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在整个《慈善法》中强调受托人责任
2020/2/13 15:28:02  点击率[22]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民政和社会保障事业管理法
    【出处】微信公众号:InlawweTrust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慈善法;受托人责任
    【全文】

      信托法所确立的受托人义务和责任规则,能够有效地解决慈善事业实施过程中的义务和责任缺位问题。
     
      在《慈善法》颁布之前,很多人不知道慈善信托的存在,认为从事慈善事业只能由慈善基金会等组织进行。实际上,早在2001年颁行的《信托法》中,就有公益信托的专章规定(《信托法》第六章)。而根据《基金会管理条例》的规定,以及基金会管理慈善财产的实践,可以推断出信托法原理在其中得到了广泛的运用。在“前慈善法”时代,基金会的资金来源有两部分,一部分类似固有资金,按照基金会的章程进行管理,基金会的理事等管理者承担类似公司“董监高”的信义义务;另一部分类似信托资金:特别是定向接受捐赠的资金,基金会都要按照捐赠协议的约定对资金进行管理,专款专用,单独作账——这大致起到了信托法上分别管理的作用,基金会本身就这一部分财产的管理承担受托人义务。[1]如果仔细观察基金会的年报,也可以看出其资金运用是两个独立的部分,类似于信托公司的固有账目和信托账目。
     
      而且,从法律效果上看,附有特定目的限制的捐赠和信托的区别已经不大了。例如,在美国信托法重述(第三版)中区分一般目的的捐赠和特定目的的捐赠,对于向慈善机构作出的“特定目的捐赠,例如,旨在支持针对特定疾病的医学研究,或设立资助特定领域研究的基金,这时则要设立慈善信托,该机构是秉持重述中规定目的和规则的受托人[2]”。基金会等慈善组织在管理附特定目的捐赠财产的时候也是信托关系。[3]有著作强调,应区分对一个法人型慈善组织(例如基金会)的捐赠是直接的捐赠还是附加有特别限定目的的捐赠:对基金会直接的捐赠,基金会可以根据自己的章程使用捐赠财产,基金会甚至可以通过变更章程的方式变更这些捐赠财产的使用方式;而如果是附加有特定目的的捐赠,就构成了一种信托,基金会本身构成受托人,只能按照捐赠文件中约定的特定目的使用该特定财产,基金会及其理事会不能通过变更章程的方式改变对特定财产的使用方式,除非根据近似原则改变捐赠人的目的[4]。
     
      或有人争议说,慈善基金会在管理接受捐赠的善款的时候如果被认为属于信托,实际上是把信义关系(例如公司内部管理关系)直接看成信托,造成信托关系的泛化。笔者不同意这种观点。基金会受托管理事务的行为属于信义关系自无争议,但是和公司法上的信义关系还有不同之处。公司法当中,公司(财产)形成独立的法律人格,董、监、高等受信人(fiduciaries)不享有公司财产的财产权;而基金会所管理的受托财产并没有形成法律人格,而仅仅是基金会法人名下的相对独立的特别目的财产而已,基金会本身成为这些财产的受托人。凡是一笔独立的基金由独立的组织或者个人管理的情形,在法律上都是一种信托关系,这属于信义关系(fiduciary relationship)的核心,和公司内部的信义关系判然有别,承认其为信托关系不会构成信托概念的泛化。
     
      在《慈善法》颁行之后,确立了慈善机构作为慈善信托受托人的地位。但是仍然应当注意到,慈善机构之前一直在扮演受托人的角色,只是没有有意识地认知到而已。研读《慈善法》可以看出,其关于慈善组织的行为规则的规定,基本上类似于受托人义务(忠实义务和注意义务)的规定。在整个慈善法引入信托法中关于受托人义务的规则和原理来要求受托人,对于理顺基金会等慈善组织内部的责、权、义关系是非常重要的[6]。
     
      总之,除了慈善信托明显的适用信托法理之外,关于捐赠人和受益人的法律地位,慈善组织的法律地位、义务和职责、慈善财产的法律地位等方面,都应适用或者部分适用信托法理[7]。慈善信托和慈善组织都不可避免要利用信托的财产独立法理和机制,创设以慈善为目的的独立财产,把这种财产和捐出人、管理人、受益的具体人等主体的风险分离开来,避免这些主体对这些财产的运营和目的的实现进行干涉。
     
      独立的财产有助于社会中间力量的形成。慈善制度在促进慈善事业发展、培育社会组织形成,进行多元化的社会治理,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也就是说,非政府组织和慈善组织的独立性都应建立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之上,这种物质基础并非私产,更非公产,具有相对独立性。信托对财产权的虚置和“不定性”正满足这种要求[8]。信托为这种目的财产的管理解决了机制问题,可以说,信托和非营利组织、和慈善事业都具有天然的联系。
     
      慈善组织缺乏受托人意识,不了解自己行为的边界,违反了信义义务而不自知。不少人包括监管者仍然把信义义务当做道德义务(慈善法中缺乏可以强制执行这种义务的受益人!)。事实上,慈善事业中的信任更为脆弱,若无严厉的受托人责任规则,一片雪花的落下可能会导致雪崩。

    【作者简介】
    赵廉慧,法学博士,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主要研究信托法、慈善法、民商法和社会法基础理论。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