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不予适用”论 ——读《论“不予适用”:一种消极的司法审查》(六)
2020/6/14 10:34:53  点击率[28]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不予适用;司法审查
    【全文】

      驳“不予适用”论
     
      ——读《论“不予适用”:一种消极的司法审查》(六)
     
      左 明
     
      五、“不予适用”模式的边界:法律不能不予适用
     
      好一个“法律不能不予适用”!请问该文作者:到了法律这里,您怎么就退缩了呢?不应该呀!这明显不符合您振振有词的论证逻辑呀!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么该文作者可能、也许、大概并不知道中国的法律可以区分为居于上位的基本法律(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姑且将《宪法》置于基本法律之上,尽管《宪法》也是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和居于下位的一般法律(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制定)这一任何一位正常的法学专业本科生都知道的基本常识。
     
      请问该文作者:当作为下位法的一般法律抵触作为上位法的基本法律(不是也不包括《宪法》、不会去惊动《宪法》)的时候,该当如何?
     
      如果按照您一贯的思路和逻辑来看的话,那么答案当然应该是——不予适用!
     
      “它(即不予适用——笔者注)不适用于法律违反宪法的情形。”
     
      接下来,该文作者用了大量篇幅(约一千字)来阐述“宪法司法化”问题,当属下笔千言、离题万里。本文对此不予回应。
     
      “本文主张,第三种意义上的宪法的司法适用是有存在可能的,法院无权适用宪法并不等于法院无权援引宪法。地方法院的实践也提供了佐证。在‘齐玉苓案’之后,地方法院依然存在援引宪法的案例,但这些案例是在裁判理由部分援引宪法,而不是在裁判依据部分援引宪法。法院援引宪法的目的不是直接依据宪法作出判决,而仅仅是作为选择某一具体法律的理由,法院还是直接依据法律作出判决,即使在判决理由部分删除对宪法的援引也不影响法院的裁判。”
     
      请问该文作者:援引是否等于适用?换言之:作为裁判理由的援引是否等于作为裁判依据的适用?
     
      到底什么是司法适用?愚以为:当然应该是指且仅指作为裁判依据的规则运用。
     
      在裁判理由部分,为了充分、详尽的说明理由,岂止是可以援引《宪法》和法律,当然还可以援引其他许多、许多:《圣经》、《古兰经》、《大藏经》、《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列宁全集》、《斯大林全集》、《毛泽东选集》、《邓小平文选》……但是、但是、但是,所有在裁判文书的这个部分中出现的这些文献都只不过是援引的对象,而不是适用的对象。
     
      明确何谓司法适用,是该文和本文展开讨论的基础前提。
     
      “法院不予适用法律的实质是对立法权的监督,而法院要对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负责。”
     
      此言精辟!
     
      不予适用的本质到底是什么?答案已经呼之欲出:监督。其具体表现就是:审查。
     
      如果明白了这一点的话,那么就可以冲破许多思维迷雾。
     
      战法: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该文作者明确主张不予适用的对象包括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和其他规范性文件。经过转换就是:司法机关可以监督、审查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和其他规范性文件的制定者。说白了:一个区区基层法院就可以监督、审查中央政府、设区的市级以上的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中央政府所属工作部门、设区的市级以上的地方政府……
     
      如此高论,也许不无道理。但是,符合中国国情吗?
     
      我非常担心:该文的核心论点,会不会沦为扯淡呢?
     
      “无论哪一种途径,法院都需要等待全国人大常委会在修改法律或者解释法律之后适用法律或立法解释。”
     
      开什么法律玩笑!
     
      法谚:法无溯及既往的效力。中止诉讼等待全国人大常委会在修改法律之后,法院再去适用新法律裁判正在审理的案件,这只能被认为是在说梦话。
     
      “法律违反宪法并非一目了然更非黑白分明。”
     
      此言部分有理。
     
      请问该文作者:难道所有的下位法违反上位法的情况不都是或者不都有可能是“并非一目了然更非黑白分明”的吗?
     
      “法官对法律的解释必然伴随价值判断,由于宪法是根本大法,因此无论法官得出多少种解释结果,都不得适用违反宪法的解释结果。”
     
      开什么法律玩笑!
     
      司法适用的对象可是规则本身,而断然不是法官对规则的解释。换言之:法官对规则的解释与监督、审查规则的合法性,根本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近年来,学者们逐步从关注违宪审查意义上的司法适用转移到对法律的合宪性解释上来,希望通过合宪性解释得出符合宪法的法律解释。”
     
      请问该文作者:合宪性解释能够解决违宪审查意义上的司法适用的问题吗?
     
      某些人就生生能够把违背上位法的下位法给解释成为符合上位法的下位法,这到底算是个什么狗屁玩意儿呢?
     
      “法律解释的最高境界,不是生硬无情地得出法律违反宪法的解释,而是通过高超技艺将法律解释得更好,只要还有可能,就要避免得出违反宪法的解释结果。”
     
      法律解释的最高境界,当然只有一种可能:正确、准确、精确的按照法律表述的原意、本意、真意进行解释。这种解释的结果,绝对不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也不是各抒己见、众说纷纭,而只能是唯一的一种表现。
     
      口吐莲花、巧舌如簧的讼棍,倒是能够翻云覆雨、云山雾罩——通过高超的技艺将法律解释得更加符合自己的利益需求。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