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二十四
2020/1/22 15:09:13  点击率[9]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爱因斯坦传〉序》
     
      (1930年)
     
      “本书作者是一位在我的工作、思想、信仰各方面——以致在私生活方面,对我都相当亲切了解的人。我读这本书,主要是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我所以感兴趣,倒不是为了想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者看来是什么样的人,而是想知道别人是怎样看我的。”
     
      该书作者是爱因斯坦的女婿。
     
      什么人对我深刻而全面的了解?除了我自己之外,当然要算是我的父母、配偶和女儿了。父母和配偶,应该不会为我立传;女儿(时年九岁),仅具有为我立传的可能性。她也只是能够比较清楚的记忆我五十岁(即现在)以后的情况。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的未来的女婿在初次认识我的时候,我恐怕已经七十岁了(我女儿较早结婚的可能性应该不大)。除非恶补,否则的话,他很难在工作、思想、信仰以及私生活方面都对我有相当深刻而全面的了解。
     
      我需要被立传吗?这也许不应该是由我自己来回答的问题。
     
      我应该不会去写自传。其实,我的所有文字,就是我的自传。我的生命状态是如此的简单,以至于除了呈现我的思想的作品的内容五彩斑斓、美不胜收之外,其他一切方面都差不多可以说是平淡如水、乏善可陈。
     
      无需讳言:我的生命其实主要就是由我的作品和我的年龄这两个变量要素所构成的。
     
      如果真有好事者而非好心人为我立传的话,那么也应该是在我辞世之后的事情了。我应该没有机会亲眼得见我的传记,不过,我在天堂上应该会猜到其中的内容。
     
      愚以为:一个足够理性并达到相当程度的文明人,可以不知道他人、世人如何看待自己,但是,却不应该不知道历史、时间将会如何评价自己。
     
      活成什么样就可以算是明白人了?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知道自己在历史时空中的坐标位置。
     
      “我觉得这本书从头至尾所讲的事情都是相当确凿的,书中角色的性格刻划也恰到好处,正是对必然是他本人的这个角色所能期望的,就象我不可能是别人一样,他也不可能是别人。”
     
      忽而是“角色”,忽而又是“他”,这到底是指谁呀?这个人到底与爱因斯坦是什么关系呀?
     
      传记作者和传记的追求,似乎应该是客观真实。但也未必,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中的内容是客观真实的吗?那不过就是一部文学作品和一个虚构人物罢了。纪实性传记与文学性传记,应该有所区别。
     
      “被作者所忽视的,也许是我性格中的非理性的、自相矛盾的、可笑的、近于疯狂的那些方面。这些东西似乎是那个无时无刻不在起着作用的大自然为了它自己的取乐而埋藏在人的性格里面的。但这些东西只有当一个人的心灵受到严重考验的时刻才会分别流露出来。”
     
      绝大多数传记,都会或多或少的流于歌功颂德、刻意美化。有些内容,其实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忽视”,而绝对是有意为之的选择性放弃。如此操作,绝对是客观真实的大敌。
     
      自相矛盾、可笑和疯狂,这些似乎都是公认的贬义词。但却未必都是性格的表现。
     
      由此观之:非理性,似乎也可以被认为是贬义词。非理性应该就是感性的同义词。
     
      没错!这些东西的的确确就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大自然对每一个人都无法谢绝的恩赐。但是,对于每一个人的分配在数量和质量上却又各有不同。大自然之所以如此安排、设计,应该不仅仅是为了——“取乐”,而是意欲将这个世界打造的五彩缤纷、异彩纷呈。
     
      毫无疑问:这些东西随时随地、每时每刻都会在不经意之间“分别流露出来”,而明显不应该仅仅局限于“当一个人的心灵受到严重考验的时刻”。
     
      人非圣贤,谁能没有——“非理性的、自相矛盾的、可笑的、近于疯狂的那些方面”。
     
      评价一个有精神追求的人的一个至关重要的标准就是:其到底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挣脱、逃离“非理性的、自相矛盾的、可笑的、近于疯狂的那些方面”。
     
      我应该不会去写自传,但是,却完全有可能会去写一部——《忏悔录》,用以将自己的全部阴暗心理和不雅丑行公之于众。当然,这部作品也很有可能会在我谢世之后再公开发表。
     
      “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要不是这样,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又怎么能够缩短呢?”
     
      这个因果关系的逻辑相当诡异。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怎么能够缩短?回答这个“哥德巴赫猜想”级别的问题,显然与爱因斯坦的上述内容应该毫无关系。
     
      请问:大自然在创造每一个人的时候,会有意缩短(具有趋势意义而非只是暂时现象)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吗?开个玩笑:仅仅是为了“取乐”,答案也应该是否定的。
     
      那么,难道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就不可能缩短了吗?我的答案恰恰相反:人类社会全部发展的历史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后天外在差异不断缩小的历史。
     
      所谓后天外在差异,是相对于先天内在差异而言的,是人类的所有自身发展的表现和结果。
     
      在这个星球上,人类是唯一具有后天外在差异的物种。换言之:这种差异是由人类的意志和行为所造成的。这种差异的发展趋势并非简单的不断递增,而是“钟形”曲线——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小、从有到无。
     
      凡是能够与人身相分离的因素,才能够被认为是后天外在差异。后天外在差异的最典型表现方式就是权力和财富。权力和财富差异是由人与人之间的能力差异(其实就是先天内在差异)和意愿欲望所共同造成的。
     
      人与人之间的能力差异(其实就是先天内在差异)永远存在且没有明确的发展规律。但是,影响人与人之间的能力差异(其实就是先天内在差异)的发挥的外在环境却朝着普遍优化的方向发展。最为典型的例子:教育资源逐渐从垄断走向开放。这个因素极有可能是在影响人与人之间的能力差异(其实就是先天内在差异)的发挥的外在环境中最具决定性的因素。
     
      在两个人的天赋大体相当的情况下,且假设他们都有意愿接受教育,如果一个人有机会、有条件接受教育,而另一个人没有机会、没有条件接受教育,那么这两个人的发展结果应该会明显不同。恰恰是后天外在差异(即接受教育的机会和条件)决定了他们各自的命运道路。
     
      有太多的人,不是输在了能力上,而是输在了发挥能力的机会和条件上。
     
      另一个导致权力和财富差异的重要因素是意愿欲望。毫无疑问:在相当漫长的历史时期里,权力和财富都一直是几乎所有人的意愿欲望。
     
      但是,在较为久远的未来,这种状况则完全有可能会发生改变。当物质财富已经极大丰富到使大多数人都已经衣食无忧、温饱无虞的程度的时候,权力和财富就完全有可能不再是一部分人们首要的意愿欲望了。换言之:一部分人们完全有可能不再以追求以权力和财富为表现的后天外在差异为人生目标了。因此,人的后天外在差异就有了不增反减的发展趋势。
     
      以上拙见,权作抛砖。
     
      2019-12-15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