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造客观公正学术生态,破除SCI崇拜
2020/3/17 10:02:11  点击率[29]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疫情防控
    【出处】微信公众号:法学学术前沿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疫情;科研考评机制;SCI崇拜
    【全文】

      2020年1月29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一篇文章,引起了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激烈讨论。这篇题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的文章说:“自2019年12月中旬以来,密切接触者之间发生了人传人。”而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和第二批专家分别于1月4日和1月10日公开表示新型冠状病毒“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疫情“可防可控”,武汉市也一直宣称:“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一直到钟南山教授在1月20日才宣布新型冠状病毒人传人。期间,疫情已经大规模爆发。
     
      在国内宣称不传人,为什么在国外发表的文章又说人传人,这篇文章引发了人们的质疑,认为科学家没把心思放在防控疫情上面,而是放在发表论文,出版成果上面。还有人认为论文发表耽误了疫情防控。
     
      针对人们的质疑和批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特别公开发布说明,论文提出的“12月发生了人际传播”的观点是一种回顾性推论,并非当时就发现了。《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总编也接受采访,证明该论文从提交到发表仅用了48个小时。同时,科技部于2020年1月30日发布《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科技攻关项目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提出“要把疫情防控工作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组织科研人员集中精力、协同攻关”,并要求科研人员要“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把研究成果应用到战胜疫情中,在疫情防控任务完成之前不应将精力放在论文发表上“。不管事实真相到底如何,公众的质疑和科技部的《通知》不仅表明了态度,更提出了要求。2月20日,教育部和科技部共同发布《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明确要破除科研评价体制中的 ”唯SCI论文至上“风气。
     
      到底是防疫治疗患者重要还是发表论文重要?看起来是个伪命题,答案显然是前者。但事实上,在个人发展,在医生的晋升晋级上,论文起了更重要的作用,在科研考核评价中论文是权重最重的指标。所以是我们的科研考核评价机制把学者的注意力导向了论文发表。
     
      新型冠状病毒事件需要我们反思的制度有很多,科研考核评价机制首当其冲。教育部和科技部的文件正是这一反思的结果。
     
      一、量化评价机制导致了”不发表就出局“
     
      多年来我们的科研考核评价制度让我们事实上已经形成一种思维习惯、普遍标准和实际操作机制,以论文的等级和数量来评价一个学者、一个学院甚至一个学校的科研水平。一个学者能否评上高一级职称,能否拿到国家项目,能否获得各种人才称号,能否获得各种奖项;一个学科或学院能否成为重点学科,能否获得重点基地,能否进入省或国家一流;一个学校能否成为双一流,排名榜能否前进。论文的等级和数量实际上起了关键作用。所以,学者、学院和学校都在拼命追求高水平论文发表数量,理工科尤其追求高影响因子SCI论文数量。学校校长、学院院长、基地主任、学科带头人不得不通过各种制度要求教师们发表高水平论文,在职称晋升、硕士生导师和博士生导师评定、奖励和惩罚退出机制上设定各种标准要求教师们发表高水平论文,不发表就出局。
     
      各种排行榜更是加剧了这种论文竞争。高等级期刊的版面成了学界最稀缺的资源,Nature、Science、Lancet等更是炙手可热。特别是各种国际排行榜的引导,使高校和科研机构把SCI指标用到极致。世界四大大学排行榜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QS世界大学排名、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上海软科世界大学学术排名的各种评价指标中,SCI论文发表及其引用都是其核心指标。特别是其他指标,如雇主评价、教学、国际化、社会声誉等,中国内地高校短期内难以得到有效提升和改善,唯有论文特别是SCI论文发表是能够快速提升国内高校的国际排名的有效手段,导致高校及其二级院系形成了以发表SCI论文数量、高影响因子论文、高被引论文为考核核心标准的评价机制。不得不说,这种量化评价在”双一流“建设背景下有效刺激了高校的科研产出,快速提升了内地高校的国际排名,十多年前中国内地高校还没有进入世界大学排行榜前200名的学校,而现在清华、北大最高排名已经进入到前二十多位了。
     
      二、评价机制改革困局
     
      面对有失偏颇的量化评价指标及种种科研乱象,管理部门早已出台多部文件要求建立科学的人才评价指标,克服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倾向。教育部早在2003年就发布了《关于改进科学技术评价工作的决定》,要求科研技术评价工作要按照”目标导向、分类实施、客观公正、注重实效“的要求开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2018年印发了《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指出在人才评价方面要”推行代表作评价制度,注重标志性成果的质量、贡献、影响。把学科领域活跃度和影响力、重要学术组织或期刊任职、研发成果原创性、成果转化效益、科技服务满意度等作为重要评价指标。论文发表数量、论文引用榜单和影响因子排名等仅作为评价参考。注重发挥同行评议机制在人才评价过程中的作用。“我国各大高校也在积极探索新型人才评价体系,力图构建不仅重视教师科研工作的质量,还能将多样化的工作成果纳入评价范围的新型评价体系,把教授们从统计论文数量的表格中解放出来,使其能够醉心于真正的科研创新。施一公创办西湖大学时提出:”对每一位科学家的学术评价主要看其研究是否剑指相关领域的最前沿以及实质性进展。“复旦大学从2010年便开始在职称评审过程中实施”代表作“制度,旨在扭转单纯针对论文数量的进行考核的导向,转为重视论文的质量。
     
      但是,科研评价机制中的”论文导向“没有根本撼动。以发表论文数量和影响因子为主要标准的评价模式虽然刻板但要求明确且易于执行,而以论文质量为标准却存在着标准不确定、评价结果容易受到人情、权力甚至评审人认知水平等非科学因素的影响而失以公允的风险。尽管浙江大学校长杨卫批评说:”三流学校数论文篇数,二流学校数论文的影响因子,一流学校不对论文发表提要求,而顶尖的大学非常强调教学“,但在目前整体社会法治道德环境下,数论文篇数不失为一种相对公平的考核机制。人情关系、熟人社会传统使得我们要形成一个公正的主观评价制度及其艰难,使得高校不得不依赖更易于操作和管理的客观量化评价体系。
     
      三、夯实科研评价的公正基础
     
      任何一种评价都是质和量的结合,我们要破除的是简单的把论文数量和等级作为评价大学教学科研人员水平的做法,把量化手段极端化,让教学科研人员投入到真正有价值的研究上。推广代表作制度,完善同行评价是目前国际通行的做法。而破除量化评价机制困境,破解”SCI至上“,实行同行评价,最难也是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能产生客观公正评价的制度基础,保障评价者能够不偏不倚、不受外来干扰对评价对象作出一个公正的学术评价。
     
      同行评价尽管程序上是公开的,但是通常是匿名的,无法对评价进行责任约束。保障科研评价结果的公正性,需要形成有效的监督机制,允许并鼓励对评价成果进行正常的学术批评。学术批评也是同行评价,它能促进学术公正,特别是能够防止学术抄袭等学术不端现象。我们应当保证方舟子们说话的权利。当然,学术批评会存在泄私愤现象,不一定准确、公正,这需要司法裁判机制来解决。
     
      为了隔离人情干扰,保障科研评价的客观公正,开展第三方学术评价是一种有效的手段。国际上四大大学排行榜之所以受到认可和追捧,是因为他们的评价不受人际关系等外来因素的干扰,结果相对客观公正。为了最大限度地摆脱我国评价制度中的最大障碍——人情关系的影响,我们可以推广建立第三方评价制度。理工医科完全可以委托境外的第三方评价机构评价。人文社科目前可以委托现有的从事大学排名的机构开展评价,同时国家应允许教学科研人员创办评价机构,培育一批科研评价公司,逐步形成一个成熟的评价市场。当然这仍然需要有学术批评来监督这些评价机构,保障评价的公正性。

    【作者简介】
    陈云良,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南大学法学院院长。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