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诉讼中的滥用职权——读《司法审查中的滥用职权 ——以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为观察对象》(五)
2020/3/21 13:51:41  点击率[11]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行政诉讼;滥用职权;司法审查;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
    【全文】

      结  语
     
      “在语义层面,滥用职权标准具有宽泛的适用疆域,但在法律体系与立法目的层面,滥用职权标准又对应着独立的审查内容与严格的适用界限。”
     
      此言有理。
     
      在行政法学和行政诉讼法学领域里,滥用职权其实只是一个适用对象、范围非常狭窄的专业概念。在实际适用过程中,切切不可泛化或者偷换。
     
      “如果说,‘法律终止之处乃裁量起始之所,而裁量之运用既可能是仁行,亦可能是暴政’,那么,借助作为行政裁量司法审查标准的滥用职权,通过对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的主观动机进行审查,可以极大促进‘仁行’而抑制‘暴政’。”
     
      这句引文明显将法律与裁量置于相互对立的境地,这种绝对的“自由裁量”,早已经与当代社会的现实情况严重不符了。
     
      拜托!我们努力的目标恰恰就是要摆脱“对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的主观动机进行审查”的困难境地!
     
      请再也不要在死路上狂飙飞奔了。
     
      “任何作出决定的过程,一旦存在自由选择的余地,决定者主观动机的正当性乃至合法性必定会在该决定作出的过程以及结果上显现出来。因此,主观动机的正当性是行政裁量权合理行使的必要条件,‘滥用职权’由此成为行政裁量司法审查的基本标准。”
     
      再次重申:滥用职权不限于行政裁量行为。
     
      我们所需要关注的恰恰是“该决定作出的过程以及结果”,而恰恰不是“决定者主观动机的正当性乃至合法性”,甚至恰恰应该完全忽略这一因素。
     
      行政行为应该合法行使,而不是“合理行使”。判断行政行为合法性的必要条件,当然不包括“主观动机的正当性”。
     
      滥用职权的审查标准,完全可以不必顾及执法人员“主观动机的正当性”。
     
      “不过,相比于其他客观取向的审查标准而言,主观取向的滥用职权标准因对主观动机认定的敏感性与隐蔽性,难以受到司法者的青睐。随着过程导向的功能主义审查技术的兴起,借助均衡性的法律原则与功能性的自我规制技术,滥用职权标准的主观性内容亦能得以客观化,从而提高滥用职权标准的司法适用性。”
     
      滥用职权的审查标准,也是客观标准,而不是主观标准。
     
      法官不“青睐”滥用职权审查标准的原因,不是因为“对主观动机认定的敏感性与隐蔽性”,而是因为不会操作。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恰恰正是由于如该文作者这样的知名学者所撰写的如该文这样的著名作品,进一步加剧、恶化了这种糟糕的状况。
     
      该文所起到的完全就是抱薪救火且火上浇油的恶化效果。
     
      该文作者该不会真的把解决滥用职权审查标准难以适用这一难题的方法寄托在所谓的“自我规制技术”上吧?本来是想寻找规制行政机关滥用职权的灵丹妙药,可找来又找去却找到了行政机关的自家门口,这可真是与虎谋皮、缘木求鱼呀!
     
      本文结语
     
      我猜到了开头,却完全没有猜到结尾。
     
      该文不是奋力洗煤球,而是精心去漂白。
     
      一个简单、实用的小窍门儿:一个具体行政行为,如果打冷眼一看、用斜眼一瞥就觉得不靠谱儿,那么这个行为很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形式违法行为;如果在前思后想、反复思量之后才觉得不对劲儿,那么这个行为才有可能是滥用职权。
     
      该文作者在没有真正理解滥用职权的本质的情况下,就敢于贸然下笔,真是勇气可嘉。如果指导思想出现了偏差,那么实际行动也就可想而知了。
     
      该文的整体表现就是述而不论,除了资料堆砌之外,几乎没有自己的明确论点。
     
      如果《法学研究》在发表该文之前,请我来作审稿人的话,那么本文就是我的审阅评语。我的结论就是:建议《法学研究》拒绝刊发该文。
     
      衷心感谢该文作者!为笔者提供了一次比较系统的梳理自己关于滥用职权这一论题相关思考的机会。
     
      名满天下、誉满业界的《法学研究》,还真没有条件、没有资格刊载我的作品,因为我根本就不屑于向这种低端档次、这样不堪表现的学术期刊投稿。
     
      仰天长叹:让我见到一篇优秀的行政法学或者行政诉讼法学的学术作品,真的就那么难吗???
     
      2020.01.31.于幸福艺居寓所
     
      后记:
     
      撰写本文之际,时值2020年(农历辛丑鼠年)的春节期间,恰逢新型冠状肺炎病毒横行肆虐。华夏大地,关门闭户、车马稀疏,处处都是一番萧索气象。
     
      作为一位资深“宅男”,鄙人一贯深居简出、与世疏离。这场突如其来的天灾和人祸对我几乎没有什么重大影响。
     
      撰写这样的作品,于我而言,简直就是“休闲娱乐”——太过简单、太过轻松、太过容易!间或批判一下当代中国学者的学术作品,就是为了转换一下频道、调剂一下神经。这样的作品,在可能性上,我可以无限量供应——想要多少、就会有多少。但相当遗憾的是:我不是没有相应的能力,而是没有足够的时间。
     
      我不是上帝,我拯救不了这个世界。其实,上帝也拯救不了这个世界。
     
      但是,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去拯救自己。
     
      任其翻天覆地,我自笔耕不辍。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