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四十四
2020/6/14 10:30:29  点击率[8]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学术自由》
     
    ——论贡贝耳事件
     
    (1931年4月)
     
      “尽管大学里的讲座很多,但明智的和高尚的教师却很少见。讲堂很多也很大,但真正渴望真理和正义的青年人却不多。自然界慷慨地生产出普通的庸才,却难得创造出有高超才能的人。”
     
      遥想当年,我在上大学本科(1988年—1992年)的时候,学校(中国人民大学)里也有很多讲座。
     
      不可否认、应该坦白:那时候的我还只是一个傻了吧唧、没有开窍的愣头小子,肯定不属于“真正渴望真理和正义的青年人”,应该还远远没有能力去鉴定“明智的和高尚的教师”和识别精彩的和卓越的讲座。
     
      虽然学校里的讲座很多、也很热闹,但是,究竟价值多少、收获几何,却也很难说清楚。
     
      请读者诸君都扪心自问:在今日中国的高校里,“明智的和高尚的教师”是不是很少见?“真正渴望真理和正义的青年人”是不是不多见?加之学校之外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背景因素,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之下,还可能会频繁而非偶然出现精彩的和卓越的讲座吗?
     
      中国高校缺少的不是真正优秀的讲座,而是真正优秀的教师和真正优秀的学生。
     
      自然界还是心有灵犀、心中有数的,当然会产生较多的庸才和较少的英才。
     
      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就更加客观了:庸才与英才是相比较而言的结果。相对优秀的人才,当然在任何情况下都只能是少数,而不可能是多数。
     
      天才,真的少吗?难道不恰恰就是因为稀少,他们(无关性别)才会被认为是天才吗?
     
      但愿,庸才的水平也会不断提高。
     
      “我们都明白这件事;埋怨是无济于事的。难道过去的情况不总是这样,将来也不免永远这样吗?毫无疑问,确实是这么一回事;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好顺从自然界的安排。但也还有象时代精神那么一种东西,它标志某一代人的精神状态的特征,从这个人传到另一个人,给社会刻下了它的特殊的标志。我们每个人都应当尽力在某种程度上改进这种精神状态。”
     
      埋怨,这可是相当普遍存在的一类人的性格特征、言谈举止。对此,我可是深有体会、深受其苦!其对象是:利害相关的人和事(而不是与己无关的人和事);其表现是:你不对、你错了、你怎么这样呀(在背后议论,这可不能算是埋怨);其内在想法是:我永远正确、你实在差劲、你亏欠我了。
     
      请普天之下的人们都对号入座一下。
     
      这可是病——重大的心理疾患、心智缺陷,但却没有办法医治。这种病专属于那些精神境界和道德层次低下之人。
     
      民谚: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请注意:长江的后浪与前浪,似乎是没有什么实质差异的。后浪不过就是前浪的简单重复。
     
      难道新人与旧人也是没有什么实质差异的吗?难道新人也是旧人的简单重复吗?
     
      如果我们的生命不过就是在简单重复前人的生命的话,那可就真的有点儿尴尬了!
     
      象前人一样活着,似乎不是一种肯定;象他人一样存在,似乎不是一种褒扬。
     
      可以向雷锋同志学习,但却不宜与雷锋同志一样。
     
      超越,唯有超越,才是生命的价值,也才是进化的标志。
     
      毫无疑问:面对自然的安排,我们确实没有选择的余地。但是,有一部分人却能够发现这样的安排,进而将他们的发现向世人表达出来。
     
      不走前人路、不走寻常路,这就是一部分人的人生追求。除了路径合理,还要有所作为。仅仅只是“真正渴望真理和正义的青年人”和“明智的和高尚的教师”,还不能够算是完成了超越的人。不错,意欲超越和完成超越,其实都只不过是自然对某些人的安排。
     
      真的可能会有“象时代精神那么一种东西”,但这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而不是每一个时代都具有的标准配置。有的时代可能没有独特的精神、有的时代可能只有与以往时代相同的精神。除非将这样的状态也称之为一种时代精神。
     
      特殊的时代精神,是特殊的时代人物的产物。一个人的精神似乎无法传递给另一个人,但却可以影响、感召、唤醒另一个人乃至另一些人。
     
      时代的痕迹,都是由或多或少的特殊人物而非普通人物遗留下来的。特殊人物的特殊表现——思想或者行动——“给社会刻下了它的特殊的标志”。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每时每刻、随时随地都在尽力在某种程度上改进着、改善着自我状态——使之趋于最适、趋向最佳。这就是生命的本能!
     
      至于每一个人的包括精神状态在内的整体状态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只能是——因人而异、各有不同了。
     
      每一个人的精神都是属于自己的,而不是属于别人的。没有整体的精神,只有个别的精神。至于不同人的精神到底是否能够统一,那可是不一定的事情。
     
      特殊人物的精神,显然不能简单传递、复制给普通人物。
     
      每一个人的人生轨迹都是与他人不尽相同的。每一个人改进、改善的都是自己的状态,尽管有可能也会产生改进、改善他人状态的结果。
     
      没有人类的整体目标,而只有个人的人生目标。更加精确的表述是:根据合力的平行四边形法则(具体内容鄙人已经在其他作品中有所阐释,恕不赘述),可以从所有个人的人生目标逐步推导出全部人类的整体目标。
     
      “试把一个世纪以前使我们大学里青年生气勃勃的精神同今天流行的精神比较一下。那时,他们相信人类社会会得到改善;他们尊重诚恳的意见,并且具有我们的伟大人物曾为之献身奋斗的那种宽容精神。在那些日子里,人们为那名为德意志的更大的政治统一而努力。当时热中(原文如此,似乎应该是‘热衷’——笔者注)于这些理想的,是大学里的学生和教师。”
     
      好一个轻描淡写的“一个世纪以前”!那应该是在十九世纪三十年代,那时候的中国还是闭关锁国——尚未被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打开国门的大清王朝。不要说现代大学了,就是像样的传统书院,又能有几个?
     
      中华文化,虽然文明的很早、很久,但却长进的很迟、很缓。是无比强大的权力抑制、压制了其他一切的健康发展。
     
      我也很想知道:在中国——“把一个世纪以前使我们大学里青年生气勃勃的精神同今天流行的精神比较一下”的结果会是什么。
     
      那时(即1920年),他们(即大学里的青年)相信人类社会会得到改善吗?他们尊重诚恳的意见,并且具有我们的伟大人物曾为之献身奋斗的那种宽容精神吗?在那些日子里,人们为那名为中华民国的更大的政治统一而努力吗?当时热衷于这些理想的,是大学里的学生和教师吗?
     
      此时(即2020年),在中国社会上或者在中国大学里“流行的精神”到底是什么呢?当代中国的时代精神到底又是什么呢?会不会就是那些已经写入《宪法》的列位伟大领袖或者最高领导人的光辉思想呢?
     
      “今天,也有这样一些人,他们渴望着社会进步,他们相信宽容精神和思想自由,他们为那个今天被称为欧洲的更大的政治统一而努力。但是今天,大学生和大学教授已不再体现人类的希望和理想了。无论谁只要他清醒而冷静地去观察人和时代,都必定会得出同样的结论。”
     
      人类解放的程度,就是社会进步的标尺。人类的解放,主要是指思想的解放而非身体的解放,其最为核心的表现就是“宽容精神和思想自由”。
     
      恰恰就是不宽容、不自由,阻碍了人类进步。
     
      顺便插一句:埋怨,就是不宽容的表现之一。
     
      社会进步可不是“渴望”和“相信”的结果。
     
      社会进步体现为思想支配的行动的和谐有序。
     
      即使是在承认有合乎天理、顺乎民意的政治的情况下,任何形式、面貌的政治也都改变不了“必要之恶”的本质。
     
      请问:大学生和大学教授能够体现、应该体现“人类的希望和理想”吗?众所周知:大学生和大学教授仅仅只是人类家族中很小比例的一部分成员。究竟有谁能够说清楚大学生和大学教授的希望和理想到底是什么?“人类的希望和理想”到底是什么?难道大学生和大学教授的希望和理想就可以体现或者就能够体现“人类的希望和理想”了吗?
     
      虚无缥缈、遥不可及的欲望和空想,并不是真正意义的“人类的希望和理想”。
     
      不是“不再体现”,而是从未体现。
     
      上帝之所以不能拯救世界,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有太多的人与上帝的想法根本就不一致。
     
      善良的人,根本就无法拯救邪恶的人。
     
      上帝只拯救那些愿意并能够自救的人。
     
      指引每一个人前进的,是且仅是自己。
     
      令爱因斯坦相当遗憾、不无尴尬的客观现实是:在这个世界上,真正能够“清醒而冷静地去观察人和时代”的人,屈指可数、寥若晨星。
     
      至少我与爱因斯坦对这一问题的结论就大相径庭。
     
      “我们今天聚集在一起就是为了评定我们自己。这个会是为贡贝耳教授事件而召集的。贡贝耳教授为不妥协的正义感所激励,详尽地揭发了许多尚未受到应得惩罚的政治罪行。他以满腔的热情、高度的勇敢和模范的正直来做这件事,他通过他的书,对我们的社会作出了非常了不起的贡献。但正是这样的人,他的大学里的学生团体和教授会的许多成员却一心要把他驱逐出校门。”
     
      我们能够评定我们自己吗?在现实中,存在某种共同体吗?例如:学术共同体。共同体成员的相互之间是否具有相同至少趋同的价值理念呢?
     
      名称、头衔、称谓、身份相同的人,可未必就能够形成某个共同体。
     
      贡贝耳教授,显然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思想者,而是已经成为了一个行动者。
     
      正义,其实已经与利益密切相关了。
     
      揭发罪行,显然已经超出了学者的学术的范畴。任何人都享有学术自由,贡贝耳教授也不例外。但是,在该事件中,贡贝耳教授所享有的似乎应该是言论自由,而非学术自由。
     
      贡贝耳教授以“满腔的热情、高度的勇敢和模范的正直”所做的这件事(也包括他为此而写的书),确实对社会“作出了非常了不起的贡献”。仅此一点,就足以令人钦佩、折服!但是,这件事却与学术自由无关。
     
      可能,有的人会不同意甚至反对贡贝耳教授的言论,这当然是他们的权利——每一个人都享有的表达自由和言论自由。但是,其结果却不应该是采取行动——把贡贝耳教授驱逐出校门。
     
      都是“大学里的学生团体和教授会”的成员,虽然身份相同,但却完全有可能会理念各异。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人会继续沉醉在构建什么共同体的迷梦之中。
     
      这就是最为残酷、扎心的客观现实。
     
      也许,如贡贝耳教授一样或者支持贡贝耳教授的“大学里的学生团体和教授会”的成员,也会提出将意欲把贡贝耳教授驱逐出校门的“大学里的学生团体和教授会的许多成员”都驱逐出校门的主张。这两种主张是等值的。
     
      也许,唯一客观中立、价值无涉的结论就是——人与人是不一样的。
     
      最为基本的行为规范:该动口的时候,绝对不能动手。现实社会的游戏规则——有点儿乱。
     
      “决不能允许政治激情发展到这样的程度。我深信每一个虚心读过贡贝耳的书的人,都会和我有同感。如果我们想为我们的社会建立起健全的政治结构,象他这样的人是决不可少的。”
     
      政治,是事关利益分配的活动,因此必定是激情的——在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中情感远胜于理智。政治激情的发展程度,注定是难以控制的,恰如对食欲和性欲的控制难度一样。
     
      能够认真阅读他人作品的人,在大概率上是会赞同或者赞赏这一作品的;只有在小概率上才会反对或者反感这一作品,这样的一些人一定是另有所图、别有用心(例如:开展批判),否则的话,早就会丢在一边、弃之不顾了。
     
      读者赞同、赞赏或者反对、反感他人的作品,这又能够说明什么呢?除了能够说明读者与作者的想法相同或者不同之外,就什么也说明不了了,至少肯定不能说明作品的质量高低——哪怕这样的读者数量众多。
     
      我有言相劝:请千万不要试图把人类进步的希望寄托在“建立起健全的政治结构”之上。政治,注定只能、只会成为人类进步的障碍和阻力。更为关键的是:现实世界的政治结构绝对不是人为设计的产物、主观想象的结果。
     
      在任何一个良性社会里,都需要有不同的声音,而不论其观点正确与否。
     
      “让每个人根据自己所读到的,而不是根据别人所告诉他的东西来判断吧!如果这样,那末,贡贝耳教授事件,虽然有这样不光彩的开端,却仍有可能结出丰硕的成果。”
     
      作出判断的前提条件,除了判断的对象、判断的素材之外,更为重要的是——判断的头脑。面对相同的对象、素材,如果头脑不一样的话,那么判断的结论也就肯定会不一样。至于对象、素材到底是眼见、还是耳闻,这只是一个相对次要的问题。
     
      如果脑袋进了水,那还判断个屁呀!
     
      任何具有真正价值的“丰硕的成果”,都必然来自于清醒、理智的大脑。
     
      相当遗憾、不无尴尬的是:清醒、理智的大脑,是这个星球上的稀缺品、罕有物。
     
      2020-03-20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