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粉
2020/3/30 7:06:43  点击率[61]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批评;法学;政治;常识
    【全文】

      有人看不起批评者,说:“光批评,谁不会?”胡锡进把公共知识分子提意见比喻成“骑一匹草泥马巡视全中国去了,四处指点江山。”别看不起批评。批评是技术活,也需要勇气。不是每个人都有批评的水平,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批评的胆量。
     
      有人问:“你对待孩子也是以批评为主吗?”很多中国人缺乏最基本的现代法学和政治学常识,不能区别公权(公共领域)和私权(私人领域)是最典型的例子之一。公权可批评,私权应尊重。
     
      在社会和政治生活中,批评非常重要。在学术研究中,批评也非常重要。所谓的科学发现无非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发现别人漏了的;另一种是发现别人错了的。在物理学上,增加推力和减少阻力是等价的。赞扬美是正能量,揭露丑也是正能量。批评和建设都有利于人类进步,不可分割。
     
      胡锡进虽然说公知骑草泥马巡视全国,但是他高度评价公知的意义。他甚至说出足够惊人的一句话:“没有刘(晓波)艾(未未)浦(志强)这些人,中国就是朝鲜。”
     
      我是一个建设性的批评者。几乎所有的批评,我都提出了中肯的解决办法。我被人称为“公知”,但我不是逢政府必反的公知。我在批评政府的同时,也在许多地方支持他们。例如,我不惜自己的名声,冒着得罪公众和同行的风险在平度拆迁案、徐纯合案、计划生育政策等问题上表态。在高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正义一边,虽然我更同情鸡蛋。(《我永远站在正义的一边》)
     
      当今中国歌功颂德的太多,不需要我加入;理性批评的太少,需要我继续发声。我觉得中国很多好呀,经济发展,生活提高。可是,这些不需要挂在嘴边。指出它的缺点并帮助它改正,这才是真正的爱国。
     
      我喜欢莫言的说真话、不唱赞歌,但不喜欢他的小说。他语言低俗,写阴喑面太多。我评价史杰鹏:他喜欢写阴暗,因为他认为世界是阴暗的;我喜欢批评,是为了让阳光驱走黑暗。史杰鹏语言雅,但写得太阴暗了。我是多么阳光的一个人!
     
      中国古代以批评直谏为美,以歌功颂德、溜须拍马为丑。这与公权可批评是相通的。批评公权是中国的传统,也是现代的普世价值。我写了篇文章《中国人的风情和美国人的风骨》,调侃“中国人的风骨一不小心跑去了美国。”
     
      我虽然在很多地方欣赏美国,但是我也直言不讳地批评它,包括公开撰文批评。我写过一篇文章叫《从波黑看西方的霸权式民主》,我批评欧美在科索沃问题上表现出强盗逻辑(《普京活在哪个世界?》)。
     
      我批评美国的平权措施,成了“政治正确”的一部分。矫枉过正,反而成了对多数人的歧视。(《程序公平与补偿公平》)我批评西方的难民政策:“西方重视人权是对的,不分青红皂白地重视人权则是一种负担。以默克尔为代表的圣母婊为他们的政治正确付出了代价。”(《论逻辑(八):瑞典人与难民》)
     
      如果你非要说,我批评美国没有批评中国多,那么我告诉你:“我批评中国是为了中国进步。美国的好坏跟我什么关系?我批评它有什么用?”我哪里是美国的粉、西方的粉?与西方文化比较,我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粉,是孟子粉、司马迁粉、范仲淹粉、苏轼粉、文天祥粉……我的精神跟他们一脉相承。

    【作者简介】

    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