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四十九
2020/7/18 8:15:49  点击率[10]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关于建立国际知识界反战团体的倡议》
     
      ——给S·弗洛伊德的信
     
      “我非常钦佩您探求真理的热情——一种在您的思想中达到了凌驾其他一切的热情。您以无可辩驳的明晰性指出,侵略和破坏的本能同爱的本能和生的欲望在人类心灵中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同时,您那令人信服的论据,表明您对于排除战争罪恶而使人的身心获得解放这一伟大目标有着深挚的热忱。从耶稣到歌德和康德,一切超出他们自己那个时代和国家的局限而被人尊敬为道德领袖和精神领袖的人,也都抱有这种深切的希望。尽管这些人想影响人类事务进程的愿望毫无实效,但是他们却普遍地被认为是领袖,这岂不是意味深长的吗?”
     
      探求真理,是需要热情的。要想在探求真理的过程中有所发现、有所突破的话,是需要“凌驾其他一切的热情”的。热情之于探求真理,完全可以毫不夸张、当仁不让的说:是“凌驾其他一切”之上的首要条件。
     
      热情,可能每个人都有。但是,对于探求真理的热情,恐怕就只是属于少数人甚至极少数人的稀缺物、奢侈品了。这种热情与生物本能和物质利益,没有关系。
     
      实在是不好意思、确实是相当抱歉:与弗洛伊德和爱因斯坦一样,鄙人对探求真理也拥有“凌驾其他一切的热情”。
     
      爱,应该是欲望;生,应该是本能。
     
      而“侵略和破坏”,则肯定不是——本能,却可能是——欲望。
     
      羡慕、嫉妒、恨,这些都是正常且普遍的人类情感。而如“侵略和破坏”这样下贱、下作的邪念,则显然并不属于每一个人。
     
      人类的心灵,可以无限广阔,能够容纳一切。但却没有什么东西是一定会有或者必定会无的。
     
      仅仅排除罪恶,也就是达到了摆脱卑贱的层次,还远远不能实现“使人的身心获得解放这一伟大目标”——这可是无限崇高的极致目标。
     
      与弗洛伊德截然相反,我虽然拿不出什么“令人信服的论据”,但却依旧倔强的坚持己见:我对于人类排除罪恶没有任何信心,对于“人的身心获得解放这一伟大目标”不抱任何幻想。
     
      帝王将相、高官富豪,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世俗的成功人士。什么才是真正的“超人”?唯有那些“超出他们自己那个时代和国家的局限”的人,才是跨越时空的伟大人物。
     
      人的身体,肯定不能穿越时空;但是,人的思想,却可以超越时空。
     
      道德,不过就是精神的组成部分、具体表现罢了。
     
      思想,是可以被分享、被传播的;而道德却不可以。一个人的思想,可以被他人感知;而一个人的道德,却不可以被他人拿走。
     
      难道希望人类会更好,人类就真的会更好吗?真正支配人类命运的,是理智,而不是情感。而且是多数人的理智,而不是少数人的理智。
     
      请问:如何“影响人类事务进程”?如何才算是“影响人类事务进程”?
     
      请问: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之流,拿破仑、希特勒之辈,“影响人类事务进程”了吗?我的斩钉截铁的答案是:NO!
     
      愚以为:恰恰是那些科学家、思想家,才是不折不扣的“影响人类事务进程”的人。
     
      不论是蒋中正,还是毛润之,只不过就是风光一时、昙花一现罢了。他们可以影响“他们自己那个时代和国家”,但却肯定无法“影响人类事务进程”。他们没有那个资格、他们没有那个能力。
     
      耶稣、歌德和康德,他们“想影响人类事务进程的愿望”,应该不能算是“毫无实效”,至少,记载他们思想的作品一直流传到了今天,这就是“超出他们自己那个时代和国家的局限”的生动体现。他们也许是领袖,但一定是精神领袖,而不是世俗领袖。难道“这岂不是意味深长的吗”?
     
      “我深信,几乎一切由于他们的成就而被认为是领袖的伟人,即使只是小团体的领袖,也都具有这样的理想。但是他们对于政治事件的进程却没有什么影响。看来正是这个对各国命运最有决定性的人类活动领域,几乎不可避免地要落到那些完全不负责任的政治统治者的手里。”
     
      对于绝大多数社会成员而言,他们都是没有精神领袖的,甚至他们也根本就不承认精神领袖的存在。
     
      至少,在历史中国和现实中国中,诸如耶稣、歌德和康德这样具有卓越思想文化成就的人,是万万不可能会成为领袖的,最多也就是仅供茶余饭后沦为谈资的“伟人”。
     
      爱因斯坦在此处所谓的领袖,一定是指组织的领袖——也就是世俗的领袖。
     
      好一个“小团体”!中国人一定会问:到底是什么级别呀?是乡科级呀?还是县处级呀?这种级别的小人物、小角色,在中国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认为是领袖的伟人”。
     
      思想文化人物,怎么可能会“对于政治事件的进程”产生直接的影响呢?断然没有这个道理呀!
     
      政治,就是“对各国命运最有决定性的人类活动领域”。一时一地的国家命运或者民族命运,确实“几乎不可避免地要落到”——通常都会掌握在那些“政治统治者的手里”。但是,这种事情和这种状况却还远远达不到“影响人类事务进程”的高度。
     
      绝大多数头脑正常的政治统治者,都肯定不是也不可能是“完全不负责任”的人。至少,他们(无关性别)会对自己负责、会对自己的小团体负责,会对密切关系自身的利益负责。
     
      “政治领袖或政府的权利,要不是来自武力,就是来自群众选举。不能认为他们就是一个国家里有最高道德和才智的人的代表。在我们这个时代,知识界中的杰出人物对世界的历史并不起任何直接的影响;他们分成许多派系,这一事实就使他们不可能在解决当前问题时进行合作。您是否也同样感觉到,通过一些由其过去的工作和成就证明是能干和正直的人的自由联合,就会改变这种情况?这样一种国际范围的团体,它的成员可以通过彼此经常交换意见以保持接触,如果这个团体对政治问题的态度得到意见一致的成员签名支持,通过报纸公之于众,那末,对问题的解决就会产生一种重大的、有益的道义上的影响。当然,这样的团体完全可能染上那些常常导致学术团体衰退的毛病;鉴于人性不是完美无缺的,这种衰退的危险始终存在。可是,尽管有那些危险,难道我们就不应当不顾一切危险而至少来试建一个这样的团体吗?我以为这正是一项紧急任务!”
     
      作为统治意义上的国家(包括政府),其所拥有的是权力,而不是权利。
     
      在民主国家里,拥有权力的是国家,而不是政治领袖。政治领袖仅仅是权力的行使者。
     
      权力,要么来自于武力,要么由武力支撑。
     
      无武力,便无权力。权力,是合法的暴力。
     
      选举的对象仅仅是政治领袖,而不是国家。
     
      试问天下:政治领袖到底是不是“一个国家里有最高道德和才智的人的代表”呢?
     
      我的答案与爱因斯坦的答案不谋而合、完全相同:不是!当然不是!
     
      愚以为:政治领袖的道德水准,通常都是相当低下的,甚至是没有底线的!
     
      愚以为:政治领袖的才智水准,不可一概而论,十分出众的当属凤毛麟角。
     
      信手拈来一例——作为“八零后”杰出代表的朝鲜政治领袖“金三世”,试问:他到底是道德高尚呀?还是才智过人呀?
     
      号称“世界霸主”的美国,其现任政治领袖——总统川普,恐怕也属于特别没谱——缺德少才的一类。
     
      至于中国政治领袖的例子,那就别提了——还是不说为妥。
     
      到底谁是英明领袖呀?答案绝对是简单明快:谁是领袖,谁就英明!
     
      政治,原本就是一个以武力为后盾的利益角斗场,压根儿就不是也不可能是产生德高才重人物的领域。
     
      世俗之人所崇拜的,其实不是政治领袖,而是权力!因为以武力为后盾的权力,可以压倒一切、获得一切!
     
      在人类社会的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里,智能精英(可以近似的认为就是爱因斯坦所谓的“知识界中的杰出人物”)对世界的发展都不会产生“直接的影响”。
     
      智能精英所拥有的只是杰出的思想及其产品,他们的核心价值体现在思想上、而不是行动中。
     
      这个世界,是由人类的行动所直接推动发展的。
     
      但是、但是、但是,所有的行动又都是由思想所支配的。
     
      不论意识与否、承认与否,人类社会的样态都注定是由人的思想所终极决定的。而由政治领袖所驾驭的人的行动,则只负责去直接的影响世界。
     
      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真正优异乃至伟大的智能精英,往往都自甘寂寞、偏爱独处,而没兴趣、不屑于加入任何派系(尽管会有好事者会在多年之后为他们贴上各种派系的标签)。他们的工作重心是发现一般规律,而不是“解决当前问题”。只有在极为特殊、相当罕见的情况下,他们才会相互合作。
     
      一些经过检验证明是“能干和正直”的智能精英,确实有可能会“自由联合”,对此我不予否认。但是,仅仅通过如此联合“就会改变”上述情况,我却肯定没有这样的“感觉”。
     
      对于爱因斯坦层出不穷的独到见解,我有颇多不敢苟同之处。
     
      这种“自由联合”,即使是可以形成“国际范围的团体”,其立意宗旨和价值取向也绝对与政治(或者与政治密切相关的事务)没有什么瓜葛。其成员也许而非必然“可以通过彼此经常交换意见以保持接触”,但却应该甚至必然不会(除非受到强迫或者诱骗)“对政治问题的态度得到”一致的意见。
     
      好一个“签名”!一看到这个词汇,我的神经就好像被刺蛰了一样!下面,就请允许我再一次引述《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第一篇《告欧洲人书》的题注的内容:“据《爱因斯坦论和平》编者按:自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国文化界在军国主义分子操纵下,于1914年10月初发表一个为德国侵略暴行辩护的宣言《文明世界的宣言》。在上面签名的有93个着名的科学家、艺术家、牧师等。”
     
      中国古训: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爱因斯坦自己亲身经历的事件,难道就随风而去了吗?难道爱因斯坦还想要“昨日重现”吗?难道爱因斯坦还要把希望寄托在不着调、不靠谱的“签名”上吗?
     
      报纸,不过就是公开放大忽悠效果的工具、手段罢了。
     
      天真烂漫的爱因斯坦,居然还想要运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策略去与无耻无底线的政治统治者掰手腕儿——意欲力挽狂澜——“产生一种重大的、有益的道义上的影响”,这可真是自不量力、自取其辱呀。
     
      中国民谚: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如果政治统治者真的惧怕报纸、忌惮文人、在乎道义的话,那么恐怕早就该换人了。
     
      请问:“那些常常导致学术团体衰退的毛病”,到底是什么?难道是不务正业吗?难道是热衷政治吗?难道是投身运动吗?
     
      绝不仅限于人性,所有的事物——无一例外的都“不是完美无缺的”。人性的缺陷与“衰退的危险”,并不存在直接的关系。
     
      爱因斯坦到底想要“试建”一个什么样子、什么性质的团体?难道还是以学术为宗旨的团体吗?爱因斯坦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还是开展学术活动吗?
     
      如果爱因斯坦想要“试建”的是一个“挂羊头、卖狗肉”——以学术为名、行政治之实的团体的话,那么注定是痴心妄想、必定会无功而返。
     
      值得庆幸的是:爱因斯坦的这一高论,恐怕应者寥寥。止于空谈的思维偏差,倒是不会导致误入歧途。
     
      “这种知识分子——真正有才干的人——的团体一旦建立起来,它就可以有力地动员一群群虔诚的人来参加反战斗争。这个团体给许多具有善良心意但在今天已被痛苦的容忍态度所麻痹了的人们以道义上的力量,促使他们行动起来。我也相信,这样一个由那些以其个人成就而受到高度尊重的人们所组成的团体,对于国际联盟中那些积极支持创立这一机构的伟大宗旨的成员,也会给以重大的道义上的支持。”
     
      所谓的“知识分子”,确实可以算是“真正有才干的人”。但是,他们(无关性别)的才干往往是相当局限的,恰如所有的具有一技之长的人那样。由他们所建立的团体,通常应该与学术有关,而与政治无涉。
     
      忽悠“一群群虔诚的人”来参加某种活动(而且还是与学术毫无关系),那可绝对不是“知识分子”的专长。
     
      难道那些知识分子就不是、就不属于“具有善良心意但在今天已被痛苦的容忍态度所麻痹了的人们”吗?他们也许可以获得学术上的解放,但却肯定无法摆脱政治上的压迫。同是天涯受害人,谁能给谁力量呀。
     
      敢情“这个团体”仅仅只是扮演“促使”他人“行动起来”的角色呀。在“这个团体”与被其忽悠的“一群群虔诚的人”之间,既无组织、也没纪律,那还怎么可能成就事业呢。
     
      我晕!“这一机构”,到底是指什么呀?“这个团体”与“这一机构”,到底是什么关系呀?
     
      政治、政治活动、政治统治者,对于“道义”这个玩意儿,可是置之不理、弃之不顾的。
     
      爱因斯坦及其设想可能很崇高,但是,政治、政治活动、政治统治者却都很卑鄙。
     
      崇高,无法战胜卑鄙。
     
      “我所以要把这些建议向您提出,而不向世界上任何别的人提出,是因为您的现实感没有象别人那样被主观愿望所蒙蔽,也因为您兼有判断中肯、热忱和责任心这些品质。”
     
      好一个“世界上任何别的人”!弗洛伊德之于爱因斯坦,在这个事情上其所处的地位,不仅是第一,而且是唯一。
     
      我的天呐!愚以为:爱因斯坦本人恰恰就是其现实感“被主观愿望所蒙蔽”而且程度最为深重的人。
     
      爱因斯坦的“热忱和责任心”等等优秀品质,表现的可谓是一览无遗、淋漓尽致。但是,至于他是否真的能够做到“判断中肯”,还是让世人各自评说吧。
     
      爱因斯坦绝对是世界顶级的做梦高手。怪不得会与擅长、精通解析梦境的弗洛伊德意气相投呢。
     
      2020-06-25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