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不正当竞争法》不是“兜底法”
2020/7/23 8:28:35  点击率[80]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知识产权法
    【出处】教授加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反不正当竞争法
    【全文】

      01.“N”字母运动鞋之争
     
      不久前,上海浦东法院针对“New Balance”案件一审作出判决,认为新平衡公司鞋带两侧带“N”的设计,虽然只有一个字母,但是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构成显著的包装装潢,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所保护的竞争性权益。福建晋江的纽巴伦公司的鞋两侧也有斜杠“N”的装潢。
     
      这个案件主要凸显两个点:一个是外国的一些权利人在中国疏于注册商标、专利甚至是著作权,导致了很多知识产权问题。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及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之前也判过新百伦的商标构成侵权,当时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赔偿9800万,后来在二审中间计算贡献率,改成了500万,这个判决金额很高,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上海浦东法院的最新案件其实是凸显出第2点,认为斜杠“N”的标志,不止是一个装潢,实际上还是一个注册商标。当然,这个注册商标是在案件之后才登记注册的。那么,对于其他的市场主体,如果在相同商品上使用了装潢很近似的标志,应该用商标权去主张,还是去主张反不正当竞争?这个对代理律师具有非常高的挑战性。
     
      举个例子来说,我们帮助沃尔玛起诉其他人使用“35”的字号或标志,当时也面临怎么选择,是用商标权去起诉对方商标侵权,还是主张自己的名称是构成一定影响的名称,或者说原有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不同的主张涉及到不同的法律基础,商标权保护的是什么?反不当竞争保护的又是什么?作为代理律师,如果对这两个法的内在的逻辑没有搞得很清楚,主张上会存在很大的漏洞或者不确定性。比如说要求停止侵权,要求对方停止什么行为直接就涉及到对方的什么行为侵害了你的什么权利,这个如果没有搞清楚,就会很慌乱。
     
      有些人把不正当竞争当做一个兜底的法律,认为只要是在《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里面找不到具体依据的,就用《反不正当竞争法》,是不是就一定能得到法院的支持?实际上不一定。
     
      02.王者荣耀“类电作品”之争
     
      广州互联网法院最近判了一个王者荣耀的视频案件,这个案件是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这个案件主要是说,王者荣耀是一个大型的在线竞技类游戏,有很多游戏场景、游戏画面,有一些公司将王者荣耀游戏中的一些片段做成一系列短视频,上传到网站上播放,问这些公司的行为构不构成著作权侵权?构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广州互联网法院认定在线竞技游戏的连续画面构成了一件作品,“类电作品”最早的案件是我在上海代理的一个案件。那个案件上海浦东法院认定,游戏画面构成类电作品,这是OPG第一个以“类电作品”来认定构成著作权侵权的。现在《著作权法》也在修改,在讨论“类电作品”到底怎样来界定,有很大的争议。这一次的《著作权法》修改,想把电影作品和“类电作品”统一成视听作品,这也是呼应目前的一些司法实践。
     
      从这两个案件可以看出来,知识产权的诉讼具有很复杂的法律知识和法律判断,因此律师需要不断地加强学习。虽然知识产权可能是众多的法律领域中间的一个小部分,但知识产权实际上非常需要不断学习,它的新规定层出不穷。
     
      目前,最高院关于审理专利行政确权授权行政案件的司法解释社会征集意见,其中,涉及到外观设计侵害他人在先权利的情况下,无效的请求人有没有资格限制引发了较大的争议。这次的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提出可以以社会公众应该都可以的理由来提,这就反映出法律或者司法的尺度实际上是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规范社会关系的不断变化而不断调整,很难说有一个一成不变的原则,所以大家一定要不断的加强学习。
     
      03.案件审判“三合一”
     
      从知识产权案件的角度来说,案件审判主要分为民事案件、刑事案件和行政案件三大块。原来的刑事案件是由专门的刑事审判庭来负责,现在国家尽量把关于侵害知识产权的犯罪“三合一”,都是尽量把民事案件、刑事案件、行政案件三合一,尽量的由对知识产权案件更熟悉的审判庭来负责审理这三种类型的案件。
     
      04.《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
     
      去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专门下发了《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后简称《意见》),对知识产权从业人员来说,这是规范性的顶层设计,虽然不能直接指导案件,但对把握知识产权的大局和方向是非常重要、有意义的,我们需要了解。
     
      《意见》指出要确定知识产权严保护的政策导向,要构建知识产权大保护的工作格局,这些都非常重要。比如说,体制改革后,知识产权局被划属到市场监督管理局下面,这涉及到知识产权局在国家的序列里地位的调整,从把它融入到市场监管部门来看,国家是要扩大知识产权的整体保护,从国家的层面强调部门大保护的整体格局。
     
      与此同时,要加强知识产权“快保护”。从前,对权利人有重大影响的侵权案件有时会审两三年,有时是三五年,长达七八年的也有。案件持续时间过长会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产生不利影响,会打击权利人的信心。实际上,滞后的保护等于没有保护,因此国家开始重视“快保护”,各地在知识产权局的行政框架下也成立了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从授权方面、保护方面、查处方面等多环节,大大地提高保护效率。除此之外,法院也在尽量缩短知识产权的审理周期。每个环节最大限度地压缩时间,快速做出决定,加快保护的速度,那么权利人的市场就会得到保护,市场得到保护后,权利人的经济利益就会受到维护。
     
      05.《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的推进计划
     
      国家层面制定顶层设计,具体到每一个部门都会有相应落实的一些计划,国家知识产权局作为知识产权工作的牵头部门,发布了《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推进计划,包含113条内容,涉及到行政司法各个部门,包括要制定知识产权的规范性文件、修订专利法、商标法等内容。
     
      中国的知识产权执法是行政和司法双轨制,行政执法是非常重要的保护力量,但各地行政执法的力度不同,如果能从国家层面宣传加强行政执法,各地的效率可能都会提高。
     
      《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提到了要加强知识产权的“快保护”,这跟前面的“快保护”互相呼应。同时,它也提到了扩大对外交流和推进法律的修订工作,推进法律的修订工作是指提高法定赔偿限额以及惩罚性赔偿。如果专利侵权案件的赔偿金额提高,权利人维权的积极性会大大上升,权利人维权越积极,社会公众的知识产权守法意识越高,社会的知识产权的遵从意识会更好。
     
      06.最高院、国家知识产权局的相关文件
     
      最高人民法院指出要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也提出很多具体的要求和工作制度,国家知识产权局也有一些严格的工作指引。要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知识产权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在知识产权从低质量走向高质量的过程中,政府的引领作用非常重要。政府之前的一些刺激政策是想提高整体的“量”,现在政府更希望把“质”提上来。

    【作者简介】
    王永红,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国家知识产权专家库专家、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律师调解员。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