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有西律师之恶,不在于无罪辩护,而在于混淆视听!
2020/6/24 14:59:02  点击率[1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律师
    【出处】凤凰御史( ID:guansx100)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王振华案;律师
    【全文】

      王振华猥亵幼女案宣判,引发了舆论强烈的质疑和批评。质疑和批评主要集中在两块:1、量刑太轻;2、陈有西等辩护律师作无罪辩护。
     
      量刑是否太轻,若从罪刑相适应的角度讲,特别是对比了“掏鸟案”等判决,确实太轻了。但这个锅不能由公、检、法或王振华、辩护律师来背,因为根据现行法律规定,5年已经是顶格判了。出现量刑太轻的根本原因,在于立法时将猥亵儿童罪的刑期设定的太低。所以,这个锅是立法部门的。相信经过这次舆情,立法部门会对该罪名的刑期进行必要调整。
     
      陈有西律师是否不应当做无罪辩护?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欣然接受委托,顶住压力进行无罪辩护,才是一个称职刑辩律师应当具备的职业担当和道德。笔者本人是量刑太轻的坚定支持者,也是第一批发文对陈有西律师具体辩护观点进行驳斥和揭穿的律师(详情见“胡延美律师”头条号),但我依然坚决支持陈有西律师进行无罪辩护,理由在于:
     
      1、认清刑事案件的审判模式!
     
      不仅是中国,而是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对于审判模式设定都是“对抗式”的,即,将控、辩双方设定在完全对立的立场上,让他们在合法范围内进行最激烈的博弈,从而将对被告人最有利和最不利的情况最大限度地暴露出来,从而为法官进行最终裁决提供最真实、最全面的依据!单个人的认知是很难达到客观、真实的,所以,只有让双方向相反的方向走极端,才能最大限度的还原真相,这是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接近真相最有效的方式。所以,反对律师为坏人辩护,反对的不是律师本人,而是我们现行的审判结构和人类的认知规律。
     
      2、认清律师的角色定位,相信公诉机关的控诉能力和法官的判案能力。
     
      在审判中,律师只是建议者,而非决策者!即便律师口吐莲花,也无法决定判决结果。即便律师所言全部合法合理,法官也有权全部驳回,进行相反判决,何况律师发表的不合法律、情理的言论了!另外,庭外我们所有对辩护律师观点的质疑,在庭审时都有负责公诉的检察官替我们进行更专业、更有理有据的反驳,且公诉检察官无论在专业、经验、取证、动员方面的能力均超过律师,我们担心什么了?辩护席上坐着西毒,公诉席上坐着东邪,裁判席上还坐着周伯通,我们有必要被西毒的蛤蟆功吓着吗?你们怎么就这看不起东邪和周伯通呢?
     
      3、是否构成猥亵儿童罪确实存在争议。
     
      王振华确实存在猥亵行为,但该猥亵并非是其通过强迫、威逼直接实施的。而是通过向中间人支付“嫖资”购买的服务。当然,事后证明被害女孩并无与王振华进行交易的意愿,但王振华可能事前并不知情,很可能是中间人(第二被告)把双方同时骗了。根据2015年以前的法律,出资购买“猥亵幼女”的服务,构成嫖宿幼女罪。但2015年,刑法修正案把该行为并入了“强奸罪”。但“强奸罪”要求案件双方必须存在生殖器官的直接接触。这就导致在该次并罪过程中,嫖宿幼女最终的性交行为被并进去了,而猥亵行为没有被并进去。那么就出现了,以强奸罪追究王振华刑事责任,他不存在性交;以猥亵儿童罪追诉他,他又是“嫖娼”性质。所以立法在并罪过程中,确实出现了疏漏,辩护律师不可能不钻这个空子。
     
      所以律师进行无罪辩护是对我们认知规律、审判结构、法律规定的坚持,并无不当,更不值得争议!而律师拒绝辩护,才是为了“早点摘掉苹果,直接挥斧子砍树”!
     
      陈有西律师真正不厚道或值得非议的行为在于,通过律师声明,混淆视听,误导公众!声明全文如下:
     
    陈有西律师声明


     
      一、声明第5点中提到“王振华没有翻供。从侦查阶段,检察阶段,法院阶段,他的供述稳定一致,否定了对幼女的猥亵行为”,不是事实。
     
      庭审中,王振华当庭承认在宾馆房间对被害女孩“搂搂抱抱,触摸身体”,所以,陈有西律师所谓的“王振华没有翻供。从侦查阶段,检察阶段,法院阶段,他的供述稳定一致,否定了对幼女的猥亵行为”,应当是指王振华一方认为其侵犯行为在严重程度上未达到以猥亵论罪的程度,但在表达上则会将公众带入王振华不承认对被害人实施过任何侵犯行为的误区。而这两者间有天壤之别,会颠覆公众对该案基本事实的认知。
     
      二、声明中第4条提到“如果真有阴道撕裂伤,我也支持更重罪名的定性,但法庭调查实际查明,不存在该种情形”,不是事实。
     
      真实情况是,法院认定了阴道撕裂伤和轻伤二级。这点从声明的其它段落中可以分析出来。声明第5条提到“专家、妇科专家、DNA专家对上海的门诊记录和司法鉴定意见,进行了书证审查和专家论证,得出了相反结论,不支持上海鉴定当中所说的被害人新鲜伤痕、阴道撕裂伤、二级轻伤的结论。且上海鉴定机构违反了全国人大规定,没有鉴定资格”。第5条的内容充分说明,阴道撕裂伤、二级轻伤有门诊记录和司法鉴定结论证实的,并非空穴来风。而上海司法鉴定是办案单位依法委托的,没有造假的动机和理由。而提出反对结论的专家、DNA专家、妇科专家则是被告方私自聘请的,其立场和动机并不值得信任。在任何一个鉴定中,只要愿意花钱,都不难请到这类专家出具所谓的专业意见。另外,“书证审查”一词表述并不严谨,“审查”一词有权力属性,用在被告一方聘请的专家身上并不合适。更重要的是,法院判决并未否定“门诊记录和上海鉴定结论”,否则陈有西律师会直接表达“支持阴道撕裂伤的上海鉴定结论被法院依法排除”,而不会唠唠叨叨的谈“上海鉴定机构违反全国人大规定,没有对外鉴定资格”。所以,声明第4条说的法院查明没有“阴道撕裂伤”,表述不实”。
     
      所以,陈有西律师通过文字技巧,在案情事实上混淆视听,误导公众,这才是真正不应该和不厚道的地方,是应该在道德或良知方面被质疑和批评的地方!

    【作者简介】
    胡延美,执业律师,名律堂创始人 ,湖北文意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 ,楚天公益律师团首任执行团长 ,湖北省司法考试状元,中国信息协会法学分会高级顾问 ,楚天法律讲坛发起人、楚天公益律师团成员,武汉晚报律师团成员。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