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治轨道上战“疫”
2020/2/20 10:11:03  点击率[16]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疫情防控
    【出处】新华社《瞭望》2020年第7期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法制轨道;疫情防控
    【全文】

      将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置于首位,及早果断依法发出传染病预警并及时、准确发布疫情信息,依法采取防控措施,是相关政府及其卫生行政部门的基本担当和职责,也是法律的明确要求
     
      防控疫情的行政措施和手段应当必要、适当,应选择有利于最大程度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益的措施,防止不必要的损失
     
      针对这次疫情应对暴露出的短板和不足,要健全国家应急管理体系,加强法治建设,强化公共卫生法治保障,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
     
      当前,疫情防控正处于关键时期,依法科学有序防控至关重要。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越要坚持依法防控,在法治轨道上统筹推进各项防控工作,保障疫情防控工作顺利开展。
     
      2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三次会议时强调,要在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从立法、执法、司法、守法各环节发力,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法者,治之端也。法律具有国家意志性、规范性、强制性、相对稳定性和可预期等特点,唯有依法防控,才能确保各项防控工作有序有效开展,才能让防控更加精准,更加科学,更加有力。
     
      有法必依:明确执法主体
     
      依法防控,就要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发生期间,需要采取一些非常措施,我国多部法律对此都有相应的规定,《传染病防治法》及其实施条例、《突发事件应对法》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法律法规,是防控传染病的根本遵循。
     
      按照《传染病防治法》有关规定,传染病分为甲类、乙类和丙类。此外的其他传染病,根据其暴发、流行情况和危害程度,需要列入乙类、丙类的,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决定并予以公布。对突发原因不明的传染病需要采取法定甲类传染病防控措施的,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及时报经国务院批准后予以公布、实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30条也有相应规定。根据专门性的法律和行政法规,将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乙类传染病,采取对病人隔离治疗、密切接触者进行医学观察等甲类传染病防控措施,有利于迅速有效控制疫情。
     
      依法防控疫情,要建立传染病防控体系,明确各执法主体的地位。宪法规定国务院和地方政府的职权,并明确由国务院规定中央和省级国家行政机关的职权的具体划分。除涉及国家主权事项、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事项和跨省级区域等事项,由中央政府专属管理外,教科文卫等行政工作等,由中央统一领导、中央与地方共同负责、分级管理。因此,《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县级以上政府建立健全传染病防治的疾病预防控制、医疗救治和监管体系,并明确了各级卫生行政部门、各级疾控机构、医疗机构、城市社区和农村基层医疗机构在疫情防控中的主体地位。
     
      换言之,各级党委、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切实履行职责,采取疫情防控措施是必要的,但这些防控措施要依法实施,做到主体适格。
     
      执法必严:明确职责权限
     
      依法防控,就要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要严格执行疫情防控和应急处置法律法规,要明确各执法主体的职责权限。
     
      在传染病预防体系中,疾控机构、医疗机构及其人员发现相关传染病时,应按规定及时报告;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应及时通报传染病疫情以及监测、预警的相关信息;各级疾控机构对传染病的发生、流行以及对国内新发生的传染病等进行监测。
     
      其中,国家、省级疾控机构负责对传染病发生、流行以及分布进行监测,对重大传染病流行趋势进行预测,提出预防控制对策;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和省级政府根据传染病发生、流行趋势的预测,及时发出传染病预警,根据情况予以公布;卫生行政部门定期公布传染病相关疫情信息;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或经授权的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向社会公布传染病疫情信息。
     
      根据《突发事件应对法》和《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可以预警的公共卫生事件等预警级别,按紧急程度、发展势态和可能造成的危害程度分为一级、二级、三级和四级。可以预警的自然灾害、事故灾难或公共卫生事件即将发生或发生的可能性增大时,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应根据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发布相应级别的警报,决定并宣布有关地区进入预警期,同时向上一级政府报告,必要时可越级上报。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应对中,全国31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先后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但没有及早对新冠肺炎进行预警和疫情信息公布,是这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中的一大不足。如果更及时依法预警、更及时准确依法向社会公布疫情信息,疫情防控本会更加迅速有效。
     
      在传染病控制体系中,医疗机构发现甲类传染病时,应依法及时对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予以隔离治疗或进行医学观察等预防措施。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应切断传染病的传播途径,必要时,报经上一级政府决定,可采取封闭可能造成传染病扩散的场所等紧急措施并予以公告。
     
      甲类、乙类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可在疫区内采取法定的紧急措施,可对出入疫区的人员、物资和交通工具实施卫生检疫;省级政府可决定对本行政区域内的甲类传染病疫区实施封锁,但封锁大、中城市疫区的,由国务院决定;各级政府有权紧急调集人员或调用储备物资,临时征用房屋、交通工具以及相关设施、设备。
     
      这次应对疫情中,医疗机构对相关人员采取隔离治疗或进行医学观察,有关疫情防控指挥机构采取市内交通停运,离市通道暂时关闭等措施,都体现了法律的上述要求,但有的地方出台“土政策”阻碍应急物资运输车辆通行,未经批准擅自采取设卡拦截、断路堵路、阻断交通等,是不合法的行为。
     
      重中之重:保护公民权利
     
      疫情发生后,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是重中之重,这就要求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进一步提高依法行政水平,切实保护公民权利。
     
      依法防控疫情,要体现合理行政的要求。防控疫情涉及应急状态下公民权利的行使和限制,各级政府及其部门可以依法采取疫情防控措施,但要与疫情可能造成的社会危害的性质、程度和范围相适应。例如,采取的行政措施和手段应当必要、适当;可采用多种方式实现防控疫情目的的,应选择有利于最大程度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益的措施,避免采用损害当事人权益的方式,防止不必要的损失。
     
      依法防控疫情,还要遵守信息公开的规定。法律规定卫生行政部门定期公布传染病相关疫情信息,以及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和经授权的省级卫生行政部门的疫情信息公布权。原卫生部2006年《法定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发布方案》,授予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在本行政区域内发生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及时、准确发布传染病疫情信息的权责。
     
      这里的授权不同于一般意义的“法律授权”,而是“行政授权”,但同样具有法律效力。
     
      疫情期间,要加强治安管理、市场监管、捐赠管理等执法工作。特别是要依法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维护社会秩序;加强市场监管,坚决取缔和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市场和贸易,从源头上控制重大公共卫生风险。
     
      与此同时,应对疫情会产生大量的矛盾纠纷,司法机关应加强对相关案件审理工作的指导,及时处理,定分止争。司法行政机关应加强疫情防控法治宣传,引导广大群众增强法治意识,正确行使权利履行义务,依法支持和配合疫情防控工作;强化疫情防控法律服务,加强疫情期间矛盾纠纷化解。
     
      法治大考:提高依法防控能力
     
      应对本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对我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全面提高依法防控能力,有利于完善国家治理体系、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坚持依法防控疫情和依法治理,要牢记以人民为中心的根本要求,切实把保障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置于首位,树立底线思维和风险意识。各级领导干部要坚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开展疫情防控工作,提高依宪施政、依法行政水平。
     
      关键在于,完善疫情防控相关立法。2003年“非典”发生后,全国人大常委会曾对原《传染病防治法》进行修改,完善了相关内容。同样,针对这次应对疫情中暴露出的问题,建议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修改完善。
     
      一是完善传染病的防控体系。为应对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党中央成立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领导下开展工作,并向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派出指导组;国务院按多部门联防联控机制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进一步做好防控工作;各地区也成立了党政主要负责同志挂帅的领导小组,并设立应对疫情指挥部。按照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要求,要在法律中确立党委领导、政府负责、分级管理、部门协同、依靠群众、法治保障和科技支撑的体系。
     
      二是进一步明确各级政府和卫生行政部门、疾控机构、医疗机构等在传染病防控中的职责权限和工作衔接。鉴于有些传染病发病突然、传染快等特点,应强化疫情防控属地责任和快速应对。,除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省级政府公布传染病预警和国务院和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公布传染病疫情信息外,还要依法赋予市级地方政府及卫生行政部门传染病预警公布权和传染病疫情信息公布权,并强化失职渎职问责追责。同时,整合卫生行政部门与疾控机构职责,将疫情防控关口前移,赋予疾控机构提出预警和其他防控对策的权力。
     
      三是发挥国家疾控机构的科技、资源和设备等优势,建立健全统一权威的疾控机构疫情监测平台,强化各级疾控机构信息共享,形成合力。
     
      四是针对这次暴发的新冠肺炎极大可能来自于野生动物的情况,应启动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等相关工作,依法加大打击和惩治乱捕滥食野生动物。
     
      五是加强《传染病防治法》与《突发事件应对法》等的衔接。《突发事件应对法》规定了对包括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在内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如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可依法决定并宣布有关地区进入预警期,但传染病在流行、暴发时形成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预警,还要受《传染病防治法》的管辖。因此,既要完善突发事件应急响应机制,又要体现突发传染病防控的特点。
     
      六是加强配套制度建设,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推动生物安全立法,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疫情防控法律框架。

    【作者简介】
    任进,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政治和法律教研部教授、博导。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