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与读材料
2019/12/17 8:33:43  点击率[137]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律教育
    【出处】微信公众号:雅理读书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读书;阅读模式
    【全文】

      读书与写作是高校教师的生活常态,而“写”一般是以“读”为基础(当然,这里强调的是一般,自然有很多特殊情况)。因此,基于经验与常识,“读”占据着高校教师日常生活主要的时间与精力。那么,读什么自然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素来不大愿意相信“兴趣主导”与“信马由缰”的套路,倒不是我对于这种阅读模式本身有价值判断方面的倾向。只是这种模式并不适合如我一般的初学者或“青椒”。若是不信,大可以尝试着从倡导这种阅读模式的学者所提供的书单中发现一些“线索”,其中必然隐含着优秀学者多年的专业基础与学术素养的积淀,问题只在于是你能否看得出来。对于年轻学者或者学生,“大腕”的思维模式与节奏是很难跟上的,更不要说模仿。因为我们所看到的“举重若轻”,前提是“举重”;“深入浅出”的基础是“深入”。
     
      按照个人的阅读心理与阅读习惯,我对于读物有两种不同的划分:一种是根据读物的内容与性质,分为“书”与“材料”;另一种是根据读物的趣味程度,分为有趣的和不大有趣的。当然,两种划分是有交叉的。“书”一般指的是学术著作,其中蕴含着作者的问题意识、研究方法与观点,当然,若局限于法律史专业,问题、方法与观点的基础是史料,就是之后要说的“材料”。“材料”的内容,举例更容易说清,专业领域常见的包括(但不限于)传世的《唐律疏议》《宋刑统》《大清律例》,出土的竹简秦汉律以及大量明清司法档案。读“材料”一般属于不大有趣的阅读(仍然强调的是一般情况)。还有介于“书”与“材料”之间的读物,是对“材料”本身的考释与基本原理的阐发,如戴炎辉先生的《唐律通论》《唐律各论》,刘俊文先生的《唐律疏议笺解》等等。
     
      “读书”读的是作者的思路、方法与问题,而“读材料”是想从中发现自己的思路、方法与问题。学生时代,我摸索出了一套比较固定的阅读方式,这多半是个人阅读范围局限、研究领域狭窄导致的。其实很容易理解,要全神贯注的读半天《唐律疏议》(连续读一天是绝无可能的),这是非常煎熬的,比较有效的缓解方式是同时准备好“有趣”的读物、“材料”和介于两者之间的读物。大脑清晰的时候,先读几条律文(其实用手抄效果更佳,但以我近些年指导学生的经历来看,“手抄材料”的模式很难推广)。大脑接近短路的时候马上读有趣的读物,比如何兆武先生的《上学记》、唐德刚先生的《史学与红学》《胡适杂议》等,皆是读“材料”必备的辅助读物,对于放松大脑效果极佳!稍有放松的时候不宜再读“材料”,而应该读一些针对“材料”的研究专著。这三个阶段大致可以构成整块阅读时间的不同环节,每天循环一到两次为宜。当然,这个模式因人而宜。
     
      近些年,有趣“读物”的阅读时间被大量压缩。除了填表、写作与其他的事务性工作,留给阅读的时间极为有限,但我还是大致保持着已经形成习惯的阅读方式,只是阅读的质与量皆大不如前,而且阅读越来越功利。2019年仍以读材料为主(这些内容没什么好说的),但仍会读一些有趣的书。
     
      有着史学界“福尔摩斯”之称的李开元教授的著作一直是我所认为的“有趣”读物的典范,《秦谜》(联经出版社2010年版)《秦崩》(三联书店2015年版)《楚亡》(三联书店2015年版)应当按照顺序一起阅读。其实,我觉得李开元教授的书应当在法学界,至少是在法律史学界产生更大的影响,因为作者通过这三本书所表达的观点与曾在法学界引起巨大影响的“法律与文学”主题极为契合。作者在《楚亡》“序言”中的:“眼下,我想呈现给读者的这本书,既是复活往事的历史叙述,也是链接古今的纪实文学。通过这本书,我也想表达一种思想:一切历史都是推想。有时候,文学比史学更真实。”作者对于“史学”与“文学”关系的处理其实非常值得法学同仁所关注。以我的阅读感受来看,作者在运用文学材料的过程中实际上包含了非常大量的基础史料辨析,如作者在叙述侯生说项羽时所运用的苏东坡《代侯公说项羽辞》以及王世贞《短长说》,显然是在反复阅读《史记》等常规“材料”的基础之上,才做出如是选择;又如作者介绍刘邦生活的楚国时代丰沛地区的政区情况,在大致介绍的同时又非常直接的指出楚制与秦制的不同,并提示读者参照新近出土的楚简来进一步了解楚国地方行政制度,可见作者态度之严谨。若我们忽视甚至漠视“材料”的阅读与积累,只看到材料运用所表现出的“天马行空”,那大概就只能从中读出“秦朝那些事儿”的效果了。
     
      著名秦汉史学者邢义田教授所著《立体的历史:从图像看古代中国与域外文化》(三联书店2014年版)让人读起来脑洞大开,至少对于我这样一个秦汉史的业余爱好者,书中所论及的内容多是之前从未关注的。该书是作者2012年应邀在复旦大学“光华杰出人文讲座”的四次演讲为基础增补而成,大概是考虑到讲座的形式,书中所探讨的问题大量利用了“图像”或“视觉性”的“非文字”材料,这使得内容非常有趣。如作者所说唐代雕塑、壁画中的武士、力士像是由希腊神话中的大力士形象“演化”而来,以及对于孙悟空的形象、“弼马温”官职的由来所做的细致辨析。其实邢义田教授的《秦汉史论稿》《治国安邦》等著作皆是我常用来结合竹简秦汉律阅读的参考资料,而《立体的历史》阅读感受与之完全不同。但仔细分析相互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有趣结论”亦是建立在爬梳大量“无趣材料”的基础之上,作者对于“非文字材料”的运用是建立在“常规材料”基础之上的,而敏锐地洞察力与深入的分析力也都是通过大量“材料”的阅读“淬炼”而得。
     
      严耕望先生被称作“中国史学界的朴实楷模”(余英时语),其代表性作品多属于“非常无趣”的典范,比如《唐代交通图考》与《唐仆尚丞郎表》。一般情况下,阅读这些作品可能会比阅读“材料”更加“枯燥”。但“小书”《治史三书》(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却是例外,该书具有两个非常鲜明的特征:首先,小书大能量,之所以说“小书”是因为“体量小”,不足二十五万字却蕴含着史学研究最为有效的入门路径。其次,平实且有趣,其实《治史三书》在写作风格方面与严耕望先生的诸多“大作”并无区别,但平实的语言却屡屡讲出令人警醒的道理。我们热衷“新材料”的使用时,先生提醒我们“看人人所能看得到的书,说人人所未说过的话”;我们追捧跨学科的进路时,先生又提醒我们“社会科学理论只是历史研究的辅助工具,不能以运用理论为主导方法”。不免会让人觉得严耕望先生似乎早已预料到年轻人要走这些“弯路”,抑或是每个时代的年轻人都会走这样一条路?个人感觉《治史三书》当中更加有趣或者说真的“有趣”的,是对那个时代诸多“学术八卦”的“爆料”。比如针对杨联陞先生对于日本学者的高度评价,严耕望先生说:“日本学人的工作,主要是肯下功夫,就其成就而言,不但境界不高,而且往往有很多错误,甚至很有名的学者,引用材料,断句有误,也根本不懂那条材料的意义而加以引用,闹出笑话。”针对史学研究的“勤字诀”,先生又说:“然而有些聪明的作者,喜欢凭空思考,懒于阅读,这在史学绝对要不得。”详细翻阅相关“材料”,往往能找到具体所指,脑补当时的场景,真的是“有趣”的内容。
     
      回头看看,2019年竟然没有完整的阅读一本“专业”书,勉强在今年读过的书里找到了一本和法律史最为接近的、按照前述标准能够称作“书”而非“材料”的读物,郑小悠所著《年羹尧之死》(山西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说它接近法律史,主要也是通过书名中的“死”强作分类,也许是因为李贞德所著《公主之死》(三联书店2008年版)会让我觉得年羹尧的死亡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法律事件的引子。最终年羹尧没有“死”在法律史领域,但确实更加有趣。作者对人物的描述可以用细腻来形容,通过作者对雍正与年羹尧的描绘,总有一种忍不住想要对之也做一番评价的冲动。当然,这种细腻之前是不是已经存在对待历史人物的一些明确的态度暂且不论,仅就作者对于“材料”的处理与运用来看,还是很见功力的。这大概也和作者中学时就阅读过《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之类的“材料”有关吧。

    【作者简介】
    刘晓林,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相关文章: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