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对船舶抵押业务的影响简评
彭先伟 吴亚男
2020/6/10 13:56:35  点击率[17]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物权;民法典
    【出处】 中国海仲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摘要】2020年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这是新中国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开创了我国法典编纂立法的先河。《民法典》对现行规定进行了系统整理、修订、补充,其中又不乏创新之举,是法治中国建设的一个新标杆,更被誉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 《民法典》将对海事、航空、物流、贸易、保险、建筑、金融等重要领域产生哪些影响,又将如何为商事争议解决活动保驾护航?值此法典之初纪元,中国海仲希望为各界搭建学习交流平台,荟萃各方观点,聚焦实务要点,深入解读《民法典》与当前经济活动的关系,共同探讨《民法典》法治愿景,在新形势下为企业和个人提供风险防范实务指引和争议解决方案。 欢迎广大同仁积极参与,与我们共同学习、交流、探讨!
    【中文关键字】民法典;船舶抵押
    【全文】

      2020年5月28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通过了《民法典》。民法典的出台,对很多法律领域会带来较大的变化,也会带来和其他特别法的协调适用问题。其中,就船舶抵押问题,笔者在此简评如下。
     
      01.抵押权的定义与船舶抵押权的实现方式
     
      首先,关于抵押权的定义,《民法典》第四百一十条规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抵押权的情形,抵押权人可以与抵押人协议以抵押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抵押财产所得的价款优先受偿。抵押权人与抵押人未就抵押权实现方式达成协议的,抵押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拍卖、变卖抵押财产。《海商法》第十一条则规定:船舶抵押权,是指抵押权人对于抵押人提供的作为债务担保的船舶,在抵押人不履行债务时,可以依法拍卖,从卖得的价款中优先受偿的权利。
     
      对比之下可以看出,《民法典》下实现抵押权的方式有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而船舶抵押权的实现方式则只有拍卖这一种。如此,会带来问题是,《民法典》生效后,船舶抵押权的实现,是否可以突破拍卖这一方式的限制。
     
      实际上,《民法典》第四百一十条和《物权法》第一百九十五条规定的措辞是一致的,而在《物权法》通过时,也产生了类似的疑问。对此,有法院认为:依照我国《立法法》的规定,调整同一对象的法律规定产生冲突时,应遵循“上位法优于下位法”“特别法优于一般法”“后法优于前法”三个原则。在处理相关案件时应适用《物权法》第195条,船舶抵押权人实现船舶抵押权的方式有“折价”“拍卖”和“变价”三种[1]。反之,也有法官认为,《海商法》第11条船舶抵押权的定义表明,船舶抵押权的实现限定于“依法拍卖”的方式[2]。
     
      从立法历史沿革来看,《海商法》1989年8月稿第22条规定:船舶抵押权,是指根据船舶抵押合同,抵押权人对于抵押人提供的担保船舶,在债务不能履行时可以将其变卖而优先受偿的权利。《海商法》1990年10月稿第21条则规定:船舶抵押权,是指抵押权人对于抵押人提供担保的船舶,在抵押人不能履行债务时,可以申请海事法院将其拍卖,从卖得价金中优先受偿的权利[3]。显然,从这一变化过程可以看出,船舶抵押权的实现可能只有申请法院拍卖这一个途径。对此,司玉琢老师给出的解释是,船舶上可能有优先权,而且船舶上可能有其他抵押权存在,因此有必要对船舶抵押权的行使做出限制。但,司玉琢老师也认为,法律不应规定的过死,不应排除当事双方有协议行使船舶抵押权的可能性[4]。
     
      从司法实务来看,在宁波海事法院审理的(2017)浙72民初223号案,武汉海事法院审理的(2015)武海法商字第01460号案,厦门海事法院审理的(2016)闽72民特46号案以及北海海事法院审理的(2018)桂72民初212号案,青岛海事法院审理的(2018)鲁72民初1718号案之中,法院都允许以变卖作为船舶抵押权的实现方式。或许,海商法的修订可以对此做出相关考虑,参照《民法典》的规定,准许以拍卖或者其他方式行使抵押权。当然,以其他的方式行使船舶抵押权,不应使得优先权人的利益受到损害。
     
      02.抵押权期间内的船舶转让
     
      传统上,抵押期间内抵押人是不可以转让抵押财产的。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15条规定:抵押物如由抵押人自己占有并负责保管,在抵押期间,非经债权人同意,抵押人将同一抵押物转让他人,或者就抵押物价值已设置抵押部分再作抵押的,其行为无效。《担保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抵押期间,抵押人转让已办理登记的抵押物的,应当通知抵押权人并告知受让人转让物已经抵押的情况;抵押人未通知抵押权人或者未告知受让人的,转让行为无效。《物权法》第一百九十一条也规定:抵押期间,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得转让抵押财产,但受让人代为清偿债务消灭抵押权的除外。
     
      《民法典》则对此作了较大的改变,允许抵押期间财产转让。对此,《民法典》第四百零六条则规定:抵押期间,抵押人可以转让抵押财产。当事人另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抵押财产转让的,抵押权不受影响。
     
      关于抵押期间在未经抵押权人同意的情况下,抵押人是否可以转让抵押财产,对此,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即自由转让说和限制转让说。对此,王利明教授认为,《物权法》的上述规定确有一定的合理性,但也有弊端。一方面,这一规则不利于物尽其用。如前所述,自由转让说的最大优点在于提高物的利用效率,加速财产流转。相应地,限制转让说的缺点在于可能不利于抵押财产的充分利用。因为抵押财产纷繁复杂,种类很多,大量的财产在设置抵押之后,仍然需要进行利用。而抵押人又暂时不需要利用或者没有能力利用抵押财产,此时就应当允许转让抵押财产,以充分发挥抵押财产的效益。如果转让抵押财产必须经抵押权人的同意,则将使抵押人错失交易良机,影响抵押财产价值的实现。另一方面,限制转让说如果没有涤除权制度予以配套,则可能导致抵押权人的权利滥用[5]。
     
      从最终条文来看,《民法典》应该是采用了学界的自由转让说,准许抵押人可以转让,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问题在于,与之相对,我国《海商法》并不准许抵押人任意转让船舶。对此,《海商法》第十七条规定:船舶抵押权设定后,未经抵押权人同意,抵押人不得将被抵押船舶转让给他人。显然,《民法典》和《海商法》对此的规定并不一致,二者之间存在如何适用和协调的问题。
     
      从司法实务来看,有法院认为:海商法第十七条规定,船舶抵押权设定后,未经抵押权人同意,抵押人不得将被抵押船舶转让给他人。此为强制性法律规范。在未经抵押权人中信宁波分行同意的情况下,被告将船舶转让给原告,故原、被告签订的船舶转让协议应被确认无效[6]。反之,也有法院认为:根据物权变动之原因与结果相区分原则,“不得转让抵押财产”应解释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发生所有权移转的效力,至于转让抵押物的合同的效力,则适用合同法的有关规定[7]。
     
      对此,就如何协调法律适用,笔者建议参考2012年7月28日最高法院刘贵祥大法官在全国海事审判工作会议上的总结讲话的精神:关于抵押人转让抵押物的条件及法律后果,《物权法》与《担保法》及担保法司法解释的规定确有不同。《海商法》第十七条关于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得转让抵押船舶的规定作为特别法,应当优先适用。此条规定应当理解为对抵押人船舶处分权的限制。买卖合同司法解释(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以出卖人在缔约时对标的物没有所有权或者处分权为由主张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参照此规定,对于此类转让合同,应认定合同有效,但不影响依法登记的抵押权人行使抵押权。因抵押权人行使抵押权导致买受人无法取得船舶所有权的,出卖人应当对买受人承担不能转让船舶的违约责任。
     
      03.同日登记的抵押权优先顺位问题
     
      关于同日登记的抵押权优先顺位,《物权法》第一百九十九条规定:同一财产向两个以上债权人抵押的,拍卖、变卖抵押财产所得的价款依照下列规定清偿:(一)抵押权已登记的,按照登记的先后顺序清偿;顺序相同的,按照债权比例清偿。《民法典》第四百一十四条则规定:同一财产向两个以上债权人抵押的,拍卖、变卖抵押财产所得的价款依照下列规定清偿:(一)抵押权已经登记的,按照登记的时间先后确定清偿顺序。显然,《民法典》取消了《物权法》所规定的“顺序相同的,按照债权比例清偿”。
     
      相比之下,《海商法》第十九条规定:同一船舶设定两个以上抵押权的,抵押权人按照抵押权登记的先后顺序,从船舶拍卖所得价款中依次受偿。同日登记的抵押权,按照同一顺序受偿。《海商法》将同日登记的抵押权视为同一顺序,按照《海商法》或者参照《物权法》,按照同一顺序受偿。但是,《民法典》生效后,显然会面临同日登记的抵押权顺位问题的争议。
     
      对此,有法官认为:即使两项登记申请在同一日,但只要申请达到登记机关的时间有先后顺序之分,就将导致顺位也有先后之别。时间是一物理现象和客观事实,不因人们赋予其不同的价值认识而改变其具有的标志“先”和“后”的基本意义,同日登记的抵押权依照相同顺序清偿的规则并不符合客观上存在的先来后到的顺序,即使两项登记申请在同一天,但只要申请达到登记机关的时间有先后顺序,就将导致顺位也有先后之别,不宜用“天”为基本计时单位来模糊处理。坚持同日同序这种以“天”为标准的主张,不符合生活常识常情,也不符合权利人先来后到的顺序之分,即使在古代,计时单位也已以时、刻、更、点等为准,何况现在计时可以精确到分、秒。本案尽管钟某与华某是在同一日登记的抵押权,但从登记的前后顺序而言,双方仍存有先后顺序之分,钟某的登记证明号为松201417003715,而华某的登记证明号为201417003717,登记证明号客观记载两位抵押权人登记的先后顺序,故应优先清偿钟某的65万元债务,余8万元供华某清偿。[8]
     
      因此,笔者赞同《民法典》第四百一十四条的观点,即登记的时间先后是可以客观区分的,即便是同日申请,也能区分出时、分、秒上的差距。但,对于抵押权人而言,则需要注意的是,登记机关可能未必能实时的更新登记情况,有可能其做登记申请时的前一分钟恰好有人做了登记。因此,就银行等抵押权人而言,有必要充分重视这一条的规定,做好相关风险规避措施。

    【作者简介】
    彭先伟,德恒北京办公室合伙人、律师,中国海仲仲裁员;吴亚男,德恒北京办公室律师。
    【注释】
    [1]实现船舶抵押权方式之法律依据值得探讨,http://shfy.chinacourt.gov.cn/article/detail/2014/12/id/1526326.shtml
    [2]许俊强、陈永灿,《论实现船舶抵押权的非诉程序》,http://www.cssn.cn/fx/201605/t20160503_2992175.shtml
    [3] 司玉琢、张永坚、蒋跃川,《中国海商法注释》,北京大学出版社2019年版,第16页
    [4] 司玉琢,《海商法专论》(第三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17页。
    [5] 王利明:《抵押财产转让的法律规制》,http://www.pkulaw.cn/fulltext_form.aspx?Db=qikan&gid=1510131910
    [6] 见宁波海事法院(2010)甬海法商初字第157号判决书
    [7] 见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浙海终字第73号判决书
    [8]张华麟,在同一登记机关同日登记的不动产抵押权是否应同顺位清偿,http://shfy.chinacourt.gov.cn/article/detail/2016/06/id/1881809.shtml。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