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鸣的蝉声不悦耳
2020/3/26 17:33:58  点击率[11]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学习时报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蝉声;官僚主义
    【全文】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都对蝉声感慨不已,留下不少动人的诗篇。仅在唐代,较为著名的就有贾岛的《风蝉》、许棠的《闻蝉十二韵》、卢仝的《新蝉》、赵嘏的《听蝉》、白居易的《六月三日夜闻蝉》,还有诗圣杜甫留下的“高鸟黄云暮,寒蝉碧树秋”的诗句。不少大文豪甚至为蝉做赋,比较有代表性的有曹植的《蝉赋》、陆云的《寒蝉赋》、骆宾王的《在狱咏蝉·并序》。在所有昆虫中,恐怕还没有其他昆虫像蝉这样享受到诗人们如此高的礼遇。

      古人为何对小小的、毫不起眼的蝉如此青睐?我想大抵是因为,古人认为蝉栖息于高枝,饮露水生存,无害于自然,如曹植所言:“栖高枝而仰首兮,漱朝露之清流”。所以在古人眼中蝉往往代表着圣洁、纯真和清高,唐朝虞世南的名句“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就写出了蝉的高洁。古人还喜欢佩戴蝉形状的配饰。有人借蝉自喻、托物生情;有人借蝉明志、自诩清高;还有人借蝉悟禅、欲远离世事纷扰。

      古人颂蝉,也因寒蝉凄切,令人生悲。唐代萧颖士《听早蝉赋》云:“伊寒蝉之早闻,知凉风之初入。散乱摇飏,翛寥炊吸;前声未尽,后响仍及。迩层檐而惊归,向茂树而遥集。足令志士伤惋,征夫伫立;动闺人之夜悲,垂塞客之秋泣。”就阐释了蝉声为何能引起诗人共鸣。晋代傅咸《鸣蜩赋》说:“秋日凄凄兮,感时逝之若颓,曷时逝之是感兮?感年岁之我催”,明代吴从先的《小窗自纪》里也用“声之凄绝,无如衰树寒蝉,泣露凄风,如扣哀玉”来抒怀哀意。

      尽管凄切生悲,古人却也爱听蝉声。晋代傅玄在《蝉赋》中,形容蝉声是“泊无为而自得兮,聆商风而和鸣。声嚖嚖以清和兮,遥自托乎兰林。嗟群吟以近唱兮,似箫管之余音。清激畅于遐迩兮,时感君之丹心”。唐代诗人留下的名句更多,如唐朝虞世南的那首《蝉》,前两句“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把蝉鸣清脆的声音描写得如在耳畔,以至于后人常说,“每咏其声,此独尊其品格”。

      其实,蝉声并非那么悦耳,夏天的蝉声尤其令人烦躁。我记得,在我们老家,蝉(知了)又称为“吱螂”,意思就是爱叫唤的家伙。它们的声音从早到晚,叫个不停,尤其是盛夏季节,蝉声随着太阳的照射而不断变化,特别是中午太阳照得令人难受的时候,蝉叫让人越加难受。蝉在叫唤的时候,薄薄的两翼鼓起,像吹了一个气泡一般。酷暑难耐时,少小的我坐在杨柳树下想打个盹儿,树上的蝉叫让人难以入睡,我就悄悄爬到树上,发现蝉都纹丝不动,我用手从上往下轻轻一按,居然就把它捉住了。拿下来放在地上,它还是在叫唤。我总是感到奇怪,这些蝉从一大早开始就趴在树上一直叫唤到晚上,从来不知道劳累吗?有时候我轻轻摇晃一棵树,它居然也不动弹。还有一次我使劲摇动一棵树,掉下一只蝉来,我正要捕捉,突然从草丛里扑过来一只鸡把它捉去了。原来,蝉不敢动弹,是因为四处都有危险。后来我读了曹植的《蝉赋》才知道,蝉“苦黄雀之作害兮,患螳螂之劲斧。冀飘翔而远托兮,毒蜘蛛之网罟。欲降身而卑窜兮,惧草虫之袭予”。它们的四周都是危险,天空有雀鸟,地下有草虫,都是蝉的天敌。但是我还是不太明白,它叫得那么欢,就不怕会引来雀鸟吗?

      不只是夏天的蝉鸣扰人,到了秋天,蝉声是很凄厉的。古代的诗人从蝉声中可以知道秋天的来临,所谓“露浓山气冷,风急蝉声哀”“九夏听蝉吟,已知秋气临”“报秋凉渐至,嘶月思偏清”。如今,在都市生活久了,住在高楼大厦里,很难听到蝉声了。不过,偶尔到树林里走一走也能听到,多少也能感受一些大自然的气息。不过,我依旧不喜欢蝉声。蝉除了叫唤,终日就是趴在那里,纹丝不动,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干。就像生活中的一些人,一贯唱高调,对任何事情都是纹丝不动——这是不是一种现代版的“蝉声”?

      鲁迅先生说,“唱高调就是官僚主义”。现实中的有些人,甚至是一些领导干部,一旦需要完成中央布置的任务,就喜欢唱高调、喊空话、说套话,调子很高,但就是不下到基层、不办实事。就像那只蝉,声音震天,从早叫到晚,但仔细一看,趴在那里不动一下。唱高调、说大话的反面是实事求是。实事求是的人不喜欢大吹大擂,而总是在扎扎实实工作、认认真真调研,一点一滴解决问题。做实事是需要付出大量时间、精力和汗水的,而唱高调只需要一副好嗓子就可以了。这样的官僚主义做法比挽起裤腿下到基层去出力干活要轻松得多。

      夏日里,蝉声经常是此起彼伏、叫声一片,有一只蝉开腔,很快就会迎来一大群蝉跟着唱和。这说明只要有一个带头唱高调、说大话、讲空话的人,很快就能引来更多的人仿效学习。有些人干工作,时时都把中央指示挂在嘴边,但却脱离实际,只喊落实,不问成效;有些领导干部在安排工作时,只强调上级命令,不考虑单位实际,缺乏可操作性;还有些人在落实上级部署时,只喊口号,不抓实施,只为了应付最后的检查。于是就会形成以会议落实会议、以讲话落实讲话、以文件落实文件的局面。“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同我们党的性质宗旨和优良作风格格不入,是我们党的大敌、人民的大敌”。

      我其实并不喜欢这种空鸣的蝉声。

    【作者简介】
    王利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