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上学案的侵权损害赔偿
2020/7/6 13:59:45  点击率[10]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侵权法
    【出处】微信公众号:中国法律评论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冒名顶替;侵权损害赔偿
    【全文】

      2001年的“齐玉苓案”,已经成为法学院课堂教学中,探讨民法与宪法关系的经典案例。然而,此案并不是冒名顶替上学案件的终点。2020年5月21日,陈春秀参加完成曲阜师范大学成人高考后,在学信网上查询学籍信息时,意外地发现,其于2004年9月1日,曾在山东理工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专科)入学就读,离校日期为2007年7月1日。由此,冒名顶替上学,再一次引爆了公共舆论。
     
      以当事人间是否存在合意为区分标准,其内在的法律评价也有所不同。部分冒名顶替上学,存在顶替者与被顶替者的合意。此种合意违反《高等教育法》第9条及其相应的行政法规,结合《民法总则》第153条第1款或即将生效的《民法典》第153条第1款,理应属于无效。更多的冒名顶替上学案,是不存在当事人的合意。
     
      因此,顶替者按照何种法律依据,向被顶替者承担法律责任,即存在探讨的余地。本文将从权利定位、损害赔偿计算两方面,着重论述当中涉及的侵权损害赔偿。
     
      冒名顶替侵犯的民事权益
     
      冒名顶替者没有侵犯被顶替者的受教育权。本文无意介入宪法是否具有第三人效力的巨大争议,只是着眼于实用主义角度。受教育权,无外乎受教育机会权、受教育条件权和受到公平评价权等三项内容(袁文峰:“受教育权的宪法条款援引、内涵及救济路径”,《政治与法律》2015年第4期)。
     
      由此可见,受教育权的当事人依然是公民与国家间,处理国家是否落实宪法义务,保护公民受教育的机会、条件与公平评价。而且,倘若可以从民事权益角度论证被顶替者的权益来源,也无须舍近求远,绕道公法权利。
     
      顶替者侵犯了被顶替者的人格权益。《民法典》第990条将人格权益明确区分为具体人格权与一般人格权。其中,第1款规定了,姓名权、隐私权等具体人权。第2款规定了,基于人身自由、人格尊严所产生的其他人格利益,即一般人格权。
     
      首先,从具体人格权来看,顶替者未经被顶替者的许可,冒用其姓名,属于典型的无正当权利使用他人姓名,侵害了被顶替者的姓名权。在“齐玉苓案”,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以侵犯姓名权的手段侵犯宪法保护的公民受教育的基本权利是否应承担民事责任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中认定:“陈晓琪等以侵犯姓名权的手段,侵犯了齐玉苓依据宪法规定所享有的受教育的基本权利,并造成了具体的损害后果,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另外,个人信息,是指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自然人个人身份的各种信息,包括但不限于自然人的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证件号码、个人生物识别信息、住址、电话号码等(《网络安全法》第76条第5项)。顶替者要完成顶替,必须使用非法使用、加工被顶替者的个人信息,同时也构成侵害后种的个人信息。
     
      然后,从一般人格权来看,顶替者主要侵犯了以人格尊严所产生的人格利益。在“文某与刘某某人格权纠纷”,裁判者认定,“人格尊严,是指公民所具有的自尊心以及应当受到社会和他人最起码的尊重权利,是主体对自己尊重和被他人尊重的统一,是对个人价值主客观评价的结合。人格尊严包括了名誉权、肖像权、姓名权、隐私权、荣誉权等。判断自然人人格尊严是否受到侵害,不能仅考虑自然人的主观自尊感受,更要从客观角度考虑其在通常社会范围内所享有的作为人之最基本尊重是否被贬损”(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郴民一终字第574号民事判决书)。
     
      另外的裁判实践,则将身份混淆纳入一般人格权的涵盖范围,实际已经体现了姓名、身份别盗用与人格尊严间的紧密关系。例如,在“沈晴与上海川东纸业有限公司一般人格权纠纷”,裁判者论证道,“被告将原告的身份证号码作为其财务负责人的身份信息予以登记使用的行为,加大了原告从事财务工作的职业风险,给其个人执业带来一定的困扰,导致了其人格利益受损。”
     
      既然,顶替者同时侵犯了具体人格权与一般人格权,何者应优先适用呢?实际上,“一般人格权,不妨仍使之处于类似于法律原则的地位,用以补充具体人格权之不备”(李宇:《民法总则要义》,第318页)。据此,具体人格权理应优先适用。即,被顶替者可以基于姓名权、个人信息受侵犯,向顶替者主张损害损害赔偿,以弥补其损失。
     
      冒名顶替的损害赔偿计算
     
      相较于权益的确定,损害赔偿计算问题更为棘手。侵害他人人身权益,可以并行适用财产损害赔偿与精神损害赔偿两者。
     
      (一)财产损失的计算
     
      《民法典》第1182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财产损失的,按照被侵权人因此受到的损失或者侵权人因此获得的利益赔偿;被侵权人因此受到的损失以及侵权人因此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被侵权人和侵权人就赔偿数额协商不一致,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由人民法院根据实际情况确定赔偿数额”。
     
      在计算财产损失时,通说以差额说为主导。差额说认为,被害人因一定侵害事故所受的损害,乃被害人总财产额(Gesamtverm?gen)于侵害事故的发生与无该侵害事故时所生的差额(Mommesn,Zur Lehre von dem Interesse,1855,S。3。)。
     
      按照差额说计算被顶替者的财产损失,实际存在极大的困难,尤其是,被顶替者基于个人努力,获得优于顶替者的经济地位。就此,须引入“规范的损害”概念。布洛克斯将规范损害视作是对差额假说的修正。其主张,规范的损害只包括一种特定类型,即如果财产减损以其他方式得以填补,但从法定评价来看,不应使加害人得以免责,则此时存在规范损害(Brox/Walker。Allgemeines Schuldrecht, §29,Rn。7。)。据此,绝不能因为被顶替者基于个人的努力,乃至运气,获得了更好的经济地位,而否定其具有损失。
     
      那么如何计算呢?其实,在各种统计数据相对完备的今天,可以大致可以预估当中的损失。根据《2019年山东省第二季度薪酬报告》的数据反映,硕博学历薪酬差距最大,差额为2159元;本硕之间差额也达到了1985元;大专与本科学历间差距相对较小,差额为1062元。以此数据,再结合平均工资,足以大致估算出因为顶替上学,当事人间在每月收入的差距。然后,以此差距,乘以顶替的时间长度,即是被顶替者之规范的损失。
     
      (二)精神损失的计算
     
      《民法典》第1183条第1款,“侵害自然人人身权益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0条第1款,“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数额问题意见》也有规定,”自然人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等物质性人格权和自然人的名誉权、姓名权、名称权、肖像权、荣誉权、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隐私权等精神性人格权因受到不法侵害,造成受害人精神利益损害而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或精神损害抚慰金赔偿(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及其他情形的赔偿金)的,具体赔偿标准规定如下:(1)侵害人是自然人的,一般性精神损害赔偿标准为1000元-3000元;严重精神损害,赔偿标准为3000元-5000元。“
     
      对于冒名顶替是否可以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裁判实践早已持肯定态度。
     
      在”刘明舒、薛元成与刘芳姓名权纠纷“中,针对被告冒名顶替原告获得户籍,裁判者认为,”精神损害抚慰金赔偿的诉讼请求,本院考虑原告为查明真相数年来不停奔波,求告无门,其遭受的精神痛苦可以理解,因此要求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具体金额酌定为8万元(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2民初30244号民事判决书)。“当中的裁判理由,与冒名顶替上学,并无不同,同样可以适用精神损害赔偿。

    【作者简介】
    李建星,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