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条件让与所有权下的期待权转让
——《联邦最高法院民事判例集》(BGHZ),第20卷,第88页以下
2020/3/26 9:53:42  点击率[19]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民商法学
    【出处】微信公众号:中德私法研究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附条件让与;期待权
    【全文】

      前引:[1]
     
      当所有权保留买主打算把他的法律地位转让给第三人时,有不同的方案可供选择。在条件成就前他还不是所有人,只能作为无权处分人处分他人的财产。因为缺少处分权,所以该处分首先处于效力未定的状态。通过当前所有人的追认(根据《德国民法典》第185条第2款第1句第1个选项)或者他以后取得所有权,能够使该处分变得有效。如果他取得所有权,那么他作为无权处分人所实施的处分,即使没有当前所有人的同意也能变得有效(根据《德国民法典》第185条第2款第1句第2个选项)。值得考虑的第三种可能性是转让期待权。作为所有权前阶段的物权,期待权无须保留出卖人的协助就可以类推《德国民法典》第929条以下而被转让。随着条件的成就,在期待权取得人那里,期待直接增强为完全的权利(Vollrecht),无须使出让人(所有权保留买主)成为所有人。因为期待权属于所有权保留买主,所此他所实施的处分是有权处分。前面两种方法建立在简单的适用法条的基础上,而第三种方案则通过法律续造而产生了期待权的角色。
     
      只要该物被无负担地转让,以上三种方案都将导致同样的结果。当所有权保留买主的债权人主张质权或者行使扣押质权时,就发生了麻烦。
     
      判决要旨:
     
      1.如果期待人在附停止条件下受让一物,那么他就可以把这种期待转让给第三人。该转让将导致以下后果:取得人在条件成就时直接取得所有权,无须经过他的前手权利人的财产发生继受取得,即使完全权利人没有同意他所实施的让与,亦同。对于这类情况民法典第185条不能得到适用。
     
      2.如果该物在中间的这段时间内被第一个有权处分期待人的债权人所扣押,那么在条件成就时该扣押便无效,所有权取得人根据《民事诉讼法》第771条享有第三人异议之诉。
     
      案情:
     
      商人H(以下简称被执行人)购买了一辆拖车,合同约定直到买卖价款全部付清,出卖人保留该车所有权。最后一笔分期付款于1954年2月10日之后付清。在此之前,被执行人与原告于1953年7月1日订立了如下协议:
     
      “作为对1952年从K先生(原告)受到的5000马克贷款的补偿,今天我把以下所提到的拖车所有权转让给K:车辆编号为2624,建造于1952年。K先生知悉,我尚未付清拖车的剩余价款。因此所有权移转只有在余款付清后才对K先生完全生效。双方同意,该车暂时由我占有,并为了经营目的而继续供我使用。”[2]
     
      从1953年7月1日起,到最后一期价款支付完毕的期间,被告对上述由被执行人直接占有的拖车提起了强制执行。
     
      原告提起第三人异议之诉(Widerspruchklage)并声称:为被执行人债务担保,该车已被转让于他;随着最后一期价款的付清,他已经取得该车所有权。所以被告的扣押(Pf?ndungen)已经不生效力,并且不能影响原告的所有权移转。
     
      州法院驳回了针对被告的诉讼。原告的控诉(Berufung)也被驳回。原告的上告(Revision)导致撤销该案,发回重审(Zurückverweisung der Sache)。
     
      所适用的法律规定:
     
      《德国民法典》第161、185、455、929条;《德国民事诉讼法》第771、857条。
     
      判决理由:
     
      1.控诉法院(Berufungsgericht)法官的说理以帝国法院的考虑为依据,该判决公布于《帝国法院民事判例集》第140卷第223页(RGZ,140,223),并在上诉判决中被反复引用,它涉及这样一个问题:保留所有权买主(《德国民法典》第455条)在附停止条件下(支付买卖价款)受让所有权;在条件成就前,他能否用以下方式处分该已被交付的出卖物:当付清买卖价款的条件成就时,通过该处分的受益人取得该物所有权,使其免受基于该处分之权利的不利影响;这些权利或是保留所有权买主在转让“期待权”与条件成就的期间发生,或是在他作为被执行人,有关标的物遭到强制执行时发生。如果帝国法院的立场在该判决中得到赞同,正如控诉法院法官所做的那样,这一问题在上述案例中必须被相同地回答。这个判决再次以一系列早先的判决为依据,而这些过去的判决都涉及到有关的法律问题。帝国法院第七民事法庭于《帝国法院民事判例集》第140卷第223页表达了它的意见,并非由于其结果,而是首先因为其说理,在学术界遭到强烈反对,即使最近的判例也表示了不同于帝国法院的观点[3],并且不得不对学术界的意见加以考虑。
     
      对于我们而言,有必要再次完全审视这个被提到的法律问题,尤其因为帝国法院自身,实际上是第七民事法庭在1937年4月23日的判决中[4],对于几个重要的问题表明了不同于过去判决的观点。
     
      2.预先提出的问题是,在停止条件下取得权利的那人,到条件成就时是否已经拥有一个主观性的权利,他是否可以处分这个“法律地位”。这个问题在法律学说中一直受到认可。帝国法院于《帝国法院民事判例集》第101卷第185、 187页的判决中也持同一立场。能被转让的期待[5]是否具备一个主观权利的特性,以及该法律地位含有什么内容,这个问题在《帝国法院民事判例集》 第140卷第223页的判决中未获解决。在《联邦最高法院民事集》第10卷第 69页与另一个在1954年5月24日被宣布的判决中[6], 联邦最高法院表示,期待权是一个主观权利。从第二个判决中可以得出联邦最高法院的立场,该权利能够被有权处分期待人[7]所处分。在上述两个判决中尚未决定的问题是,直到条件成就的这段期间内,对转让人有效法律行为发生效力的法律处分(Verfügung für die Gültigkeit von Rechtsgesch?ften des Ver?u?erers),或者对被转让物的强制执行中,可以得出哪些法律效果?
     
      3.这一问题的解决不能直接从民法典的条文中得出。这些条文局限于第160、161条的规定,通过对抗附条件处分人的处分措施或者第三人针对他的干涉,保护第一个有权处分期待人的取得。判例和学说的任务在于,找到对期待权转让的法律评价发挥决定性的法律原则。因此,从事物本质得出的共同出发点都应该被重视,此外,权利人有关权利转让的相关利益也应被加以考虑。实际上,被探求的法律原则必须与现行法贯彻的法律解释相一致[8]。当我们解决这一任务时,出现了两条道路。人们可以认为,附条件处分的最终目的与“期待权转让”只是为了取得完全的权利。如果人们这样认为[9],就会导致,在转让期待权时有权处分期待人仍然不是完全权利人,他所实施的处分,被看作是无权利人的处分;这时候,被决定的问题要么根据《德国民法典》第185条的规定得到解决,要么类推适用该规定来处理。另外一条道路则是,人们把有权处分期待人的权利放在衡量的中心,来接近这一难题。如同帝国法院于《帝国法院民事判例集》第140卷第223、225页的判决中所认为的那样,在期待权转让时,有权处分期待人的处分并不作为无权利人来看待。然后人们就能符合逻辑地倾向于,就他间接处分[10]完全的权利,不看作是无权利人的处分,并且《德国民法典》第185条也根本不必得到适用。在《帝国法院民事判例集》 第64卷第204页和第34卷第95、205页的判决,以及《帝国法院民事判例集》 第140卷第223页发挥决定性的判决中,帝国法院选取了第一条道路。学说中压倒性的意见以及最近的一部分判例则支持第二条道路。[11]
     
      从《帝国法院民事判例集》第64卷第204页被提到的第一个判决来看,帝国法院的出发点是清楚并符合逻辑的。正如它在那所表示的那样,出卖人的转让所有权的意思,在条件成就的那一刻必须仍然存在。因此帝国法院认为,依据合同的所有权移转之前根本未曾发生。只有当条件发生时,物权合同才被完成。直到那一刻为止,附条件处分的保留所有权卖主依然负有债法的义务,将所有权转让给对方,只是根据合同,该义务仍未被继续履行。帝国法院第七法庭于《帝国法院民事判例集》第95卷第105页的判决中表示了同样的原则。这一法律原则具有债法和物权法上的意义,在今后帝国法院的判决中不再明显地发生分歧[12]。物权法的意义是:条件成就时,期待权转让获得允许,不能导致完全权利的从附条件处分人(所有权保留买主)直接转移到期待取得人,对此还需要完全权利所有人(所有权保留卖主)的协助配合。此外还存在债法的结果:直到条件成就,买卖合同仍未履行。人们可以符合逻辑地假定,在条件成就时的那一刻,合意仍然必须存在,可以要求一个新的明示合意或者以前作出的合意继续存在。
     
      从该判决中所采纳的立场来看,以下结论是有理由的。对于第一个有权处分期待人(所有权保留买主)继续转让期待权的情况,如果帝国法院在《帝国法院民事判例集》第140卷第223页公布的判决中,要求附条件的完全权利的保留所有权卖主以某种方式来履行协助配合,形成了当事人同意,权利直接从完全权利人移转到期待权取得人,并且绕开了附条件处分中有权的所有权保留买主;形成了保留所有权卖主同意有权处分期待人(所有权保留买主)根据《德国民法典》第185条进行对完全权利的处分。但是,如今在判决中出现的明显困难是,当一个所有权保留卖主的明示意思不存在时,是否认为,保留所有权卖主至少没有默示地表示了他的同意。如果帝国法院的观点是正确的,过去他有理由认为,这些情况下将“协助配合(Mitwirkung)”解释为既已存在,意味着“对交易需要的继续让步”[13]。但是,在这个和早先的判决中所得出的前提不能被维持下去,该前提不仅在法律中找不到基础,而且某些部分还与同一法院的其他判决相矛盾。
     
      4.帝国法院认为,在条件(在交易中多数表现为完全支付买卖价款)发生时,仍必须存在转让全部权利的双方合意,该意见首先不能获得赞同。因为这个观点与《德国民法典》第158条的文义不相符合。从《德国民法典》第158条可以得出,在条件成就时,与之相联的法律效果就会自动发生。对于既存权利的附条件处分,该原理也同样适用。在《帝国法院民事判例集》第 66卷第344、349页中可以明显看到,条件成就时法律效果的发生不再需要其他的合意。所以,帝国法院第四民事法庭在一个发回重审的判决中表示,所有权移转在条件成就时直接发生,并非必须一个新的合意。第七民事法庭在1937年4月27日提到的判决中[14]同意了该意见。联邦最高法院在《联邦最高法院民事判例集》第 10卷第69页也持这一观点。
     
      5.1937年4月27日的判决在几乎所有的重要问题上接近了以上提到的、在法律学说占绝对主导地位的观点。它认为,条件成就时期待移转,直接导致全部所有权移转给期待的取得者,绕过了有权处分期待人(所有权保留买主)。正如帝国法院在那里阐述的一样,当条件(在该条件下期待增强为全部权利)成就时,期待的内容是直接取得全部权利。通过支付买卖价款,在所有权保留下被出卖物的所有权直接从所有权保留卖主移转到担保接受人。在该转让过程中,所有权保留买主的财产并非过渡点。但是该判决并未决定,当所有权保留卖主不同意转让期待时,是否这样一个直接的所有权转让仍然也发生。因为该案中已有一个出卖人明示的同意,所以这个问题无须回答。帝国法院至少没有像在以前不存在出卖人同意的案例中否认直接转让,而是对这个问题放弃了“现在同意的观点”。这表明,法院过去也思考过如下问题,即根据该判决对过去所声称的原则的偏离,人们究竟能否要求该同意。所有权保留卖主或在一定条件下(条件尚为成就)处分其权利的其他完全权利人,他们进行同意的必要性,却必须根据正确的意见被否决。
     
      6.如果人们承认附停止条件下取得被转让权利的期待移转——即使在以前的见解中,帝国法院也未否认其可行性——,那么就应该给予期待人[15]以可能性,为信贷或其他目的利用这一现存的价值[16]。法律赋予期待人的权限意味着现在的财富价值[17]。如果人们将可转让性与完全权利人的同意联系起来,被给予权限的价值将被大大降低,这是一目了然的事情。Ge?ler-Hefermehl有理由指出[18],谁得出这一结果,他就半途而废,实际上并不允许期待转让。
     
      只有从通过该处分相关人的受阻碍的主要利益、或与民法典承认的原则相对立的矛盾中能推导出重要的思想时,才能使得上述限制期待人的处分权得到合理依据。然而这些思想并未显现。
     
      作为参与法律过程被考虑的人,除了期待的第二个取得人,还有完全权利的所有人或者期待的第一个取得人。他通过转让表达了这样的意思:条件成就时,转让接受人将取代他们的位置并取得完全的权利。当条件成就,对于谁是完全权利的取得者,保留所有权卖主并没有利益。以现行民法为基础的原则也要求一致的过程“解释(Konstruktion)”。对于取得权利的期待,其自身重新拥有与完全权利类似的权利特征,也在现有的法律中被明显承认,或者以法律规定为前提成为现行法[19]。只要期待根据完全权利的内容并以其发生或取得为目标,期待就可被转让[20]。只要期待人的处分直接以期待为标的物,对于期待的处分就不是《德国民法典》第185条意义上的无权处分[21]。在间接处分完全权利的范围内,《德国民法典》第185条也不能得到适用。如同Brandis[22]和Becker[23]“没有依据地假设”一样,期待人的处分与无权处分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基于权利可以间接处分他人的权利并处分了该权利的人,应与得到完全权利人同意而实施处分的人一样被对待[24]。如果打算接受相反的观点,那么期待人就会比那个买受人处于更糟糕的地位,那个买受人的所有权根本还没有被移转,但是却拥有请求移转所有权的债权(《德国民法典》第433条)。买受人有这样的可能性,对债权实施处分并为其利益而加以利用。如果该物在所有权保留下转让给买受人并被交付,那么就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因为那时对于出卖人请求转让所有权的债权已经消灭,出卖人已经做完了他那一方所有应该做的事情[25]。取得完全权利的期待和仅仅是取得完全权利的债权相比,没有期待的买受人,可能利用当时较微弱的机会,相反拥有较强权利的人却没有机会来利用。这样的情况太不公正了。
     
      本院因此同意在学说中起支配作用的观点,该观点最近也在科隆州法院[26]和Bückburg州法院[27]以及策勒州高等法院[28]得到赞同,附条件让与的有权处分期待人无须所有人的同意而可处分他的期待,期待的取得人随着条件的成就直接取得完全权利。
     
      7.由此在上述案件中可以得出,对于依据《民事诉讼法》第771条的诉讼请求,只要原告从被执行债务人那里取得附条件的期待,被告就不能援引他们对拖车所实施的扣押,之后,该扣押随着条件的成就对原告不再生效。
     
      控诉法院法官没有涉及这一问题,即对于期待的处分是否已经发生。根据上面的论述,这一问题已经得到解决。需要被考虑的是,当事人、被强制执行债务人与原告是否走了一条或其他的路径。在期待人转让期待的情况下,当条件成就时,取得人就能得到完全的权利,这不意味着,他必须以这种方式来实施处分。原则上他也可以无须处分期待,就像无权利人那样转让完全的权利[29]。在前一个案例中,取得人只在《德国民法典》第185条确定的前提下得到了完全的权利。这将在本案中引起这样的后果,原告只能取得负担着生效扣押质权的拖车的所有权[30]。当事人是否想要实现这个或其他的意思,取决于该被涉及处分的解释[31]。对于有关法律问题并不熟悉的当事人所表达的字面意思,在这里不必过于拘泥,而是要着重于约定的含义和目的。通常可以假定,不仅是将来的全部权利,而且是现在的期待也将转让于取得人。他追求带来最好保障的法律地位,以对抗实施转让的期待人对于将来处分的异议。
     
      德国学者对本判决的评议:
     
      以下评论译自Dres. G. undD. Reinicke在MDR 1956, 596ff.对该案所作评论,略有删节;第二段则根据Münchener Kommentar zum Bürgerlichen Gesetzbuch的评注而翻译。
     
      评论:[32]
     
      联邦最高法院关于本案的判决值得赞同。本案中联邦最高法院表明了与帝国法院在《帝国法院民事判例集》第140卷第 223页的判决所不同的观点。在《帝国法院民事判例集》第140卷第 223页一案的法律争议中,当事人所争议的织布机,是纺织厂在所有权保留条件下购买的,此时它已经付清了最后一期付款。对纺织厂进行强制拍卖(Zwangsversteigerung)的被告,基于他对纺织厂土地的抵押权,要求对织布机进行强制拍卖;原告基于合同对织布机主张其权利,根据该合同,在所有权保留条件下购买,但尚未完全付清价款的织布机,为了担保的目的而被转让给他;通过这种方式,纺织厂取得所有权的请求权也有效地被转让给他,随着最后一期付款的付清,所有权应该直接转移给他。帝国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起诉,因为只有得到所有权保留卖主的同意,所有权才有可能从所有权保留卖主那里直接移转到除所有权保留买主以外的人,而这一同意在该案中并不存在。最后一期价款付清后,所有权究竟是直接移转给期待权取得人,还是首先由所有权保留买主取得,虽然在这一问题中第三人(所有权保留卖主)利益并未触及,帝国法院却使得抵押权人与期待权人间利益冲突的决定取决于他的同意。这仅仅是该判决为基础“建构性(konstruktive Erw?gungen)”的衡量。因此帝国法院据以驳回起诉的理由,在学术界多次遭到批评。
     
      期待权的可转让性以及新期待人在条件成就时权利取得的类型,过去长期是理论研究所探讨的对象,但现在却可以确定结果。交易要求期待权能被让与,无须当前所有人的同意——特别是让与担保——使得过去的解释不令人满意。随着本案的生效,所有人同意的要求和《德国民法典》第185条的适用被如今的通说所抛弃,期待作为买受人自己的权利而被转让带来这样的后果,虽然债法的关系存在于出卖人和买受人之间(如同存在于买受人和他的客户一样),随着完全权利的条件成就,附条件权利人却单独作为期待取得人。该处分如同对完全权利的处分一样,也是通过合意与交付来进行。联邦最高法院的理由主要依据公开被承认的观点来清除同意的要求,因为它在实际中阻碍了经济上有重要意义的期待的可转让性。完全权利的取得机会将被作为自己的权利来对待,以至于《德国民法典》第185条将违反体系(so dass §185 systemwidrig w?re)。此外,联邦最高法院还指出,同意的要求将使得通过附条件而受益的买受人比一个纯粹的转让请求权的受让人的地位更差,因为后者不需要出卖人的同意就可以处分自己的地位。这样的论证虽然方法上值得思考,却是能够获得认可的。[33]
     
      有关所有权是否直接从所有权保留卖主那里转让给取得人,如果它涉及是否产生了“过渡性权利(Zwischenrechte)”的问题,那就在实践中具有特别的重要意义。如果B在所有权保留条件下从A手中买得一物,然后将该物期待权转让给C,那么C在付清最后一期价款时就取得该物所有权。但问题是,他是否取得无负担的所有权,或是最后一期价款付清之前,该物被扣押,或者该物被带入出租的土地上,该物是否负担质权。在本案中C取得了无负担的所有权,而扣押质权人没有取得该物的任何权利。该物的扣押是没有标的(gegenstandlos),因为该物在扣押时和扣押后都不属于强制执行债务人B(Vollstr.-Schuldner);在扣押时该物属于A,在最后一期买卖价款付清后,所有权直接从A转移到C。如果债权人扣押一个不属于债务人的物,那么他的法律地位,是不值得保护的;该地位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被所有人的第三人异议之诉所消灭。期待权的扣押也因此失败,因为在扣押时期待权就已经被转让给C。
     
      要是债权人在期待权让与之前就扣押该物,判决可能也没有什么不同。或许扣押期待权在这里也是可能的,因为在本案中,当强制执行发生时,期待权属于债务人。但是通过扣押该物并不能将期待权一并扣押(mitgepf?ndet);而根据通说,扣押期待权也是需要根据《德国民事诉讼法》第857条的一个扣押决定(Pf?ndungsbeschluss)。
     
      实践中经常出现、又必须被解决的问题是:如果在最后一期价款付清和期待权转让前,所有权保留条件下购买的物成为负担抵押权的土地的从物,或者放入用来出租的土地上。在这种情况下,期待权的取得人得到究竟是有负担的期待权,还是无负担的期待权?这个问题不能以以下推理来回答:所有权直接从保留所有权卖主A那里转让给第三取得人(Dritterwerber)C,所以所有权就从来没有属于B。这里更需要根据利益状况来衡量。如果承租人B将一个在所有权保留条件下购买的物带入承租的住宅,并将期待权转让给第三人,那么出租人的利益要比C更值得保护。因此在付清最后一期价款后,C只能获得一个负担有出租人质权(Vermieterpfandrecht)的所有权。类似的情况还有,B取得了在所有权保留条件下购买的物,并把它作为负担抵押权的土地之从物,之后将期待权转让给C;这里C也只能得到一个有负担的所有权。建构性(Konstruktive)的想法是,法定质权和抵押权也延伸到附条件转让的期待权上。所以从结果上说,《帝国法院民事判例集》第140卷第223页的判决是适当的。即使没有所有权保留卖主的同意,所有权也能从他手里直接转让给第三取得人,根据以上联邦最高法院做出的判决,便出现了争议问题:随着第三人直接取得所有权,只要法定质权与抵押权在期待权转让前被设立,它们是否能在转让物上发生?该问题依然未获解决。

    【作者简介】
     庄加园,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注释】
      [1]以下前引译自WolfgangBrehm/ Christan Berger, Sachenrecht, Mohr Siebeck, Tübingen, 2. Auflage, S.474-475.
     
      [2]合同原文如下:“Als Ausgleich für das 1952 von K. (Kl.) erhaltene bare Darlehn von 5 000 DM übereigne ich beute an den Genannten meinen Zweiachsenanh?nger. K. istbekannt, dass ich auf den H?nger noch einen Kaufpreisrest zu bezahlen habe. DasEigentum wird daher erst mit Bezahlung des Restbetrages für K. voll wirksam. Eswird vereinbart, da? der vorl?ufig in meinem Besitz bleibende H?nger von mirfür Gesch?ftszwecke weiter benutzt wird. Berlin, den 1. 7. 1953.”
     
      [3] LG K?ln 载于NJW 1954, 1773 和OLG Celle 载于NJW 1955, 671 [673]。
     
      [4] SeuffArch 91 Nr 115 [S 261]= WarnRspr 1937 Nr 110。
     
      [5]判决原文使用了“Anwartschaft”和“Anwartschaftsrecht”,为避免两者在译文的混淆,译者称前者为期待,后者为期待权,以示区别。
     
      [6] LindM?hr Nr 2 § ZPO 857=NJW 1954, 1325。
     
      [7]“berechtigte”指的是有权处分某权利的人,并不一定就指所有人,比如有权出卖人可能包括所有权人和得到其授权出卖该物的人。原文“Anwartschaftberechtigte”意思是,有权处分Anwartschaft的人,文中基本上就指所有权保留买主;译者因为想不到更好的中文对应名词,只能将“Anwartschaftberechtigte”直译为“有权处分期待人”。
     
      [8] RGZ 101, 185 [189]。
     
      [9] Brandis JW 1931, 505; Siebert JW 1933, 2440; Becker JW 1934, 678.
     
      [10]参见v. Tuhr,AllgTlBGB Ⅱ, 2 S 306。
     
      [11] Rühl, Eigentumsvorbehalt und Abzahlungsgesch?ft S 97; Letzgus, DieAnwartschaft des Verk?ufers unter Eigentumsvorbehalt S 97; G. Reincike,Gesetzliche Pfandrechte und Hypotheken an Anwartschaftsrechten aus bedingter?bereignung S 21 ff; Boehner, Grundlage der Bürgerlichen Rechtsordnung Ⅱ, 2 S 151; Schwister in JW 1933, 1762, 1857 und 2574; RGRK BGB 10 Aufl § 929 Anm 1 b S 261; Staudinger-Berg 11. Aufl § 929 Anm 28 c S 621;Westermann, Sachenrecht, 2. Aufl; § 5 Ⅲ 3 S 31, § 44, 2 und 3 S 217.
     
      [12] Siebert JW 1933, 2440f.
     
      [13] RGZ 140, 223 (229).
     
      [14] SeuffArch 91 Nr 115.
     
      [15]“Anw?rter”所指的人就是前文的 “Anwartschaftberechtigte”,也就是所有权保留买主,这里译作“期待人”。
     
      [16] Schantz JW 1931, 503.
     
      [17] RGZ 101, 185 ,187.
     
      [18] HGB 2. Aufl Anh zu § 368 Anm 13 S 1301.
     
      [19] v. Tuhr, AllgTl BGBⅠ, 180 ff; Enneccerus-Nipperdey 14.Auflage Allgemeiner Teil §§ 73 Ⅰ3 a(S 281), 82Ⅱ4 (S 310).
     
      [20] RGZ 101, 185 ,187.
     
      [21] Schantz JW 1931, 507.
     
      [22] Brandis JW 1931, 507.
     
      [23] Becker, JW 1934, 678.
     
      [24]结果参见 Schantz同上注;Letzgus, Die Anwartschaft desVerk?ufers unter Vorbehalt S 16; Reinicke, Gesetzliche Pfandrechte undHypotheken an Anwartschaftsrecht aus bedingter ?bereignung S 21ff 和 Reinicke NJW 1951, 547; Boehmer,Grundlagen der Bürgerlichen Rechtsordnung Bd Ⅱ, 2 S 151; RGRK BGB § 929 Anm 1 b S 261。
     
      [25] BGH Lind-M?hr Nr 6 zu § 18 Abs 1 S 2 UmstG, NJW 1951, 437, NJW 1954,1325; RGRK BGB 同上揭。
     
      [26] NJW 1954, 1773.
     
      [27] NJW 1955, 1156.
     
      [28] NJW 1955, 671, 673. 另一种意见参见 OLG Stuttgart NJW 1951, 445, 附有Lange的评论。
     
      [29] Ge?ler-Hefermehl 同上揭 Anm 10,Letzgus同上揭 第6页以下。
     
      [30]RGZ 60, 73; Enneccerus-Nipperdey 同上揭 § 204 V 3 S 892。
     
      [31] Becker JW 1934, 678.
     
      [32] Dres. G. und D. Reinicke, MDR 1956, 596 ff.
     
      [33] Münchener Kommentar zum Bürgerlichen Gesetzbuch, 1995, 3.Auflage, VerlagC.H. Beck , S. 168 ff.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