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安信信托案看信托公司远期受让信托受益权协议的司法处理
2020/7/20 17:07:24  点击率[31]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信托、信贷法
    【出处】微信公众号:律商视点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安信信托案;受益权协议
    【全文】

      资管新规出台之前,信托公司为了募集资金,经常会在投资者(通常为金融机构投资者)设立单一资金信托后,出具远期受让信托受益权的承诺或签署相关协议,约定一定期限后(通常是信托计划期限届满时)由信托公司以信托本金+部分溢价的转让价格购买投资者持有的信托受益权。受让期限届满后,信托公司为了维护自身的声誉,通常会按照约定支付转让价款,故此类协议过去很少出现纠纷。
     
      然而,近几年,部分信托公司如安信信托因经营不善,流动性出现较大问题,无法履行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致使很多投资者依据该协议起诉,这才令此类纠纷进入法院的视野。除了安信信托以外,其他信托公司同样普遍存在这类协议,故法院对安信信托案件的处理方式受到信托行业的普遍关注。
     
      2020年6月23日,安信信托发布了一份公告,该公告中披露了三个案件的处理结果,显示出不同法院对于类似案件的不同处理方式:
     
      第一种处理方式:转让协议有效,支付转让价款及违约金
     
      在(2019)新01民初263号案及(2019)新01民初264号案中,新疆乌鲁木齐中院认为,投资者与安信信托签署的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判决安信信托全额支付信托受益权转让价款(信托本金+6%年化收益)及违约金。
     
      第二种处理方式:转让协议和信托合同均无效,返还本金及央行贷款基准利息
     
      安信信托对上述两个案件上诉后,新疆高院在(2020)新民终114号案和(2020)新民终119号案中认为,安信信托与投资者签订的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其性质为受托人保证本息固定回报、保证本金不受损失的保底或者刚兑条款,该受益权转让合同并非独立存在,而是与信托合同一起构成双方当事人对信托单位相关权利义务的真实意思表示,该意思表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第三十四条“受托人以信托财产为限向受益人承担支付信托利益的义务”的规定,应属无效。据此,新疆高院判决安信信托返还投资者投入的本金及央行贷款基准利息,安信信托已支付的信托收益进行了抵扣。
     
      第三种处理方式:按借款关系,判决返还本金和协议约定的利息(以24%为限)
     
      在(2019)鄂01民初8460号案中,湖北武汉中院认为,案涉协议实质是借款关系,最终依据《合同法》第196条(借款合同的定义)和201条(借款合同违约责任)判决安信信托返还本金和协议约定的利息(以24%为限)。
     
      从上述三种判决方式可以看出,法院在处理此类协议时须考虑四个问题:
     
      一、转让协议的性质和效力?
     
      二、若转让协议因刚兑无效,是否影响信托合同的效力?
     
      三、如果转让协议无效导致信托合同也无效,如何赔偿损失?
     
      四、如果转让协议无效不影响信托合同的效力,如何赔偿损失?
     
      问题一: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的性质和效力?
     
      关于此类协议的性质和效力,存在三种观点。
     
      (2019)新01民初263号案及(2019)新01民初264号案中,乌鲁木齐中院认为该协议属于转让协议,合法有效。
     
      (2020)新民终114号案和(2020)新民终119号案中,新疆高院认为该协议属于保底刚兑协议,根据《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下称“《九民会议纪要》”)第92条的规定,应属无效。
     
      (2019)鄂01民初8460号案中,武汉中院认为,该协议与《信托合同》在当事人之间形成了借款合同关系,借款合同有效。
     
      笔者在公开渠道暂未查询到上述新疆高院及武汉中院的完整判决书,故并不了解各个案件中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的签署情况有无区别。但笔者认为,在具体认定此类协议的性质和效力时,应当结合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的签署背景和履行过程探究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
     
      首先,应当判断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是建立信托关系还是借款关系。
     
      (1)在信托关系中,投资者会关注底层资产的运行状况,信托公司会将其对底层资产管理情况定期向投资者汇报,并接受投资者的指令。相反,如果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是建立借款关系,则投资者通常不会关注底层资产的状况,极少向信托公司发送指令,信托公司也不会完整履行信息披露的义务,披露的内容往往流于形式;
     
      (2)信托关系的投资者较为关注信托受益权的权属登记情况,而借款关系中的出借人往往不关注信托受益权的权属登记,经常在签署转让协议同时,信托公司支付转让价款之前,早早就将信托受益权过户登记至信托公司名下;
     
      (3)信托关系中,合同约定的投资者收益往往是浮动的,即受托人提取固定的管理费后,剩余收益全部由投资者享有。相反,在借款关系中,合同通常约定投资者只能获得固定本息,超出固定本息的回报由借款人自行享有。
     
      其次,如果认定构成信托关系,应当判断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的真实意思到底是买卖还是保底刚兑。若信托合同和信托受益权远期转让协议同时签署,或底层资产开始出现逾期后签署转让协议,则真实意思表示构成保底刚兑的可能性较大,反之,若转让协议是在信托计划底层资产运行良好的情况下签署,信托公司没有保底的必要,仅仅是基于看好底层资产的未来价值而进行购买,此时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当认定为买卖。
     
      问题二:若转让协议构成刚兑无效,是否影响信托合同的效力?
     
      关于该问题,亦存在两种观点:
     
      赵廉慧教授认为,刚兑条款无效并不导致信托无效[1]。
     
      而在(2020)新民终114号案和(2020)新民终119号案中,新疆高院认为虽然转让协议构成刚兑条款,但其不具有独立性,而是与信托合同一起构成真实意思表示,该意思表示违反了信托法第34条,故转让协议和信托合同均无效。
     
      笔者认为,新疆高院的观点更为妥当,原因有二:
     
      第一,在信托保底刚兑中,如果没有保底刚兑协议的存在,委托人是不可能签署《信托合同》的,委托人之所以出资设立信托,完全是基于对信托公司财力的信任,而非对信托公司管理能力和底层资产盈利性的信任,因此,委托人往往也不会按照信托关系行使委托人的监督权利,信托公司往往也不会按照信托关系履行受托人的勤勉义务,加之保底刚兑与信托的本质相违背,可以认为双方自始没有建立信托关系的真实意思表示。在保底刚兑协议被认定无效后,委托人的缔约目的完全丧失,基本不可能愿意继续履约。若让其继续履行合同的其他部分,不仅违背委托人的缔约目的,而且也没有履行意义。
     
      第二,在信托保底刚兑出现之前,21世纪初曾涌现出大量的委托理财保底条款纠纷。对于委托理财纠纷,司法实践中的主流观点认为:“保底条款应属委托理财合同的目的条款或核心条款,不能成为相对独立的合同无效部分,故保底条款无效应导致委托理财合同整体无效。”[2]信托中的保底和委托理财中的保底相似度较高,均为委托人把资金交给受托人,由受托人管理资金实现增值,故委托理财案件的处理规则可以在信托案件中予以参照。
     
      问题三:如果转让协议无效导致信托合同也无效,如何赔偿损失?
     
      (2020)新民终114号案和(2020)新民终119号案中,新疆高院在认定转让协议和信托合同均无效后,判决安信信托返还全部本金和央行贷款基准利息。该赔偿方式是否适用于所有保底刚兑的情形,不无疑问。
     
      《合同法》第58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信托投资者的本金,究竟是应当作为信托公司因信托合同取得的财产全额返还,还是应当作为投资者的损失由法院根据双方的过错进行分担?
     
      笔者认为,信托合同具有投资性质,投资者明知信托公司在收到资金后往往立即会对外投资,资金在信托公司手中停留的时间是很短的,加之信托财产独立于信托公司的自有财产,故投资者支付的本金不应当属于信托公司因信托合同取得的财产,而应当作为投资者损失的基数。
     
      《九民会议纪要》第92条规定:“受益人请求受托人对其损失承担与其过错相适应的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在考察信托公司和投资者的过错方面,笔者认为,因保底刚兑的禁止性规定规制的主体是信托公司而非投资者,故信托公司违反该禁止性规定应当承担主要过错,在投资者没有参与信托资金管理的情况下,应当认定信托公司承担投资者的全部本金损失和贷款基准利息损失。但是,如果投资者参与了信托资金管理,且该管理行为对损失的发生存在因果关系,则法院可以仅判决信托公司承担部分损失的赔偿责任。
     
      问题四:如果转让协议无效不影响信托合同的效力,如何赔偿损失?
     
      如果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无效,信托合同有效,损失的认定将存在障碍。实践中很多信托计划的底层资产是信托贷款,但信托贷款属于非标债权资产,并无市场公允价值,故投资者主张赔偿时,信托公司会以信托计划尚未清算变现,投资者是否有损失,损失数额是多少均无法确定为由进行抗辩,此时虽然信托公司存在明显的过错,但让法院判决其赔偿损失确实存在数额无法确定的现实问题。这种情况下,法院似乎只能驳回投资者的诉讼请求,告知其在损失确定后另行起诉[3]。但是,如果信托公司迟迟不清算或者底层贷款的追偿迟迟没有结果,投资者的权益长期都无法得到实现。这也反映出转让协议无效不影响信托合同效力这一观点可能造成的利益失衡的现实问题。
     
      结语
     
      从安信信托的系列判决可以看出,法院在处理信托公司远期受让信托受益权协议的案件时是非常谨慎的,需要综合考虑法律适用的周延性和利益衡量的公平性。在法律适用方面,从转让协议的性质效力、信托合同的效力再到赔偿损失的依据,三者必须保持严谨的逻辑周延,一旦其中一个环节错了,结论就站不住脚。在利益衡量方面,不能让不诚信的一方获利。这几份判决提供了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思路,未来的类案是否会参考上述思路,抑或提出新的解决方案,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简介】
    胡宇翔,卓纬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合伙人。执业领域:金融、商事争议解决。
    【注释】
    [1] 十评九民纪要(6)II 被误解的“刚性兑付”(第92条),微信公众号InlawweTrust
    [2] 参见高民尚:《审理证券、期货、国债市场中委托理财案件的若干法律问题》,载《人民司法》2006年第6期
    [3] 如在(2018)最高法民终173号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因案涉项目的两年信托期已届满,且未合法延期,李洪伟可向新华信托公司主张清算并分配。在新华信托公司尚未对案涉项目进行清算的情况下,不能确定因其违约延期的行为给李洪伟造成损失以及损失的大小,故在本案中李洪伟关于新华信托公司应当向其赔偿信托资金本金,并按照22.3%的年利率计算利息的请求不能成立。”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