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四十
2020/5/16 13:43:32  点击率[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同小洛克菲勒的谈话(报道)》
     
    (1931年1月)
     
      “爱因斯坦教授指责洛克菲勒教育基金规定的那些严格的条例有时窒息了有天才的人。”
     
      指责,这是爱因斯坦的权利;而规定,则是洛克菲勒教育基金会的权利。爱因斯坦有指责的自由,而洛克菲勒教育基金会也有规定的自由,只要它们(即“指责”和“规定”)不超出必要的、合理的限度,就都是没有问题的。
     
      请问:规定能够“窒息”天才吗?也许真有这种可能。例如:独裁统治的法律规定,不仅能够“窒息”天才,而且还能够肆意扼杀天才。
     
      请问:作为民间组织的基金会的规定能够“窒息”天才吗?这个可以有、这个也许真的有。但是,其约束力应该是相当有限的。
     
      中国的民间俏皮话:没了张屠夫,就要吃带毛肉嘛!难道没有了基金会,天才就会死绝了吗?
     
      基金会应该是一个慈善机构,只有付出的义务,而没有强迫的权力。天才,当然不应该依赖于、仰仗于任何一个基金会,更不应该对基金会提出任何额外的主张权利性质的要求(但却可以“指责”)。只要是不违背单方承诺或者双方合意,基金会并不亏欠这个社会或者他人什么。
     
      有钱,不能任性;有才,也不能妄言。
     
      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打算。谈的拢,就聚;谈不拢,就散。好聚好散,乃君子风范也。心平气和,莫伤和气。
     
      毫无疑问:天才,需要条件支撑,方能成就伟业。但是,天才却不能要求他人去提供条件。帮助,那可是情分,而不是本分。
     
      不能肯定的是:左明到底是不是天才;可以肯定的是:左明的的确确缺乏成就事业的条件。
     
      我可以或者应该去“指责”谁吗?益愈清醒、理智的我肯定不会去“指责”谁。尽管我会永不停歇的去批判这个世界。对!批判,不等于“指责”。
     
      “爱因斯坦大声地说:‘文牍主义束缚人的精神就象绑扎木乃伊的带子。’”
     
      有没有搞错!人,那可是活物;而木乃伊,则只是僵尸。
     
      真正“束缚人的精神”的,远远不是什么“文牍主义”,而是以权力和金钱为表现的利己主义。
     
      “相反地,洛克菲勒指出,必须小心保卫基金,使它不致被分散用于不足道的目的或者某些不配受奖励的人。他坚持自己的立场,反对这位当代世界最伟大的人物,他干练地为管理他的各项基金的制度进行辩护。”
     
      如果不是悉数捐出或者委托管理的话,那么基金所有人就当然拥有基金的支配权和管理权。
     
      洛克菲勒的主张,无可指摘、无可厚非——当然应该“保卫基金”,而不能侵害基金。
     
      至于“不足道的目的”和“不配受奖励的人”的判断标准,在基金会制度的背景下,当然应该由基金会而不是由他人来确定。这样的标准,有可能很主观,而不是很客观。但这却不是应该接受“指责”的理由。他人尽可以对这样的标准评头品足、说三道四,但却不可能产生任何直接的约束力。
     
      洛克菲勒不仅可以坚持自己的立场,而且还可以坚定自己的行动(即基金会的规定)。因为,他毋庸置疑的拥有这样的权利。至于他的自我辩护是否足够“干练”,因为不掌握、不了解相关事实,所以不便对此作出评价。
     
      任何人都天然拥有反对任何他人的观点的权利,而不论被反对者是不是“当代世界最伟大的人物”。
     
      爱因斯坦到底是否配得上“当代世界最伟大的人物”的称号?对此,可以各抒己见、众说纷纭。至少,愚以为:当代世界最杰出的物理学家,绝对不等于“当代世界最伟大的人物”。
     
      愚以为:那些能够回答“人类向何处去”这一问题的人,远远比那些能够回答“地球向何处去”或者“太阳向何处去”等问题的人更加伟大!!!
     
      因为,人类,也只有人类,才是宇宙之中最为伟大的存在!
     
      没有人类,便没有伟大!
     
      “爱因斯坦说:‘我信任直觉。’”
     
      这话肯定没毛病!科学研究确实在相当程度上有赖于科学研究者天赋的“直觉”。
     
      “洛克菲勒回答:‘我信任组织。’”
     
      这话同样没毛病!现实世界的实际行动者确实需要依靠组织、需要服从规则。
     
      “爱因斯坦为卓越的人材辩护,洛克菲勒卫护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爱因斯坦是贵族,洛克菲勒是民主主义者。”
     
      天才(即“卓越的人材”)的最大特征就是——与众不同。对待他们(无关性别)的恰当方法就是——与众不同。任何循规蹈矩、等闲视之的做法,都可能是失当的。
     
      如果是以科学研究和科学研究者为资助对象的基金会,那么其宗旨就当然应该遵循科学研究的规律和尊重科学研究者的价值。而这些则与“卫护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没有必然联系。
     
      在这个世界上,还真就有好心办坏事的情况发生。
     
      有钱,绝对不意味着就拥有一切,包括拥有——真理。人傻而钱多,往往会把事情办砸。
     
      爱因斯坦肯定是不折不扣、货真价实的“贵族”——精神贵族。而洛克菲勒如果是以“民主主义”的原则去开展资助科学研究和科学研究者的慈善活动的话,那么其结果就极有可能是南辕北辙、事与愿违。
     
      仅仅有钱,那可是远远不够的。从事与科学研究相关的事业,最好还是要听一听科学研究者的声音。这才是最高的原则!否则的话,就很可能不是坚持原则,而是固执己见了。
     
      必须要有这样的清醒认识:真正的科学研究不是俗事,真正的科学研究者不是俗人。请千万不要用对待俗事和俗人的方法去对待它们和他们。此二者的运行规则,可是截然不同的。
     
      如果是假冒科学研究和假冒科学研究者的话,那就当然要另当别论了。
     
      “双方都是直率的。他们每个人都使对方相信自己的诚意,但谁也说服不了谁。”
     
      我也是直率的,也是颇有诚意的。恕我直言不讳:谁的地盘,谁做主。科学问题,应该尊重爱因斯坦的想法;资金问题,应该服从洛克菲勒的安排。但是,当此二者出现交集的时候,恐怕还是应该双方互谅互让为妥,而不要试图去说服、压制对方。
     
      “话头转到经济问题。爱因斯坦主张用削减劳动时间的办法使失业者有就业机会,并且建议最好延长学年,以免孩子们同他们的长辈竞争就业。”
     
      关于经济问题,爱因斯坦应该算是门外汉。
     
      请问:缩短现有劳动者的劳动时间,能够增加新的就业机会(或者“使失业者有就业机会”)吗?如果仅仅是在纸面上计算数学习题的话,那么答案还真是肯定的。但是,在现实中,如此操作会涉及诸多相关因素,远不是数学计算那么简单。同理,延长学年或者延迟退休等等,都远远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些人一厢情愿就可以决定的重大策略问题。
     
      跨界发言,风险很大。
     
      “洛克菲勒问道:‘这样一个想法难道不是要把不正当的限制强加于个人自由吗?’”
     
      如果爱因斯坦是上帝或者最高决策者的话,那么他的主张、想法就确实能够产生强加于个人自由的限制的效力。至于这样的限制到底正当与否(当然不必然是不正当的),那还需要结合具体情况进行具体分析。
     
      相当遗憾的是:爱因斯坦并不是上帝或者最高决策者,他的主张也就只能停留在想法的状态。
     
      “爱因斯坦反驳说,当前的经济紧急状态证明类似于各国政府在战时所采取的那种措施是合理的。”
     
      爱因斯坦对自己主张的正当性所进行的这一辩护,也仅仅就是只有结论而没有理由的一面之词。
     
      “爱因斯坦声言他反对战争,而洛克菲勒虽然也反对战争,但是他非常坚定地站在现实的立场上,以致不能允许他完全同意比较极端的和平主义者的观点。爱因斯坦反驳说:‘只要人们拒绝拿起武器;战争就可以终止!’”
     
      洛克菲勒是现实主义者,而爱因斯坦则是理想主义者、甚至是浪漫主义者。
     
      爱因斯坦反对战争的诸多观点,怎么能够说是“比较极端”呢,分明是相当极端嘛!
     
      如果我说——只要人们都弃恶从善,世界就会变得无比美好的话。那么一定会有人认为我在放屁,或者认为我是傻子。
     
      两个人进行抬杠,没有问题;两个人大打口水战,也不是问题。毕竟,应该尊重和保护每一个人的言论自由。
     
      郑重提示读者诸君特别关注:人与人之间的分歧,到底是因何而起?到底是利益之争,还是是非之争?
     
      在该文中,两个人的所有分歧均是利益之争,而不是是非之争:到底应该资助谁、资助多少,这是利益,而不是是非;到底应该采取什么劳工政策,这是利益,而不是是非;到底应该如何反对战争,这是利益,而不是是非。
     
      请千万不要误认为只有事关是非问题的思维才需要去尊重和符合事物的自身规律。其实,所有有关利益的思维和行动,也都不应该率性而为,也都应该以尊重和符合事物的自身规律的方式去思维和行动。
     
      除非,您想把事情给搞砸了。
     
      尊重和符合事物的自身规律,是使人类社会和谐、有序的不二法门、必由之路。
     
      但是,各种各样事物的自身规律到底都是什么、都有哪些,这可是需要人们去不断的探索、发现方能解决的前置问题。
     
      本人卑微而渺小的生命,就是奉献给了这项崇高而伟大的事业。
     
    2020-03-14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