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教义学如何与法社会学相遇?
2020/3/3 14:52:49  点击率[23]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律社会学
    【出处】微信公众号:法理杂志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法教义学;法社会学
    【全文】

      法社会学和法教义学在三个方面有重要的区别。
     
      第一,法社会学的任务是在外部可以观察到的现象之限度内描述每一种经验的实质内容;法教义学则是确立一个规范性符号的融贯体系。
     
      第二,法社会学的范畴是无限的,向所有社会和所有群体的经验开放;而法教义学所确立的体系对一个确定的群体、在一个确定的时间内有效。
     
      第三,法社会学的功能是揭示规范符号隐藏而不表达的所有关于法律的现实;法教义学的功能则是帮助法院进行裁判。
     
      目力所及关于法社会学和法教义学的讨论,都没有涉及法律渊源的问题。可是对法律渊源的研究之于双方,可能又都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对于法社会学,研究法律渊源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和解释法律实践。对于法教义学,研究法律渊源不但能解决“法律实践中所需要确定意义的规范性话语从何处来”的问题,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回应社科法学的批评。
     
      法社会学可以观察生活中发挥着“法律”作用的到底是什么。既然法社会学向所有经验开放,那么“法律经验”的范畴如果存在,其边界何在?我们可以采取另一种自下而上的方式,不去回答“什么是法律问题”,而去回答“什么是给定问题的法律面向”。通过观察社会生活,特别是从人们用语言对他们行为进行的描述中,我们可以发现诸如“这一问题的法律回答为何”一类的陈述。
     
      法社会学关心的是人们如何解决法律问题或者用法律解决问题。
     
      从布迪厄社会学来看,上述两种行动和所有人类行动一样,发生在社会场(champ social)之中。社会场中既有的客观结构限制了成员的行动可能性,任何成员的行动以及所有人行动的加总又会反过来改变场的结构。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法律场。
     
      在1986年《法律的力量:法律场的社会学基础》中,布迪厄如此定义法律场:法律场(champ juridique)是人们为了垄断说出法律(即好的分配或秩序)的权利而竞争的场所。在竞争中相遇的行动者具有一种兼具社会和技术性质的权能,其中最关键的方面是他们可以相对自由地解释一套把合法、正确的社会观念神圣化的文本,这种能力为社会所承认。法律实践所以存在的法律场和其他的社会场一样,都有特定的游戏规则、专门利益,和最重要的生存心态。每一个社会场中都汇集了为争夺与不同的地位相连的利益而进行的斗争,法律场自然也不例外。
     
      法律场参与者的生存心态乃在于法律问题需要解决和法律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
     
      法律权威作为代表国家所垄断的正当象征性暴力的权威,在这一宇宙中产生和行使。人们在此间所竞争的是对创造法律和解释法律的垄断权。而法律渊源正为法律创制者和法律解释者的这种竞争活动提供了场域,这是一种由行动者与体制之间的客观关系建立的秩序,在这种秩序中,行动者(法律创制者和法律解释者)和机制(法律创制和法律解释体制)时刻处于竞争中,这种竞争的焦点就集中在法律渊源之上。同时,作为规范的法律渊源和学说又能交织成某种象征性秩序,它本身蕴含了发展的客观可能,却无法完全独资运作,因而需要前述竞争秩序的配合——这样,受前一种秩序支配的的法社会学与后一种秩序所表徵的法教义学在法律渊源处相遇了。
     
      理解了上述道理,就不难发现法律渊源的重要性了。现在理论界较为关注四种法律渊源:立法、习惯、判例、学说。四种规范性语句的存在形式来源不同,创造它们的职业群体也不同。从这些渊源中找到规范语句并用一套形式化的技术确定其意义的能力区别了法律人和门外汉。律师通过合同条款的日益格式化、职业政客通过代议权、法官通过判决、学者通过学术作品,都在发展着法律。
     
      不同职业的法律人也在通过运用自己所掌握的资源争夺创造法律、垄断性地解释法律的权利,这同时反映了他们在法律场中的“生存心态”(habitus)。规范本身就像是一个“正当性的源泉”,从象牙塔顶端的学说权威到最基层的法官(又或者民警和狱警),所有参与法律实践的人都会回溯到规范中寻求自己行动的正当性。对规范之存在和正当性的共同接受便构成了我们所说的这种法律场的“生存心态”,法律场不能在没有这一生存心态的情况下存在。在接受了规范的情况下,每一个法律场的参与者又都参与到对规范解释之垄断权的竞争中。虽然在实践中不可能有任何一个机构能够真正垄断规范,但每一个群体(作为社会学之研究对象)无疑都希望能够让自己的解释更具有权威性。立法机关、司法机关和学说在竞争中都有各自的策略和工具。立法机关不但直接确定规范很大一部分的文本内容,也直接确定司法权行使的方式和范围。司法机关既通过判决决定每个个案的利益分配,又通过法律确定的上下级关系统一法律在实践中的意义。学说则借助法律本身在科学上的严格性,以构建融贯体系的名义获得了对法律的最终解释权和决定其他解释之质量的权利。这正是成文法、判例与学说之间的角力:最高审级法院的法官,不再仅仅就个案进行判断,而是试图统一法律解释和创造新的规范;法官一方面替代了立法者,另一方面与学说竞争。不过,每一种关于法律的话语都不是终局性的,每一种渊源都制衡和补充着另一种渊源。从这个角度上看,关注法律渊源还有助于我们描述性地研究人们如何用法律生活,法律又是如何在人们的使用中生成的。
     
      对于法教义学者而言,研究法律渊源可以丰富对法律本身多元性和发展性的认识。
     
      假定法律必须在产生和内容上与国家相关只是历史某一阶段把多种法律渊源缩小为一所致。如果法律仅仅是立法或成文法的同义词的话,法律渊源也就只等于立法了。一旦我们看是研究法律渊源,我们就要探索成文法之外的世界,以及在这个世界中的存在何种意义上应当经我们称认为法。习惯如何以及为何变成习惯法?判例如何以及为何变成判例法?学说如何以及为何变成学者法?
     
      法律是一个由不同的类型的规范组成的集合体。每种类型的规范应该得到服从的原因、发现方式、解释规则都不一样。特别是每种法律渊源为何能创造规范的研究,应当得到更多关注。而且既然法律渊源是一个事实问题,在每个法律体系的实践中可能存在不一样的法律渊源。
     
      立法至上主义的教义学工作或许确实无法在立法作出改变之前回应新的社会要求。但仅仅观察欧洲大陆国家的民法实践,我们已经不难发现,在立法中出现了明显的嗣后漏洞时,判例往往先通过改变以前的解释而对规则进行修改。此后,当判例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学说便会对一系列判例中形成的解释进行整理和体系化工作,并提出新的理论。
     
      所以,尽管欧洲主要国家的民法典很少修改,民法却一直能在社会变迁中自我发展。认识不到这一点的法社会学本身也是短视和肤浅的。

    【作者简介】
    朱明哲,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院副教授,巴黎政治大学法学博士。研究领域包括法哲学、法史学、比较法、生态法等。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