的预算收入,不得截留、占用或者挪用预算收入。
     
      各级政府不得向预算收入征收部门和单位下达收入指标。
     
      解读:
     
      预算收入的征收主体,除了部门之外,难道还有单位吗?这难道不应该是法定的吗?
     
      预算收入的征收,难道不应该是法定的吗?能够仅仅依据行政法规进行征收吗?
     
      “各级政府”,这一表达,严重错误,当然应该不包括乡镇一级政府。
     
      锚点第五十六条 政府的全部收入应当上缴国家金库(以下简称国库),任何部门、单位和个人不得截留、占用、挪用或者拖欠。
     
      对于法律有明确规定或者经国务院批准的特定专用资金,可以依照国务院的规定设立财政专户。
     
      解读:
     
      请问:政府的全部收入,从何而来?因何而来?到底是权利收益,还是权力收获?
     
      难道部门、单位的全部收入不也应该上缴国家金库吗?
     
      倒要请教:所谓的“国家金库”,到底是谁呀?到底归谁管呀?难道不恰恰就是隶属于政府自己吗?
     
      请问:收入能够“拖欠”吗?
     
      请问:难道政府就不可能“截留、占用、挪用”自己的收入了吗?
     
      请问:“法律有明确规定”与“经国务院批准”,此二者是等值、等价关系吗?
     
      请问:“国务院的规定”,在哪呢?长啥样?
     
      难道可以是“可以”吗?难道不应该是——应该吗?
     
      一个是天南、一个是地北。这两款内容,明显不应该被置于同一条中。
     
      锚点第五十七条 各级政府财政部门必须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财政部门的规定,及时、足额地拨付预算支出资金,加强对预算支出的管理和监督。
     
      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的支出必须按照预算执行,不得虚假列支。
     
      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应当对预算支出情况开展绩效评价。
     
      解读:
     
      有没有搞错!乡镇一级政府,根本就没有财政部门。
     
      毫无疑问:“各级政府财政部门”,其中肯定包括“国务院财政部门”。自己“必须依照”自己的规定,这倒的确是一件相当奇葩的事情。
     
      请问:“拨付”,这到底是要把资金支付给谁呀?
     
      请问:预算支出的主体,到底是谁呀?难道不包括“各级政府”吗?“各级政府财政部门”是否有权对“各级政府”(当然应该是——本级政府)进行“管理和监督”呢?
     
      倒要请教:难道不按照预算执行的情形只有“虚假列支”一种情况吗?
     
      请问:是自己“评价”自己吗?这与开玩笑、逗闷子何异?
     
      锚点第五十八条 各级预算的收入和支出实行收付实现制。
     
      特定事项按照国务院的规定实行权责发生制的有关情况,应当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
     
      解读:
     
      好一个“各级预算”!难道不也应该包括“各部门、各单位”的预算吗?
     
      “收付实现制”,应该就是不能打白条——现钱交易、概不赊欠的意思吧?
     
      如果猜的不错的话,那么“特定事项”是应该体现在“国务院的规定”之中的。但是,“国务院的规定”,在哪呢?长啥样?
     
      由此,就不难推测出“权责发生制”的大概意思了。
     
      难道仅有“报告”就可以了吗?就算是完事儿了吗?难道不需要被批准吗?
     
      拜托!乡镇一级人民代表大会可是不设常务委员会的。
     
      锚点第五十九条 县级以上各级预算必须设立国库;具备条件的乡、民族乡、镇也应当设立国库。
     
      中央国库业务由中国人民银行经理,地方国库业务依照国务院的有关规定办理。
     
      各级国库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及时准确地办理预算收入的收纳、划分、留解、退付和预算支出的拨付。
     
      各级国库库款的支配权属于本级政府财政部门。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未经本级政府财政部门同意,任何部门、单位和个人都无权冻结、动用国库库款或者以其他方式支配已入国库的库款。
     
      各级政府应当加强对本级国库的管理和监督,按照国务院的规定完善国库现金管理,合理调节国库资金余额。
     
      解读:
     
      所谓的“国库”,到底是法律主体,还是法律客体?
     
      好一个“具备条件”!到底是具备什么条件?
     
      中国人民银行,是标准的行政机关,而非金融机构。如果有下设、下属分支机构的话,那么似乎应该被称为——中国人民银行总行。
     
      忽而是“经理”,忽而又是“办理”,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呀?
     
      请问:“国务院的有关规定”,到底有多少呀?是否应该公开明示呢?
     
      请问:国库到底是自己“办理”业务,还是由主体被“办理”业务?
     
      在政府各级财政部门的面前,具体“经理”或者“办理”国库业务的相应级别的中国人民银行,不过就是当家不做主的拿着钥匙的使唤丫头罢了。须知:它们可是平级行政机关。
     
      好一个“本级政府财政部门”!看来,也不包括本级政府、上级政府和上级财政部门。俗语:县官不如现管。
     
      请问:“部门、单位和个人”,是否不包括政府?
     
      请问:难道“动用”还不能包括“以其他方式支配”吗?难道还能支配未入国库的库款吗?
     
      能否这样来反向理解——经本级政府财政部门同意,任何部门、单位和个人都有权冻结、动用国库库款或者以其他方式支配已入国库的库款?
     
      这完全就是滑天下之大稽!这也足以说明:这一规定是滑稽可笑的。
     
      好一个“加强”!请问:怎么“加强”?如何“加强”?标准何在?
     
      看来,“国库的管理和监督”的职责主体是政府,而不是政府财政部门或者相应级别的中国人民银行。
     
      为什么要强调“完善国库现金管理”?在国库里,除了现金之外,还应该、还可以、还可能有什么东西?“现金”与“资金”,是什么关系?
     
      好一个“合理调节”!请问:什么道理?标准何在?
     
      锚点第六十条 已经缴入国库的资金,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或者国务院的决定需要退付的,各级政府财政部门或者其授权的机构应当及时办理退付。按照规定应当由财政支出安排的事项,不得用退库处理。
     
      解读:
     
      请问:“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与“国务院的决定”,应该是等价、等值的关系吗?
     
      区区一个“退付”,不过就是一个具体的国库业务事项。
     
      直接、具体经理或者办理国库业务的主体应该是中国人民银行或者其下属分支机构,而肯定不是“政府财政部门或者其授权的机构”。
     
      好一个“按照规定”!请问:什么“规定”?谁的“规定”?这也太不严谨、太不严肃一点儿了吧!
     
      与“退付”相对应的是“缴入”,而与“退库”相对应的则是“支出”,这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儿,怎么能够给放在一起说呢?
     
      锚点第六十一条 国家实行国库集中收缴和集中支付制度,对政府全部收入和支出实行国库集中收付管理。
     
      解读:
     
      除了政府之外,当然还要包括部门和单位。
     
      唯有做到了“国库集中收缴和集中支付”,才能真正实现——收支两条线。
     
      锚点第六十二条 各级政府应当加强对预算执行的领导,支持政府财政、税务、海关等预算收入的征收部门依法组织预算收入,支持政府财政部门严格管理预算支出。
     
      财政、税务、海关等部门在预算执行中,应当加强对预算执行的分析;发现问题时应当及时建议本级政府采取措施予以解决。
     
      解读:
     
      各级政府不是预算执行的主体吗?怎么转脸就变成了“预算执行的领导”呢?
     
      难道政府的财政部门也是“预算收入的征收部门”吗?
     
      收入,当然应该“依法”;但是,支出也不能仅仅就是“严格”呀!此二者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税务、海关部门,负责收入;财政部门,负责支出。请问:能否认为财政、税务、海关部门是预算执行的主体,而其他部门或者单位则不是预算执行的主体呢?
     
      “分析”和“建议”,都是兴之所至、率性而为的事实行为,而不是有板有眼、义不容辞的法律行为。
     
      锚点第六十三条 各部门、各单位应当加强对预算收入和支出的管理,不得截留或者动用应当上缴的预算收入,不得擅自改变预算支出的用途。
     
      解读:
     
      自己“管理”自己,真是好不惬意——安逸的很!
     
      既然是“应当上缴”,那还能够算是“预算收入”吗?应该算是预算支出吧?
     
      不得擅自改变的,又岂止是“预算支出的用途”呢?
     
      锚点第六十四条 各级预算预备费的动用方案,由本级政府财政部门提出,报本级政府决定。
     
      解读:
     
      这里的“各级预算”,肯定不应该包括乡镇一级预算。
     
      说白了就是:政府自己决定自己的“预算预备费”到底该如何使用。
     
      锚点第六十五条 各级预算周转金由本级政府财政部门管理,不得挪作他用。
     
      解读:
     
      好一个“管理”!请问:这个“管理”,包括收入和支出吗?
     
      不难推断出:“预算周转金”的地位要低于“预算预备费”的地位。
     
      此二者均需名词解释。
     
      锚点第六十六条 各级一般公共预算年度执行中有超收收入的,只能用于冲减赤字或者补充预算稳定调节基金。
     
      各级一般公共预算的结余资金,应当补充预算稳定调节基金。
     
      省、自治区、直辖市一般公共预算年度执行中出现短收,通过调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减少支出等方式仍不能实现收支平衡的,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报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其常务委员会批准,可以增列赤字,报国务院财政部门备案,并应当在下一年度预算中予以弥补。
     
      解读:
     
      既然有“超收收入”,就说明没有严格执行预算。
     
      其实,不论是收入、还是支出,计划永远也赶不上变化。
     
      何谓“赤字”?应该名词解释。
     
      “预算稳定调节基金”,需要名词解释。
     
      只有在超收收入与超支支出相抵而有结余的情况下,才有可能“用于冲减赤字或者补充预算稳定调节基金”。
     
      如果能够做到相应的减少支出的话,那么“出现短收”就并不可怕了。
     
      请问:难道只有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一般公共预算中,才有可能会出现“赤字”吗?中央政府和其他各级地方政府,都不会出现“赤字”吗?
     
      锚点第七章 预算调整
     
      锚点第六十七条 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的中央预算和经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的地方各级预算,在执行中出现下列情况之一的,应当进行预算调整:
     
      (一)需要增加或者减少预算总支出的;
     
      (二)需要调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的;
     
      (三)需要调减预算安排的重点支出数额的;
     
      (四)需要增加举借债务数额的。
     
      解读:
     
      为什么是“预算总支出”,而不是预算支出?为什么不包括预算总收入或者预算收入?
     
      难道为了实现收支平衡而“调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也可以算是“预算调整”吗?
     
      为什么不包括调增“重点支出数额”?“预算安排的”,纯属多余,应该删去。
     
      为什么不包括减少“举借债务数额”?
     
      锚点第六十八条 在预算执行中,各级政府一般不制定新的增加财政收入或者支出的政策和措施,也不制定减少财政收入的政策和措施;必须作出并需要进行预算调整的,应当在预算调整方案中作出安排。
     
      解读:
     
      “不制定”,表述失当,应该改为:不得制定或者不许制定或者不可制定或者不能制定。
     
      “新的”,纯属多余,应该删去。
     
      由此可见:在预算执行中,各级政府可以制定减少财政支出的政策和措施。
     
      惊天一问:各级政府是否可以自己制定增加财政收入或者支出以及减少财政收入或者支出的政策和措施?
     
      请问:“必须作出”的内容,到底是指什么?难道是各级政府自己制定增加财政收入或者支出以及减少财政收入或者支出的政策和措施吗?
     
      各级政府自己制定的增加财政收入或者支出以及减少财政收入或者支出的政策和措施,到底是独立生效,还是需要经过批准才能生效?
     
      锚点第六十九条 在预算执行中,各级政府对于必须进行的预算调整,应当编制预算调整方案。预算调整方案应当说明预算调整的理由、项目和数额。
     
      在预算执行中,由于发生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必须及时增加预算支出的,应当先动支预备费;预备费不足支出的,各级政府可以先安排支出,属于预算调整的,列入预算调整方案。
     
      国务院财政部门应当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审查和批准预算调整方案的三十日前,将预算调整初步方案送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
     
      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财政部门应当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审查和批准预算调整方案的三十日前,将预算调整初步方案送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
     
      设区的市、自治州政府财政部门应当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审查和批准预算调整方案的三十日前,将预算调整初步方案送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或者送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征求意见。
     
      县、自治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政府财政部门应当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审查和批准预算调整方案的三十日前,将预算调整初步方案送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征求意见。
     
      中央预算的调整方案应当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和批准。县级以上地方各级预算的调整方案应当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和批准;乡、民族乡、镇预算的调整方案应当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查和批准。未经批准,不得调整预算。
     
      解读:
     
      理由,自然可以“说明”;而项目和数额,则不是“说明”的恰当对象,只需列明即可。因此,“预算调整方案应当说明预算调整的理由、项目和数额”,似可改为:预算调整方案应该阐明调整的原因、列明项目和数额并说明理由。
     
      在发生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的情况下,预算是无法预见的,调整预算其实也是来不及、不赶趟儿的,唯一可行的做法就是——先斩后奏——先花钱、后报账!
     
      “动支”,如此花哨、冷僻的措辞,完全没有必要。
     
      “属于预算调整的,列入预算调整方案。”此言差矣!完全就是画蛇添足。都已经“必须及时增加预算支出”并且“预备费不足支出”了,那还怎么可能会不“属于预算调整”的情况呢?
     
      乡镇一级政府的“预算调整初步方案”是否需要“初步审查”或者“征求意见”,怎么就黑不提、白不提了呢?
     
      众所周知——中国人确实应该都知道:中国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是非常设的。在通常情况下,乡镇一级人民代表大会每年举行一次例行会议。审查和批准乡镇一级政府预算的调整方案,肯定不会在每年一次的例会期间(在此期间,应该审查和批准乡镇一级政府预算)。这一工作既不能拖、也不能等,因此,唯有通过召开临时会议,方能顺利解决这一问题。
     
      锚点第七十条 经批准的预算调整方案,各级政府应当严格执行。未经本法第六十九条规定的程序,各级政府不得作出预算调整的决定。
     
      对违反前款规定作出的决定,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或者上级政府应当责令其改变或者撤销。
     
      解读:
     
      有没有搞错!难道经过本法第六十九条规定的程序,各级政府就可以作出预算调整的决定了吗?请赶快醒一醒:在任何情况下,各级政府都无权作出预算调整的决定。
     
      开什么法律玩笑!对于如此恶劣的违法“决定”,处理方式怎么可能是“责令其改变”呢?当然只能是——撤销了。
     
      多问一句:在预算调整之后,还会不会、可不可有第二次乃至第N次预算调整呢?
     
      锚点第七十一条 在预算执行中,地方各级政府因上级政府增加不需要本级政府提供配套资金的专项转移支付而引起的预算支出变化,不属于预算调整。
     
      接受增加专项转移支付的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应当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有关情况;接受增加专项转移支付的乡、民族乡、镇政府应当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报告有关情况。
     
      解读:
     
      此处的“上级政府增加”,应该是指在下级政府预算执行中发生的,而不是指在下级政府预算编制中发生的。否则的话,不可能会引起下级政府“预算支出变化”。
     
      如果下级政府真的因上级政府增加某种专项转移支付而出现了“预算支出变化”的话,那么此种情况就当然应该“属于预算调整”。必须明确:有资金保障的“预算支出变化”,也是“预算调整”。除非没有支出进而没有引起“预算支出变化”。
     
      岂止是增收需要报告,各级政府的全部账目,都应该报送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备案。
     
      锚点第七十二条 各部门、各单位的预算支出应当按照预算科目执行。严格控制不同预算科目、预算级次或者项目间的预算资金的调剂,确需调剂使用的,按照国务院财政部门的规定办理。
     
      解读:
     
      请问:难道各级政府的预算支出不应该“按照预算科目执行”吗?
     
      所谓的“调剂”,是否意味着总量不变?
     
      跨科目、跨级次、跨项目的“调剂”,在实质上已经属于“预算调整”了。
     
      锚点第七十三条 地方各级预算的调整方案经批准后,由本级政府报上一级政府备案。
     
      解读:
     
      其中的“本级政府”,表述欠妥,似应改为:地方各级政府。
     
      此处的“备案”,也就相当于是——告知。
     
      锚点第八章 决  算
     
      锚点第七十四条 决算草案由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在每一预算年度终了后按照国务院规定的时间编制。
     
      编制决算草案的具体事项,由国务院财政部门部署。
     
      解读:
     
      预算草案的编制时间可不是在每一“预算年度”开始之日(即元旦)前。
     
      预算草案的编制时间与决算草案的编制时间,好像很不协调、很不匹配。
     
      请问:国务院财政部门能否“部署”国务院编制决算草案?这算不算是以下犯上呢?
     
      锚点第七十五条 编制决算草案,必须符合法律、行政法规,做到收支真实、数额准确、内容完整、报送及时。
     
      决算草案应当与预算相对应,按预算数、调整预算数、决算数分别列出。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应当按其功能分类编列到项,按其经济性质分类编列到款。
     
      解读:
     
      请问:“报送”给谁?何时“报送”算是“及时”?“报送”频次是多少?
     
      应该相互“对应”的,不是“决算草案”与“预算”,而应该是决算的科目、级次和项目与预算的科目、级次和项目。
     
      请问:“一般公共预算支出”,难道不应该是——一般公共决算支出吗?
     
      锚点第七十六条 各部门对所属各单位的决算草案,应当审核并汇总编制本部门的决算草案,在规定的期限内报本级政府财政部门审核。
     
      各级政府财政部门对本级各部门决算草案审核后发现有不符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有权予以纠正。
     
      解读:
     
      毫无疑问:县级以上各级政府财政部门的决算草案也要“在规定的期限内报本级政府财政部门审核”。
     
      拜托!乡镇一级政府可是没有财政部门的。
     
      好一个“纠正”!这当然应该是出现违法或者造成错误的主体的责任,这种事情怎么能够由他人代劳呢?
     
      抢着替别人背锅,实属纯正的奇葩!
     
      “予以纠正”,当然应该改为:责令改正。
     
      锚点第七十七条 国务院财政部门编制中央决算草案,经国务院审计部门审计后,报国务院审定,由国务院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和批准。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财政部门编制本级决算草案,经本级政府审计部门审计后,报本级政府审定,由本级政府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和批准。
     
      乡、民族乡、镇政府编制本级决算草案,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查和批准。
     
      解读:
     
      中央决算的主体,当然应该是国务院了。国务院财政部门断然没有资格去“编制中央决算草案”。同理,国务院审计部门也断然没有资格去“审计”这一草案。
     
      本法第三十一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应当按照国务院规定的时间编制预算草案。”
     
      请看清楚:“编制预算草案”的主体可是“各级政府”,而断然不是县级以上政府财政部门。
     
      在现实中、在暗地里,国务院当然可以命令国务院财政部门具体负责编制中央决算草案工作,并且需要经过国务院审计部门审计,之后再报国务院审定。但是、但是、但是,所有这些都只是内部工作流程,是只可以做而不可以说的——无需公开宣示。对外的表述口径一定是:“各级政府”“编制中央决算草案”。
     
      显而易见:在乡镇一级与县级以上各级之间,存在着一条看得见的——鸿沟。
     
      锚点第七十八条 国务院财政部门应当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审查和批准中央决算草案的三十日前,将上一年度中央决算草案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
     
      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财政部门应当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审查和批准本级决算草案的三十日前,将上一年度本级决算草案提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
     
      设区的市、自治州政府财政部门应当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审查和批准本级决算草案的三十日前,将上一年度本级决算草案提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或者送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征求意见。
     
      县、自治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政府财政部门应当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审查和批准本级决算草案的三十日前,将上一年度本级决算草案送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征求意见。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和省、自治区、直辖市、设区的市、自治州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关于本级决算草案的审查结果报告。
     
      解读:
     
      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和批准”的中央决算草案,竟然要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这实在是有点儿说不过去。须知:财政经济委员会隶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而不隶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换言之:初步审查者与正式审查者之间,根本就没有隶属关系。
     
      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和批准”中央决算草案之前,先送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征求意见”,这一做法倒是说得通的。
     
      至于到底是应该“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进行初步审查,还是应该“送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征求意见呢?愚以为:区别不大(实质意义而非法律意义),二者皆可。
     
      以下各级,都是同理。恕不赘述。
     
      此外,将决算草案送交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征求意见”的主体,当然应该是县级以上各级政府,而断然不可以是县级以上各级政府财政部门。
     
      面对本级“人大”,各级政府都必须表现出最最起码的谦卑、恭敬的态度。须知:“人大”可是政府的亲生“爹娘”、生身“父母”呀!
     
      第五款中的“提出关于本级决算草案的审查结果报告”,表述明显严重不当,应改为:提出关于本级决算草案的初步审查结果报告。“初步”二字,绝对不能省略。
     
      锚点第七十九条 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乡、民族乡、镇人民代表大会对本级决算草案,重点审查下列内容:
     
      (一)预算收入情况;
     
      (二)支出政策实施情况和重点支出、重大投资项目资金的使用及绩效情况;
     
      (三)结转资金的使用情况;
     
      (四)资金结余情况;
     
      (五)本级预算调整及执行情况;
     
      (六)财政转移支付安排执行情况;
     
      (七)经批准举借债务的规模、结构、使用、偿还等情况;
     
      (八)本级预算周转金规模和使用情况;
     
      (九)本级预备费使用情况;
     
      (十)超收收入安排情况,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的规模和使用情况;
     
      (十一)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的预算决议落实情况;
     
      (十二)其他与决算有关的重要情况。
     
      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应当结合本级政府提出的上一年度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对本级决算草案进行审查。
     
      解读:
     
      审查,当然很好。请问:根据何在?总不能根据草案本身进行审查吧?总不能只是去审查资金数额的“四则运算”结果是否正确吧?
     
      难道不需要查账吗?但是,这个技术活儿,可不是随便一个什么人都可以拿得下来的。
     
      因此,审查的重点似乎不是细致的核对资金数额。
     
      “支出政策”,如何体现?
     
      “重大投资项目”,好一个“投资”!这是打算与投资高人——“股神”巴菲特一比高低、一决雌雄的节奏呀!
     
      难道“绩效”也可以是审查对象吗?
     
      难道前十项内容不都是“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的预算决议落实情况”吗?
     
      难道“其他与决算有关的重要情况”也可以成为决算审查的内容吗?
     
      难道与决算相对应、相呼应的不就应该是预算吗?难道决算与“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之间还有某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吗?
     
      拜托!县级以上各级政府可不是本级审计部门的审计对象。
     
      锚点第八十条 各级决算经批准后,财政部门应当在二十日内向本级各部门批复决算。各部门应当在接到本级政府财政部门批复的本部门决算后十五日内向所属单位批复决算。
     
      解读:
     
      请问:被批准的到底应该是“各级决算”,还应该是——各级决算草案?
     
      拜托!乡镇一级政府可是没有财政部门的。
     
      财政部门与“本级各部门”(似乎也应该包括财政部门自己),可是平级机关,怎么能够使用“批复”一词呢?“批复”的主体,当然应该是县级以上各级政府。
     
      长幼尊卑,不可乱伦。
     
      锚点第八十一条 地方各级政府应当将经批准的决算及下一级政府上报备案的决算汇总,报上一级政府备案。
     
      县级以上各级政府应当将下一级政府报送备案的决算汇总后,报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解读:
     
      报送上一级政府备案的,可不是下两级政府决算。因为“下一级政府上报备案的决算汇总”,肯定也包括了该级政府的“下一级政府上报备案的决算汇总”。
     
      因此,第一款似可改为:地方各级政府应该将经批准的本级以下各级决算汇总,报送上一级政府备案。
     
      报送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的,也不是下一级政府的决算汇总。因为“下一级政府上报备案的决算汇总”,肯定也包括了该级政府的“下一级政府上报备案的决算汇总”。
     
      因此,第二款似可改为:县级以上各级政府应该将下一级政府以下各级政府报送备案的决算汇总后,报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第二款的内容,着实令人费解。
     
      锚点尘埃落定、归于平静,再要去“备案”,无异于存档备查。
     
      第八十二条 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对下一级政府依照本法第八十一条规定报送备案的决算,认为有同法律、行政法规相抵触或者有其他不适当之处,需要撤销批准该项决算的决议的,应当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决定;经审议决定撤销的,该下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应当责成本级政府依照本法规定重新编制决算草案,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和批准。
     
      解读:
     
      “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表述欠妥,应改为:县级以上各级政府。
     
      与“撤销”并列的,还应该有——改变。
     
      请千万注意:“下一级政府依照本法第八十一条规定报送备案的决算”,可不等于下一级政府的决算。
     
      本条规定明显遗漏了:乡镇一级人民代表大会责成本级政府依照本法规定重新编制决算草案,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查和批准的情形。
     
      本条规定的核心要义:县级以上各级政府可以给自己之下(不含本级)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乡镇一级人民代表大会——挑毛病。更进一步,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积极参与、默契配合之下,便可以狐假虎威、发号施令而达到目的。
     
      基本结论:下级“人大”对上级政府,不能不心怀惧意、有所忌惮。
     
      锚点第九章 监  督
     
      锚点第八十三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对中央和地方预算、决算进行监督。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对本级和下级预算、决算进行监督。
     
      乡、民族乡、镇人民代表大会对本级预算、决算进行监督。
     
      解读:
     
      此处的“监督”,应该只能是指事后监督,而肯定不包括审查和批准预算和决算的活动。
     
      在监督范围上,第一款的监督覆盖了第二款的监督和第三款的监督;第二款的监督覆盖了第三款的监督。
     
      比较靠谱儿、着调儿的监督,当然仅限于本级监督——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不包括乡镇一级)对本级预算、决算进行监督。
     
      锚点第八十四条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权就预算、决算中的重大事项或者特定问题组织调查,有关的政府、部门、单位和个人应当如实反映情况和提供必要的材料。
     
      解读:
     
      调查权,确实是监督的重要手段。但是,仅有调查权的监督肯定是远远不够的。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预算和决算中进行监督的对象,应该仅限于各级政府。
     
      锚点第八十五条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时,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或者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依照法律规定程序就预算、决算中的有关问题提出询问或者质询,受询问或者受质询的有关的政府或者财政部门必须及时给予答复。
     
      解读:
     
      请问:“及时”,到底是几时?须知: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的会期,通常都是比较短促的。
     
      既然接受询问或者质询的主体是“政府或者财政部门”,那么提出询问或者质询的主体就应该是人民代表大会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而不应该是“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或者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
     
      锚点第八十六条 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应当在每年六月至九月期间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预算执行情况。
     
      解读:
     
      “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表述欠妥,应改为:县级以上各级政府。
     
      “在每年六月至九月期间”,具体的时间到底由谁来确定?是报告者?还是听取报告者?
     
      “报告预算执行情况”,到底是一次呀?还是数次呀?这算不算是——期中检查呀?
     
      锚点第八十七条 各级政府监督下级政府的预算执行;下级政府应当定期向上一级政府报告预算执行情况。
     
      解读:
     
      拜托!作为“各级政府”之一的乡镇一级政府如何“监督下级政府的预算执行”呀?
     
      好一个“下级做法”!让国务院去监督作为“下级做法”的乡镇一级政府的预算执行,是不是有点儿不近人情、不合道理呀?
     
      针对“政府的预算执行”,存在着双重监督——“人大”的监督和上级政府的监督。两个“婆婆”,可是着实不好伺候呀!
     
      请问:“定期”,是何期?
     
      与“上一级政府”相对应的,显然应该是——下一级政府,而断然不可能是“下级政府”。
     
      如果是想要监督所有下级政府的话,那么与之相对应的也就应该是向所有上级政府报告预算执行情况。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呀!
     
      锚点第八十八条 各级政府财政部门负责监督检查本级各部门及其所属各单位预算的编制、执行,并向本级政府和上一级政府财政部门报告预算执行情况。
     
      解读:
     
      基本法律常识:一方面,乡镇一级政府没有财政部门;另一方面,国务院财政部门也没有上一级政府财政部门。
     
      财政部门“监督检查本级各部门”(肯定包括财政部门自己),实属不当。
     
      预算执行,可以监督;而预算编制,则不可监督——根本就不存在监督的可能性。编制的预算草案,在审查和批准之前,根本就不具有法律效力。也可以换一种方式、角度来理解:审查和批准就是对编制的最好监督。
     
      请问:“报告预算执行情况”,这到底是报告谁的预算执行情况?是“本级各部门及其所属各单位”,还是本级政府自己呢?
     
      层层监督,从虚到实。
     
      锚点第八十九条 县级以上政府审计部门依法对预算执行、决算实行审计监督。
     
      对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应当向社会公开。
     
      解读:
     
      “县级以上政府”,似应改为:县级以上各级政府。
     
      拜托!审计监督的主体对象到底是谁呀?该不会是——爱谁谁吧???
     
      这完全应该是《审计法》的内容。
     
      锚点第九十条 政府各部门负责监督检查所属各单位的预算执行,及时向本级政府财政部门反映本部门预算执行情况,依法纠正违反预算的行为。
     
      解读:
     
      好一个“政府各部门”!难道不应该在此之前添加修饰限定词(例如:县级以上各级)吗?
     
      请问:“及时”,到底是几时?
     
      “政府各部门”,肯定包括“政府财政部门”。难道自己也要向自己反映情况吗?
     
      好一个“反映”!这到底是事实行为呀?还是法律行为呀?
     
      我晕!为什么是“反映本部门预算执行情况”?难道不应该是反映本部门“所属各单位”的预算执行情况吗?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水平,实属难得、堪称一流。
     
      请问:依法纠正的主体到底是“政府各部门”呀?还是“本级政府财政部门”呀?违反预算的主体,到底是“政府各部门”呀?还是其“所属各单位”呀?
     
      锚点第九十一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发现有违反本法的行为,可以依法向有关国家机关进行检举、控告。
     
      接受检举、控告的国家机关应当依法进行处理,并为检举人、控告人保密。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检举人、控告人。
     
      解读:
     
      好一个“发现”!如何才能够完成这一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呢?
     
      请问:“有违反本法的行为”的主体,到底是谁呀?
     
      好一个“接受”!如果拒绝接受呢?该当如何?
     
      如何知道“接受检举、控告的国家机关”到底是否“依法进行处理”了呢?
     
      能否匿名检举、控告?能否公开检举、控告?
     
      我晕!既然都已经“为检举人、控告人保密”了,那么“任何单位或者个人”还怎么可能知道“检举人、控告人”到底是谁呢?进而还怎么能够实施“压制和打击报复检举人、控告人”的行为呢?很有一种可能:“压制和打击报复检举人、控告人”的主体恰恰就是“接受检举、控告的国家机关”。要么就是“接受检举、控告的国家机关”没有做到“为检举人、控告人保密”。
     
      由此不难推论:如果“检举人、控告人”遭到了“压制和打击报复”的话,那么“接受检举、控告的国家机关”的违法嫌疑就相当之高。
     
      锚点第十章 法律责任
     
      锚点第九十二条 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有下列行为之一的,责令改正,对负有直接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追究行政责任:
     
      (一)未依照本法规定,编制、报送预算草案、预算调整方案、决算草案和部门预算、决算以及批复预算、决算的;
     
      (二)违反本法规定,进行预算调整的;
     
      (三)未依照本法规定对有关预算事项进行公开和说明的;
     
      (四)违反规定设立政府性基金项目和其他财政收入项目的;
     
      (五)违反法律、法规规定使用预算预备费、预算周转金、预算稳定调节基金、超收收入的;
     
      (六)违反本法规定开设财政专户的。
     
      解读:
     
      为什么是“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而不是“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
     
      好一个“行政责任”!这可不是一个明确的法律概念!需要名词解释。
     
      拜托!追究法律责任的主体,到底是谁呀???
     
      缺失了这一内容,本法的“法律责任”这一章,无异于画饼充饥、望梅止渴的天大笑话!!!
     
      请问:“未依照本法规定”与“违反本法规定”,到底是什么关系?其实此二者还是应该有所区别的:前者需要有依照执行的内容,而后者则无此内容。但是,本条各项却随意混乱使用此二者,实不应该。而且,还忽而使用逗号,忽而又不使用逗号,很不协调、极不严谨。
     
      如果是“违反规定”或者“违反法律、法规规定”,而不是“违反本法规定”的话,则不宜在此处进行规范。否则的话,就是表述错误。
     
      锚点第九十三条 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单位有下列行为之一的,责令改正,对负有直接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降级、撤职、开除的处分:
     
      (一)未将所有政府收入和支出列入预算或者虚列收入和支出的;
     
      (二)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多征、提前征收或者减征、免征、缓征应征预算收入的;
     
      (三)截留、占用、挪用或者拖欠应当上缴国库的预算收入的;
     
      (四)违反本法规定,改变预算支出用途的;
     
      (五)擅自改变上级政府专项转移支付资金用途的;
     
      (六)违反本法规定拨付预算支出资金,办理预算收入收纳、划分、留解、退付,或者违反本法规定冻结、动用国库库款或者以其他方式支配已入国库库款的。
     
      解读:
     
      为什么是“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单位”,而不是“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
     
      请问:“追究行政责任”与“给予降级、撤职、开除的处分”,到底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要将“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的情形也纳入本法的调整范围?
     
      为什么有的项目有“违反本法规定”的表述,而有的项目则没有这一表述?
     
      锚点第九十四条 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违反本法规定举借债务或者为他人债务提供担保,或者挪用重点支出资金,或者在预算之外及超预算标准建设楼堂馆所的,责令改正,对负有直接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撤职、开除的处分。
     
      解读:
     
      好一个“及”字!这个字显然是使其前后二者(即“在预算之外”与“超预算标准”)连体共生、缺一不可的意思。这明显是增大难度、提高门槛儿的节奏呀!
     
      请问:“追究行政责任”与“给予撤职、开除的处分”,到底是什么关系?
     
      毫无疑问:违法主体肯定是“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全部囊括,一个都不能少)!但是,被追究法律责任的主体却不是“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请特别注意:“责令改正”,肯定不能算是追究或者承担法律责任的表现。
     
      基本结论:违法的“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完全可以逍遥法外!!!
     
      锚点第九十五条 各级政府有关部门、单位及其工作人员有下列行为之一的,责令改正,追回骗取、使用的资金,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对单位给予警告或者通报批评;对负有直接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一)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改变预算收入上缴方式的;
     
      (二)以虚报、冒领等手段骗取预算资金的;
     
      (三)违反规定扩大开支范围、提高开支标准的;
     
      (四)其他违反财政管理规定的行为。
     
      解读:
     
      请问:乡镇一级政府有“有关部门”吗?
     
      为什么是“各级政府有关部门、单位”,而不是“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
     
      为什么本条规定要添加“及其工作人员”,而之前的三条规定却都没有这一内容?
     
      为什么本条规定要添加“追回骗取、使用的资金,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对单位给予警告或者通报批评”,而之前的三条规定却都没有这一内容?
     
      请问:“追究行政责任”与“给予处分”,到底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本法第九十二条和第九十五条的表述是“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而本法第九十三条的表述却是“违反法律、行政法规” 的规定呢?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呀?
     
      请问:为什么是“违反财政管理规定”,而不是违反预算管理规定呢?
     
      锚点第九十六条 本法第九十二条、第九十三条、第九十四条、第九十五条所列违法行为,其他法律对其处理、处罚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违反本法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解读:
     
      好一个“另有规定”!凡是就同一事项(即前述所列的“违法行为”)与本法规定不一样的其他法律规定,本法一律礼让!而不论其内容到底是什么。
     
      这就足以说明:在这个问题上,本法效力列于所有其他各法之后、之下。
     
      看这一锅烂粥熬的,可真是颇见功力呀!
     
      锚点第十一章 附  则
     
      锚点第九十七条 各级政府财政部门应当按年度编制以权责发生制为基础的政府综合财务报告,报告政府整体财务状况、运行情况和财政中长期可持续性,报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解读:
     
      “各级政府财政部门”,明显应该改为:县级以上各级政府财政部门。
     
      应该明确规定具体的“编制”时间。
     
      既然在后的表述是“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那么在前的表述——“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就应改为:本级政府综合财务报告。
     
      其中的“整体财务状况、运行情况”,似应改为:整体财务的状况及运行情况。
     
      锚点第九十八条 国务院根据本法制定实施条例。
     
      解读:
     
      好一个“制定”!到底是应该呀?还是可以呀?
     
      难道可以没有期限限制吗?
     
      在中国的法律里,没油没盐的片儿汤话——随处可见、四处横飞。
     
      中国法律人和法学人却视而不见、泰然处之!不是无能,就是无耻!
     
      锚点第九十九条 民族自治地方的预算管理,依照民族区域自治法的有关规定执行;民族区域自治法没有规定的,依照本法和国务院的有关规定执行。
     
      解读:
     
      难道仅限于“预算管理”如此狭窄的范围吗?
     
      “民族区域自治法”,似应改为:《民族区域自治法》。
     
      拜托!“本法”与“国务院的有关规定”,怎么能够并驾齐驱、相提并论呢?
     
      本条规定到底是要规范“执行”行为呀?还是要规范立法行为呀?友情提示:本条规定的前一条规定和后一条规定,都是在规范立法行为。
     
      锚点第一百条 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其常务委员会根据本法,可以制定有关预算审查监督的决定或者地方性法规。
     
      解读:
     
      难道就不可以制定“预算审查监督”以外的而又有关预算和决算的决定或者地方性法规了吗?
     
      这条规定完全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第一百零一条 本法自1995年1月1日起施行。1991年10月21日国务院发布的《国家预算管理条例》同时废止。
     
      解读:
     
      被废止的规范性文件,当然应该标注其施行时间,而不是发布时间。
     
      结语:
     
      自己审自己,上级审下级。这完全就是独立封闭运行,彻底游离于国民的监控之外。强化的是长官意志和权力等级,淡化的是国民权利和国家本质。
     
      可是,就连最起码的自我和谐,本法都没有做到;就连最肤浅的表面文章,本法都没有做好。
     
      本法确实向世人昭示:国家各级预算可是有法可依的,可是经过议会审查和批准的,可不是政府擅自做主的,我们花国库里的钱可是名正言顺的!
     
      预算应该经过议会审查,本法的确做到了。可是,更为关键的是怎么审查!本法却只字不提。本法与放屁——无异!只是味道更加清淡罢了!
     
      国库里的每一分钱都是终极属于全体国民的。如果这样的理念、信念不写进《宪法》,真是白瞎了社会主义国家这个名号。要想花国库里的哪怕是一分钱,都必须要有明确的法律依据。所有权人(国民通过民选的议会具体行使所有者权利)不点头,谁也不能动国库里的钱。
     
      国库里的钱可不是各级各类、各形各色的领导——他们家的,绝对不能由着他们的性子去花。如果本法就连如此基础性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解决不好的话,那么也只能证明这是一个——法治相当欠缺的国家!
     
      想花国库里的钱吗?如果按照左明的思路来严防死守的话,可没那么容易!
     
      官样文章,能够给做成这个样子,真是让人无语!
     
      世人都知道这是在“逗你玩”,但是,拜托讲笑话的人,您能不能用点儿力、上点儿心,真的把大家给逗乐了呢?
     
      连形式合格都不具备,这也不能算交差呀。
     
      规范预算,是所有民主法治国家的重大法律事项。
     
      需要规范的,绝对不仅仅只是政府预算,而当然应该是国家预算——国家机关预算。政府预算远远不等于国家预算。
     
      预算是“死的”,现实是“活的”。计划永远也无法“预算”变化。执行预算与预算本身是否严格吻合,其实并不重要。
     
      真正重要的是:国家机关该不该收钱或者花钱、该怎么收钱或者花钱。兹事体大,断然不可随意行事、率性而为。
     
      收支混杂、纠缠不清。《国家收入法》与《国家支出法》,应该分别制定。
     
      经过民意代表机关的首肯,是预算获得形式正当性和合法性的底线。
     
      预算获得实质正当性和合法性的基础,与其说是国民与国家之间保有良性关系,不如说是国民与国民之间处于和谐关系。
     
      老百姓们能够指望一部《预算法》就可以扼制住贪官污吏永无餍足的侵蚀国库的欲望了吗?
     
      还是醒一醒吧!
     
      编制预算的人与批准预算的人,这两拨儿人的关系早已经好到了——穿一条裤子还嫌肥的程度。
     
      颠扑不破的一般真理:法律不过就是强者意志的体现,国家不过就是弱肉强食的工具。
     
      说别的,就都注定只能是——扯淡!
     
      在中国目前现行有效的二百多部法律中,绝大多数都是——“治民法”(即规范国民行为的法律),而不是——“治国法”(即规范国家行为的法律)。要想在形式意义而非实质意义上规范中国国家机关(共有七种)的行为,至少、至少还要制定一百部以规范国家行为为目的的法律。
     
      当然,如此操作也仅仅就是颇显气派的——“面子工程”。
     
      2020.07.20.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