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训诫书的法律性质及可诉性探讨
2020/2/13 13:27:28  点击率[246]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司法制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公安训诫书;法律性质;可诉性
    【全文】

      近日,湖北医生李文亮因发布与疫情相关内容而被当地警方予以处罚,其中李文亮所签署的《训诫书》在网上引起普遍争论。抛开事件本身不讲,训诫书是何种法律手段?其法律地位是什么?是否具有可诉性?笔者有些许想法与同仁分享。
     
      何为训诫?在诉讼程序中,《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对违反法庭规则的人,可以予以训诫,责令退出法庭或者予以罚款、拘留。作为妨害民事诉讼的强制措施之一,训诫适用于庭审中违反法庭规则的人,对于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人民法院予以罚款、拘留,甚至追究刑事责任。对于证人没有理由拒绝出庭或者出庭后拒绝作证的,《刑事诉讼法》规定了训诫的措施,第一百八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证人没有正当理由拒绝出庭或者出庭后拒绝作证的,予以训诫,情节严重的,经院长批准,处以十日以下的拘留。由此我们可以得出,在诉讼程序中,训诫就是对违反程序后的一种批评教育,并且这种批评通常以口头的形式呈现,司法实践中可能会要求违法行为人签署具结悔过书。
     
      对于训诫书,是公安机关独有的一种措施,我们暂且将其称作一种行政行为。公安训诫书通常载明:“对违反上述规定,不听劝阻,情节严重的,公安机关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法律法规予以处理。”从公安训诫书的内容上来看,训诫类似于一种批评教育,情节轻微,尚不足以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只有在情节严重时,公安机关可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予以处罚。在《治安管理处罚法》中明确规定了四种处罚措施:警告、罚款、行政拘留、吊销公安机关发放的许可证。显然,训诫并不在其中,由此可知,训诫不是行政处罚行为,那么训诫书作为训诫的产物,通常也是不具有可诉性的。
     
      最高人民法院曾在其作出的(2017)最高法行申1914号行政裁定书中明确说明,该案《训诫书》内容是公安机关在履行治安管理职责过程中对申请人信访活动作出的指导、劝阻、批评、教育,对申请人权利义务未产生实际影响。本案涉及行政机关信访部门处理信访事项。申请人针对该训诫行为申请行政复议,并对行政复议不予受理决定提起诉讼,依法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也就是说,训诫书仅仅是告知行为人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作为后所需承担的法律后果。并未对行为人的权利进行约束,也并未增加其义务,这种情况下的训诫书显然是不可诉的。笔者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导案例进行思维发散,由于训诫书没有统一的格式,若一份训诫书对行为人的权利义务进行了约束,此时训诫行为的合法性存疑,为了保障被训诫人可以得到一定的救济,可以在这种特殊情况下赋予训诫书可诉性。
     
      综上,笔者认为,公安训诫书在通常情况下,更倾向于是一种行政告知行为,其本身是不可诉的,但如果训诫的内容一旦对行为人的权利义务产生了实际影响,司法机关可以以诉讼的方式给予被训诫人救济的途径。同时希望立法机关对“训诫”这一行为予以规范,使其在行政执法过程中发挥出更好地社会效益和法律效益。

    【作者简介】
    陈路遥、邱观玉,如皋市人民法院。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