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 》第511条第1项的修改建议
2020/5/26 14:40:48  点击率[22]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合同法;民法典
    【出处】中国民商法律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摘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 》第511条第1项,根据2017年新《标准化法》,将《合同法》第62条第1项修改为“质量要求不明确的,按照强制性国家标准履行;没有强制性国家标准的,按照推荐性国家标准履行;没有推荐性国家标准的,按照行业标准履行;没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按照通常标准或者符合合同目的的特定标准履行”。但新《标准化法》对标准的属性、类型和层级等均重大改变,而第511条第1项仅对《合同法》第62条第1项标准类型作替换,而未改变其依旧《标准化法》强制性标准类型及层级构成的援引规则框架,存在明显的法理妥当性和周延性问题,建议作进一步修改。
    【中文关键字】合同法
    【全文】

      一、强制性国家标准的强制援用,应设为底线而非首位规则

      “质量要求不明确的,按照强制性国家标准履行”。问题是,强制性国家标准是产品质量要求的技术底线,法定强制效力并非指强制实施本标准,而是强制相关主体实施的标准不得低于其要求。故此合同质量要求无论是否有约定,均依法不得低于该底线,且不得约定排除适用。但以强制性国家标准作第一顺位强行援用,相当于强制合同需方接受供方最低质量水平的标的物,不符合合同履行双方利益平衡之一般理性,也倒置了强制性国家标准与其他标准之间的立法定位,市场交易的产品质量以最低水平为法律判断,不符合国家高质量发展追求目标。

      二、推荐性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强制援用,与《标准化法》冲突

      “没有国家强制性国家标准的,按推荐性国家标准履行;没有推荐性国家标准的,按行业标准履行”。其问题是:新《标准化法》构设了多类并存、市场选择、自由竞争的标准体系格局。国家标准区分强制性与推荐性,行业标准、地方标准均为推荐性;国家不再以“无国家标准、行业标准”为前提,鼓励“制定高于推荐性标准相关技术要求的团体标准、企业标准”。新法创设推荐性标准实施信息反馈、评估和复审机制替换标准层级提升废止机制,以是否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和技术进步作为修订或废止的判断依据,标准类型仅有制定主体和技术水平上的差别。故第511条第1项对两类推荐性标准的刚性援引及层级强制并无立法依据,反而与《标准化法》形成法律冲突。

      三、“通常标准”“特定标准”规则与第510条立法涵义循环重复

      “没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按照通常标准或者符合合同目的的特定标准履行”。问题是,“通常标准”此处应包括未被援引过的地方标准、团体标准、企业标准,如何选定其一,须考量合同条款等予以推定,这就循环回到第510条的适用。而“符合合同目的的特定标准”:根据上下文属于未已“特定”而须适用第511条第1项探寻“合同目的”予以推定,需注意的是,第510条“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合同性质、目的或者交易习惯确定”,故而第511条第1项的适用直接与第510条立法含义循环重复。

      四、修改思路:合并第510条与第511条

      合同漏洞补充属于合同关系内的纯私益问题,仅关涉双方相关事项确定的利益分配,几乎不涉及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故难有强制干预之必要。“法定”补充依然属于依合同本旨的推定功能,国家意志的身份是合同关系的“中间人”而非交易市场管理行政人,引导合同当事人推定出合同漏洞的最终补充结果须符合私益平衡的理性。绝大多数国家立法例和国际规则中合同质量要求法定推定以“具有或不低于”“中等品质”或“中等水平”为原则,值得我国立法吸纳。

      具体修改建议是:合同漏洞补充规范设置第510条下辖二款,第二款第(一)项表述如下:“(一)合同质量要求不明确,债务人交付的标的物应符合通常使用目的或合同订立时知道或应当知道的使用目的,不低于同类物的中等品质,且不低于强制性国家标准的质量要求”。

    【作者简介】
    陶丽琴,中国计量大学法学院教授。
    【注释】

    【参考文献】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